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一节槐安国

唐砖 第五十一节槐安国

    云烨把什么都准好了,就差李承乾死掉了,可是没法说,自从李承乾册封了太子,弄死自己老婆之后,整个人好像获得了新生一般,不但人变得精神奕奕了,而且还能骑上马跑两圈了。

    来到云家吃了一顿面条之后,就围着旺财打转,非要说这是旺财经过秘法之后变年轻了,和云烨坐在暖棚里旁敲侧击的打听这种秘术。

    “这是马群里的一匹小马,是旺财托付我抚养的,我兄弟推荐的,当然要尽心,旺财去了马冢,谁都不知道在哪,要是我知道在哪,也打算埋在那里。

    你想要长生不老,为什么不去找袁守城?那家伙现在可是活生生的变得年轻了,找我算哪门子的事情,难道说你现在又不愿意死了?”

    李承乾哈哈笑道:“能够活着谁愿意去死,在这个世界我为尊,去了另外的世界我又得从小弟开始做起,不爽气啊!”

    俩人漫步在玉山的小径上,无意中看到一只很大的红色蝎子在草丛中出没,云烨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火炷的蝎子总是会失踪一段时间,现在出来了,不是什么好事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兕子在附近,也只有她才会让隐藏在周围的侍卫不做声,也就是因为是兕子,侍卫才会允许一只巨大的蝎子靠近皇帝和楚国公。

    “你妹子来了,好好地跟人家学学,我上一回见兕子,发现人家的样子基本上没有改变,必死的局都被兕子破了。你也该有点信心才好。”

    李承乾刚刚露出一点求生的希望,不过看看自己枯瘦的身体,又变成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朝着树林子喊道:“兕子。出来吧,来看看大哥!也让大哥好好地看看你,再不出来以后就没有机会看我了。”

    一道呜咽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一个不祥的人,出现在那里那里就会遭殃。大哥,我是特意来看您的,看到您小妹也就知足了。”

    “胡说八道,谁敢说你是不祥之人,大哥诛灭他的九族!大哥的身子是累垮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知不知道,大哥想你想的心坎都疼。”

    云烨长叹一声,领着旺财向旁边的小路走去。一道白色的身影猛地投进了李承乾的怀里放声大哭。李承乾摩挲着妹子的头发。小声的夸她漂亮,夸她还知道过来看大哥……

    云烨见不得这样的场面,从地上抓起张牙舞爪的蝎子介绍给旺财认识。这只蝎子已经快成精了,活了这么多年。依旧龙精虎猛的云烨握住蝎子的大钳子,人家稍微一用力就把云烨的手掌撑开,钳子夹住一根细树枝子,咔嚓一下子就绞成两段。

    蝎子挣脱云烨的手掌,抱着那颗半死的大树,就用自己的尾巴用力的往一个小洞里刺,没两下尾巴上就穿着一只松鼠,飞快的从树上下来,用尾巴高高的挑着战利品躲进草丛里享用。

    不远处的那颗大槐树底下有一个槐安国,既然已经被人家的哨兵发现了,云烨这个唐国的骠骑大将军也就该去拜见一下人家的国王,两国的邦交就是这样。

    槐安国的臣民真是多啊,一个个非常忙碌的在筑城,看来是为了预防即将到来大洪水,一群忙碌的臣民走了过来,看样子将士们远征异域取得了大胜,百十个将士扛着一条硕大的敌将尸体招摇过市,很自然的获得了所有臣民的崇拜。

    这是一个繁荣而积极向上的国家,看得出来,石坑国已经被他们消灭掉了,遍地都是残尸,估计也是槐安国的大将率兵征剿的结果。

    云烨正打算找一根木棍挖开槐安国的城门进去拜见一下国王,毕竟他们的城门太小了,不等云烨动手,旺财就站在槐安国的上空,哗啦啦的洒了一泡尿。

    这就是无妄之灾了,云烨再看槐安国,果然受灾严重,城墙倒塌,无数的子民正在随尿逐流,有些勇敢地还能爬上岸,焦灼的四处奔走……

    “旺财的尿有什么好看的?”李承乾皱着眉头对云烨的嗜好感到不能理解,兕子更是走的远远地,生怕沾上尿骚味,刚才她和大哥已经看了好一阵子发傻的云烨了。

    “唉,旺财刚才给槐安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原想着去拜见一下人家的国王以示敬意,现在既然成了生死大敌,不见也罢!”

