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九章 还复来

戮仙 第九章 还复来

    第九章还复来

    一路快跑下山,冲进云雾深处,沈石的身体仿佛在那片云气中掀起了一阵涟漪浪花,然后便消失不见。∑頂點小說,脚下的石阶平整光滑,沈石三步并成两步,一路飞奔着,速度比上山时要快了许多,没过多久,就跑下了那条山道,回到了最初那条岔路口上。

    他胸口起伏,喘息稍定,先是向听风堂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后,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腰上的如意袋,似乎有片刻的犹豫,过了一会还是默然转身,向着来路走了回去。虽然来的时候是杜铁剑带路,但是这里与迎仙台只见的山道并不复杂,很多地方都只有一条山路,所以沈石很轻松地就找到了回到迎仙台的路径,一路走了回去。

    等他重新回到迎仙台上,看到了熟悉的那三处别院时,心里似乎才算是松了一口,神情也冷静镇定了下来。此刻真是白天,三派弟子中有一些无聊清闲的弟子在迎仙台上走动着,不时也能看到一些身着元始门服饰的弟子出没于附近。

    沈石定了定神,并不想引人注意,便微微垂着头,向凌霄别院那边走去。

    这一段路上也确实无人注意到他,因为沈石看起来确实也只像是一个普通的凌霄宗弟子而已,直到他走到凌霄别院门口,却忽然看见在别院大门口附近,杜铁剑师兄正有些慵懒地坐在门边一处青石凳上,手拎酒葫,独坐独饮着,阳光晒在他的身上,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颓废慵懒。

    沈石自然不会被杜铁剑的外表所蒙骗,眼看要走进大门时,他却停下了脚步,默默思索片刻后,随即却是转身走到了杜铁剑身边,道:“杜师兄,我回来了。”

    杜铁剑回过头来,明亮的目光在沈石脸上停留了片刻,随即咧嘴一笑,道:“好啊。”

    沈石原本还在想若是杜师兄问起听风堂里几位掌门真人和自己说了什么事的话,自己该怎么回答,毕竟怀远真人说得清清楚楚,并不让自己外传此事。只是这位杜师兄神神秘秘的,似乎也并非对妖界之事完全一无所知,心下正踌躇的时候,却不料杜铁剑居然半点也没提及此事,就那么笑着只说了两个字,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话语了。

    这一下倒是出乎沈石意料之外,以至于让他突然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看了杜铁剑半晌后,他才想起自己刚才忽然涌上心头的一个突兀的想法,便对杜铁剑道:“师兄,我有一件事,想请教你一下。”

    杜铁剑呵呵一笑,喝了一口酒水,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道:“你说吧。”

    沈石点点头,沉吟了片刻后,道:“师兄,我听传说里,昔日六圣之首的问天公,乃是就在这须弥山摘星峰之巅的悟真岩上领悟大道,创出了吸取灵晶之秘法。可是在万年以前,这座须弥山不是妖皇行宫吗,哪怕妖皇难得过来这里一趟,但这等皇家禁地,必定是不容普通人族进入的,那问天公他为何能深入这里,并在这山顶参悟大道啊?”

    杜铁剑闻言也是一怔,迟疑了一下,挠挠头:“呃,你这话倒似乎有些道理啊,我以前还没注意。不过……”他想了想,随即又道,“不过既然是六圣之首的圣人,问天公想必定是那一代雄杰,必有我等难以想象的厉害之处。或许他道行太高,自己跑到这须弥山去而妖族根本没察觉到,又或是他找到了什么小道秘径什么的,通到了这山上?”

    说着说着,杜铁剑自己也笑了起来,道:“现在过了这么久,谁也说不清楚了啊,反正传说就是传说了,真要计较起来,那么久以前的事,说不定这里只是后人牵强附会的所在,问天公真正参悟大道的地方根本不在这里也有可能啊。”

    沈石怔了一下,突然脱口而出道:“不会的,肯定是在这山上的悟真岩上啊。”

    杜铁剑“咦”了一声,道:“沈师弟,你如何会这般肯定?”

    沈石心里咯噔一下,迟疑片刻后,却是略略放低了声音,道:“我是看如今元始门这么多门人,如此看重圣人传承,应该不会弄错才对罢。”

    杜铁剑哈哈一笑,摆手道:“那就说不准了。”

    沈石点点头,也不想就此事多说什么了,当下与杜铁剑告辞走进凌霄别院,一路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进房门,他就猛地将木门在自己身后一把关上,声响颇大,让原本赖床的小黑吓了一跳,抬头有些惊讶地向沈石看了过来。

    沈石背靠大门,茫然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然后无声地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

    ※※※

    与此同时,距离须弥仙山千万里之外,鸿蒙主界某处荒山野岭之间,一个女子正是在脚步轻快地前行着,同时嘴里轻声自言自语地说着些什么,听起来像是在抱怨:

    “凡人肉胎,果然限制太多……嗯?”忽然,她的声音一下中断,身子微微一震,却像是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停住脚步回身看了一眼。

    山峦起伏千里迢迢,天地一片苍茫,没有丝毫的异象。

    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太确定,但很快哼了一声,道:“那把破剑的话,如今这世上想必是没人能唤醒了的。等我找回煞魂,迟早回来跟你算账!”

