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三节李承乾没上过学

唐砖 第三十三节李承乾没上过学

    李承乾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好像全身都不自在的李泰,皱着眉头拿筷子敲敲盘子说:“有话就快点说,吃完饭,我还要去上朝,一大早过来一句话不说算怎么回事?不愿意说话就吃饭,用饭把嘴堵上就好了。”

    李泰勉强喝了一碗粥之后对李承乾说:“大哥,你把周兴和索元礼交给我好不好?刚才进宫的时候,已经有好多臣子拉着我哭了一鼻子。”

    李承乾大口的吃完自己手上的包子对李泰说:“可以啊,再等一年,我把它们用完之后,随你怎么处置。”

    “一年?”李泰惊得跳起来说:“大哥,您再任由这两个家伙胡搞下去,就会出大乱子的,您的目标改达到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再这么下去了,您没看见老臣全部搬到玉山去住了吗?高阳那样跋扈的性子,在您收走她掌管织造司的权力之后,也哭哭啼啼的去了玉山,这样下去不成啊,再来一年,天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李承乾漱了口,将茶水吐到痰盂里笑着说:“出乱子?能出什么乱子,等到东海舰队,和商埠全部处理完毕,那两个人就算是你们不杀,我也是要杀掉的,平息一下民愤是很有必要的,现在他们在侦办东海舰队的案子,不能撤回来。”

    李泰抱着脑袋痛苦地吼了一声道:“张亮!他又怎么了?”

    李承乾笑着说:“他有一个吃人肉的儿子,在敌占区这样做问题不大,在我大唐依旧吃人,这就不好了,不过看在张亮非常识情知趣的情况下,只要杀掉他那个吃人的儿子,他依旧可以荣归故里,做他的侯爵。

    你秉性善良,就不要掺和在这些肮脏事情里面,好好地做你的研究。对了听说希帕蒂亚又有了身孕?不错。还真是一个能干的,不过做哥哥的也要说你两句,你汉家妃子不是也不少么?怎么总是希帕蒂亚生孩子?咱们李家本来就带有胡人血统,现在正是我们慢慢清洗血统的时候,你总是生蓝眼珠的孩子这不妥当啊。

    徽儿是你的嫡子,袁守城帮着你确定了苗裔,将来当然可以继承你的爵位,可是血统的事情马虎不得啊,哥哥我现在是族长,宗人府那边总是唠叨。你加把劲,再生一个不是蓝眼珠的孩子搪塞他们一下。”

    李泰顿时就怒了。拍着桌子大吼:“我和那个妃子睡觉难道他们也要管吗?”

    李承乾连忙温言道:“好,好,好,是他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问了,你去宫里看看你嫂嫂和他新生的孩子吧,我已经起名叫做李厥。非常的聪慧,去看看,我去上朝了。”

    李承乾说完话,就宣布摆驾上朝,李泰一点都不喜欢去看赵氏那个妖媚的女人,天知道大哥为什么趁机将苏氏那个温婉的女子扶上位,侯氏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估计没几天好活了,那个倔强的女人在女儿嫁给云寿之后。就没日没夜的咒骂了这么些年,如今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苏氏依旧是一身粗布衣裳,住在掖庭宫的一间院子里,既不表现出愤怒,也不表现出伤心,每天都在照顾自己院子里的花草,自从第二个孩子染病死掉之后,照顾花草就成了她唯一的爱好,宫里有人传言,他的孩子就埋在这片花草底下……

    李泰进宫的时候带了很多的礼物,尤其是一个很大的熊猫布偶最得苏氏欢心,和苏氏面对面坐着喝了一杯茶,就要告退,苏氏从屋子里拿出一包花茶递给李泰说:“叔叔收下吧,这是我专门给希帕蒂亚准备的,她就是喜欢这个,上回进宫看我,还说起来过。”

    李泰接过花茶小心的对苏氏说:“叫象儿不要再闹了,现在不同于往日,我这个做叔叔的说话现在也不太管用,一旦出事,谁都帮不了他,云烨都已经快和大哥开战了,就更指望不上了,衡山王虽然只是郡王,但是身份高贵,不要再奢想了。”

    苏氏垂泪道:“妾身的话现在有谁会听,有谁肯听,也只有你会认我这个嫂嫂,不管了,我谁也帮不了,只会成为人家的阻碍!”