    “槐安国?”李承乾低头仔细看了良久才说:“你不会把这个蚂蚁洞当成一个国家了吧?”

    “有什么区别吗?这里也有王,也有大将,也有兵丁,也有敌人,你不能因为自己是人类之王,就不尊敬人家蚂蚁王,从地位身份上来说,你们没有多少区别。

    旺财的一泡尿,就好比是我们大唐遭受的水灾,两个蚁群作战。不正是我们和突厥,高丽大食作战的翻版吗?

    你有的烦恼,估计槐安国的国君也有同样的烦恼,所以你就不要认为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过的辛苦,你看看人家槐安国的国君,刚刚遭受了一场大水灾,现在不是已经开始重整旗鼓了吗?”

    李承乾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着从洞里蜂拥而出蚂蚁,发现他们果然分工明确,个头大一点的正在到处找敌人,准备进攻,个头小一点的,正在衔泥重新建造洞口。

    “还真是这样啊,这么说整个世界上每天都在上演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荣辱盛衰?”

    “那是自然,佛经里别的话我不太赞同,但是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如来,这句话我很是赞同,总体上来说,所有的佛经和道家典籍甚至可以延伸到整个宗教,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是悲观的,总要求得解脱,希望自己的来生会更好。

    一沙一世界已经被书院证实的却如此啊,在显微镜底下一滴水里就有数不清的微小生命,以此类推,一沙一世界这个论调也是成立的。

    我不喜欢悲观的生活,我总是想看到事物最美的一面,以前听人念过一首诗,觉得这样的人生观才是正确的。

    断头今日意如何,平生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死亡不是生命的结束,而应该是生命的另一段旅程,你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你已经为大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现在就好好的享受自己的生命,不要再吞服那些恐怖的丹药了,我知道你为了这一刻的平安写意,每天都要遭受两个时辰的痛苦。

    承乾,不要这样了,不管你躺在床上,还是站在这里,我只希望你最后能够获得平静,多停留一天,我们就还能多一点念想,人死了,真的就只剩下记忆了啊!”

    李承乾拍拍云烨的手苦笑道:“人到世间就是来遭罪的,孙先生说我的肝脏已经没用了,肺也有很大的问题。肾水已经枯竭了,如果躺在床上,就成了一堆烂泥了,李承乾算不得英雄豪杰,却不愿意像烂泥一般的死去,就算是死,也要有尊严,我是大唐的皇帝,人间界的盖世君王,这个世界都是我的!”

    兕子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药丸子拿给李承乾说:“大哥,吃了这颗药,你就不会感到痛了。”

    云烨看看兕子手里的药丸子,明知道那东西就是鸦片,也不去阻拦。

    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从李承乾手里接过药丸子,挑下来一小块,然后和烟叶卷在一起,放在自己的嘴上点燃之后吸了一口,然后才拿给李承乾说:“那东西就是鸦片,咱们以前收缴了不少,有麻醉作用,吸食之后能让你的精神得到很大的愉悦,可惜后果同样的严重。”

    李承乾把烟卷凑到嘴上吸食了一口笑道:“我现在还怕什么后果吗?不过兕子啊,这东西你要是敢碰一下,你即便和我在地府相会,我也不饶你!”

    兕子愣了一下小声的说:“这是师父获得的奇药,师父说很容易让她陷入到最理想的空灵境界,只给了我一颗,担心哥哥的病,就没吃,专门送过来。”

    云烨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师父已经成了一个大烟鬼,你试着要你师父断绝供应两天看看,他就立刻会从神仙跌入到地狱里去,万蚁钻身的痛苦不是任何人都能忍受的。”

    兕子就是一个糊涂蛋,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还好自己今天发现了这东西,要不然会遗祸无穷的。

    “这东西不能种,不能采集,必须全部销毁,你明天带我的手书回去给你师傅,要她立刻禁绝这东西,否则,我不惜动用河洛的官兵将你师父擒拿回来,毁掉所有的极乐草。她如果实在禁绝不掉,你就把她送到长安来放在皇宫,按时按点的给她供应极乐草就是了,私人绝对不允许栽种,别的药物做多要命,这东西要的是人的尊严!”

    李承乾叼着烟卷,附和着点点头,这东西的危害,他当年可是亲眼所见的,都水监也拿这东西做过几次试验,好些倔强的囚犯,因为这东西,变成了绕指柔,云烨说这东西要的是人的尊严,半点不假。

    ps:

    第二节,还有一节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