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十二章 重相见

戮仙 第十二章 重相见

    第十二章重相见

    烛火在黑暗中燃起,绽放出昏黄的光,竹屋里越发宁静,屋外风声越来越急,竹涛声声,如波澜起伏,在无尽岁月中无休无止地回响着。》頂點小說,

    沈石抬起了头,然后看到了那面墙上,挂着一幅图画。

    然后他呆了一下,有些惊讶,有些愕然。

    从来到这座疑似元问天圣人隐居的大竹峰后,看到了周围景物包括这几间竹屋,虽然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堂皇大气专门用来供奉圣人的高大殿宇,但置身其中,却仍能感受到几分质朴大气,在岁月沉淀之后那份朴素平静,也能勉强说是世外高人的风范。但是当烛光亮起他在竹屋中看到了眼前这幅图画时,沈石却真的是在瞬间有些无言以对了。

    墙上的画,堂而皇之挂在这个显然就是竹屋中最显眼地方的画卷,却是一副画工极差的图像。画上看去应该是两个人,但是画手明显在这上头并无天分,虽然从笔迹画风里还是能看出十分仔细和用心,但最后画出来的结果,只有两个字——难看。

    沈石仔细看了一会,才从画上那两个人的服饰上大概认出这应该是一男一女,或许是因为这幅画卷的画手也有几分自知之明,所以在勉强画出这两人的身子后,却是只有简简单单地在面容上勾勒了几笔,还都只是侧面,所以沈石看不清那画上两个人的模样,只能看到那画中男女二人,似乎是彼此牵着手的。

    在这一刻,沈石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荒谬可笑的念头,心想如果这里真的是大竹峰,但却根本看不到想象中的元始门严密守卫,这其中的原因,该不会是当年那位圣人问天公,自知画工太烂,偏偏又强行要挂了这么一副画卷在这里,所以才不让后辈徒子徒孙包括元家那些后人到这大竹峰上来吧……

    一念及此,连他自己也摇了摇头,觉得太过可笑,随后转过身又看了看周围,只见烛光之下,这间竹屋中的摆设确实十分简单,并没有任何奢靡之处,看起来与摘星峰上元始门那种煊赫张扬的风格截然不同,仅有的几张桌椅,看起来也都是用竹子所制,平凡无奇,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年过去,这些桌椅仍未腐朽就是了。

    屋外竹涛声声,风声急促,沈石犹豫了片刻后,还走到了屋门处向外头仔细观望了一下,夜色清冷,一片萧瑟,很快他就确认,在这座小山上,似乎的确没有任何人存在。

    以元始门向来对几位圣人的尊崇,以这样一处地方的重要性,这事情似乎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诡异。

    他转过身来,随意在屋中走了走,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很普通,普通到根本不像是一位惊天动地的大圣人所隐居的场所住处,而唯一有些与众不同的,或许就是那一面墙边,香案背后挂着的那副画工糟糕的画卷。

    所以沈石最后还是走回到了那副画前,摇曳闪烁的烛火下,光影晃动中,让那画卷上的两个人影似乎也在晃动着,隐隐有几分诡谲的气息。看不清那一男一女的容貌,但注视观察之后,还是能看出这两人似乎很亲近,牵手并肩,目视远方。

    又仔细看了一下,沈石发现那画中的两个人,画手在描绘时似乎也是用力不同,画那男子的时候笔力明显要沉重厚实,于是便给人一种沉稳平静的感觉。只是或许是那画手的画工太过糟糕,沈石看着看着,居然还从那男子画像上看到了一点木讷,想来是画手能力不足,过犹不及了吧……相比之下,画卷上在描画旁边那个女子的时候,画风则是显得轻逸许多,秀发垂肩,几处衣饰也描画成飘扬之态,似乎是想画出一个飘然出尘白衣如雪的仙女模样。不过还是那句话,画工不到,结果糟糕,还好看不到正面容颜,只一个侧影的话,也勉强算是让人有些念想了。

    沈石摇了摇头,心头涌起一种古怪之极的感觉,实在是想不出如果这里真是元问天隐居所在的话,为何会挂上这么一副画工糟糕的画卷。难道说,这画上的男子便是圣人问天公本人吗?这幅画卷莫非是元问天后辈子孙为了敬仰祖先而供奉在此的?

    想到这里,沈石自己就先不信了,嘴角抽动了一下,心想以元始门这里以及元家子弟对问天公这位圣人祖先的尊仰崇拜,哪个后辈胆敢做出这等事,怕不得立刻就被当场打死。这样想来,似乎唯一一个胆敢将这样一幅画工糟糕的画卷挂在这等重要场所,并且元始门以及元氏世家历代子孙却全都不敢异议乃至妄动的人,应该只有元问天一个人了。

    可是这画上的人又是谁?

    莫非真的是元问天本人?那这么看来难道那位大圣人在光芒万丈的光辉名声下,似乎颇有几分自恋的意思啊,连自己这么糟糕的画工也自鸣得意地挂在墙上。可是那女子又是何人?

