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十章 御空行

戮仙 第十章 御空行

    第十章御空行

    沈石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然后从如意袋中取出了那把戮仙古剑的残片。∷頂∷点∷小∷说,

    那一道光,便是从这把残剑上散发出来的,或许是已经在白天看到过一次的缘故,又或是其他什么他并不清楚的原因,总之在这个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当他再一次来到悟真岩旁边的时候,当戮仙残剑再度发光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从剑上散发出来的力量似乎温和了很多。

    那一幕毁天灭地的幻觉并没有再度出现,悟真岩也没有再震颤碎裂的迹象,似乎来到了夜晚时,一切都平静了许多。

    只有那一道从戮仙残剑上散发出来的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沈石的脸,也照亮他身旁,那块历经了无数风霜雨雪岁月侵蚀却依然孤独矗立的大石。

    剑上的光辉,轻轻落在悟真岩石面上,折射出一道美丽而略带诡谲的光晕。沈石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没有握剑的另一只手,试探着向这块大石上摸去。当他的手掌接触到悟真岩上时,沈石的心里带了几分紧张,连他自己也不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或许他只是心底格外的好奇而已。

    而结果似乎十分的平静,没有幻觉,没有震动,没有惊天动地的变化,悟真岩仍然沉默着。沈石微微皱眉,在松了一口气后却也有一点淡淡的失望,只是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受伤的那柄戮仙残剑,在剑刃上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忽然明亮起来。

    白色的光芒从最初的柔和渐渐变得有些炽热,亮度缓缓增强,没过多久,沈石便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看不到那把戮仙残剑的剑身,光芒已经完全包裹了残剑。不过这道亮光似乎对他的肉身手掌并没有任何的伤害,他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与热度,只是,当他有些茫然地看着残剑上的光芒不停变亮的时候,猛然间,他的心头突然一跳。

    如同擂鼓,如同惊悸,那是突如其来的震撼,让他的身体也为之一震。

    那一刻,天地苍穹仿佛扭曲了一下,茫茫云海似掀起波涛,在这片黑暗之海的夜色中,一片暗流正在流转。

    风声渐急。

    涛生云灭。

    雄峰云海间,无数的云层云气在黑夜的笼罩下,如同千军万马又似百川见海,开始缓缓流动,从四面八方在劲风呼啸中,汹涌如潮水,一波一波,一浪一浪,开始缓缓向悟真岩所在的这道危崖,拍了过来。

    沈石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起来,天地苍穹间,仿佛有一种莫名却庞大的力量,正在他眼前那一幕虚空中缓缓集聚而显现出来,他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仿佛下一刻就要在这云海巨浪中粉身碎骨。

    然而悟真岩迎着这片黑暗,迎着这渐渐开始汹涌澎湃的云海波澜,依旧巍然不动,一如这千百万年来的每一日,当戮仙残剑上的光芒明亮闪烁的时候,它仿佛也终于再一次被唤醒。

    这块大石头,平凡无奇而伤痕累累的大石头,终于是微微震动了一下。

    刹那之间,沈石猛然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天地苍穹再度扭动,那一幕白天看过的幻觉猛然再现,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天地咆哮如神明怒吼,而对着这无法想象的天地之威,在他身前却还有另一个身影。

    这一次,那个身影仿佛清晰了很多,仿佛就站在他眼前不远处,只是依然背对着他。迎着漫天风雨与雷电,迎着天地苍穹的咆哮与轰鸣,电芒撕裂长空,黑暗张开大口蜂拥而至,只有悟真岩在他脚下,沉默却坚韧无比地支撑着。

    突然,一道炽烈电芒闪过,天地震动,那一道狂野光辉中,沈石猛然看到了那个背对自己的男子身影下,就在他的手中,赫然还紧握着一柄剑。

    一柄古老而沉默的长剑……

    “轰!”

    突然,一道无声惊雷似从他心底深处响起,瞬间将沈石震倒在地,他低声哼叫了一声,面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踉跄而退,竟是身不由己地坐倒在地上,同时口中更是直接喷了一口鲜血出来。而当他的手掌离开悟真岩后,那一幕幻象也随之立刻湮灭。

    一切顿时都在他眼前恢复了原状,天地苍穹、云海大石,夜风徐徐吹过,夜色平静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似乎那只是一场恍然中的梦。

    ※※※

    沈石只觉得全身气血翻腾,恶心欲吐,这是他修道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周身全部的气脉经络仿佛在这一刻突然都被一股诡异的力道完全笼罩了一样,有一种咯咯作响颤抖不已的错觉。

    不过幸好,随着幻觉的消散,这股奇异的力量也很快消失了,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后,他这才慢慢站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悟真岩和前方的苍穹云海,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的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当沈石低下头时,借着那一点微光,却仍是看到了自己刚刚喷出的那口鲜血。

    他默然片刻,知道自己终究是道行太低,只怕无法承受悟真岩内被戮仙残剑所激发出的那股力量,也就再不敢继续尝试。只是在他脑海里,那个幻觉中直面天地苍穹的男子背影,实在是给了他太深的印象,让他挥之不去,无法忘却。

    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六圣之首的元问天?

