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八节程咬金的爱情

唐砖 第四十八节程咬金的爱情

    独孤谋快马赶到了秦州,他和云烨的关系还没有好到不辞千里探病的程度,所以他的到来必然是带着功利目的来的。

    李泰笑呵呵的坐在大厅里,没有打算离去的意思,这不是他不知道避讳,是云烨让他留在这里看好戏的,魏王爷有资格知道两个奸臣之间的谈话。

    独孤谋不是一般的臣子,眼见自己没有办法和云烨单独谈话,就长叹一声道:”陛下的身子骨日渐衰弱,而帝国的国势却如日中天,国土之大旷古绝今,青塘日出的时候东海还是星斗漫天,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老夫来到秦州,就想讨云兄一句话。”

    云烨摆摆手断然拒绝道:“废立之事岂是臣子可以谈论的,即使要谈,也是在万民宫,而非私下里密会,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陛下准备禅位,那也是陛下的事情,我们等着万民宫的旨意就好,何必加入到这片洪流里面,不但不值,还显得非常下作。”

    李泰也乐呵呵的说:“是啊,独孤你也一世豪杰,为何对废立之事如此的关心?按道理,我这个李家子孙才应该是最紧张的一个啊。”

    独孤谋闭上眼睛长叹一声道:“如此说来衡山王半点登基的机会都没有啊,也罢,是老夫多管闲事了,长孙冲也是这么回答的,他也说从万民宫传出来的旨意才算数,旨意上写的是谁就是谁,长孙家早年参与夺嫡吃力不讨好,现在不打算侧身其间了。”

    云烨去掉腿上搭着的毯子。走到独孤谋的身边认真的说:“忘掉谁是太子的事情吧!我们以后都要学会忘记谁是太子,不单我们要忘记,云寿他们也要学会忘记,无数的事实证明。没有臣子参与的夺嫡,不管是谁都掀不起大风浪。

    谁做皇帝与我们何干?独孤,我们已经位极人臣,换一个新皇帝出来难道还能封王不成?除非这个人怀着取而代之的心思。否则参与夺嫡对我们只有坏处没有丝毫的好处。”

    独孤谋没想到云烨把话当着李泰的面说的如此的尖锐,面色有些尴尬,确实这个道理,自己和云烨,长孙冲确实都已经把官职做到了极限,位列三公不说,成为国公就已经是个人荣耀的顶点了,想要再进一步,只有取而代之。

    既然云烨。长孙冲都不愿意理会李象。独孤谋知道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左右任何事情。喝了一杯清茶。就匆匆告辞,现在有了最直接的答案,独孤家做事的方向也需要重新调整。

    “他是不是一个傻子?这个时候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说谁当下一任皇帝?以为我是死人吗?”利泰有些不满。

    “他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寿儿。欢儿是我生的,徽儿是你生的。长孙璐是长孙冲生的,这里面有清晰地脉络可以追寻,可是独孤复却是他堂弟生的,你说他是不是傻子?”

    云烨诡异的冲着李泰笑了一下。

    李泰的怒火顿时一扫而空,抓着云烨的胳膊问:“这么说独孤谋生不了儿子?可是安康确实生了独孤复啊。那是我外甥!”

    “没错,安康生的,是你外甥没错……”

    在大唐能有机会嚼舌根子对云烨来说是最大的享受,尤其是这么高级的舌根子,别人根本就嚼不来,自从周兴把这个大秘密说出来之后,云烨早就想到处宣扬了,只是嚼舌根子这种事情和楚国公这个名头以及自己德高望重的年纪有冲突,只好憋在心里,跟谁都没说。

    不过李泰不算,这家伙就不算是外人,尤其是强烈的好奇心让他对这些隐秘充满了想知道的欲望,最后在他八面漏风的魏王府里,云烨坚信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长安。

    李泰只传谣言,这是他的一种恶趣味,但是他从不信谣言,越是高级的谣言他就越喜欢,哪怕这个谣言是关于自己妹子的。

    “这么说独孤谋很快就没功夫参与皇家的事情了?”

    “当然没有,先把自己不是太监的身份洗清再说,当然,传谣言不太好,如果我们回长安邀请他去几次青楼就算是赔罪了!”

    “能不能传的再恶劣一点?”

    “事实比你想的还要恶劣!”

    “那就是说可以随便编排?”

