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六章 同门

戮仙 第三十六章 同门

    第三十六章同门

    凌霄宗,孙家?

    沈石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什么,毕竟在那金虹山上,他的朋友并不算多,而孙友当然是其中毫无疑问的最要好的一个人。●⌒

    在石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沈石站了起来,对同样缩在一旁的小黑轻声说了一句,道:“我们出去。”

    小黑低哼了一声,像是答应了。

    外头,在沈石所在的这道峡谷外约莫五十丈远开外的地方,那个元始门的弟子仍然没有放弃的意思,还是仍然驾驭着法宝飞翔盘旋在相邻那道峡谷的上方,反反复复搜寻着,只是看起来不知道之前被他所追杀的孙友到底用了什么宝物,居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然就藏匿了起来,而起直到现在居然也没被发现。

    这些世家大族出身的子弟,果然身上多有保命的手段宝物啊。

    沈石心中悄悄感叹了一句,心想这样的手段以前孙友跟自己也从来没提过,不过眼下不是多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既然主意已定不能袖手旁观,便带着小黑顺着峡谷走了一段,借着石头谷壁的遮挡,悄无声息地慢慢向那边靠去。

    而那个元始门的弟子找了半晌,看起来也有些火大急躁起来,本来么,眼看着就能随手杀掉的对手顺便还能得个如意袋,而对方出身世家大族那如意袋中必定有无数珍宝,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如何能错过了?

    所以在又斥骂了几声却不见反应后,这位元始门的弟子干脆直接落了身形,听到了相邻隔壁的那道峡谷中。沈石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是瞳孔缩了一下,一些宝物或是手段道法或许有遮掩气息身形的异能,比如当日在百山界黑鸦岭深处,钟青竹所布置的那个空幻阵就是如此,但是这种东西几乎都有一个相同的局限之处,那便是被人越是靠近,就越容易暴露发现。

    那位元始门弟子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在遍寻不到的情况下,直接入谷搜查了。沈石脸色阴沉,脚步加快,身形迅速地向旁边那道峡谷掠去。

    沈石最初看到那两人前后追逐的一幕时,已是接近黄昏的时候了,到现在一番折腾,当他靠近那道峡谷时,天色已经又黯淡了几分。挂在西边天际的太阳眼看就要落山,只留下些许余晖照亮了天边晚霞,而峡谷之中的光线也显得昏暗了一些。

    不过借着这点光线,还是能看到这道峡谷中的大致情形,看起来这里并没有绿树成荫,也没有河水流过,总的来说是个干燥荒芜的峡谷,只能偶然看到一些低矮的草丛枯树。不过在峡谷底部,倒是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块,看去像是被常年风化了一样,充满了类似刀凿斧削的痕迹。

    远远看去,那一片奇形怪状的石头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迷宫,遮挡视线的死角极多,也难怪这个元始门的弟子会有些头大。

    不过眼下既然到了地上,一切自然又是不同,或许是知道那个逃亡对头的伤势,所以这个元始门弟子显得有恃无恐,一路大步走去,目光如电不停扫视周围,遇到有些看不顺眼的石块挡路,更是直接就一脚踢飞了,在这片不知寂静了多少年月的山谷中搞出了一阵阵喧嚣动静。

    走着走着,他忽然脚步一顿,随即目光盯着自己侧前方一处看起来并无异样的山壁,狞笑一声,喝道:“原来躲在这里,还不出来吗?”

    山壁悄然无声,几块石头落在一旁,看去并没有什么古怪地方,也没有半点反应。

    这个元始门弟子冷笑道:“装神弄鬼!”说罢,直接便向这块山壁走了过去,同时一抬手,一道红芒亮起,正是之前他在半空中所用的那件法宝追魂索,带了几分轰鸣在半空中盘旋片刻,瞬间带起了一阵劲风,向那面山壁砸了下去。

    追魂索还未落地,便只见疾风如刀,竟是吹得沙飞石走,可见这一击劲道之大,怕是要碎石裂地。山壁那头,几块石头骨碌碌滚开,似乎就连那一面山壁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其中一处更是忽然翻起……

    天际夕阳,余晖忽沉。

    在那风声凛冽中,这一个昏暗的山谷里,猛然间似乎气温陡然下降,就像是随着黑暗而来,寒冷瞬间笼罩了这里。

    “咔咔咔咔……”

    如寒冬忽至,霜雪纷飞,峡谷中立足之地忽有冰霜,迅速蔓延而来,那元始门弟子悚然一惊,似有所觉,然而刚才那一击已然出手,在这瞬间却是一下子收不回来。

    而下一刻,在这个忽如其来的寒冷飞雪中,在这个元始门弟子霍然回头面带惊容的视线里,那一场突兀大雪深处,一柄雪白寒冷的冰剑刺破了这片昏暗,径直而来。

    五行术法??冰剑术。

    冰霜飞雪,似乎瞬间凝固了这片天地,冻住了所有人的血脉,茫茫天地仿佛只剩下了一片霜雪寒意。

    沈石的身影在那片风雪之后若隐若现,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在此刻都集中在了那一柄冰剑上。

