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二节差异

唐砖 第三十二节差异

    人不能有恶习,一旦有了想要改掉太难了,云烨戒烟戒了一千多年都没有戒掉,所以当云烨沉浸在吞云吐雾的快感中的时候,别人看他就充满了敬畏。

    李泰的坏毛病就是好奇心太重,自从看到云烨抽烟之后,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是一个好东西,每天来上一锅子,确实提神醒脑。

    云烨知道这是错觉,都是尼古丁在作祟,但是并不打算说出去,免得后世拿自己做禁烟标志,现在云烨和李泰的共同点越来越多。

    一起放下饭碗,一起漱口,然后不约而同的拿出烟袋锅子躺在椅子上当神仙,烟雾缭绕中说鬼话显得别有一番味道。

    “自从你没能杀掉周兴之后,倒霉的人很多,昨天还有一位宗室也被弄进去了,第二天脑袋就被割下来了,宗室不该由宗人府发落吗?怎么也成了推事院的事情?”

    “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当日没让我杀掉索元礼?那个家伙现在和周兴两个人可是推事院的两尊门神,文武百官听说路过推事院都胆战心惊的。”

    “有点,不过我更加的好奇你怎么只要一听到一个人的名字就知道他的本性?我好像不比你傻,为什么这种本事我就没有?”

    “这个啊,说来话就长了,公冶长的故事听过吧?就是那个”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只羊,你吃肉,我吃肠”的故事。”

    李泰喷出一口烟雾翻着白眼说道:“你不要说你也懂鸟语,现在你家树梢上不断叫唤的那只虎头凤在说什么?”

    云烨翻着眼睛瞅了一眼那只鸟。想了一下说:“她正在埋怨我们俩为什么不走开,你刚才吃饭的时候在地上掉了很多米粒!”

    李泰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和旺财说话,认为云烨是在胡说八道。

    不过旺财似乎能听懂李泰说什么, 大脑袋不断地点着,过了一会就不理睬李泰了,转而跑到云烨的身边又卧下了,李泰刚才把烟往他的鼻孔里喷,算不得好人。

    李泰磕磕烟锅子重新装了一锅。熟练地拿指头把烟丝往瓷实里压一下,点着之后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天赋,我很怀疑你的天赋就是预知,这个天赋太厉害了,你现在能知道我打算干什么不?”

    “除了放屁你还能干什么!”云烨话音刚落,李泰的臀部后面就传来一声闷响。惊得旺财都抬头四处寻找声源。

    李泰一骨碌爬起来,要往云烨跟前走表示一下钦佩,却被云烨拿脚蹬的远远地:“屁味散尽了再过来。”

    李泰胡乱抖两下袍子,这才过来谄媚的对云烨说:“怎么知道?教教我呗!”这一次他非常的确定云烨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云烨无奈的放下烟锅子对李泰说:“你被迷惑了。你好好想想,以你的智慧能想出毛病处在那里,你真的相信这个世上有未卜先知的人?”

    李泰翻着眼睛想了一会又躺回自己的椅子道:“我放屁之前习惯皱眉毛。想想都无趣。一个人要是知道自己明天会干什么,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这样的日子没发过啊。整个人活的就像是一条直线,没意思极了。

    我打算去皇宫告诫我大哥一声,让推事院收敛一些,再这么下去会出大事的。我大唐不光是需要严刑峻法,还需要春风化雨龙虎相济才成啊,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呗?”

    “不去,你不用劝我,我打算看你大哥能不能把朝堂上的百官全部杀绝。等他快杀到我们这个级别的时候,我就搬家去远岛。坐看风云变幻。

    我受你李家的恩惠太重,造反的事情做不出来,看着别人造反我过过干瘾总成吧?你看看你大哥,刚刚把玉龙雪山的李道宗抽调回来,人家寒辙立刻就进驻了玉龙雪山,那里可是吐蕃的精华土地,转眼间,大唐就少了好大一块土地。

    我就不信,少了李道宗守卫京城,他就睡不安稳?松州的战局一直在拉锯,那里的将士为了一条小道都在和吐蕃人死掐,你大哥的一句话就让那些人的死亡变成了笑话。

    还雷霆大怒的向吐蕃下了一道诏书,要吐蕃人滚回高原,他以为他是太上皇?一声令下天地都俯首帖耳?我敢说他现在连一个真正让他放心的将领都找不到。

    李敬业的人头没了,按理说这事就到此为止了,英公李绩的功劳保证自家人活命该没有问题,李绩提着自己孙儿的人头在朱雀门跪了三个时辰,你大哥的怒火犹自未平,还要将李绩罢官夺爵,发配岭南。

    独孤谋这样的人都看不下去,死死地苦劝,这才收回成命,是个人就知道李敬业是李绩派人杀的,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得的忠臣了,一个白发人抱着黑发人的脑袋求皇帝给全家一条活路,一个功勋卓著并且已经致仕的老臣这一点恩遇都不给吗?

