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章 谷底

戮仙 第三十章 谷底

    第三十章谷底

    白天炎热的荒原,到了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突然又会变得十分寒冷,一日之间气温起伏如此巨大,沈石也是平生仅见。也幸好他身怀道行,所以对这种寒意还能扛得住,换了是普通人,只怕连在这夜晚野外过夜都撑不过去。

    相比之下,皮糙肉厚的小黑似乎对这点气温变化,不管是炎热还是寒冷都处之泰然,沈石还总有觉得几分不太舒服,但小黑看起来就像是毫无知觉一般。有的时候沈石真想切一块这家伙的皮下来好好看看,到底是用什么用的……

    摸了摸这个时候已经睡熟了的小黑的头,沈石慢慢坐直了身子,看向前方那片仿佛无穷无尽遮蔽了这个巨大荒原的黑暗。凭着白日的记忆与方向感,沈石感觉这夜幕下突然想起的怪异声音应该是来自那道阔大的峡谷之中,但到底是大风吹过峡谷下石头缝隙所发出的异声还是真的有个女人在嘶喊,又或是那最令世人恐惧害怕的恶鬼阴灵,却是一时间无法判断出来。

    那凄厉的声音在这片深沉如墨的夜色里,显得如此的可怖与诡异。

    黑暗遮挡了荒原上所有的光线,连沈石自己的脸庞也笼罩在阴影之中,不过在他睁开的双眼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之意。多年来的磨砺,特∧别是经历过高陵山中镇魂渊下那万鬼呼嚎的一幕,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多少东西能够轻易动摇他的心志了。

    侧耳倾听了一会,那凄厉的女声一直绵延不绝,如悲伤凄惨的哭泣,一直持续着,回荡在前方峡谷上方绵延不绝。沈石轻轻哼了一声,伸手拍了一下小黑的脑袋。

    小黑一个翻身,看起来没有醒的意思还想继续呼呼大睡,沈石便干脆利落地直接站了起来,噗通一声,小黑猪枕在他大腿上的脑袋摔在了硬邦邦的地上。

    “哄、哄哄哄哄……”小黑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嘴里一叠声胡乱咕哝嚷嚷着,看起来大为不满,很是恼火。只是沈石并没有理会这只贪睡生气的小猪,而是迈步开始向前走去。小黑站在原地哼哧了几句,晃晃身子,看起来清醒了不少,撇撇嘴也跟了过去。

    沈石的步伐稳定而平实,在黑暗中走得十分沉稳,与此同时,当他渐渐靠近前方那道峡谷的时候,忽然发现在那片原本漆黑的夜色里,有几道红色的幽光在下方亮了起来。

    光芒很细很弱,仔细观察了一下,沈石很快发现这些微弱的红光是从峡谷中特有的那种赤红色砂土里散发出来的。他蹲下身子随手抓了一把碎土在手上,发现大部分都是黑沉沉的,只有偶然一小块会有这种微光,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沈石仔细拨弄了一下手掌心里的这些红色碎土,静静地看了一会,眼神目光中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脸上露出几分沉思之色。

    过了一会,他轻轻丢开这些砂土,站起身向峡谷下方看去的时候,只见一片深邃的黑暗里,稀疏的点点红光杂乱无章地遍布在峡谷里,明灭不定摇曳不停,看去仿佛是一个个诡异的鬼影,加上那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凄厉女声,显得这一个夜晚异样的凄凉与诡谲。

    小黑走到沈石的脚边,向下头看了一眼,口中低低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但看起来情绪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沈石看了它一眼,点了点头,平静地道:“我们下去看看。”

    说完,他便向前迈步走去,这道峡谷看起来阔大深邃,但两侧是谷壁倒不都是悬崖绝壁,大多数都是碎土大石所构成的陡峭斜坡,普通人十分难行,但对有道行在身的修士来说,注意些走下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随着他们两个走入这道峡谷,先是有周围猛然一暗的感觉,那是走入了地下大地遮挡在了头顶,但是随后那随处可见从土壤里发出的淡淡红色异光,又让他们周围稍微光亮了几分,隐约能看清周围一段距离。

    与此同时,身在峡谷里以后,沈石很快感觉到这下方的风却是比峡谷上要大了许多,并且更加冰冷刺骨,令人很不舒服。

    凄厉而高亢的女子嘶喊声,仍然还在这座峡谷中回荡着,只是飘渺不定,也不知是从哪里传来。沈石向峡谷下方走了约莫十几丈后,便停下了脚步,仔细分辨了一下,随后选择了一个方向,大致是偏东北的方向,往峡谷的另一头谷底深处,斜斜向下走了过去。

    如此走了一段,周围一片阴沉黑暗似乎毫无变化,包括那凄厉的女声也仍是那样飘渺不定,忽远忽近,但是沈石还是发现自己视线所及的地方,在越靠近谷底的时候,那点点微弱的诡异红光,似乎开始多了起来。

