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一章 劫后余生

戮仙 第三十一章 劫后余生

    第三十一章劫后余生

    那女子挣扎爬动的时候,雪白的肌肤摇曳着令人炫目的光泽,身躯上几处淤红伤处还有凌乱的头发脆弱哭泣的容颜,仿佛都在这片诡异的红光中带上了异样的媚惑,沈石的目光也微微停滞了一下。…≦

    而与此同时,被一记火球击退的那个男子已经回过神来,在前方狂吼一声,就像是一只凶猛的妖兽一般扑了过来,当他脚踏大地的时候,沈石甚至觉得附近的地面都震动了一下,由此可见此人力量是如何的惊人。

    转眼之间,三个人似乎突然变成了一条直线,那凶猛像是发狂一般的男子向沈石这里冲来,但那个出身于凌霄宗的女子却是在两人中间,并且随着那男子的迅速扑来,距离很快拉近,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白羊一般暴露在危险之中。

    红芒之下,可以看到她泪流满面,面带恐惧,向着沈石张口呼救。

    沈石目光微凝,先是看了那女子一眼,随即掠过她的身子落在后头那个男子扑来的身影上,脸上露出几分谨慎之意。

    转眼之间,那凶猛男子已经如一只妖兽般扑到近处,狰狞狂笑,一眼看到那女子白生生的**就在脚下,便伸手抓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这片殷红如血的红芒里,一道土黄色的光芒突然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毫无征兆,不知之前是被这强烈的红色光芒所遮盖,还是这黄色光辉亮起的太过迅速,当那男子发现的时候,这一道黄光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五行术法??沉土术。

    刹那之间,犹如一座小山突然压在了他的身上,沉重无比,让这个看似强悍无比的男子整个身躯都陡然间往下一沉,动作也瞬间变得生涩起来。

    而就在这时,沈石已经面无表情地出手,一道火光在他的手掌指缝间燃烧起来,火舌翻滚,吞没了一道符箓,强烈而充沛的灵力,瞬间激发而起。

    那男子狂吼一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但是沈石手头的术法施法速度再加上符箓的加成,几乎是瞬间便催发了一道术法,而在那呼啸而出的火球背后,另一道火光又再度燃烧起来。

    在扑倒在地的那个女子眼眸中,倒映着飞驰而过汹涌燃烧的火球倒影,哪怕是在这等危险境况下,她也是身子一震,眼中露出了一丝震惊之色,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幕令人终生难忘的景象。

    以那个沉土术为开端,沈石随后激发的火球术却是在瞬间即拉开了**的序幕,那个看去仍然十分年轻的男子,在这个陌生而危险的问天秘境中,第一次施展出了自己强大的术法。

    各种色泽的光芒次第亮起,在周围这片红色的光辉中化作一片接连不断的浪潮,在沈石挥洒自如同时冷静自若的专注目光中,如滔滔大河一般向那个男子飞驰而去,而作为他的敌人,不久之前似乎还凶恶强悍想要撕碎一切的那个男子,转眼之间就陷入了窘境。

    沉土术瞬间禁锢了他的动作,以致于他竟然躲不开那第一个火球术,虽然在他残存的记忆中无法理解这种明明应该是威力不大的一阶术法为何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但是下一个直接击中他身子的火球术,便让他瞬间明白了过来。

    焦臭之气瞬间燃起,那男子看似强悍的肉身似乎确实坚韧强横,但是沈石所发出的一阶火球术仍然是在他的胸口直接砸出了一个焦黑的大印,并在一声轰然巨响后将这个男子砸得踉跄后退。

    而就在他刚刚身不由己后退的第二步时,眼角余光猛然扫过,却是第二道术法,如狂风暴雨一般,已经席卷到了他的头顶。

    “砰!”

    似乎是出自本能,这男子惨叫着举起双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孔前,伴随着那声呼啸,一道锋锐的水箭直接刺入了他手腕半截,在片刻后灵力消散,水箭溃散而开,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而他甚至都没能去看那手上的伤口,他仿佛在这瞬间已经无法呼吸,因为在这一刻,仿佛这个峡谷底部所有的红色光芒都已经失去了色彩,漫天的黑暗都不知去了哪里,只有那令人窒息的强大的术法,以不可思议的恐怖速度遮盖了他所有的视线,呼啸而来,如传说中太古时代那一场可怕的大洪水一般,将他完全淹没。

    道道光芒,在沈石的手上次第亮起,每一道光相隔的间隙都如此的短暂却又惊人的稳定,他冷峻如同岩石,却又像是化身作一场狂风暴雨的漩涡中心,如同一个神祗操纵着这漫天风雨。

    沈石目光炯炯,直视前方,紧盯着那个男子,看着他左支右拙,看着他凄厉喊叫,在仿佛重焕新生的五行术法中被迅速地击溃。而在那令人目眩神迷惊骇不已的术法狂潮之下,那个受伤的女子仿佛也是震惊不已,正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沈石,但在片刻之后,她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乎有另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

    她吃了一惊,转头一看,却发现在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脚边,还跟着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猪,此刻正安静地看着自己,不知为何,有那么一刻,她好像突然看到了在那只小黑猪的双眼中,似乎有异样的光芒闪动而过。

