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帝霸 > 第1296章仙女

帝霸 第1296章仙女

    柳如烟见女子的神态,忙是说道:“对,就是名字,我叫柳如烟,这是我师姐,叫卓剑诗,那你叫什么呢?”说着她为女子介绍。

    听到了柳如烟的介绍,女子看了看柳如烟,又看了看卓剑诗,她侧了侧首,神态有些迷茫,她好像在想自己的名字一样,但是,她想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看着女子那有些迷茫的神态,想不出自己的名字,就是柳如烟、卓剑诗都不由觉得有些心疼,似乎,她生命中好像是遗失了一环什么东西一样。

    “我有名字吗?”女子侧了侧螓首,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看着她,看着她那绝世的容貌,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露出笑容,说道:“名字,这代不了什么。你就叫仙女吧,来自于那遥远世界的女子。”

    “仙女”女子侧首螓首,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她也没有反对。

    仙女,这并不是一个名字,但是,当李七夜给她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字之时,不管是卓剑诗还是柳如烟,都觉得这个名字是特别的适合眼前这个女子,似乎除了她,没有谁能叫仙女了。

    仙女似乎无喜也无忧,她坐在李七夜身旁,有几分好奇,看着李七夜,说道:“你的名字呢?”

    “李七夜。”李七夜看着仙女,笑了一下,轻轻地为她拢了拢额前的秀发,说道:“我父母说,我出生就是哭了七天七夜的孩子。能哭。并不是什么坏事。能哭。说明这世间还能有让你悲伤的事情。如果连悲伤都没有了,这个世界就黯淡无光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小时候,我父母说,我很小的时候是很爱哭,一出生就能哭七天七夜。当然了,我小时候哭的是快乐。若是一个人哭上一生一世。哭泣万古,那么,世界就太让人悲伤了。”

    “一人哭,说明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的精采,是那么的美丽,如果苍生哭,就是世界就让人绝望。一个世界如果让苍生都绝望了,那么,这个世界面临着的是崩灭。”说到最后,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神态很复杂。

    李七夜这一席话似乎是说得莫明其妙,似乎是说得完全搭不到边。甚至可以说这话是七拼八凑,仙女却听得冿津有味,不由认真地听着李七夜的话,好像是在回味着什么一样。

    柳如烟和卓剑诗也不由为之好奇,她们也仔细去体味李七夜的话,当她们细细去体味的时候,她们总觉得李七夜这一席话里面包含得太多。

    李七夜这一席话,听起来似乎是在说他自己,但又不是在说他自己。这一席话听起来是在说哭,事实上,仔细体味一下,又并不是在说哭。

    这一席话之中隐藏着太多的秘密,这是让卓剑诗和柳如烟都无法体味的秘密。

    听完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仙女静静地坐在那里,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她的神态却有着几分的忧郁,有着几分的孤寂,又有着几分的茫然。

    她那如星空一样的眼睛时而明灭,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想不起具体是什么了。

    “我心好痛。”最后,仙女对李七夜说了一句这样的话。这一句话说得很突然,这句话说得没有任何理由。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握着她纤秀的玉手,认真地看着她的双眸,认真地说道:“心痛是一件好事,说明你还活着。”

    “你心痛吗?”仙女也看着李七夜双目,好像她要看进李七夜眼睛最深处一样,她那清澈的目光,好像能照亮李七夜的内心世界一样。

    对于仙女的问题,李七夜不由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他露出笑容,说道:“只要是一颗鲜活的心,一颗还会跳动的心,都会有心痛的时候,只不过,心痛久了,就会麻木。生与死,别与离,经历了太多,总会生满了老茧。”

    “心会被撕裂吗?”仙女有些迷茫,然后问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要看是对于谁来说。”李七夜沉默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说道:“我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心被撕裂的人。因为我是个杀人魔王,我是黑暗之手,我所在之世,注定着尸骨如山,注定着满天血雨,我已经麻木了生与死,不论世界如何,我都不会心被撕裂。”

