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三节平淡的禅让

唐砖 第二十三节平淡的禅让

    禅位,乃是国朝的大典,万万不可轻忽。

    大唐皇帝曰:“天元煌煌,朕为首长,言出即法随,摩天之楼台,九环之锡杖,莫若朕金口一诺,建楼阁,造锡杖,徒费国帑,于民无益,今禅位于承乾,可有异者?”

    百官阁僚拜服于地,鸦雀无声,这一刻只有李二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天空大雁方鸣,弩箭穿喉,山中猛虎啸之,钢刀临头……

    元章先生衣着严整,黑色的夹襟喻示着他是今日的礼官,一步步的迈上万民殿,朝大殿上的李二三拜九叩之后,方开言道:“自尧舜以来,未尝听闻有禅位者,即使有也是畏惧兵革之威,自尧舜之后,陛下开先河,老臣为陛下贺!”

    李二哈哈一笑道:“也为大唐贺,朕开先例,自当着为永例,后世帝王,自感精力不济,就当效法于朕,禅位新皇,扶上马,送一程,护我大唐千秋!”

    元章再拜道:“喏!”

    李承乾拜道:“喏!”

    万民宫前的百官一起跪拜道:“喏!”

    长孙带着后宫的嫔妃,公主,王妃以及所有有品级的贵妇一起下拜道:“喏!”

    礼官将三牲送上,李二摘去通天冠,缓缓走到供桌前,将三柱粗大的香插了上去,拜了天,拜了地,拜了祖宗之后,就拂袖而去,褪去了黄袍的李二,腰板依旧挺的笔直。

    元章作为大唐仅存的三公之一,来到供桌前,再次下拜,从桌子上取过架在檀香木架子上的诏书徐徐展开,仔细看过之后。才转过身,面对跪拜在丹樨下的太子,以及文武百官展开诏书,轻咳一下大声的念道:

    “ 五运更始,三正迭代,司牧黎庶,是属圣贤,用能经纬乾坤。弥纶区宇,大庇黔首,阐扬鸿烈。革晦以明,积代同轨,百王踵武,咸由此则。朕已年高。无力控局,太清云始,见困长蛇。承圣之季,又罹封豕。爰至天成,重窃神器,三光亟沈,七庙乏祀,含生已泯,鼎命斯坠,我李、元之祚,有如缀旒,静惟屯剥。夕惕载怀……

    李二牵着长孙的手侧耳倾听了一阵,呵呵一笑。就登上自己的御撵,准备起驾回到玉山城,今天,这里是属于新皇的天下。

    抬眼看看车架前那具雄壮的身子笑道:“尉迟,今日乃是新皇登基之时,你不去朝拜。给朕当什么驭手啊。”

    尉迟恭回头笑着对李二说:“老臣的老了,伺候不了新皇了,还是交卸了差事随陛下一起去玉山城养老比较好。

    陛下不知,贞观老臣都是这个意思,您看看左右就知道了。”

    断鸿笑着拉开帷幕,李二发现当年随着自己打天下的老臣子如今都围在车驾左右,文臣在左,武将在右。

    已经老得快死的宇文士及晃晃悠悠的坐在马上拱手道:“别看老臣年迈,如今还能骑得了战马,还能陪着陛下说几句笑话,既然陛下要归隐田园,怎么能少了老臣。”

    李二嘿然一笑道:“你还是下马坐车吧,朕担心到不了玉山你就会被马颠死。”说完又指指后面几个老的不成的臣子说:“你们也一样。”

    李靖大笑道:“微臣等武将就不必了,此去玉山一路平坦,我等正好纵马狂奔。”

    李二看看须发皆白的李靖没好气的说:“省省吧,掉下来一两个被马踏死,得不偿失,”说着话他从武将群里看到了顶盔掼甲的云烨,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指着周围这群白发老臣对云烨说:“他们当山野闲人朕可以同意,你小小年纪混进来做什么?”

    云烨笑着说:“您和这些叔伯全部退下来了,要是晚辈不在,您们的生活还有个什么意思,难道说整天喝酒吃肉?

    麻将咱们暂且不说,桥牌会打吗?门球会打吗?蛐蛐会斗吗?何为养生汤?什么是绝世美食?酿酒这种事情,诸位叔伯谁会?