    他手中的那柄剑,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戮仙古剑么?

    然而沈石随即转念一想,却又有几分疑惑,自己手中的这片戮仙古剑残片,是得自于高陵山中的镇魂渊下,是太古阴龙为了对付上古鬼物巫鬼所布置的,而以当日所闻,似乎至少也有数十万年甚至更早更久远的岁月。而元问天的时代,分明只有距今一万年前。

    这二者之间,似乎对不起来啊。

    可是如果不是戮仙古剑的话,为何悟真岩会与戮仙古剑有所呼应?

    莫非那幻象真的只是一种蛊惑人心的幻觉,根本就不存在于世间过,还是那些湮灭在岁月长河里的历史背后,还有自己无法理解的神秘缘由?

    沈石只觉得自己此刻脑袋都快炸开一般,千头万绪如一团乱麻,咬了咬牙之后,他不敢再去多想,便狠狠地甩了甩头,心想昔日圣人之所以为圣,想必是有原因的,一定是有自己这样凡夫俗子所不能理解的高妙地方吧。

    这样一想,沈石顿时便觉得轻松了不少,虽说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想法有些好笑与逃避,不过这事情太过诡异,还是不要多想了吧。深吸了一口气,他沉吟片刻,便准备转身离去,这悟真岩上颇有诡异之处,还是不要久留的好。

    只是在他转头之际,忽然却是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片惊愕,这一刻,天地苍穹云海大石,都已经平静下来了,但是不知为何,在他手中的那柄戮仙残剑的碎片,却依然没有静止下来的意思。

    白色的光芒虽然微弱了一些,但仍然明亮闪烁着,同时那道剑芒的光辉似乎不再照向身前的悟真岩,而是向着危崖之外那片茫茫云海,向着那片仿佛无边无际的黑夜,微微倾斜了过去。

    白光吞吐,明灭闪烁着,仿佛在指向某个方向。

    沈石心里咯噔了一下,试着将残剑举高了些,而剑上的光芒,果然随着他的动作,在倾斜的角度上发生了一个极细微的变化。

    沈石怔了片刻,忽然往前走了几步,却是来到了悟真岩前方,然后握紧了戮仙残剑,对着危崖之外的虚空,手臂挥动,开始缓慢地变化位置,而一双眼睛,则是紧紧地盯着残剑上那道奇异的光辉。

    剑芒如烛火,似被风吹动,随着他的手臂移动,光芒在悄无声息地变幻着,起伏不定,但无论如何变化,那道光辉却一直顽强地指向某个方向,始终不变。

    沈石放下残剑,抬眼眺望而去,只见那一个方向上正是虚空云海深处,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没有。

    他凝望半晌,一无所得,摇摇头正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在他眼角余光之中,忽然看到了那片黑暗深处,似乎猛地有一道微光掠过。

    很轻、很细仿佛若有若有的光芒,在那片夜色深处一闪而过,便再也不见。

    沈石的身子顿时停住,再度看向那里时,却发现一切又和之前一模一样,而当他低头看向戮仙残剑的时候,发现剑上的光芒已经开始缓缓在减弱下来。

    仿佛这残剑上的光辉,也到了衰竭的时候。

    沈石默然片刻,忽地抬起了头,在这夜风之中,面对着万丈危崖,他的呼吸有一些激动也有一些急促,但是眼神里却有了期盼渴望之色。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他咬紧了牙关,猛一翻手,一抹亮光闪过,从他如意袋中,取出了一柄清亮闪烁的短剑。

    倾雪剑。

    在来元始门之前的半月之间,他倒有大半时间是用在修炼驾驭这柄灵剑上,到了现在,可以说是初步掌握了御剑术。而此刻,他紧盯着远方那道似乎曾有光芒闪烁过的地方,感觉着手中戮仙残剑里若隐若现的那股召唤之力,深吸了一口气后,祭起倾雪剑,一步踏了上去。

    剑芒雪亮,缓缓而起,载着他的身子,在这片夜色之中,在劲风吹拂之下,衣襟猎猎狂舞。忽地一声锐啸,天地似也呼应回响,然后化作一团白光,瞬间破空而去,直向远方。

    危崖之上,重新平静了下来,一切都恢复了静默,只有那块大石头依旧耸立在黑暗阴影中,沉默地对着外面的虚空苍穹,静静地从背后看着那道飞驰而去的白色剑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