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四章 南宫英

戮仙 第四章 南宫英

    第四章南宫英

    这句大声喝问一旦喊出,顿时在周围引起了一阵骚动,在天剑别院门口与这一群元始门弟子对峙的天剑宫年轻弟子中,不少人脸上都是露出了愤怒之色,而在旁边的镇龙别院和凌霄别院这里,众人也是吃惊不小,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迈步向天剑别院那边靠近走去,看起来是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在凌霄宗弟子人群里,沈石的第一反应是先微吃了一惊,觉得这名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心中疑惑不解,同时也惊讶于四正大会在即的时候,为何元始门中这些弟子们居然会跑来找天剑宫的麻烦,之前没听说这两家有什么特别的嫌隙啊。

    与此同时,自家别院被人堵住了门口,虽然此刻各派的门中元丹境长老真人都不在这里,但毕竟都是称雄天下传承万年的四正名门,那一份与生俱来的傲气当真是刻在骨子里的。天剑宫门口的那些年轻弟子们个个脸色难看,哪怕此刻是在元始门的摘星峰上,居然也没有一个人脸上露出畏怯之色,更有人直接呵斥出来,怒道:

    “宋丕,你竟敢带人来堵天剑别院的大门,这是想挑事么?也不怕回头被你门中长辈责罚?””

    大门之外,那一群元始门弟子中有人冷笑了一声,随即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面色倨傲,道:“别扯那些大道理,今日我过来,跟其他人没关系,就是要找你们天剑宫的南宫英,你叫他出来。”

    远处,沈石在看到突然从人群中走出的宋丕之后,心中便是一动,在听完他的话以后,脑海中转念一想,猛然醒悟过来,在这一刹那间登时有了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险些便笑出声来。

    显然,当日在天鸿城长城之上他与宋丕的那一场争执打斗,到最后他随口攀扯了一下天剑宫的南宫莹,但宋丕似乎是听得有些出入差错,看样子是当做了一个叫做南宫英的人,这才在这次四正大会时,趁着各派长老都不在的时候,气势汹汹地想要来找回场子。

    想明白这一点,沈石哪里还会再自己凑上前去找不自在,正经是躲在一旁看戏才是,于是面不改色地向旁边走了几步,却是站到了凌霄别院门口一群看热闹的凌霄宗弟子人群的后头。

    倒是这些天来因为来到了一个陌生地方,一直都十分老实跟在沈石身边的小黑,这个时候看起来倒是有些兴奋起来,往天剑别院那边瞅个不停,似乎很想过去的样子,不过被沈石低声叫了一句,也就老实了下来,就懒洋洋地在他脚边趴着了。

    而此刻,天剑别院之前气氛又是紧张了几分,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忽然是从一众天剑宫弟子身后传来了一声带了几分清冷之意的女子声音,道:“是什么人要过来找我们天剑宫的麻烦?”

    片刻之后,便见好些个天剑宫弟子分向两边让开了一条道路,从门中走出来一个背负长剑的美丽女子。夜色月光之下,但见她柳眉明眸容貌娇美,气质出尘,远处的沈石怔了一下,却是一眼便认出了这正是南宫莹。

    当初他刚刚从妖界与老白猴、石猪等回到归元界时,第一个遇到的大麻烦便是这位道行非同凡响同时智谋心计皆是不凡的天剑宫女修,并且因为种种缘故,与自己交情深厚的老白猴和石猪最后都死在了天剑宫下派弟子钱义的手中,对当时的沈石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而随后就连沈石自己,也差一点就被南宫莹出手擒下,幸好当日光头大师兄杜铁剑临危赶到,击退天剑宫等人,这才救下了沈石并最终回归凌霄宗。

    说起来这些事情其实并不算过去很久,但是沈石如今看到了那站在天剑宫弟子中犹如众星拱月一般的南宫莹时,心底深处却猛然有一种异样的沧桑感觉,老白猴、石猪甚至是那妖界渡过的三年时光,又一次在他心头泛起,但是却好像已经是有隔世一般的漫长久远。

    老白猴与石猪的坟茔,现在还好么……

    也许该找个时间,去归元界走一趟,好好再看一下他们。埋骨异乡的它们,泉下有知的话,也许也会寂寞吧。

    他这里回忆起了往事,心中有几分惘然,但前头那边对峙的人群里,却是随着南宫莹的出现,在元始门弟子中有了几分骚动。而站在最前头的宋丕看到那容貌美丽的南宫莹站在门前石阶上,目光清冷地冷冷看过来时,脸上居然也露出了几分忌惮之色,显然南宫莹这些年来在四正门派年轻弟子中,声望确实不低。

    南宫莹目光转动,先是看了一眼那些元始门弟子,最后落在宋丕身上,嘴角微微一翘,神情却是依旧淡淡的,道:“原来是你,宋丕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丕欲言又止,脸色讪讪,看起来南宫莹的出现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他身后的元始门弟子中,有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南宫师妹,几年不见,这境界道行似乎又有精进啊。”

    “嗯?”南宫莹脸色微变,转头看去,目光在片刻间便锁定在人群中某一处,道:“何人说话?”