    要不是太上皇下旨把李绩接到上阳宫暂住,李绩当时恐怕连自尽的心思都有,出了什么事情让他刻薄到了如此的地步?

    你知道不,李绩已经求我把家里的亲房子弟要往远岛送了,这叫什么?这叫以图后势,你指望这些到了远岛的人会对你李家有好感?”

    李泰被云烨说的没话说,只能嗫喏的说:“去劝劝啊,你的话他还是肯听的。”

    “不去,我身负守卫玉山城的重责,那里都不去,太上皇,皇太后疼爱了我一辈子,是我劝说太上皇禅位的,所以,我就要保证太上皇无忧无虑的把剩下的岁月过完,你大哥要是敢碰玉山城,我宁可和他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不至于,不至于啊,我大哥再混蛋,也不敢碰玉山城一根毛的,你想的太多了,太多了……。”

    云烨瞅瞅李泰笑着说:“怎么,被我的这番话吓着了?你也觉得有可能是不是?他在竭尽全力的收拢权力,长孙冲的赵州刺史被他剥夺了,云寿的岳州刺史的职位也没了,变成了莫名其妙的银青光禄大夫,蜀王不日就要进京和兄长叙一叙亲情,小黯来信问我这一次来了会不会被砍头,或者把十六王宅变成十七王宅?

    按照先远后近的原则,先是小黯,接着就是小佑,然后就轮到李恪了吧?先帝一个人都无法将全天下的权利收归己有,他难道比先帝还要高明?

    离长安城最近的军城是哪一座?当然就是玉山城,天下精华玉山城占了一半,这座城池他要是不握在手里如何会安心?

    你去长安城也好,告诉承乾,玉山城是太上皇的寝宫,一旦太上皇龙御归天,这座城就是他的,我一刻都不会在玉山城停留,立刻滚出中原,去远岛钓鱼,不碍他的眼。”

    李泰烦躁的跺跺脚,就离开了云家,他心中也憋了一肚子的气,准备明天去亲自问问承乾,怎么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夜已经深了,万民宫依旧入同白昼般光明,屋顶的玉牌散出白光,让着这座辉煌的宫殿如同天上的神宫。

    李承乾依旧伏在案几上,瞅着桌案上的地图长久的陷入了沉思,如今的李承乾瘦的厉害,完全没了当太子时候的俊朗丰神,不过两年时间,他的鬓角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发。

    只有成为皇帝,才会知道身上的担子有多么的沉重,等到自己接手才发现帝国的权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四分五裂,三个明显的阶层已经出现,皇族,勋贵,商人,居然有瓜分天下权利的意图,这如何能行,皇帝的权利受命于天,当然要既寿永昌,父皇对天下过于仁慈了,既然父皇的持政之道在松,那么自己的执政之道必须加倍的严苛才行,否则李家一旦把权力下放,想要收回来那就太难了。

    云烨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来长安了,他甚至寸步不离玉山城,每日都要检验玉山城的城防,而且雷厉风行的撤换了所有自己派去的军官,全部换上了太上皇一系的将领,而且在玉山城和长安城之间不足五十里的路途上,设置了三道假想防线,环形工事已经在建设了,目的非常的明确,就是在提防长安城。

    想到这里,李承乾郁闷的几乎想要纵声长啸,自己怎么可能去进攻玉山城?怎么可能?且不说那里是太上皇的寝宫,就算不是,那里还有玉山书院,和武研院,大唐的精华几乎都在那里,一场大战下来,那里还能剩下什么?

    这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和朋友啊,怎么就不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权力分散只会导致大唐四分五裂,一向不允许大唐出现任何分裂的老友,如今为何如此的忌惮自己,扪心自问,李承乾依旧是李承乾,从来都没有变过。

    周兴,索元礼只不过是两只用来咬人的恶犬,一旦朕完成布置,这两条恶犬送给你烹煮又有何不可?李绩年老昏悖,他的儿子反意昭昭,就在朕打算将他擒拿归案的时候,被他自己派人枭首,殊为可恶啊,相州一代隐藏的恶意,转瞬间就销声匿迹,如此恶徒,岂能一死了之?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