    李泰不知道说甚好,只得长叹一口气,走出小院子,准备再去看看侯氏。

    已经瘦成一把骨头的侯氏如今终于不再咒骂了,被宫女抬出来放在一张躺椅上,裹着毯子晒太阳,她这里的条件要比苏氏那里好得多,李烟容虽然不在长安,四时八节的孝敬却从不短少,也因为李烟容的缘故,侯氏才能活到现在。

    李泰让宫女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侯氏的对面,拿手在侯氏的面前晃晃,侯氏好像没有知觉,眼睛依旧痴痴地看着院子里的那株已经落光叶子的桐树。

    让随从的宦官将礼物放下,李泰就打算离开,头发斑白的侯氏如今早就不复当年艳丽的容光,她一辈子想要成为皇后,到了最后,下场却最是凄惨。

    “我要见烟容!”

    侯氏突然说话了,眼睛从梧桐树上移开,盯着李泰又大喊一声:“我要见烟容!”

    李泰笑着把一盒子桂花糕放在侯氏的面前笑着说:“烟容马上就回来,他夫君云寿已经成了银青光禄大夫,马上就要回到兵部任职,你很快就会见到她。”

    “烟容生儿子了没有?”侯氏不理睬桂花糕,厉声的问李泰。

    “生了,两个!云烨的嘴都笑的快歪了,天天在我面前念叨自己的两个孙子。”李泰依旧陪着笑脸尽量的让侯氏开心。

    果然,侯氏苍白的不见半丝血色的脸上有了红晕,粗鲁的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咕囔着说:“那是自然,烟容身份高贵,又是无敌大将军的外孙,这个世间,也只有云烨的儿子还勉强配得上我的孩儿,那孩子福泽深厚,自然会生儿子的。

    我要吃的饱饱的,等我的孩儿过来看我,那些死奴才,从来都不给我吃饭,等我的孩儿回来,我要他们都去死!”

    李泰阴沉的看了看那些宦官宫女,那些奴才立刻磕头如捣蒜,一个长期照顾侯氏的老宫女颤抖着对李泰说:“魏王明鉴,给奴婢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虐待夫人,每餐的饭食从不敢短缺,甚至公主出京时安排的牛乳也从未断绝。”

    跟在李泰身后的宦官头子躬身道:“王爷,这一点奴婢可以作证,侯夫人的饮食从未有人敢短缺过,要不然夫人熬不过这些年的。”

    李泰点点头,眼神变得柔和,见侯氏递给了自己一块糕饼,就笑着接了过来,这时候的侯氏就像是刚刚成为自己嫂嫂的时候一般,埋怨着谁家的礼物送的轻了,谁家的礼物叫人欣喜,李泰就拿着糕饼笑嘻嘻的听侯氏说话,直到精神不济的侯氏睡着之后,才示意宫女将侯氏搬回房间。

    回过头看着宦官头子说:“我知道宫里的事情,但是这两个人你给我看好了,如果她们真的出了事情,那就是大事情,到时候,陛下都不可能护得你们的周全,记住了,用心记住!”

    李泰从侯氏那里出来,却没了再去看赵氏和李厥的心思,看着巍巍宫阙长叹一声,就在瑟瑟的秋风中离开了皇宫,走出大门的时候还在想,云烨说的是对的,自己就不该来皇宫!

    不过李泰还是站在朱雀门前,因为自己今天答应那些朝臣保证他们能安全的回家,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但是,李泰现在不这么认为了,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推事院的大门前,只许进,不许出,他要等待那些臣子们走了之后才离开。

    魏王爷泥雕木塑般的坐在那里,现在也只能当一个挡灾的泥菩萨,所有出宫的臣子见到魏王 都躬身下拜,就像是拜菩萨一般,而他身后那些鬼鬼祟祟的推事院的主事,就像是阴曹地府里的恶鬼,如今有菩萨挡灾,大家的步伐不免就加快了一些。(推事院的威风请参见神龙年间旧事,当时周兴,索元礼,来俊臣,就是真正的索命恶鬼,短短五年时间攀诬陷害致死的人数就达三千人之多,以至于官员早上出门都要先安排好后事!)

    李泰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直到侍卫首领上来请安,问王爷要不要多加一件衣衫,才从那种木然的感觉中走出来,见宫里再也没有往外走的人了,这才起身上了车架,不知为什么,心痛的厉害。

    大哥有自己的主见,说不上对错,站在李家的立场上似乎没有错误,估计这也是父皇之所以能容忍的原因。

    杀人,从来就不是皇家的忌讳,是一种必须的手段,这个道理李泰在很小的时候就清楚,就明白,没去玉山书院之前,书房里的先生,早就把这些道理掰开了揉碎了的讲解过无数遍,这是帝王学说的重头科目。

    为什么大哥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却无法接受?为什么自己还隐隐觉得大哥的做法是错的?李泰想了很久,终于想通了,他发现,大哥李承乾从来没有在玉山书院接受过教育。

    ps:

    第二章,晚些。对不住啊!球赛害死人。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