    元始门弟子同样让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站在人群后的一个男子,只见他身材普通容貌也是平凡,看去周身似乎并无丝毫出色的地方,像是个凡夫俗子更多过似一个修士。然而这个男人就是那样懒洋洋地负手站在那里,其他的元始门弟子看去竟然一个个都对他面露敬重之色。

    台阶之上的南宫莹,自从来后一直面色清冷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几分凝重,眉头微皱后,冷冷地道:“元俊楚师兄,你也过来这里,难道是也要与我们天剑宫为难么?”

    ※※※

    随着这个元俊楚的出现,迎仙台上几处人群再度出现了一些小的骚动,包括凌霄别院这里也是如此。沈石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远远看着那个平凡的男子十分陌生,正疑惑处,便听到从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哼,似乎带了几分不屑之意。

    沈石转头看去,只见是杜铁剑拎着一个酒葫走了出来,站在自己身旁,往口中灌了一口美酒,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天剑别院那边。

    沈石低声问道:“杜师兄,那元俊楚很厉害么,看起来天剑宫的人有些忌惮此人。”

    杜铁剑淡淡地道:“还行吧。”

    沈石从他话里的口气可以看出几分,显然自家这位光头大师兄对那位元俊楚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能得到向来桀骜疏狂的杜铁剑口中“还行”的评价,显然那位元俊楚也是个非同小可的人物。

    而此刻在南宫莹的质问下,人群里的元俊楚也没有生气或是倨傲的样子,只是平静地摆摆手,道:“我没那个意思,其他人也没那个意思,不过是因为我这里宋师弟与你们天剑宫的南宫英有些过节,平日里又没机会找不到他,所以想趁着这次了结一下而已。”说着,他对着南宫莹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南宫师妹,这些都是他们凝元境小辈们的一些小纠葛,咱们就看看热闹,不插手了吧?”

    南宫莹眉头一挑,神色更见冷峻,看起来虽然对这位元俊楚有几分忌惮,但也并无就此退让之意,冷笑一声后,道:“哦,有什么纠葛纷争的,要在四正大会的时候解决吗?那也好,不如你先说说到底有什么事结了仇,讲明白了,我自然叫南宫英出来见你。”

    此言一出,天剑宫倒有好几个弟子转眼向南宫莹这边看来,眉头皱起,显然对南宫莹这番话有些不太赞同,只是南宫莹显然不为所动,只是看着石阶下方的宋丕。而在远处凌霄别院门口,沈石却是吃了一惊,一时愕然。

    这……听南宫莹这话里的意思,难道天剑宫这里居然还真的有一个名叫南宫英的弟子么?

    回头想想,从当初自己随口说了南宫莹的名字,再到宋丕误会成南宫英,结果最后到眼下竟然真的要来一个正主南宫英吗?这一波三折的嫁祸过程,让始作俑者沈石自己都有种古怪莫名的感觉,心想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宋丕自从那元俊楚现身,顿时精神大振,此刻更是冷笑一声,朗声道:“两月之前在天鸿城中,我与一位相熟女子同游长城,不料中途遇到你们天剑宫的南宫英,见色起意嚣狂无比,趁我不备打伤于我,还强行抢走了那位无辜女子。这等卑鄙行径,难道就不敢出来见我吗?”

    这番话中气十足,顿时镇的四周鸦雀无声,元始门众人怒目而视气势汹汹,反观天剑宫弟子这里,却是顿时人人愕然,脸上一片惊诧之色。

    南宫莹似乎也没想到宋丕会说出一番这样的话来,面上同样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后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宋丕冷笑道:“当日那人临走之时,清清楚楚地自报家门,说是天剑宫门下南宫英。”

    南宫莹沉吟了片刻,忽地提高声音,道:“南宫英,你给我出来!”

    话既出口,登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南宫莹背后看去,如此过了一会,在四周寂静无声的气氛中,突然有一个小脑袋慢慢地从俏立在石阶上的南宫莹背后,慢慢探了出来。

    那看起来是一个小男孩,最多不过十一二岁,顶多算是一个少年吧,眉目清秀,容貌俊美,只不过此刻看着似乎有些紧张,似乎没怎么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一只手还紧紧抓着南宫莹的衣裳一角,看了一眼周围人群,然后怯生生地问道:

    “姐姐,你叫我啊?”

    南宫莹不理这个少年,目光只盯着那站在石阶下方,此刻张大了嘴巴一脸愕然之色的宋丕,冷笑道:“宋师兄,这是我二弟南宫英,今年十一岁,却不知他何时跟你在天鸿城中抢女人了?”

    元始门上下弟子一片惊愕,人人面面相觑,包括那元俊楚在内都是眉头大皱,而那宋丕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而在一片静默之中,片刻之后,忽然又听那探头探脑的男孩带了几分好奇,对南宫莹道:

    “姐姐,抢女人是什么意思?”

    “啪!”一声轻响,却是南宫莹左手翻起一巴掌就拍在这少年后脑勺上,南宫英“哎呀”一声,抱着头蹲到了地上,脸上露出几分恼火委屈的表情,叫道:“你干嘛打我?”

    南宫莹哼了一声,也不看他,道:

    “闭嘴!小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