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十九章 峡谷

戮仙 第二十九章 峡谷

    第二十九章峡谷

    小黑叼着那只断手,从草丛里跑了出来,一路跑到沈石的身前然后牙齿一松,那只被断手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沈石蹲下身子,目光冷峻,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只断手,小黑猪则是在他身边晃了晃身子,看起来有些不安,还对着前方那片野草丛里哼哼叫了两声。

    沈石轻轻摸了一下小黑的脑袋,最后目光落在那断手的伤口处,可以看到这只断手大概是齐肘而断,并且断口处相当平整,似乎是被什么利刃直接一刀砍断,包括手腕上甚至都还缠着半截衣袖。

    片刻之后,沈石站起身子,看了小黑一眼,沉声道:“那边还有?”

    小黑点了点头。

    沈石迈步向前头那片野草丛走了过去,刚才那只从这里冒出头来的小狐狸现在已经不知跑到哪儿去了,看来是在小黑的利齿獠牙下被吓跑,而随着沈石的前行,很快他就发现了草丛里的野草有几处被踩踏挤压的痕迹,而且空气里飘起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沈石的脚步微微一顿,不过并没有停留太久,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到前头草丛深处里露出了一角衣衫,一个人影仿佛正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没有动静。

    沈石向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危险之后,便走了过去,拨开齐膝的野草一看,只见果然有一个男子仰天倒在野草丛中,面带惊恐脸色苍白,双眼圆睁一眨不眨,同时肌肉僵硬惨白,却是已经是个死人了。

    沈石的目光向那人的手臂部位看了一眼,果然看到此人的右手肘部以下空空如也,显然刚才小黑叼出的那只断手正是此人的。这个发现并没有让沈石的脸色好看一些,反而看起来越发有些凝重肃然,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从这个死人身上的服饰看出,此人只怕是出身自四正名门中天剑宫的弟子。

    沈石紧皱着眉头,在这具尸体边查看了一遍,最后确认了两件事,第一这个陌生的天剑宫弟子应该是这几日中才死去的,这一点从伤口上的**程度大致就能判断出来,而尸体身上还有其他一些奇怪的咬痕伤口,看起来应该是被一些食腐动物所撕咬的痕迹;第二,杀死这个天剑宫弟子的多半不是妖兽,而是能够使用兵刃的人,因为除了断手的那一刀,还有一处最致命的伤口正是从后背直穿心口,透胸而出,一刀毙命。

    沈石慢慢站起身子,目光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死去的天剑宫弟子的脸庞,只见他临死前的双眼仍是圆睁,惊恐里带着绝望甚至还有几分愤怒,称得上是有些死不瞑目。他缓缓摇了摇头,心中念头转动,能够善使刀刃的自然只有人,只是在早前的记载中,问天秘境里几乎是从无秘境土著出现而只有强横妖兽的,但是在这次进入秘境后,他自己就遇上了诡异奇怪的血牙部族,所以对这个认知也有所动摇起来了。

    难道除了最糟糕的那种可能性外,这个天剑宫弟子也有可能是被类似血牙部族的秘境土著之人发现并杀死的吗?

    只是思索了一会后,沈石又自己否定了这种可能,根据他和血牙部族的交流来看,至少在这片巨龙荒野的阔大区域里,血牙部族应该是唯一的土著部落。如今是因为血牙部族渐渐衰弱,部族中没有了强者可以穿过那个凶险的无名沼泽,但是在前代记载中,血牙部族的战士可是探索过比这里更远更大的区域,同样没有发现任何其他部族的踪影。

    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既然凶手不是其他秘境中的土著部族,而血牙部落显然也没有嫌疑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穿过这片沼泽,那么杀死这个天剑宫弟子的凶手,几乎就是呼之欲出了。

    沈石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默然片刻,随即转过身向外走去,小黑看了他一眼,正想跟上的时候,忽然看到沈石的身子一顿,忽然再度转过身来,快步走到那具尸体旁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迅速翻找起来。

    过了一会,他的动作停了下来,随即站起但脸色越发的难看,口中哼了一声,眼神却是更坚定了几分,冷笑着自言自语道:“果然,连如意袋都拿走了。”

    ※※※

    沈石最后看了一眼这具尸体,然后转身走开,他身体所遮挡的那片影子在这个死不瞑目的天剑宫弟子脸上缓缓移开,灼热干燥的阳光再一次照射在他惨白的脸上。随着脚步声逐渐远去,草丛从晃动中渐渐平静,周围也逐渐安静下来,只有这具不知道姓名的尸体被留在了这片荒芜偏僻的荒野角落中,随着时间过去,他会渐渐腐烂,血肉被野兽吃掉或是腐朽,变作一具无人问津的骸骨乃至于最后化为尘埃,在这片陌生的天地里消失。

    修道求仙的路上,有多少这样半途倒下的修士,沈石自己都不知道看到过多少了,他年纪虽然还很年轻,但是看到过的生死却已经很多,所以在很多时候他的心肠已经足够坚硬,并不为之所动。

    不过眼下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在离开那片野草丛并重新回到外头的荒野上,开始继续向前走去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在仔细想着这件事的后果。