    其实啊,微臣最大的本事就是玩,吃喝玩乐才是微臣的本质,所以诸位长辈如果不想后面的日子过的无聊,万万少不了微臣啊。

    更何况,诸位长辈的《回忆录》还要编篡,这是要放进玉山书院图书馆的,尤其是陛下和娘娘的《回忆录》,更是珍贵无比的史料,卫公对现代战争的思考,也是重中之重。将来书院修我大唐史册的时候,只需要将诸位叔伯的《回忆录》印证一下,就会有一本活脱脱的史书出现,这些事比起微臣上朝做官,重要的太多了。”

    看到自己的旧部,李二的心情显然非常好,见那些老臣全部换乘了马车,这才拿脚跺跺车板,尉迟恭抖抖缰绳,八匹马拉的车架就缓缓地驶出了皇宫,这一次李二带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将一个干净无比的皇宫留给了李承乾,他希望李承乾能不受到任何的掣肘施展他自己的才华。

    自皇帝的车驾驶出皇宫的那一刻起贞观朝在贞观二十九年戛然而止,李世民整整在位二十九年,比历史上的在位时间多出来了八年。

    也就在李二的马车驶出长安城的时候,钟楼吗,鼓楼,同时鸣响了一百零八下,万民宫前焚化的奏表变成了青烟,将天下改元的消息送上了九天,也就在这一天,泰兴元年开始了。

    披着光明铠的武士,背着新皇的诏书,将改元的消息送到了中华九州,于是,无数的贺表蜂拥而至,十六卫的大将军也开始逐一进入皇宫, 宣誓向李承乾效忠。

    禅位的风波也不过热闹了三个月而已,大唐已经形成了自己固有的运转方式,并不因为换了皇帝而有什么改变,天下很快就安静下来,百姓们也开始使用泰兴元年铸造的新币,李承乾非常的有孝心,年号变了,但是上面的人像却没有任何改变,依旧是李二的侧影,也就是说,以后大唐不管皇帝是谁,钱币上的侧影只会是李二。

    长安城里有最高大的李二骑马塑像,玉山城李承乾认为也应该有他爹的造像,于是就把鹰嘴崖边上的一座石头山,硬是给弄成了李二的头像。

    李泰比较喜欢自己母亲,于是长孙的头像也就出现在李二头像的边上,现在只要靠近玉山,就会看见两个硕大无朋的脑袋杵在那里。

    这股风潮延展开来,就变成每座大城市里都出现了这个东西,于是李二夫妇的样子满大唐的百姓都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知道李承乾的打算,他家的李代祖宗都装在坟墓里面,现在不好把自己的爹妈活埋,于是就高高的供起来,放进神龛,你都成神了,就不好意思和儿子争着做 皇帝了吧?

    很奇怪,李承乾立了皇后,但是却没有立太子,李象怂恿一群文官上奏,催促皇帝立储,结果勃然大怒的李承乾一纸诏书就将李象撵回了衡山封地,严令他再没有接到诏书之前,不得离开衡山,否则就以家法处置。

    玉山的半夜时分,云烨挑着灯笼鬼鬼祟祟的在山坡上不断地掀开石头找东西,辛月也提着一个灯笼,只要夜猫子叫一声,辛月就会往丈夫身边凑一下。

    “夫君啊,咱们回去吧,您要抓蛐蛐,咱们等天亮了在来抓好不好?晚上摔一跤伤着了怎么办?”辛月瑟瑟发抖的抱着胳膊,很想离开这片让她感到不安的土地。

    “早就说不让你来了 ,那日暮和小苗哪一个跟出来也不会像你这么唠叨,程伯伯的青花大将军的翅膀被人家的大力魔王咬下来了,这几天一直在发疯,想要陛下的青狮子,结果陛下不给,给自己的老家山东去了急信,让老家人无论如何也要给他弄些厉害的蛐蛐回来,这两天就该到了,你不知道天底下的蛐蛐就数山东的最厉害,有一些吃过尸体的蛐蛐最是勇猛,叫做棺材头,非常的难得,咱家的蛐蛐很丢人啊,我打算抓一些偷偷的从程伯伯的蛐蛐笼子里换过来。你要是害怕就先回去,我插好草标也就回去。”

    云烨再一次的将一根晒干的白腊草插在一个石头边上,又侧着耳朵听了一阵子,非常的满意,这里面一定有一只壮硕的蛐蛐。

    辛月虽然害怕却不愿意离开丈夫,虽说这里已经是军事戒备区,闲杂人等过不来,可是万一要是窜出来一两只野兽来也非常的吓人。

    脚底下踩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辛月惊叫一声,扔下灯笼就死死地抱住云烨发抖,灯笼被扔在地上着火了,云烨定睛一看,原来辛月踩到了一条蛇,那是一条很肥硕的菜花蛇,可能被火吓住了,盘成蛇阵不动弹, 云烨一面抱着辛月,一面拿自己的手里的这根带叉子的棍子,死死地按住了蛇头,装进腰里的鱼篓。这东西原本是装白腊草的,现在有蛇可装,白腊草不要也罢。

    装好了蛇,云烨才有机会看辛月,这婆娘已经被吓晕了,怪不得这么沉,抱着老婆找了一块大石头,将她放在上面,褪掉她的袜子,拿灯笼照一下,果然,她被蛇咬了,咬了一个细密的小圆圈,还好是无毒蛇,要是有毒的就糟糕了。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