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二章 幽魂

戮仙 第三十二章 幽魂

    第三十二章幽魂

    南宫红依偎在沈石的怀里,身躯微微颤抖着,似乎想到了之前自己所受到的苦楚而不能自己,泪水流淌而出,沾湿了沈石的胸前衣衫。沈石犹豫了一下,伸手过去轻轻拍打她光滑柔腻的后背,低声安慰着。

    只是安慰的话语似乎反而触动了南宫红的伤心事,让这个女子看起来更加的软弱,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掉落着,向沈石也靠得更紧了些,包括她的双手也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将沈石抱得越发紧了。

    峡谷之下,在这一刻,似乎只剩下了她低低哀婉的哭泣声,周围奇异的血红色光芒重新亮了起来,如无形的脚步缓缓靠近。光芒倒映在他们两个人的眼底,似乎让他们的眼睛都同时变成了红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沈石的背后,那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掌上,忽然悄无声息地从指尖上竟是伸出了数根尖锐无比的利刺,闪烁着一种墨绿色的幽光,随即在那手腕轻轻一翻之下,便对着沈石的脊背无声无息地刺了下去。

    昏暗的红芒里,沈石似乎仍然对此一无所觉,他只是用手轻拍南宫红仍然**的后背,低声说这些似乎听不太清楚的话语安慰着她,丝毫没察觉背后追魂索命的利刺已经即将置他于死地。

    转眼之间,那利刺似乎便沾到了他的衣服,下一刻眼看就要刺入他的肉身,将这个好心施救的男子莫名地杀死。只是就在这电光火石一般的时候,突然,从旁边跳过了一个黑影,正是那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小黑猪,毫无征兆地一口直接咬住了那个纤细白皙的手腕。

    森白尖利的獠牙,瞬间咬穿了南宫红的手腕,顿时整个手掌包括那几根利刺都无力地垂落下来,南宫红惊叫一声,身子一震,但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便忽然听到了一声很奇怪的声音。

    “呼……”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后响起,在这峡谷的风中带了一丝微微的灼热,仿佛燃烧起来。

    南宫红的脸色瞬间苍白,记起了刚才那一场战斗里自己所看到的情景,那个在沈石手指掌间所燃烧的符箓。

    她猛然大叫一声,连自己几乎这段的手腕伤痛都顾不上,猛力一推沈石就像离开这个男人的身旁,然而在这个时候,原本看去是温和安慰他的沈石的双臂,却陡然坚硬如岩石,牢牢地抓住了她,让她竟然不能移动分毫。

    软玉温香的美人胴/体,仿佛是这世间最动人心魄、最震荡心魂的诱惑,但在这个时候,沈石的双眼之中却是一片冷静甚至是冷漠,再也没有任何的杂念动摇。

    “噗!”

    火苗在一声轻响后,在转眼之间熄灭,在看不见的后背,紧贴着身子的地方,一股灵力猛然升腾而起,让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南宫红在这一瞬间仿佛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发都颤栗着站立起来,她张开了口仿佛是在向沈石哀求着,刚想求饶时,一声沉闷却可怕的巨响,却从她的背后猛地传了过来。

    “轰!”

    南宫红的身子瞬间一僵,仿佛是本能地往前一挺,紧接着她整张美丽的脸在刹那之间完全变形,扭曲到了一个狰狞的地步。

    咔咔咔咔……,奇异而令人害怕的声音在她身体里响了起来,下一刻她那美丽诱人的胸口处突然猛地诡异地鼓起,然后迅速涨大紧接着就瞬间崩裂,如同洪水一般,血水崩散四溅,瞬间将这两个仍然还紧贴在一起的男女染成鲜红色的血人。

    那场面是如此的诡异可怖,仿佛他们都变成了从九幽地府挣扎跑出来的恶鬼,彼此冷冷地对视着,面色冷漠却可怕。

    受到了如此剧烈可怕的重伤,从后背到胸口被直接打出了一个大洞,鲜血横流,但是南宫红看去居然还没有立刻死去,只是全身颤抖不已,脸色惨白,不过奇怪的是,她脸上的神情却忽然平静了下来,冷冷地看着仍然抱着自己,确切地说,是仍然抓着自己不放同时痛下杀手的沈石,脸色变得冷漠无比,低声道:

    “为什么?”

    沈石没有开口回答她的问话,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个女子,从一旁看去,他原本抚慰她的右手,这个时候却已经没入了南宫红的后背,那里已经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换而言之,沈石的右手此刻实际上是放在了南宫红的身体里面。

    这场景狰狞而可怖,然而沈石却似乎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在南宫红看起来已经虚弱很多垂死一般地对他问话之后,沈石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然后隐约可以看到他的右手似乎又动了动。

    “轰、轰、轰……”

    连续三次的轰鸣声,竟是再度从南宫红的肉身之中传了出来,每一次都让这个女子的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当声音再度沉寂的时候,南宫红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所有的气力,整个肉身都歪倒了下去。

    然而诡异的是,不要说是普通凡人,就算是有道行在身的修士受到如此重伤都很难活命的情形下,南宫红居然仍然还未死去,她的肉身如一滩烂泥般倒在了冰冷坚硬的地面上,看着这个出手狠辣到不可思议的年轻男子,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居然还是问了一句,道:

    “为什么?”