    “夸张,引申,修饰,这些手段你懂吧?你怎么传谣言我不管,但是别告诉其他人是我告诉你的就成,云家现在是文华宝坻,丢不起人。”

    李泰直着眼睛嘿嘿的淫笑,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些什么,安康是他妹妹,估计联想不到她头上去,总之这一次独孤谋想要过轻松日子,不太容易。

    大病一场刚好,经不起折腾啊,陪着李泰在麦积山上爬了两层就累得气喘吁吁,云寿看不下去了,要把云烨背下去,至于对同样喘成风箱的李泰视而不见。

    还没有走到牛儿堂,所以只能看到不多的风景,云烨原来打算从散花台丢一些纸条下来的,现在看样子玩不成了,只好意兴阑珊的往回走。

    年纪老的时候保持一颗童心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好多人越老越混蛋的原因,高雅一些的童心让人觉得和蔼可亲,低俗些的就让人觉得面目可憎,至于老程现在玩的童心就非常的恶劣,程夫人去世以后,程处默就彻底的完蛋了,因为他老子玩的非常开心,一度要给他找一个十六岁的后妈,如果只是弄回来当歌姬养,这就没有问题,还会被认为是风雅之事,自从当年云烨笑话张亮一树梨花压海棠之后,这句话就迅速的被大唐人引用开来。

    老程坚持认为自己应该续弦,马上就要六十岁的程处默宁死不同意,于是一意孤行的老程就打算把程处默驱逐出去,让他另立门户,还满世界说自己的爵位不留给程处默。

    爵位其实就是一个笑话,程处默自己现在就是侯爵,再过几年熬资历也能熬成公爵,这个爵位可是程处默自己一刀一枪的打出来的,丝毫不比卢国公这个虚衔差多少。

    云烨大病一场,程处默从骊山行宫回来的晚了,知道的慢了一些,等他跑到秦州来看云烨的时候,云烨和李泰已经准备回长安了。

    “那个女子是歌姬?”云烨和李泰听完程处默诉说之后一同对这件事情来了兴致。

    “没错,叫什么燕回春!我去看过,长得就那么回事,本来想直接弄死的,偏偏程福守在那里,不让我弄死那个歌姬,你们是知道的,程福就听我爹一个人的话。

    想想法子啊,这么下去程家会被人笑死的,买回去养在府里我绝对没二话,家里多一个玩物,不算什么,现在那个女人要当程家的女主人,这不是笑话吗?凭她也配当国夫人?”

    李泰在椅子上蹭蹭自己肥硕的屁股坏笑着说:“如果真的能够回春,这样的女人我也娶,不过看样子程伯伯想的有些多啊,好像在害怕什么,我明白了,老爷子是在担心程家的势力太大了特意做的防范。

    你继承不继承卢国公的爵位就那么回事,处亮现如今在岭南水师混的风生水起,处弼也已经朝堂上站稳了脚跟,堂堂的刑部侍郎也算是威风八面啊。这个时候是该考虑分家的事情了。”

    程处默黑着脸说:“分家的人多了去了,大家族到了一定程度是一定会分家的,谁分家有用这么恶劣手段的,这不是在分家,是打算毁掉程家的名声。”

    云烨无奈的说:“老爷子的目的就在这,就是要毁掉程家的名声,搞得谁都不登门最好,你想想啊,我要是去你家住几天,见着那个叫女人喊不喊婶婶?

    就算我脸皮一向比较厚喊得出来,辛月那个小气鬼女人说不定随着我喊完婶婶之后就会上吊,老爷子要是娶了这个女人绝对可以把她当门神使唤,至少辛月打死都不会登你程家的大门。

    以此类推,现在和程家来往的哪一个没有一点身份?如果那个女人的出身高贵,大家也就捏着鼻子认了,可是出自青楼,就让人恼火了,尤其名字还叫做什么燕回春,老爷子不但不尊重自己的身份,还连带着侮辱了几乎所有的勋贵,老爷子这就是要把自己弄成狗屎一堆,让所有人都绕着他走,一旦大家都绕着他走,他老人家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云烨吧嗒一下嘴巴又说:“计谋虽然糙了一些,但是效果绝对不错,回想老爷子一生,他的计谋从来都是这样,简单实用,方便,非常的具有可操作性。

    对程家来说不费什么力气,娶一个女人进门,办一场没人去的婚宴就算是大功告成了,以后只需要在家里来客人了让这个燕回春去招待两次,保证连野狗都不登你家的大门。

    人人都想家世显赫,却不知家世显赫的人唯恐别人知道自己家世显赫,不管怎么说,程家的这个家算是分定了。”

    程处默惨叫一声道:“难道我真的要喊那个婊子母亲?”

    “以后尊敬些,那是你继母,不能喊婊子!”

    “我喊母亲,难道你们就不用称呼伯母?”

    “不去就不用喊,以后见面绕着走就是了。”

    “不成!我不能让程家成为长安城的笑柄!”

    “拉倒吧,程伯伯的性情老而弥坚,做事老辣无比,根本就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会你已经有一个叫做燕回春的十六岁后妈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