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章 青龙玦

戮仙 第六章 青龙玦

    第六章青龙玦

    宋丕登时气结,这南宫英在她姐姐面前胆小如鼠,一站出来对着其他人便好似换个人一般,显然正是典型的那种出身大家并受到无尽宠爱的少年,对着家里长辈或许还敬畏几分,对外头的人看起来便大多满心看不起。…頂點小說,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宋丕自己其实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人物,不过与眼下这个少年二世祖比起来,宋丕突然发现这南宫英真是无比碍眼,恨不得一脚就将这小男孩踢飞。

    当下他沉着脸走了过来,旁边其他所有的人,无论是元始门弟子还是天剑宫弟子,都开始向旁边退去,只有南宫莹与元俊楚二人站在附近,并没有后退太远。与此同时,在天剑别院那边,人群里有个中年男子皱着眉头走到南宫莹身边,先是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宋丕,然后低声对南宫莹说了几句话。

    看他的模样,似乎是在劝说南宫莹,而南宫莹虽然一直以来神色冰冷倨傲,但面对这个男子倒是露出几分客气之色,不过差不多也就如此了,等那男子把话说完,南宫莹默然片刻,却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中年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略带了几分担忧之色看了南宫英一眼,然后便退了回去。

    一场争执闹到了现在,变成了一场单挑对决,毫无疑问迎仙台上的所有人情绪都是激动高涨起来。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再说了,能站在这里的皆是四正名门的菁英弟子,能有几个是胆小之人,所以里里外外的,包括镇龙殿那边的年轻和尚们都远远地围成了一个大圈,慢慢向这边靠拢着,期待着这一场即将到来并且必定是今晚最**的决斗。

    场中相对而立的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宋丕看了一眼这少年,见南宫英似乎才到自己的胸口高,顿时又觉得一阵丢脸,忍不住没好气地道:“南宫小少爷,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真要动手伤了你,我可没法向人交待了。”

    南宫英眨了眨眼,脑袋歪了一下似乎考虑片刻,然后正色道:“那你就站着,让我砍你一剑。”

    宋丕愕然,道:“什么?”

    南宫英耸耸肩,道:“我就砍你一剑,你接下来咱们就算了,好好地,我也没想跟你大打出手啊!还不都是……”说到这里他就住口不言,然后对着宋丕笑了起来,向旁边某人处使了个眼色。

    宋丕顿时会意,心想这小孩倒还不算死脑筋,如果真是只接一剑,然后随后再说几句场面话语就能了结此事的话,似乎也还不错。正迟疑间,便听那边南宫英大声道:

    “好了,我动手了啊。宋师兄,接剑!”

    声音才落,便只见他双手齐握剑柄,开始将那把平凡无奇的长剑举过头顶,同时清秀的脸上忽然现出一丝红晕,脸颊开始慢慢涨红,看起来倒像是这个举动大费力气一般,颇有几分那种顽童玩耍时,不自量力去抱起一块大石头的滑稽味道。

    宋丕怔了一下,看过去那南宫英果然应该还是年纪太小,道行浅薄,或许是南宫家那边传了什么招式神通给他,但以他这样的年纪和道行,施展起来明显的十分吃力。

    若是能趁此机会抢先出手,不消说自然能轻而易举打断南宫英的施法,不过犹豫了片刻后,宋丕冷哼了一声,衣袖轻拂,帅气如人间翩翩公子,潇洒漫声道:“也罢,我就接你一剑……”

    话音未落,看对面南宫英已经有些吃力地将那柄长剑举过了头顶,双手握着剑柄看着就像是准备砍柴一般,两腮涨红,片刻后“嘿”的一声,持剑对着宋丕方向,一剑凌空斩了下来。

    “叮”的一声,清脆悦耳,是那剑尖与地面碰触了一下,然后停止不动,南宫英看去气喘吁吁,站在原地握剑喘息个不停。

    无风无雨,星月如常,迎仙台上,一片清凉。

    那一剑挥舞而下,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原本还有几分小心的宋丕顿时松了一口气,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南宫师弟,你这姿势不差嘛……”

    就在此刻,他却忽然猛地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带了惊怒之意的喝声,正是元俊楚喝道:“小心!脚下!”

    宋丕悚然一惊,下意识低头看去,然而就在这瞬间,整座迎仙台上似乎突然猛地颤抖了一下,所有站在这迎仙台上的四正名门弟子,都感觉自己的脚下大地乃至那附近山体,在这一刹那间发出了剧烈的震颤。

    那感觉,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巨大妖兽,从所有人的脚下猛然穿行而过,咆哮怒吼着从地底深处狂暴冲去。

    而那股力量的目的地,正是宋丕所立足的地方。

    宋丕脸色瞬间大变,大叫一声就要翻身跃起,然而那股力道强悍而迅速,只见片刻间宋丕立足之地周围六尺方位的白玉地砖突然崩裂,无数尘土碎石化作一股洪涛般席卷而起,伴随着的是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巨响。

    “轰!”

