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十三章 又一石

戮仙 第十三章 又一石

    第十三章又一石

    日头升起,天光洒落时,元始门摘星峰,迎仙台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出来走动,变得热闹起来,几许笑谈走动声,都从外头远远地传了过来。↗頂點小說,

    屋子当中,小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站起身子摆了摆圆嘟嘟的身子,转头却看到沈石居然还躺在床上没动静。小黑猪顿时吃了一惊,换在平日以沈石早起的习惯,这个时候早该起床收拾停当了,怎么今天却是改了性子?

    它往沈石那边跳了过去,瞅了一眼,结果看到沈石双眼睁开,目视房顶,居然也不是在睡懒觉,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拿头凑过去蹭了蹭沈石的脸。

    沈石回过神来,笑了一下,轻轻伸手摸了摸小黑的脑袋,然后坐了起来,只是脸上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沉吟不语。昨晚乘着夜色赶回凌霄别院后,沈石便这样一直在床上等到了天明,满脑子里都是事情,实在是没有心思睡觉。

    昨晚在大竹峰上见到的那些情景,还有最后突然出现的那柄断剑,都给了他不小的震动,特别是最后戮仙残剑与那片断剑合二为一,更是让他心中波澜起伏。能有那般异状,毫无疑问在大竹峰上出现的残片必定就是戮仙残剑的第二段碎片。

    想到这里之后,沈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如意袋,在那里面深处,一柄比原来长了一倍的戮仙残剑正安静地停留在其中。只不过在两块残剑融合之后,这柄古老而破碎的古剑似乎仍然没有任何的起色,只在最初融合时散发出几分威势外,便再度陷入了沉眠之中,犹如一块废铁。

    沈石皱着眉头,回想着昨夜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心想若是每段碎片都差不多长的话,看这戮仙古剑残缺的模样,似乎应该还有一段才对,只是那剩下的一片却是完全不知在哪里了,哪怕他昨晚找遍了大竹峰顶所有竹屋,也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和线索。

    “算了,还是看机缘吧。”沈石摇摇头在心里说了一句,站起身走向屋中的圆桌,打算做一下已经有些耽误的早课。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只听门外传来一个熟悉开朗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听着正是孙友在门外笑道:“石头,快出来了。”

    沈石走过去开了门,只见孙友站在门口,一身衣衫气宇轩昂,看起来十分高兴,不由得有些奇怪,问道:“怎么了?”

    孙友笑道:“快来快来,刚才在外头迎仙台上,三个门派里有几位神意境的师兄与元始门那里的人商议之后,准备带咱们这些第一次过来的新人弟子们去山顶几处有名的景点开开眼界,平日里听说都是等闲不让外人靠近的。”顿了一下,他又笑着道,“听说有‘三圣像’和‘悟真岩’哦。”

    沈石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好啊,我们同去。”

    说着便走了出来,同时只见黑影一闪,却是小黑也窜到了他的脚边,沈石笑了一下,也不去管它,由得它跟在身旁。

    两人一路闲聊笑谈着走出凌霄别院,到了迎仙台外一看,只见那阔大平坦的广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除了凌霄宗内不少的新人弟子外,天剑宫和镇龙殿的人居然也不少,那一个个光头在人群中显得十分显眼。

    而在人群最前头,有四五个人站在那里,其中两人是元始门的弟子,正是沈石都见过的元俊楚、元修誉两位元始门和元家新一代年轻俊才,而在他们两人身旁的,杜铁剑是一个,天剑宫南宫莹也算一个,还有一位则是沈石没见过的僧人,神情温和眉目清朗,头顶当然也是铮亮,与杜铁剑交相辉映,显得十分有趣。

    不用说,这五个人想必就是带头的人物了,其他三派年轻的弟子各自成群站在旁边,笑谈嬉闹随处可见,气氛十分轻松,或许是因为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年轻弟子吧,终究还是开朗朝气的占了多数。

    沈石看到那南宫莹在前头,便有些不愿太靠近前头,拉着孙友站到凌霄弟子这里的后边,同时想到一事,先是转眼向周围看了一下,然后低声对孙友问道:

    “哎,问你个事,那天晚上带人堵门结果反被天剑宫小孩打伤的那个元始门宋丕,现在如何了?”

    孙友笑了一下,脸上带了几分幸灾乐祸,同样也是压低了声音,道:“听说是伤势不轻,卧床养伤去了。”

    沈石心下一松,不过随即又有些惊讶,道:“什么,居然伤得这么重么?”