    ※※※

    沈石慢慢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从手掌到手肘,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血淋淋的红色,而加上之前从南宫红身上溅出的大量鲜血洒到了他的身上脸上,这时看去,沈石真的就像是一个狰狞可怕的恶鬼。

    除了他的眼睛。

    依然还是异样的平静,还带着几分冷漠。

    峡谷深处的寒风,在黑暗的夜色中冷冷吹过,周围那些奇异的红色光芒,似乎也在这个时候被那个可怕的男子所震骇,光芒不知不觉地都有些黯淡下去。在这个陌生的问天秘境之中,在这个一无所知充满了诡异的阔大世界里,在这个静悄悄的僻静角落中,仿佛整片天地都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两个血人。

    沈石依然没有说话,他后退了一步看了看自己身上那狼狈恐怖的淋淋鲜血,皱了皱眉,然后脱下了外衣又卷成一团随意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鲜血,信手丢到了一旁。

    血衣丢到了地上,被风吹动翻滚了几下,一只轻薄的袖角被吹起,正好打在南宫红的额头上,然后又翻到了另一边。

    “这谷中的砂土里,会发光的是因为生有‘阴磷’吧?”沈石忽然开口这样问了一句,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擦拭着自己脸上的鲜血,看起来就像是跟一个普通朋友随意地聊了一句。

    南宫红没有说话,她的生气似乎正在迅速的消失,仿佛下一刻就会随时断气,但是不知为何,她就是那样冷冷地看着这个男子,似乎想要用目光狠狠地看透他的内心。

    沈石抹了抹脸,然后走了过来,在南宫红瘫软倒在地上的身子便蹲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平静地道:“阴磷天生有聚敛阴气之奇效,凡大量聚集之处,便多有阴魂鬼物,只不过这东西太过罕见,鸿蒙诸界中几乎从未有过,据说只有昔年太古时代的鬼道大能方能炼制少许,所以向来很少有人知道。”

    南宫红的脸色抽搐了一下。

    沈石笑了笑,又道:“你不用猜了,我是从古籍书卷上看到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起来有些自嘲之色,淡淡地道,“前些日子我在鬼物上吃了一个大苦头,所以这一年多来,修炼闲暇之余,便多找了一些关于阴灵鬼物的书来看了。”

    南宫红脸上的神情扭曲了一下,忽然嘶声道:“那你又怎能断定,我不是一个受害的女子?你怎么能突然就下这么重的狠手?”

    沈石沉默了片刻,看着这个不久之前似乎还温婉哀戚现在却是带了几分狰狞神情的女子,道:“我确实见过你,但那个时候你并不是天剑宫的弟子,而是和我一样出身于凌霄宗的同门师姐。”

    南宫红目光一滞,嘴巴动了几下,却像是好像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她挣扎了一下,道:“不,不对的,我不信,我不信以为什么一开始就怀疑我,我……”

    沈石忽然打断了她的话,神色中带了几分不屑,淡淡地道:“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在那巨石后面你与那男人苟合时,虽然神情痛苦挣扎,但脸上却有潮红之色。”

    南宫红慢慢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男子,沈石平静地笑了笑,道:“我也有自己心爱的女子,也真心想过和她在一起,所以我看得出来,你那时候的模样不对。”

    南宫红呆了一会,忽地发出了一阵尖锐高亢的笑声,连那脸色都有些疯狂起来,狂笑着道:“不,我不信,你在胡说八道,你在骗我!”

    沈石没有接口,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而南宫红的笑声越来越响,神情也似乎开始癫狂起来,她恶狠狠地盯着沈石,忽地怒吼着叫道:“你看什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和一只真正的恶鬼有什么区别!”

    沈石哼了一声,不以为意,冷笑着道:“你以为我就应该站在那里给你杀么?”

    南宫红仰天大笑,声音凄厉无比,对着头顶那片漆黑的苍穹,尖叫道:

    “为什么,为什么?凭什么别人都回去了,只有我要受这样的苦!三千年了,整整三千年了,我被禁锢在这鬼地方,不人不鬼,不生不死,就连轮回都入不了!我要你们全部都跟我一样……”

    话语叫喊到最后,她的神态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股诡异的阴气似乎从她头颅之上缓缓冒起。而沈石却是悚然一惊,在那个时候,他敏锐地从这诡异的女子话语中听到了那一个奇怪的词语。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急促紧张起来,一把抓住南宫红,大声问道,

    “你是说你也是当年四正名门的弟子吗,是进入问天秘境然后被锁禁于此?”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