    说着,冷哼了一声,袖袍一挥,便又是继续向前迈步走去了。

    看眼前有千山万水,她却似浑不在意,仿佛就打算这样走到天涯海角,飘然独行着。

    ※※※

    须弥仙山,摘星峰上,凌霄别院。

    这一天不知不觉便已悄然过去,转眼夜色降临,三大门派的别院中灯火渐渐熄灭,万籁俱静。

    沈石躺在自己屋中的床上,却是辗转反侧,一直无法安心睡着,在他脑海中,白日里在悟真岩上所看到的那一段幻象,似乎仍然无法忘记,还在反复地出现在他脑海中。相比起他的反复,已经在屋中睡了大半天觉的小黑此刻居然又已经再度熟睡了过去,躺在床榻另一个角落里,呼呼大睡甚至还打着鼾声,露出了肚皮也不自知。

    这头猪也太能睡了。

    沈石坐了起来,无奈地摇摇头,随手扯过一点被褥搭在小黑的肚皮上,小黑翻了个身,面向墙壁里头,呼吸均匀地又睡了过去。

    沈石揉揉了眉心,在这间屋里来回走了几圈,忽然伸手到如意袋上一抹,停顿片刻后,当他再度抬起手掌时,掌心里已经多了一柄残破的断剑。

    那正是戮仙古剑的残片。

    幽暗的夜色中,这柄戮仙残剑黯淡无光,看去犹如废铜烂铁,但似乎那材质真要计较起来,又与寻常铜铁不同,跟偏向玉石一类,就连沈石阅历丰富的目光见识,也认不出到底是什么。

    只是这柄残剑,一定是有大不寻常的地方!

    沈石在黑暗中,默默地凝视着这柄短剑,用手轻抚过剑刃剑身,细细查看,但一片都是平静如常,没有半点异样。

    那一种在白天曾经突然出现的热力和白色光芒,此刻都没有任何出现的征兆,残剑安静地躺在他的掌中,一动不动。

    只是不知为何,沈石心里却涌起了一个有些荒谬的念头,就好像自己似乎感觉到在这柄残剑上,仿佛有一个声音正在低低地轻吟呼唤着。

    他不知道那呼唤的是什么,但是手握这柄残剑,他就是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黑暗里,沈石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他抓在剑柄上的力量稍微大了一些,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地走到门边,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今夜无月有星,星光淡淡,洒落在凌霄别院中。

    沐浴着那略带银色光泽的星光,沈石低头看向手中的残剑,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在他心里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却仿佛是那奇异的呼唤声,稍稍又增大了一些。

    沈石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的呼吸有几分急促,或许在他理智中海油几分坚持让自己不要犯傻,不要多事,可是似乎总有另一个声音,却如强而有力的推手一般,在背后用力地推着自己前进。

    那千万年前,神秘而风华绝代的人物,那波澜壮阔而令人神往的世界,还有那令人恐惧却又血脉贲张的天地雷鸣,最后,还有那个神秘诡谲的背影……

    他猛然间,握紧了那把剑柄,然后迈出了脚步。

    在黑暗里,在星光中,他悄然独行。

    如夜晚无声的魅影,悄无声息地除了别院,在阴影中疾走着,穿过了迎仙台,走上了那条山路。

    手中的残剑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还在沉眠不行,但是握紧剑柄的沈石,却清楚地感觉到,手中的剑柄开始了极其细微的颤抖。

    在前方等待他的,究竟会是什么?

    沈石不知道,但是他此刻无比地渴望知道,那仿佛应该是被掩盖在过往岁月中的神秘一幕,也许很快就会在他眼前掀开。

    所以他在下定决心之后,就再也没有退缩,这一次,他走过山路,踏上石阶,终于是重新踏上了那条通往悟真岩的道路。

    危崖之上,那块大石沉默如昔,冷冷的罡风吹拂过它的身躯,似冰冷刀锋一般。这一切仿佛已过了千百万年,仿佛一切再也不会变化,直到那一个人影突然出现,走到了大石的身旁。

    与它并肩而立。

    手中,还握着那一柄残破的断剑……

    夜风吹过,凄厉呼啸,天地间一片苍莽。

    然后,在黑暗中,在黑暗最深处,忽然有了一道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