    显然,那个天剑宫弟子很可能就是被另一个同样是四正名门出身进入问天秘境历练探险的人所杀害的。尽管早就听说有类似阴暗的事情传说,但是此刻身在问天秘境中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仍然让沈石心中微有凉意。

    除此之外,他心里也是有几分意外,据说这个问天秘境极其阔大,进入其中的四正名门弟子三四百余人看起来不少,实际上相遇的几率并不算是很大,在过往的记载中,大部分的人都是独自一人完成了整个探险时间。

    现在想想,虽然并没有在一开始就相遇,彼此距离也不能算近在咫尺,但只隔了一片巨龙荒野的沼泽,这一段距离显然还是相当靠近的。而最重要的是,眼下看来,似乎还不止一人与自己十分靠近,加上那个不知名的凶手,至少有两个四正名门的弟子降落在与自己十分靠近的地方。

    沈石看了看远处灰蒙蒙的荒野与天空,第一次觉得同为人族的修士,似乎比这片荒野上未知的妖兽们还更可怕一些。

    接下来的时间,沈石也曾考虑是否直接回头,越过沼泽重新回到血牙部族又或是往另一个方向去探索,毕竟再往前去,或许在那片荒野中的某处还隐藏着一个十分危险的凶手。不过在斟酌片刻后,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而是继续前行。

    同为凝元境弟子进入秘境探险,沈石轻轻摸了摸自己腰上的如意袋,而跟在他脚边的小黑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对着沈石看了一眼。沈石随即微微一笑,他本就心性坚韧,而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恍如蛮荒一般的凶险之地,他当年在妖界中早已过了三年时间,真要论凶险的话,他却是不怕任何人。

    一念既决,他便再无杂念,继续向前行去,同时一路上着意留心着周围,不过那个未知的凶手似乎在杀死那个天剑宫弟子并夺走他身上的财物后,已经离开了这附近,所以沈石接下来走了半日工夫,一直都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情况。

    不过沈石也不敢就此大意放松,为了尽量不暴露自己的踪迹,他也不再御剑飞行,否则带着小黑驾驭着倾雪剑,大刺刺地从空中飞过去时,只要有眼睛的人都会看到了。

    如此走了一日,在这一天傍晚时分,眼看着夕阳将沉的时候,沈石看到了前方荒原中终于出现了一处不一样的地形。

    那是一条横亘在这片荒野上十分阔大的峡谷,放眼看去,长至少数千丈,宽也有两三百丈之远,峡谷下方遍布着一种赤红色的岩石,很多地方连砂土都是带了几分焦红色,就这样带了几分突兀,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因为傍晚天色有些昏暗的缘故,当沈石站到这片峡谷边上向下看去的时候,只觉得下方一片昏暗,很多地方模糊不清只能看到一些隐约的山石轮廓,更高些的地方看得真切些,除了石头砂土,几乎没有任何绿意植物。似乎整个峡谷都给人一种赤红但荒凉的感觉。

    看不清这片峡谷下方的情况,自然也就看不出这峡谷到底有多深,沈石凝神盯着下方那片昏暗看了一会,又看了看峡谷对面,只见远处峡谷另一侧的荒原上也已经陷入了一片灰蒙蒙的昏暗中,稍远一些的地方便看不太清楚了。

    沈石沉吟片刻,便决定不再前行,入夜之后的荒野按照他以往游历探险的经验,怕是要比白日更加危险,这一点至少在他第一日降临到问天秘境时,在那个死寂的村庄废墟里,已经是验证过了的。

    下方的峡谷深邃而多有山石,看起来很容易找到一个避风安全的地方,不过沈石却没有什么下去的意思,而是叫上小黑向旁边走去,反而是离那道峡谷更远了几分。只是这片荒野上实在太过荒凉,连粗大一点的树都看不见一棵,所以最后沈石也只能带着小黑在距离那峡谷边缘十多丈远的地方,找了块大一些的石头边随意坐了下来,打算就这样过上一夜。

    “喂,晚上警醒些,别睡懒觉。”沈石看着趴在自己脚边的小黑,正色道:“这里可是很危险的,有什么动静你得赶快叫一下啊。”

    小黑看了看暗下来的天空,嘴里咕哝了两声,然后往沈石的身边凑近了些,把脑袋靠在他的腿上,双眼一闭,就一声不吭地睡了,看起来半点也没把沈石的话放在眼里。

    沈石翻了个白眼,摇摇头不去理它,在看了一眼周围后,便也闭目养神起来。

    夜色很快降临到这片荒原之上,黑暗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将他们两个的身影完全吞没,也淹没了前方那片深邃宽大的峡谷。

    在一片黑暗之中,那个峡谷有一种凭空消失了的感觉,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片黑暗静寂的荒原上,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从那片黑暗的深处,忽然响起了一种声音。

    “啊……啊……啊……”

    仿佛是一个尖锐、高亢、满怀凄厉的女子哭喊声,悠悠荡荡,从那片黑暗的深处飘了出来,飘荡在这片荒凉而黑暗的荒野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