    点点红芒,猩红如鲜血,就像是黑暗里隐藏着什么未知的恶鬼,睁着血红的双眼悄悄恶毒地窥视着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是沈石看去居然还是没有露出什么畏怯之意,但在点点红光倒映下,他脸上眉宇间似乎还是有了几分戒备与思索之色,往往走上一段距离,便会停下脚步想一会儿,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如此走了约莫一百余丈远,忽然沈石觉得脚下一平,却像是踏到了谷底平地,而在他眼前那片黑暗中,红光突然密集了起来,从稀疏闪烁变得随处可见,还有那个凄厉的女子声音,此刻也不再飘忽,似乎就在前方飘了过来。

    “啊……啊……啊……”

    沈石凝视前方片刻,眉头挑动了一下后,又继续向前走了过去。前方谷底幽暗的黑暗深处,红芒逐渐密集也逐渐明亮起来,仿佛群鬼正在聚集,同时另有一种怪异的声音,似喘息,似呼嚎,似呻吟又似悲愤的啜泣声,在前头响起。

    一块赤红色的巨石,矗立在这片谷底之下,周围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红色的血芒,沈石看了那石头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而到了这里,不知为何那凄厉的女声忽然低落了下去,反而是那后来出现的怪声开始清晰起来,而且听着声音,就是从这块大石头背后传出来的。

    沈石脸上带了几分谨慎之色,但除此之外却也没有畏惧之意,带着小黑,他慢慢从这块被血色光芒所包围的大石头边上绕了过去,随即看到了石头背后的东西。

    他的身子猛然一僵,看样子像是大吃了一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以沈石此刻的心境,他本以为自己走过这块石头,哪怕是看到再恐怖再阴森诡异的东西,不管是白骨累累骷髅成山,又或是恶毒鬼怪恐怖嘴脸什么的,都不会再令他有多少震惊,毕竟再可怕的场景,难道还能可怕的过昔日镇魂渊下那万鬼索命的恐怖画面?

    但是他想到了一切阴森诡异的可怕场景,却偏偏没有想到自己看到的居然会是这样的一幕:在那些诡异的红芒包裹倒映下的这个阴森峡谷下面,在这个本该是诡异阴灵出没的地方,此刻在那大石头别后,却非但没有任何鬼怪阴灵,反而是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并且身上竟无片缕,两个白生生在这片夜色红芒中显得格外刺眼的,就在那坚硬的地上翻滚交/合着。

    浓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带了一丝疯狂的低沉呐喊与嘶吼,脆弱的呻吟仿佛还有几分痛苦悲伤,裸的肉/欲在这片血色红芒下显得如此的诡异与夸张,又像是带了几分兽性一般令人疯狂。

    在最初的惊愕过后,沈石随即发现了不妥之处,那两人看去像是正在野/合的男女,但双方的表情动作截然相反,那男子面容扭曲动作粗野,全身肌肉贲起就像是一只已经近乎疯狂的野兽,而那个赤身的女子更像是被他抓住无法挣扎,只能被动承受,不停流泪痛苦呻吟的人。只是那悲戚的哭喊声似乎反过来有更刺激了那兽性大发的男子,用更野蛮的动作与手段去疯狂地折磨这个女子。

    在这个血芒闪闪诡异兽性的画面中,那女子丰满的身躯颤抖着,满满都是另一种诡异的诱惑,但是沈石却并没有向那个足以令人血脉贲张的身体多看一眼,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女子的脸上,仔细看了片刻。

    他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随后他想了起来,这个女子他曾经见过,因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沈石在凌霄宗内的同门,虽然并不是与他同一批拜入山门的新人弟子,平常也没有任何交集,但沈石是见过她的,毕竟进入问天秘境的凝元境弟子在凌霄宗内总共只有八十人,聚在一起哪怕没有交往认识,但总会有些印象。

    这女子,应该是他的一位同门师姐。

    下一刻,他脸色猛地一沉,右手一翻,一颗火球已经激射而出,直冲向那个兽性大发的男子背后。

    火光爆燃而起,顿时惊动了那边两个人,同时转头看了过来。那女子在痛苦中面露惊骇之色,似乎想要叫喊什么,而那男子在转头过来的时候,则是面容扭曲到了极点,根根青筋紧绷,给人一种仿佛下一刻整个身躯包括这个头颅都要爆裂开来的感觉一样。

    “吼!”

    那男子似乎是处于狂怒之中,猛地对沈石发出了一声怒吼嚎叫声,然而那吼声迅速地戛然而止,因为回应他的是一个火球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犹如闪电一般,瞬间破空而至,重重砸在了他的脸上。

    “砰!”

    这个赤身的男子大叫一声,整个身子被震得后退开去,离开了那个被他抓住的女子。而与此同时,那女子尖叫一声,似乎是带了几分惊喜与解脱,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哭泣着慢慢向沈石这里爬了过来。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