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太古神王 > 第1744章 战长生

太古神王 第1744章 战长生

    长生界主笑着扫了一眼秦问天,也不是真的要征询秦问天的意见,他当然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要羞辱激怒秦问天。

    他目光又望向诸人,笑问道:“此等待遇,非此盛世不能有,诸位以为如何?”

    “界主厚恩,能够欣赏秦宫主喜欢的舞姬起舞,的确难得有这等机会。”龙骑宫宫主开口笑道,当场附和。

    “我也有些怀念,当年那舞姬一舞,让人回味。”天行宫宫主随即开口,他自然是要附和师尊的,一直等着到今日才对秦问天下手,就是为了当众羞辱他。

    师尊那口气,可是很难咽下呢。

    随后,又有许多大势力的人笑着议论着,仿佛议论的人真的只是一位寻常的舞姬,而不是秦问天的女人般。

    也有很多人目光望向离火宫主,不知他会有何反应,但不少人都失望了,秦问天的脸上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就那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但他们哪里知道,此时秦问天内心中对长生界主以及天行宫主的杀意,已经攀升到了极点。

    他没有开口说话,现在,夜千羽还在长生殿中,他要先见到人。

    长生界主对着身边之人吩咐了一声,立即有人去请人了,诸人享受着酒宴,格外的热闹。

    “秦宫主,那位绝色舞姬的确妖娆多姿,在离火宫,秦宫主想必时常欣赏吧,真让人羡慕啊。”剑魂宗有人笑看着离火宫这边,对着秦问天说道。

    一百年前,秦问天和剑魂宗就有了矛盾,当年他是以挑战剑魂宗的天骄统领成名的,后来因为萧美人一事,再次将剑魂宗得罪,也难怪剑魂宗在这种时候,不忘出言羞辱。

    秦问天淡漠的扫了剑魂宗那开口说话的强者一眼,那漠然的眼神,让人感觉有些冷,那位剑魂宗的强者看到秦问天的眼神笑得更是畅快,道:“若有机会,我也想要经常欣赏一番呢。”

    生气?愤怒?

    那又如何?界主对秦问天不满的传闻此刻已经能够坐实了,秦问天,他的结局,怕是好不到哪去,这时候,该痛打落水狗了,让他昔日嚣张跋扈,连他剑魂宗的面子都半点不给。

    没过多久,夜千羽被带到,她依旧性感迷人,妖艳无双,长裙飘动,看一眼便让人心头火热,更何况起舞,许多人都有些期待了。

    “夜千羽,你去吧。”长生界主淡淡的说了一声,夜千羽曼妙的身姿往前走去,美眸朝着秦问天那边望了一眼,来到人群的中央之地,天行宫宫主大笑道:“难怪秦宫主为此舞姬着迷,当年一见便知其魅力,如今再见到更是如此,人间尤物,秦宫主一定很享受吧,然而,秦宫主莫要忘记师尊大恩,这舞姬乃是师尊割爱赏赐于你,以后记得时常让她前来长生殿为师尊解乏。”

    “在她为起舞之前,我先问她几句话。”秦问天此刻忽然间开口,对着夜千羽道:“千羽,你且过来。”

    “恩。”夜千羽浅浅一笑,优美的身姿闪烁,来到秦问天身边,使得长生界主和天行宫宫主等人都皱了皱眉,不过也未阻止,他们就等着秦问天违背界主的命令,然后再好好找他算账呢。

    “千羽,你先在一旁候着吧。”秦问天对着夜千羽点了点头,夜千羽又是一笑,走到秦问天身后,宛若没事人般,提前她已经得到了秦问天的传讯,今日,她的男人,将要和长生界主翻脸,她虽然不知道秦问天凭借什么,但他既然说要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底气。

    “秦问天,你这是什么意思?”天行宫宫主叱喝一声,冷道:“师尊还在等着这舞姬之舞,你这是无视师尊之令?”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如此对我说话。”秦问天目光一扫天行宫宫主,刹那间,所有端起酒杯饮酒的人,手中的酒杯都悬在了半空之中,只因这突如其来的强势一言。

    秦问天,他竟然当众叱喝天行宫宫主算什么东西?

    他如今虽为离火宫主,但天行宫主乃是九界宫排名前三的宫主,而且,他还是界主的亲传弟子,地位堪比荒天宫宫主,秦问天,敢如此狂妄?

    一刹那,便有无数道目光同时汇聚在秦问天的身上,这一句话,宛若一记惊雷,在这场盛宴中炸响,像是要拉开一场风暴序幕。

    天行宫宫主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心中冰冷至极,秦问天,当众羞辱他。

    很好,看来今日,不愁找不到对付秦问天的借口了,他自己,就主动跳出来找死了,虽然他知道是早晚的事情,师尊今天一定是要逼他的,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还真是一刻都不忍啊。

    “秦宫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天行宫宫主冰冷质问。

    “当年在下界天,你在本座面前也是如此狂妄不知好歹,要当场将我格杀,结果如何,却连一剑都无法接住,若非顾及你是界主弟子,我当时那一剑就已将你斩杀,哪里轮得到你这等废物在此口出狂言,简直不知羞耻,竟还敢在本座面前放肆如同狗吠,你身为一方宫主,可还要脸?”