    一只眼有三色光芒,一只眼灰暗而死寂。

    ※※※

    第一个火球术占到先机,第二个术法水箭术便见了鲜血,当沈石激发第四个术法时那男子已经抵挡不住,在令人目不暇接如同狂潮一般瞬间疯狂涌来的术法中踉跄后退败象毕露。而前方那个年轻的男子身躯未动,看去却仿佛已经将所有的一切操控于指掌之间,这或许是千百年来鸿蒙修真界中从未出现过的另一种奇异的战斗方式,于动静之间强烈的对比下,似乎有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

    到了第六个术法呼啸而至的时候,不久前还凶悍如妖兽的那个男子已经被打倒在地,然后第七个术法又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直接在他已经无力防守和阻挡的胸口击穿了一个大洞,将他的整个身子打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就已经在惊骇的神情里停止了呼吸。

    “砰!”

    一声沉重的巨响,那男子的身子重重地砸在了远处的地面上,翻滚了几下后就此僵硬不动。

    峡谷底部,巨石之旁,慢慢恢复了平静,红色如血的诡异光芒重新亮起并簇拥过来,倒映在沈石的双眼之中,似乎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

    他静静地看着远处那个自始至终都无法靠近自己、隔了老远就已经绝望死去的男子,沉默了片刻后,然后转过身子,向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个女子看去。

    在这整场战斗中都呆滞坐在一旁观望的女子,似乎到这个时候才忽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面露惊喜之色,身子一动刚想站起身来对沈石露出一丝笑容说些什么,但随即似乎想到了自己直到此刻仍然还是身无片缕赤身露体,顿时尖叫一声,双手交叉抱胸,在地上蹲了下去。

    沈石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脚步顿了一下,包括在他脚边的小黑也是如此,低低地哼叫了一声。

    沈石瞄了那只小猪一眼,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向那个面红耳赤身材丰满蹲在地下的女子走了过去,同时轻轻脱下了自己的外衫,抖了一下,披在了她的身上。

    那女子细长的眼睫毛仿佛轻轻颤动了一下,嘴唇也微微颤抖着,低声道:“多谢。”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很柔和,脸上的神情楚楚可怜,看去就像是一只受尽折磨的羊羔,令人心痛。沈石似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沉默了一会后,才开口道:

    “你还好吧?”

    那女子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将披在肩头的衣衫似乎下意识地拉紧了一些,看去似乎还是有些害怕与恐惧,似乎仍然还被不久之前的那一场梦魇所笼罩着。沈石轻轻叹了口气,道:

    “好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女子低着头,过了半晌才轻轻“嗯”了一声。

    沈石看着她这副模样,似乎也有些头痛,相比起之前那场战斗来说似乎还更简单一些了。沉吟片刻后,他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在进入秘境之前,我好像在迎仙台上见过你,有些眼熟,请问姑娘你是天剑宫的弟子吗?”

    那女子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道:“是,我是天剑宫弟子,名叫……南宫红。”

    “哦。”沈石笑了一下,颔首道,“原来如此,在下是沈石,乃是海州凌霄宗弟子,也是这次进入问天秘境历练的。”

    南宫红嗯了一声,目光柔和在他脸上转动了一下。沈石看了看她的身子,神色平静,道:“南宫师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还有那边那个男人,又是什么人?”说着,他转头向远处那具尸体看了一眼。

    南宫红神色一黯,低声道:“我进入秘境之后,就降临在这道峡谷附近,本来是自己在探寻附近情况的,谁知今晚在这峡谷中休息的时候,突然遇到这个元始门的弟子跳出来伏击了我,然后像是发狂一样,撕掉了我的衣裳,就……”

    说到这里,她双眼中泪光闪现,神色猛然激动起来,似乎这一场可怕的回忆让她有些禁受不住,哀哀哭喊一声,身子都有些发软,露出几分白生生令人怦然心动的丰满肌肤,向沈石怀中靠了过来,仿佛想要找个坚强的肩膀靠一下,好生舒缓一下那令人绝望的情绪。

    沈石的身子没有移动,或许是个男人在这个时候都不会动弹吧,只是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和复杂。而南宫红似乎触动了伤心事,神情愈发的悲戚,双手抬起忽然抱住了他,那披着的外衫顿时滑落下来,露出了她白皙的肩头与隐约可见的那隆起的双峰。

    暖玉温香在怀,哪怕是在这诡异的红光闪烁的峡谷之下,似乎也变得温柔了几分。

    沈石的身子似乎一下子僵直了,眉头微皱着身体一动不动,而南宫红则是一直伤心地哭泣着,将头埋在他宽厚的胸口,紧紧抱在他背后的两只手掌,则是贴紧了他的后背。

    “呜呜呜……”哀婉的啜泣声,幽幽回荡着,在这片峡谷之下。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劫后余生一般,温暖而带着几分温存,除了站在沈石身旁的小黑,忽然哼哧哼哧咕哝了几声,听起来很是不耐烦,倒像是冷笑一般。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