    一道灰色的泥尘土浪轰然冲起,直接将宋丕的身子卷在其中,冲上了半空中,与此同时噼啪格格的怪异响声在轰鸣声中不断响起,赫然是从宋丕身上冒出来的。

    只一刻间,半空中的宋丕原本惊呼的声音便突然戛然而止,手足垂落,脑袋也无力地歪到一边,看去竟然像是失去了反应一般。

    惊呼声在迎仙台上此起彼伏,众人都是大惊,而一道人影猛然掠过,正是元俊楚突然掠出,下一刻便已来到了那半空中一把抱过那宋丕身子,而身下那条如土龙一般的土浪仍是对着他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元俊楚人在半空,目光在宋丕面上一扫,只见转眼间这位师弟面色白如金纸,居然是已经昏了过去,他心下略微一沉,连忙探手在他鼻端摸了一下,这才面色一松。随后皱了皱眉,单手忽地向下压了一下,也不见有何声势,但原本那道嚣张无比的土浪却陡然间像是被当头罩住,瞬间停顿下来。

    片刻之后,如洪水消退,声势迅速弱去,所有的砖石泥土纷纷落回到了地上。元俊楚带着宋丕落了下来,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回真是丢脸丢到家去了,只怕回头自己在风堂真人面前,还要被说上几句。

    他摇摇头,面色倒还平静,对南宫莹道:“南宫师妹,此战胜负已分,令弟天资超群,实在是在下生平仅见,了不起。眼下我宋师弟已然受伤昏厥,不知此事可否了解了么?”

    南宫莹眉头微皱,还没说什么,元俊楚已经接着道:“那就这样吧,再怎么说,如今也是四正大会在即,事情闹大了也不甚好。而且,”他笑了一下,目光转向兀自站在那边喘息、脸色仍有几分涨红的南宫英,看了一眼后,平和地道,“而且我看令弟大概也是需要休息一下了罢,强行催动‘青龙玦’的话,似乎也不是太好。”

    南宫英脸色登时一变,而元俊楚对着她微微颔首,然后便抱着宋丕转身快步离去,南宫莹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眼中掠过了一丝忌惮之色,也就再没有出言阻挡。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争端,就这样终结于此,随后天剑宫弟子将南宫姐弟簇拥着回转屋中,而其他两派的弟子也是纷纷回转。沈石在走回凌霄别院前,忍不住还回头看了一眼天剑宫那个方向,心想那个叫做南宫英的少年,实在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这等天资天分,实在是让人惊叹之余,也要感叹苍天不公了。

    ※※※

    这一夜转眼过去,夜色之下的这场冲突也似乎就留在了昨晚,等到第二天天亮之后,似乎再也没人记得此事,就连迎仙台上那一处被破坏的地方,居然也被人连夜修好了。除了一些缝隙残痕因为时间太紧而没有完全消除之外,那块地上的白玉地砖甚至跟周围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来发生过什么。

    沈石还是呆在自己屋中静修,修炼道法画画符箓,耐心地等待着。四正大会即将召开,他来到元始门这里的原因是想要进入问天秘境磨砺修行寻觅机缘,若是这时候出去突然被那个宋丕看到,便是节外生枝了。

    不过事情似乎有些与他想的背道而驰,他原想安静在屋中等待,但很快的便有人过来找他,而且来的人是一个他无法拒绝的人物,大师兄杜铁剑。

    “沈师弟。”敲开了沈石的房门后,站在门口的杜铁剑爽朗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对他招了招手,道,“出来,我带你去这摘星峰上走两圈。”

    “啊?”沈石一时间也是有些错愕,虽然自己与杜师兄的关系确实不差,但似乎也没到居然他会特意跑来带着自己游览摘星峰的地步罢?正疑惑的时候,杜铁剑却是又催促了他几分,沈石平日受他恩惠不少,此刻也拉不下脸来拒绝,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跟着杜铁剑一路出了凌霄别院,走过迎仙台,却是向着摘星峰高处走去。

    幸好昨日看着那宋丕似乎受伤不轻,估计今天是要在家养伤了吧,沈石心里这般想着。

    而杜铁剑看起来则是十分轻松,带着沈石一路向山上走去,一路行走,居然对周围十分熟悉的样子,要知道这里可是摘星峰并非凌霄宗的山门金虹山,沈石跟在他的身后越走越是奇怪,忍不住问道:“师兄,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

    杜铁剑嘿嘿一笑,看看左右无人,示意沈石走到身旁,低声笑道:“以前我像你这般大的时候,刚来这摘星峰可没你们现在这么老实整天呆在房子里,早就把这附近到处都跑遍了。”

    沈石哑然,心想这位杜师兄果然异于常人,正在这时,忽见杜铁剑脸色一正,神情居然正经了几分,道:“好了,刚才在别院里说话不方便,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这是得了师父的吩咐,带你去山顶见一下四位掌教真人的。”

    “什么?”沈石身子一震,大吃一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