    那是沈石目前为止最强大的术法之一,也是他唯一掌握的攻击型三阶术法,在面对这个显然道行极高实力高强的元始门弟子时,为了救助孙友,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一上来就直接动用了自己的最强手段。

    强大而冷冽的冰剑似缓实急,转眼间就从风雪中飞到眼前,而随身法宝刚刚好甩出去好无所觉的这个元始门弟子,此刻突然发现自己竟然陷入了一个尴尬境地。

    显然,这个时机正是对方着意挑选的,并且一旦看到就毫不犹豫地立刻出手,这份果决狠辣,让他心里也是为之一寒。

    眼看着冰剑临身,他下意识地大叫一声,身体拼命向后翻去,同时猛地一招,刚刚施法用力劈出去的追魂索在半空中强烈一阵,倒飞而回,快如闪电地冲向他的身前,想要为主人挡住这气势无双狠辣强大的一击。

    几乎是在同时,一口鲜血从这个元始门弟子口中直接喷了出来,显然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强行扭转法宝,逆行灵力,却是对自己肉身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是为了活命这些都是小事了。

    只是那一柄寒意四射的冰剑,竟然还是更早一步刺了过来,所到之处,大地冰封龟裂,万千飞雪死在剑刃狂舞,这冰剑术的威力,竟仿佛比当日在天鸿城长城之巅上的时候,又是更进一步。

    “轰!”

    一声巨响,却是冰剑刺中了此人,而在万分危急的关头,这个元始门弟子不顾一切地直接用双手挡在身前,硬扛了这一击,而他的法宝追魂索也随后赶到,重重劈了下来,一击打在冰剑侧面,将冰剑的方向砸偏了一些。

    风雪飞舞,这位元始门弟子痛嚎一声,半只右手手臂直接炸裂开去,他踉跄而退,怒吼道:

    “是谁?”

    风雪之后,沈石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显得有些苍白,心里也是一阵悸动,不知为何,这冰剑术虽然威力看起来大了一些,但运转时所消耗的灵力居然也随之增加,幸好这次他暗中偷袭,直接动用了一张冰剑术符箓,所以影响还不算很大。

    眼看着前方那个人影,沈石冷笑一声,道:“凌霄宗弟子,你以为是谁?”

    那男子一听,顿时面孔一变,脸色缓和下来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沈石却已经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向前走去,同时手上燃起了火光。

    都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还要说声误会再各自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

    那一场风雪仿佛还未停歇,仍在飞扬洒落,连沈石也不太明白为何冰剑术会造成这么持久的异象,不过这对他本人是有好处的,这时候也懒得去多管,隐身在风雪之后,在稍微调息理顺气息后,几乎是出自战斗本能一般,他又开始了令每一个跟他对敌的对手都头痛惊讶的术法狂潮。

    狂风暴雨,仿佛只有这个词才能用来形容此刻沈石的动作。

    被阴阳咒加持过的五行术法,强大而诡异,迅速而疯狂,火球术、水箭术、沉土术甚至其中还夹杂着几种诡异的黑巫术,蚀肤术、血毒术等等,都在风雪的遮挡下疯狂地向这个元始门弟子冲了过来。

    那男子左支右拙,原本就重伤的他陡然间头一次面对这般诡异的五行术法攻击,顿时有些支撑不住,连连后退,只觉得心中大骇,什么时候这些低阶的五行术法威力竟然如此强大了,而且施法速度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

    一轮十多个术法接连轰了下来,这个元始门弟子已经被迫向后退了七八步,但就算这样他竟然还是勉强将大部分的术法攻击挡了下来,虽然很是狼狈并且中间也陆续中了几个法术,不过居然还能撑住,由此也能看到此人原本的道行实在是非同小可。

    沈石从风雪中走了出来,手中术法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同时眼中冷冽之色更重,眼前这个元始门弟子绝对大有来头,实力如此之强,到了这般境地仿佛还能苦苦支撑,想必不是元始门那三大圣人世家中的杰出子弟,便是天资高绝被元始门长辈看重的有名弟子。

    但无论他的身份是什么,到了这种地步,哪里还有收手的余地?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轰……”

    火苗次第亮起,沈石面沉如水,杀气凛然,一张张符箓毫不停歇地疯狂燃烧着,激发出一个个迅捷无比威力强大的术法,每燃烧一张就是数十上百的灵晶被烧尽,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明灭不定如火焰之下的岩石,术法如狂潮似洪水,不死不休,轰然泄去。

    铺天盖地,淹没一切。

    那元始门弟子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大叫一声似乎想要叫出些什么:

    “住手,我是……”

    突然,那声音戛然而止,他有些不可思议地垂头一看,却是在他的胸口处,突然有一把剑刃透胸而出,刺穿了他的胸膛。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想到,在那疯狂的术法狂流中,自己左支右拙苦苦抵挡着,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退到了那面石壁前……

    一个人影,在昏暗的光线下从那面石壁上诡异地现身出来,咬牙切齿手持利剑,狠狠地一剑刺穿了这个元始门弟子的胸膛。

    而在前方,沈石的目光也在同一时刻落在了这个人影之上,片刻之后,他身子忽然一震,脸上掠过了一丝惊讶愕然之色。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