    “真的吗?”仙女迷茫之中她的目光又那么的清澈,她不由伸手去感受着李七夜的脸庞,似乎是感受李七夜的存在,感受李七夜的心跳。

    而李七夜没有回答仙女的问题,他只不过是陷入很久很久的沉默之中,他是久久不语,久久不回答仙女的话。

    “你的心也会撕裂的痛。”感触着李七夜脸庞的仙女,最后她很认真地看着李七夜,她的神态像是一个小孩子那样的认真。

    仙女的话让李七夜神态僵了一下,他缓缓地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最后缓缓地说道:“那一天是不会到来的,我也不会允许那么一天到来。”

    “为什么?”仙女侧首螓首,有些好奇地说道。

    “因为我是李七夜。”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万世的准备,一切都会在我手中有一个结果。”说到这里,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仙女听着李七夜的话,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但,又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似乎有什么事情,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萦绕不散,似乎,她听到了哭声,这哭声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不真实。

    “你听到哭声了吗?”仙女仔细听,最后不由问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缓缓地说道:“我从来不去听哭声,我也听不到哭声。”

    “为什么?”仙女神态好奇,似乎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对世事一无所知。

    李七夜不由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说道:“因为我是杀人魔王,杀人魔王从来不在乎别人的哭声,所以,我听不到哭声。”

    “你不是杀人魔王。”仙女侧了侧螓首,虽然她有些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但是,她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却是那么的坚定。

    对于仙女的话,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笑了笑,说道:“但,我也不是救世主。”

    仙女想了想李七夜的话,过了好一会儿,觉得这话又有道理,她自己不由点了点头。

    柳如烟他们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听着这样很诡异的话,他们两个人举止十分自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以为他们两个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的老朋友。

    而且,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是十分的诡异,他们两个人都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话根本就让人摸不到边际,似乎他们两个人跟别人是不同一个世界一样,说话都是离奇古怪,让人完全听不出所以然来。

    “怎么样才不会心痛,怎么样才听不到哭声?”过了好一会儿,仙女又问李七夜,似乎,她是一个好问的学生。

    对于仙女这个问题,李七夜不由看着她,沉默了一下,然后握着她的玉手,认真地说道:“这个问题,从来没有标准的答案。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答案,我可以给你两个作为参考。一,不要去管它,时间长了,你就会麻木,或者,到了那一天,你会感受不到心痛,听不到哭声。”

    仙女想了想,似乎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看着李七夜,说道:“那第二个呢?”?“杀了贼老天。”李七夜十分认真地说道:“或者,只要杀了贼老天能得到一个你想要的答案。不过,你也有可能得到更多的痛苦,更多的哭声。”

    仙女不由侧着螓首,她是很认真地想着李七夜这个答案的可能性,她想了很久很久。

    过了很久之后,仙女认真地问李七夜,说道:“杀了贼老天,就真的能得到一个答案吗?真的能听不到哭声,不会心痛吗?”

    李七夜又坐了回去,他不由闭着眼睛,说道:“不知道,我也不道。因为从来没有人成功过,也就没有人得到过答案。或者,就算你杀了贼老天,你得到的不是一个答案,或者得到的是更多痛苦,更多的哭声。”

    仙女听得很认真,她听着李七夜的话,仔细去品味,她那如星空一般的眼睛明灭不定,在那刹那之间,她好像是抓住了什么一样,好像是记起了什么一样,但是,又是什么都没有抓住,什么都没有回忆起来。

    “那该怎么办?”仙女想了好久,最后她不由说道。

    “这就要看你自己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不过,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走完自己的路,因为走到最后,或者你永远走不到尽头,不如停在中途。”

    “有时候,无知,是很幸福的事情,拥有了眼前的东西,就是拥有了一切。有人,拥有爱情,就是幸福,有人,拥有权势,就是幸福,有人,拥有子嗣,就是幸福。无知,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情。”李七夜说到这里,不由感慨叹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