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十一章 老竹屋

戮仙 第十一章 老竹屋

    第十一章老竹屋

    倾雪剑剑芒如雪,飞翔在云层之上,在这片无尽的夜空云海上划出了一条轻细的光芒。●⌒罡风扑面,衣襟狂舞,沈石目视前方,双眼紧盯着黑暗深处的某个地方,御空飞驰着。

    御剑术是他在来元始门之前刚刚修炼小成的,当日在凌霄宗金虹山上时,当然也曾自己多次试着御剑飞行过,不过多是在视线清晰的山体周围又或是干脆就在自己的小山谷中飞行,像今晚这样直接从危崖跳出,翱翔在云层之上的还是第一次。

    不过倾雪剑能被凌霄宗众长老拿出来珍而重之的当做奖赏赐给他,这柄灵剑本身确实有不凡之处,哪怕是在这高空之上罡风劲猛,但倾雪剑在御剑术的催持下,依然飞得十分稳定,没有半点颤抖晃动像是要跌落下去以至于粉身碎骨的危险。

    这也让最初还是有些忐忑的沈石安心了不少,不过他很快地发现了另一件令人有些不安的事,那就是他飞往那道光闪现处的距离,在这片黑暗的夜色中,竟然比自己原先判断的要远得多。

    他御剑飞行了好一会儿,却发现云海茫茫,似乎仍未到达自己要想去的地方,而此刻,他的体内灵气,却已经有些见底的危险了。

    要知道,他毕竟只是一个凝元境中阶的境界修士,包括修成这御剑术也不过才些许时日罢了,无论是从熟练程度还是灵力浑厚上,眼下都还不能支持他飞行太久,做不到像是神意境修士那样长时间地飞翔在九天之上。

    如此坚持又飞了一阵,沈石还是没看到前方那道白光亮起的地方,眼前仍是一片茫茫云海,他在心里有些不甘地叹了口气,有淡淡的失落与黯然,但还是运转灵力,身子微微俯低了一些。

    倾雪剑如雪剑芒从平行飞行转而向下,很快没入了云层之中,开始向下落去。

    约莫过了小半盏茶工夫,沈石便穿过了那厚实的云层,继续向脚下大地落去,离开了云层之上,罡风似乎顿时小了不少,也让沈石在操控倾雪剑时轻松了一些,而此刻再看向周围脚下的大地时,又是另外一番景色。

    没有了无边无际茫茫云海的遮挡,雄伟耸立连绵起伏的须弥山脉便再次出现在他的脚下,雄峰挺立高矮不一,似一个个巨人沉默地站立在这片黑夜之中。

    就在沈石打算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落下休息,以待灵力恢复后再作打算时,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一种听起来有些熟悉、但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此时此刻的声音。

    “哗……哗……哗……”

    ※※※

    久居在沧海之中金虹山上的他,几乎是第一反应就觉得那是大海潮汐波涛翻滚的声音,正如潮水,在黑夜中反复拍打着海岸,仿佛永不停歇。然而此地却是须弥仙山,在鸿蒙大陆中部内陆,却哪里会有大海潮水?

    带了几分疑惑,他低头望去,同时催持倾雪剑向下飞去,随着他不断接近脚下的须弥仙山,那在黑夜中起伏传来的似潮汐一般的声音也越来越是清晰。

    循着这奇异的声响,沈石掠过群山,很快发现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并不在那些高耸的山头,而是在一座座高峰之下,隐藏在黑暗阴影里的某一座小山上。

    他驾驭着飞剑越飞越低,海涛声越来越大,终于是在某个时候,他找到了那个地方,找到了那发出奇异潮水波涛翻涌声音的地方。

    那里,仍然不是海,果然还是一座山。

    淡淡星光之下,一座山漫山遍野尽是修竹如海,当夜风吹过,竹枝摆动,便如竹海生波,起伏不定。而波涛之声,正是从这竹海而起,夜深人静之时,竹涛阵阵,平添幽谧。

    沈石看着脚下这片竹海,听着那竹涛之声,心里却是猛然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微微有些改变。眼前这幕奇景,岂不是正像之前杜铁剑师兄跟自己说过的是昔日圣人隐居之处?

    一时间,沈石心里不禁有些迟疑起来,眼前这座山若真是昔日元问天隐居的大竹峰,那自然就是元始门禁地,他擅入其中,这风险不言而喻。然而……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一只戮仙古剑的残片上,光芒看起来已经十分微弱,但是还残存的那一点剑芒,此刻却不约而同地一起偏向了自己脚下的那座竹山。

    清清楚楚,没有半点犹豫的迹象。

    沈石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座在须弥山脉中似乎毫不起眼的小山,在脑海中同时回想起了自己在悟真岩上看到的那一幕幻觉,想到了那个背对自己的男子。或许……在那悟真岩上的人,就是元问天么?那么他手中所持的古剑,是不是就是戮仙古剑?

