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八节无敌

唐砖 第二十八节无敌

    玄元紫薇真人,这就是袁守城新的官方职位,在得到官方的认可之后,袁守城轻轻地一推小车上死去的袁守城轻轻地说道:“熊熊烈火,焚我残躯,过往如烟,如梦如幻……”

    小车轻轻地滑动,地面上忽然裂开一道门户,这是一条甬道,小车滑进甬道之后马上就有火焰从甬道里喷出来,那辆小车就在大火中越行越远……

    裂开的门户再一次合拢,袁守城披上新的道袍,举杯喝道:“旦始元元,春荣秋实,水火相济,阴阳不绝,此杯酒谨为太上皇贺,为皇太后贺,为陛下贺!”

    李二不动弹,李承乾举杯高声道:“饮胜!”

    一杯酒下肚,场面变得诡异起来,程咬金这样大咧咧的人,这时候也不再说话,而是低头饮酒,刚刚看着袁天罡的尸体被大火吞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很难接受。

    李靖忽然站起来向李二抱拳施礼准备告退,同时准备离开的还有牛进达和程咬金一干人,倒是那些异族的老将,比如契苾他们反而显得有些兴奋。

    李二无所谓的挥挥手,李靖等人就离开了,云烨笑着向皇帝告辞,李承乾欲言又止,可能很希望云烨留下来,但是心情已经很糟糕的云烨坚持离去,云雷蹦蹦跳跳的从长孙那里跑回来,抓着父亲的手就摇晃着出了老君殿。

    走的人其实已经很多了,咋咋呼呼地高阳诅咒着那些没良心的道士。说他们就不该把老人家的尸体放火烧掉,这是要被雷劈的。

    原本一脸漠然的房玄龄,见儿媳这么说,如霜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瞅着自己儿子,儿媳的眼神也变得温柔了些。

    这就是房玄龄最满意的一点,高阳即使再骄奢,但是孝道和妇节无亏。至于别的,他不在乎,想想亡妻的作为,高阳跋扈一些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事。

    云烨出来的时候,看到并排盘坐在角落里的憨奴,吩咐厨子拿六只烤羊来,这些憨奴都是寒辙的兄弟,被这样对待,心里有说不出的凄凉。

    没个憨奴跟前放一只烤羊。憨奴立刻就抱着烤羊大嚼,庞准笑嘻嘻跟在后面说:“他们现在不太发脾气了,锁链去除之后。也不愿意出去。总是喜欢坐在角落里。”

    云烨 不解的问:“当初寒辙告诉我说,憨奴只要松开绑缚肌肉的铁链子,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因为肥胖而死掉,白石宫主人已经死去这么多年了,为何你们还有憨奴?”

    庞准那张脸就显不出悲伤的表情来,眼睛里有泪花。看着却像是在笑,好半天才说:“太多了,死不过来啊。”

    云烨好半天才弄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拍拍庞准的手,就牵着云雷上了自家的马车。长安城是不去的,马夫甩甩鞭子直接奔向了玉山。

    一路上飞奔。刘进宝和二十个家将护卫在马车旁边,去玉山的道路到了晚间才是最热闹的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是将货物和食材运送到玉山城的最好时间,不过子时不得起运这些东西,历来都是玉山的传统。

    随着车流回到了云家,旺财带着满身的草根子出来迎接,在云烨的身上像狗一样的嗅嗅,又钻回自己的马厩去睡觉了,辛月和小苗还留在大厅里,两个人也是困倦不堪,今天从山谷回到家里,一松懈下来就全身疲惫。

    “我昨晚做好标记的那些蛐蛐抓回来没有?”

    洗漱完毕,云烨就立刻问起自己的宝贝。

    “抓回来了,二三十只呢,有两个个头很大,一看就是上品。”

    云烨听了辛月的回答满意的点点头,又后退两步瞅瞅辛月的腿,见她走路站立并不受妨碍,笑着说:“腿上的伤口没有发炎吧?”

    辛月摇摇头,让小苗抱着已经睡着的云雷去了卧房,一边帮丈夫宽衣,一边说:“青牛观送来了好些雪龙肉,还有葡萄酿,各色的瓜果也送过来一些,都是些稀罕东西,给您留的荔枝被那日暮一个人吃光了,这个臭婆娘到了现在,贪吃的毛病还是改不掉。”

    “喜欢吃就吃,我不喜欢吃果子,用不着给我留,以后道观送来的东西不要再收了,心里膈应的厉害,今晚几位老帅的心情也不好,反倒是高阳好好地安慰了一下房相。

    以后也不要把这些无关的消息告诉我,心才静下来,又给弄得天雷滚滚的划不着,云家闭门谢客吧,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少和长安城的人来往,发现了两个有意思的人,告诉咱们家下面的人,如果落在索元礼和周兴的手里,务必第一时间通知咱家,时间长了就非常的麻烦。