    又或者说,这画上的男子其实根本就不是元问天,连带那个女子也只是两位跟元问天圣人有某种关系的人而已,只是不知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会让元圣人这等绝世人物,宁愿忍受这等糟糕的画工也会挂在自己的住处墙上。

    想来想去,沈石只觉得自己脑袋都快想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苦笑转头,心道前辈圣人绝世人物,必定与自己这样的凡夫俗子不同,自己不能体会理解他们的举动也是正常的。

    在确定这大竹峰上并无他人之后,沈石便显得轻松了许多,在这竹屋中走了一圈后,又带了几分好奇去旁边几间小一点的竹屋里看了看,不过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平凡普通,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当然也没有找到什么前辈圣人遗留下来的神功法宝。这让沈石在轻松之余,也不免有了几分遗憾,不过想想这里毕竟不是圣人长眠的墓茔,当然不可能会有什么绝世珍宝陪葬的东西,自己还真是想多了。

    不知不觉中,他又走回了最开始的那间竹屋里,看来看去这么久,似乎这一处大竹峰上,唯一显得有些怪异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那副画卷了。

    只是任凭沈石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是看不出这幅画工糟糕的画卷有什么隐秘之处,甚至中间他还大着胆子,在心里先行向那位万年之前的元圣人告罪一声后,轻轻摸索碰触了几下那副画卷,但仍然一无所得,那副画看起来也只是一副普通的画卷而已。

    沈石摇了摇头,心想或许就只是如此了,不过随即心中一动,却是想到自己能够来到这座山头上,是因为那把戮仙残剑的指引。沉吟片刻后,他再度伸手将放回到如意袋中的那柄残剑拿了出来,只见残缺的剑上黯淡无光,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沉眠,没有任何的光华反应。

    他试着摇晃挥舞了几下,但是戮仙残剑没有任何动静,到了最后,他也只能耸耸肩,心想自己果然还是没那个运气,便准备收剑离开,只是就在这时,忽然这屋中昏黄的烛火,猛地晃动了一下。

    沈石的身子猛地一顿,站在原地。

    片刻之后,烛火恢复了正常,似乎刚才只是窗外的冷风偶尔吹了进来,带着几分寒意。夜深风急,竹涛如浪,一波一波,似从远方不停涌来。

    同时,在这寂静的竹屋中,忽然有一种极轻极细的“索索”声,轻轻响了起来。

    沈石忽然抬眼,再度向那副画卷看去。

    画卷正在缓缓地颤动着,光影摇曳间,那画面轻摆微颤,竟仿佛有一种画上人物隐约活过来的错觉,沈石只觉得心头猛然有一种寒意用了上来,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过往也曾见识过许多诡异可怖的事,甚至当初在高陵山中镇魂渊下,曾经见过那万鬼哭号追索的恐怖场景,但是不知为何,他却突然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惊惧,仿佛还胜过了以前所有的时候。

    那画风糟糕的两个人像,在昏黄的烛火下微微颤动的时候,竟然突然似有一道目光从画上看了过来,而那无形的视线竟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感觉,仿佛是高高在上难以想象的可怕存在,如瞄过蝼蚁一般的强大感觉。

    沈石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一步,呼吸陡然急促,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快要冻僵一般。不过幸好,这种诡异的感觉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当冷风消散,烛火重新平静下来得时候,画卷也安静了下来,那两个人像随即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啪嗒”,忽然一声脆响,却是那画像微颤,有一件东西居然是从画卷背后掉了出来,落在了香案上。

    沈石吃了一惊,低头看去,忽地眉头一挑,一时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片刻之后,他忽然一下子扑到那香案前,一把抓起了那件掉下的东西,那是一阶黯淡无光看去平凡无奇类似铁片一般的东西,长条形状,两边残缺不齐,似乎从中断裂了多年。

    沈石屏住了呼吸,怔怔地看了一眼这个残片,然后慢慢的将另一只手上的戮仙残剑碎片移了过来。

    轻轻的,放在一起。

    缺口慢慢重合,一点一点镶嵌而入,直到完全合到一起,再没有丝毫的缝隙。

    然后一抹光辉,突然亮起,在这两片残片之上,柔和温暖的白色光芒,闪烁不停,似欢呼似喜悦,似隔了千百万年的思念,最终汇聚到了那断裂的缝隙上,白光越发的灿烂,渐渐耀眼夺目,一股苍莽古老的力量从这片黑夜中突然而生。

    似有梵歌响起,在苍穹吟唱;如漫天神佛,目视此方。风急云涌,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竹涛阵阵,如巨浪滔天。

    “啪!”

    一声轰鸣,八方皆静!

    瞬间所有异象如潮水尽退,轰然而散,而光辉袅袅,如洁白余晖,洒落在沈石眼前。

    两截断剑,合二为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