    他的眼角微微抽搐着,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过了片刻,他忽然狠狠一咬牙,然后落了下去。

    竹涛阵阵,如平静温和的潮汐涛声,回响在这片山野之中。

    ※※※

    既是元始门禁地,那自然有不同寻常的戒备与风险,换在平日,沈石只怕都是敬而远之。只是他终究是见过那片戮仙残剑的威力,那种强大的力量足以令天底下所有的修士都无法抗拒。

    带着几分警惕与忐忑紧张,他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这座山头,甚至是为了掩藏行迹,他第一时间在靠近地面后就直接收起了倾雪剑,直接跳到了地上某处竹林之下的阴影中。

    当双脚踩在坚实的地面后,沈石立刻将身子低伏,带着一丝紧张看向周围,然而四周一片静谧,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动静,除了竹涛阵阵外,这座山头似乎也任何普通无人的小山没有任何的区别。

    沈石在原地等待了片刻,确定周围确实无人后,这才缓缓站起,开始向前走去,但才走了两步,他又犹豫了片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柄戮仙残剑,只见上面的剑芒在此刻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量,最后的一点光芒也消散而去,重新变回了原来沉寂的样子,似乎重新陷入了沉眠。

    沈石微微皱眉,想了一下,便把这柄残剑收回了如意袋中,然后继续小心地向前走去。

    此刻他所置身的地方乃是一片竹林,周围几乎都是粗细不一的大小修竹,同时林中地面上,还有随处可见的竹笋与半高的小竹,从厚厚的一层落下的竹叶中挺拔而出。脚踩在那层落叶上,感觉到柔软中又带着一分厚实,不知道这片竹林到底已经存在了多少岁月,又或者,也许在过往岁月中的某一刻,曾有一位圣人在这林间走过,负手抬头,凝望过这片苍翠竹林?

    沈石走着,走着,只觉得竹林中格外的安静,那阵阵竹涛声似乎也远了一些。

    空气中满是青翠修竹特有的气息,清新舒惬,只是他本以为这里或许会是防卫森严的地方,但是走了很久以后,他却一个人也没发现过。

    沈石甚至隐隐有一种错觉,在这座竹山上,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难道自己认错了地方,这里根本不是元问天圣人隐居的大竹峰?不然为何如此重要的所在,却没有人看守着?

    心中有种种疑惑,沈石还是小心翼翼地前行,如此又走了一阵后,忽然他只觉得前方忽然开阔,却是不知不觉走到了这片竹林的边缘。他心头微震,探出身子仔细一看,只见在这山头之上,竹林之外,有一片平坦空地,上面盖着几间平凡的小屋。

    沈石怔了片刻,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周围看去,然而山风冷冷吹过,周围依然一片静谧。

    沈石迟疑了一下,还是迈步向前,向着那几间屋子走了过去,一路平静的令人难以思议,只有天际一抹星光,淡淡落下,照在这冷僻山间的小屋上,也不知在过往多少岁月里,也曾这样度过。

    终于,沈石站在了这里。

    原来这几处小屋都是砍伐坚韧竹子建成的,质朴而平凡,他走到中间看起来最大的那间竹屋外,没来由的,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深深呼吸了一下后,他伸手往前,在这片夜色里,轻轻推了一下那同样是用竹子所制的房门。

    “吱呀……”

    一声低沉的声音,那扇竹门应声而开。

    迎面而来的,是屋中一片黑暗,不过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沈石在门口站了片刻,呼吸又有几分急促,在稍微定了定心神后,他咬了咬牙,走进了竹屋中。

    山风冷冽,从他背后的房门外吹了进来,让人觉得这屋中有些寒意,似乎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在此居住,所以沈石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竹屋里有些昏暗,或许是墙壁挡住了外头星光的缘故,让屋子里的一切都显得影影绰绰,朦胧不清,只能勉强看清这屋中也摆放了一些简单的桌椅样子的东西,不过沈石很快就发现,在竹屋正前方最深处,那一处墙壁下,似乎有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

    黑暗阴影里,有一个长条形状的东西横亘在那边,像是一个箱子,又像是平常寺庙中常见的香案,沈石迟疑了一下,向那边走了过去。

    走到近处,他很快发现看那形状,似乎真的是一个供奉所用的长案桌子,而桌子上隐约竖立的几样东西,似乎也就是香烛。而在香案上和香案背后的墙上,好像还有些看不清楚认不住来的东西。

    忽有一阵冷风吹过,沈石只觉得背后忽地一寒,那一刻他心生猛地有惊悸之意,霍然转身,却发现身后除了那一片昏暗的阴影,什么都没有。

    沈石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默然呆立片刻后,忽地一咬牙,却是手指伸出,片刻后一团小小的火苗从指尖“噗”的一声亮了起来,照亮了香案上的那几只香烛。他沉着脸,眼底还有几分紧张,但仍然是点亮了那一只蜡烛。

    火苗燃起,亮光逐开了这屋中黑暗,片刻之后,便让沈石看清了眼前的东西。

    而与此同时,竹屋之外,夜风忽急,竹涛声阵阵如波澜起伏,大海扬涛,渐渐也急促了起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