    秦问天冷叱一声,当场就直接将旧事揭露,毫不留情的羞辱讽刺天行宫宫主。

    这等旧事,对于秦问天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他都懒得去提,然而这天行宫宫主确实是有些不知羞耻,竟然还敢连续羞辱他想要看他笑话,既然这样,他就让对方知道什么叫羞辱。

    果然,此言一出,无数人都为之震撼,窃窃私语,不断发出议论之时,一道道目光纷纷从秦问天身上转向天行宫宫主。

    两人之间竟然还爆发过这样的战斗,身为长生界主亲传弟子的天行宫宫主,连秦问天一剑都无法接下?

    就连长生界主都皱了下眉头,看向天行宫宫主,当时,天行宫宫主可不是这样对他解释的。

    感受到长生界主和无数人的目光,天行宫宫主脸色瞬间铁青一片,露出几分狰狞之色,盯着秦问天道:“你放肆,如此胡言乱语,毁我名声。”

    否认?

    秦问天盯着他冷冷一笑:“看来你果然没有和界主提及,既然你说本座胡言乱语,那么,就在界主面前,本座再次挑战于你,你若能接下我一招,算我输,当场致歉,若是不能,今日一剑,再不会如同当年那样手下留情,将会直接将你这无耻之徒斩于剑下,免得继续抹黑界主名声。”

    天行宫宫主脸色一阵扭曲,却不敢应战,显然心有余悸,看到这一幕,诸人如何不明白,秦问天所言竟然是真的。

    “好可怕的离火宫主。”许多人心惊不已,一百年前,他可还只是一位仙帝啊,站在战台上切磋战斗,那时候他对于天行宫宫主而言,还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但如今,仅仅百年过去,他竟当场如此叱喝天行宫宫主,而且,曾一剑将他击败,这是怎样的实力。

    剑魂宗的人也神色抽搐,秦问天竟然如此强大了,这人不除,会是后患,还好今天界主可能会动他。

    果然,这时的长生界主极为不快,天行宫主被秦问天当场如此羞辱,还曾一击被击败,这也是丢他的脸。

    秦问天,这是对他的反击吗?

    “秦问天,此事容后再谈,我刚才已经说了,先让诸人欣赏那舞姬一舞。”长生界主将话题拉回,转移话题,后面的账,再慢慢算。

    “禀界主,不能容后再谈,我正有事要向界主禀报。”秦问天开口说道:“有关我和北冥幽皇。”

    “嗯?”长生界主目光一闪,开口道:“你说。”

    他倒是想要听听,秦问天想说什么。

    “其实,我和北冥幽皇并非真正的师姐弟,但却都曾得到过一位前辈指教,也算是半个师姐弟,当年来到太古仙域,遇到了一些麻烦,我那时修为尚且低微,为更好的在外走动,北冥幽皇便假扮我的师姐,后来,我们二人,就一直以此身份身份对外宣称了。”秦问天缓缓开口。

    长生界主自然是已经知道了,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锋利之意,秦问天,这是准备坦白请罪吗?

    秦问天也在观察长生界主,看到他的神情,秦问天便明白了,这长生界主,果然已经知道了,难怪会以夜千羽为人质了。

    “然后呢?”长生界主冰冷问道。

    “我和北冥幽皇虽并非是师姐弟,但在太古仙域共同经历过生死,感情胜过师姐弟,当年我击杀上一任离火宫主,界主正在考虑如何处理的时候,对幽皇说可以考虑让我接任离火宫主的位置,同时提出要纳她为妾,因为我,北冥幽皇她竟然宁可牺牲自己,委曲求全答应界主,而今天,界主将宣布这一消息,因而,我将这一切说出来,便是想要告诉界主一声,此事,断然是不可能的,我不会让北冥幽皇如此做。”

    秦问天缓缓开口。

    “放肆。”长生界主的脸色已经彻底寒了下来,秦问天,替他将事情说了出来,而且,说话的语气,是他在威胁北冥幽皇为他的妾,用的词语甚至是,北冥幽皇牺牲自己、委曲求全。

    “岂有此理。”天行宫宫主怒叱一声:“一对狗男女,竟然敢如此辱我师尊,师尊纳她为妾,是她的荣耀,对她的恩惠,赐予你宫主位置同样如此,没想到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狼狈为奸,恩将仇报,还敢如此污蔑师尊,其心可诛。”

    “荣耀?恩惠?”秦问天冷笑道:“界主一大把年龄了,还如此好色卑鄙,你们师徒二人,倒真是很像,可还要脸?”

    秦问天话音,犹如晴天霹雳!

    (本章完)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