    孙友耸了耸肩,道:“谁知道呢,反正看来天剑宫那边那个叫做南宫英的小孩,日后怕是不得了的。不过这里毕竟还是元始门,宋家又是圣人之后,底蕴深厚无比,随随便便找点珍稀灵药给他服下了,应该也不会耽误问天秘境之行的罢。”

    沈石点点头,道:“嗯,我想也是。”

    正闲聊间,头前几位神意境的师兄们转过头来,看了看人群,元修誉笑着对三个门派的人问了一句,其他三人也都点了点头,随后各自招呼门下弟子,由元俊楚元修誉两人带着,向着摘星峰上方走去。

    沈石走到人群里,远远向前望去,只见那几位神意境的师兄们之间笑谈融洽,似乎关系不错,元修誉也还罢了,倒是那位元俊楚也是与其他人谈笑风生,包括南宫莹在内,看起来似乎半点没有因为前日之事而生出丝毫隔阂。

    一行人在这五位带领下,走上了山中石阶,走了一段路后,沈石便发现果然是与自己昨日去听风堂那条路一模一样,而前方元俊楚元修誉两位似乎也都是口才便给之辈,一路上笑谈指点,很是为众多三派年轻弟子们说了一些景点风物。

    如此走了一段路,便来到了那条有薄雾笼罩的石阶,众人拾阶而上,因为这里的石阶比山路要狭小不少,所以整只观景队伍便顿时拉长了许多。沈石与孙友放慢脚步走在人群后方,孙友一路上看着周围景色,不时发出几声惊叹,而沈石则更多时候都是微笑不语。

    如此走进薄雾中,一路向上,因为雾气遮挡,只能望见前方数层石阶上的人影,慢慢走动向前,与此同时,孙友笑着转头过来对沈石道:“石头,你听说过那悟真岩么?”

    沈石点了点头,微笑着道:“听杜师兄说过一次,据说乃是昔年元问天前辈参悟大道的地方,包括日后逆转乾坤的灵晶之法,也是在那上头参悟而出的。”

    孙友悠然神往,赞叹道:“是啊,真不知道当年问天公到底是何等绝世人物,竟然能有这般惊世之才,有他这般人物在,真是我人族之幸。”

    沈石笑着点头,倒也并无异议,这一点万年以来,早就被历代人族所公认,成为了人人皆知的真理。

    不多时,他们走完了这一道石阶,离开薄雾后,沈石便看到了那一处危崖以及那块大岩石,笑着指了那边一下,对孙友笑道:“喂,你看那悟真岩如何,其实若是不知道内情的,初一看起来还真不……”

    话音未落,便听孙友哈哈大笑,一下子把他的手臂拍了下来,笑道:“石头,你傻了吧,别人还在往前走呢。”

    沈石呆了一下,一瞬间当真是错愕当场,扭头一看,顿时半张开了嘴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那前方的队伍果然并未在这一处危崖上停留的意思,蜿蜒前行,却是在那危崖另一侧几株茂盛松柏背后,还有一条建有坚实栏杆的石阶,通往摘星峰更高处,所有的人,都从那边继续向上走去,其中没人任何一个人,在这处悬崖上停下脚步。

    沈石心中一阵茫然,好半晌才看着像是带了几分艰难,涩声道:“怎么回事,这里、这里难道不是……”

    孙友拉着他向前走去,口中哈哈笑个不停,嘲笑他道:“快走了,不然小心别人笑话你这个乡下土包子,难道你以为这路上随便有块石头就叫做悟真岩吗?”说着又是一阵摇头大笑,道,“你也不看看,那块破石头有甚出奇之处?悟真岩何等的名头,如何会是这样一块普通之石。”

    沈石一时哑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转头看了一眼那块熟悉的大石头,然后身不由己地被孙友拉着继续向上走去。

    绕着悬崖那边的山道,众人又往上走了弯弯曲曲一段路,约莫着再度登高百来丈,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已是站在一处宽阔平坦的山顶。

    当此之时,晴空万里,一轮红日光芒万丈,云海茫茫脚下,山巅之处,三座巨大石像巍峨耸立,乃是三位形容各异的男子,而在石像正对面,迎着万里晴空,苍茫天地,乃有一块巨石,通体如玉,竟有十余丈高。石面光滑晶莹,有灵光闪烁,与晴空之上烈日之光交相辉映,更是光彩夺目,几令人无法直视,心生敬仰之意。

    巨石一旁,更立有一块高大石碑,上写着“悟真岩”三个大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

    三大门派一众新人弟子瞬间聚拢而来,一个个眼露崇仰之光,敬慕已极,而在人群之前的元俊楚元修誉二人,到了此处,同样是笑容微敛,先是往三大圣人石像处参拜了一下,然后走到这悟真岩下,同样也是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看得出,这元始门中对前辈祖师的敬重,果然是尊崇到了极处。

    人族六圣,本就是亿万人族万年以来共同敬仰的无上人物,此刻许多年轻弟子同样也是在这两位前辈师兄的感召带领下,纷纷向石像与那悟真岩行礼,有些胆大的更激动地向他们两位提出,能否能够触摸一下悟真岩,也算是感悟一番昔日元问天圣人的圣物遗迹。

    元俊楚元修誉含笑点头,悟真岩虽然贵重,但本身毕竟也是一块巨石,坚硬无匹,总不可能摸几下就会掉一块裂一条缝出来,所以多年以来,元始门对此倒是没有禁止过。

    而此刻,站在人群背后的沈石,则是呆呆地看着那块光芒万丈、煊赫无比乃至气势雄浑过人的悟真岩,有些茫然,心想这颗巨石看起来,似乎还真的与如今的元始门气质比较匹配;而在他身旁的孙友则是激动得多,抓着他一个劲地往前走,靠近了那悟真岩巨石想要去摸上一下。

    沈石随着他走到悟真岩旁,目光似乎都被这座光芒四射的巨石给刺了一下,片刻之后,他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轻轻摸了一下腰间的如意袋,另一只手慢慢地,放在了这块巨石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