    还有啊,今晚没见到长孙冲和独孤谋,英雄会怎么能少了他们,这里面有古怪,让小武去查查,不要整天往山里面钻,她是书院的先生,总是请假算怎么回事。”

    辛月一一记录了下来,然后担忧的问:“您都已经不问世事了,那些人不会再来找您的麻烦吧?自从承乾登基之后,您和青雀总是在不断地退让,对承乾的要求从来没有拒绝过,这样下去,人家得陇望蜀怎么办?

    妾身听说承乾打算重新组建一支庞大的海上舰队,到时候咱家的船队就落在了下风。远岛的侯杰还问您呢,需不需要再筹备一到两支舰队,现在的远岛,常住人口达到了一百万,整座岛也变得繁华起来了,各个世家派去的工匠,好多已经落地生根了,他想把远岛的势力范围扩大一下,听说红海上闹海盗闹得很厉害,已经威胁到南海舰队了。

    妾身不懂军略,只知道咱家的船队要过红海现在需要给人家交钱了,以前可没有这样的经历 ,为此妾身去信将容儿训斥了一顿,妾身不在乎那几个钱,只在乎云家的面子,按道理,咱家的船队不管去哪都不用交钱的。”

    云烨听了辛月的抱怨,不由得笑了一下,抓着辛月的手说:“云家纵横大海二十年,你还不满意啊,前隋也不过几十年的江山啊。”

    “江山社稷妾身不管,也管不着,妾身只在乎一个道理,云家以前用不着交钱,现在自然用不着,以后更加用不着。

    一个倭国的野女人,仗着有几艘破船,就嚣张的没了样子,路掌柜捎信回来后,妾身就气的不行,这些天见您没心思管家,妾身也就没说,马上到秋天了,又到了出海的时节,这时候虽说风浪大,却顺风顺水,云家要采摘香料,是家里的大进项,不容有失。”

    云烨笑的越发的灿烂,对辛月说:“侯杰的大船早就造好了,两艘无敌级的战舰已经在远岛了,并且完成了测试,只要装备上武器,就能出海作战,侯杰之所以给你这么说,其实就是在问我该不该动手,既然夫人认为云家的钱交的冤枉,那就去要回来!”

    说完就把一枚小小的印章放在辛月手里,自己快步走到花园里,倾听泥盆子里蛐蛐发出的叫声,在两个独立的泥盆子里,云烨看到了两只油亮的大蛐蛐,兴之所至,就给它们起名叫做无敌一号和无敌二号!

    程咬金的山东蛐蛐果然威猛,往斗盆里一放立刻就显露出彪悍的本色,李绩号称在华山背阴处弄到的极品蛐蛐三两下就被咬掉了两只须子,被人家在后面追着满斗盆爬,谁都劝李绩将败军之将拿出来,谁知道李绩不理不睬,就说了一句穷寇莫追的的话,抱着胳膊看热闹,果然,那只已经被追杀的狼狈不堪的蛐蛐真的跟疯了一样的又扑了上去,张开钳子夹着人家的一条翅膀不松,对于咬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张嘴不管不顾。

    等到那只蛐蛐的脑袋被啃掉半个之后,战斗终于结束了,程咬金的蛐蛐取得了胜利,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黑肉的程咬金哈哈大笑,正要编排李绩两句,却看到李绩拿一根手指从斗盆里捻起一片残翅,朝程咬金晃晃,然后又倒进去一只蛐蛐笑着说:“再来过!”

    云烨如今是这个老年活动中心的组织者,有人喜欢读书,所以就去了图书馆,比如房玄龄和李靖,有人喜欢到处鼓捣古董,比如杜如晦,也有的喜欢著书立说,比如程咬金,他是身边总是跟着两个年轻的书院学生,只要老程一闲下来,他们立刻就会围上去,听老程讲述虎牢关大战。

    这场大战现在需要从各个方面进行解析,老程当时还是王世充的手下,所以,书院很想知道当时王世充的策略是什么样的,所以希望老程讲述的越详细越好。

    人人都以为李二百骑破军威风凛凛,虎牢关一战,李二大发神威一战擒获俩王,却不知那是无奈之举,如今听到程咬金慢慢的将历史还原之后,才知道那一战李二的运气实在是好的离谱。

    “这就是大气运!气运一出任你有通天的手段也无能为力,老夫和秦二哥,就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大气运,才决心投唐的,只可惜单雄信不信这一遭……

    ps:

    第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