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七章 开洞

戮仙 第三十七章 开洞

    第三十七章开洞

    已经有些昏暗的光线下,兀自在半空中飘舞的残雪还有那鲜红溅起的血光中,沈石看到了从那块石壁后突然现身的人影,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随即愕然吃了一惊,这人确实正是出身凌霄宗孙家的嫡系子弟,但却不是他多年的好友孙友,而是孙友的堂兄同时也是以前孙家年青一代中公认的第一人,孙家的嫡子孙恒。+◆

    此刻,这个突然现身的孙恒看过去脸上也有几分凶狠之色,先是趁那个元始门弟子被沈石压迫的时机一剑偷袭直接洞穿了那个人的胸口,给了他致命一击,随后也是毫不容情,一脚便踢了过去,同时手中利剑灵光大盛,只听着那元始门弟子一声大喊,满是痛苦绝望之意,半边胸膛看去都已经被绞烂了。

    哪怕是修士,受了这样的重伤也是很难承受得住,更何况在他面前的还有两个凌霄宗的大敌,而到了这种生死相搏的境地,沈石与孙恒也无论如何不可能会再让此人逃开。所以在最后绝望但徒劳无功的挣扎后,这个至今沈石仍不知道姓名的元始门高手终于痛苦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成为了死在这片诡异神奇的问天秘境中的又一个人。

    战斗结束,看着又一条性命化为这片秘境里的尸体,沈石虽然并无什么自责慈悲之心,但想到这一路走来包括当初在进入问天秘境的时候发生的意外,这一次汇聚了四正名门年轻一代最菁英的一群年轻弟子们,只怕伤亡人数是要大大超过以往历届秘境之行了。想到这里,他心中也是有几分感叹,不过脸上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看了那元始门弟子一眼,随后转过身子,向站在另一边石壁一侧,大口喘息不停的孙恒看去。

    孙恒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确切的说,应该是很糟糕。

    一身凌霄宗弟子服,现在看着已经破烂不堪,在衣衫褴褛间可以看到许多处的伤痕,血迹在他身上也是随处可见,也不知道到底是他自己流的血还是别人的,又或者两者都有。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萎靡,不停喘息着,脸色也十分苍白,若不是手中紧紧抓着那柄灵光四射的灵剑,插在地上勉强支撑着身子,只怕随时都可能摔倒在地上。

    沈石看着眼前的孙恒,心里也是掠过一丝古怪的感觉。对于孙恒,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纠葛仇恨,而且说起来当初年少的时候,毕竟也是同一年上青鱼岛修炼的同门,平日在青鱼岛上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勉强也算是有一分点头之交了。

    只是不过因为孙友的存在,以及他们两兄弟之间为了世家传承权利的争夺日益激烈乃至白热化,作为孙友多年的老朋友,沈石自然是毫无疑问地站在了孙友的一边,乃至于甚至是在推动孙友上位并打倒孙恒的过程中,他也没有袖手旁观。

    有了这些故事在,他此刻看着孙恒的感觉也就越发的复杂,不过再看到孙恒身上的伤势看起来十分严重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地向他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沈石向前走了两步之后,孙恒忽然眉头一挑,喘息的身躯挺直了几分,就连握着剑柄的手掌看去也突兀起了几根青筋,在他的一双眼睛里,明显地露出了几分警惕戒心,冷冷地看向沈石。

    沈石立刻停下了脚步。

    峡谷之中,有冷风吹过,几许风沙带着些许古老的荒凉气息,从他们身旁掠了过去。周围的气氛似乎是在片刻只见突然僵冷下来,没有人开口说话,一切都突然的如此寂静,只有这两个男人冷冷相看。

    片刻之后,沈石忽然开口道:“你这是怕我?”

    孙恒胸膛起伏了几下,道:“我眼下伤势太重,不是你的对手。”

    沈石沉默了片刻,道:“为什么要戒备我?我们是同门,而且刚才我分明出手救了你。”

    孙恒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盯着沈石,眼中的神色看起来似乎略微缓和了一些,但戒心并未消退,道:“你是我二弟的朋友。”

    沈石默然,虽然孙恒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清楚,但是话里的意思只要是了解孙家内部争斗的人,自然就会明白过来。所以他一时间也无话可说,点点头走到一旁,同时心里悄悄回想了一下,确认刚才自己的确没有对这个孙恒产生任何的杀意,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神智还算是清醒理智的,并没有突然变成一个嗜杀如命的杀人狂魔,原先那个感觉自己杀性增强的感觉,应该还是自己多心了吧,真是有些莫名其妙,或许是被那个诡异的缠思鬼暗中下了什么手段,终究还是受了影响了么?

    ※※※

    天色越发的黯淡下来,眼看着黑夜就要来临。沈石抬头看了看天色,走到了那个死去的元始门弟子身旁,蹲下身子在他身上搜索了一番,过了片刻后,他拎着一个如意袋走了回来。

    孙恒这个时候看起来像是终于支撑不住的样子,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勉强背后靠着一处峡谷石壁,半坐半躺地躲在那片阴影中。

    沈石走到了离他六尺开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而与此同时,孙恒又抓紧了手中那柄短剑,呼吸声也显得急促起来。

    沈石摇了摇头,道:“我如果要杀你的话,现在你是躲不过的。”

    孙恒沉默了一会,然后苦笑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灵剑。

    沈石走到他的身旁,仔细看了看他的身子,片刻后发现了在孙恒身上至少有十道以上的伤口,其中有两道明显伤势极重,直到此刻居然还有鲜血在渗透流出。

    沈石皱了皱眉,抬头对孙恒道:“你这幅样子,就算我不动手,你一个人在这片峡谷中也撑不了一个月。”他顿了一下后,道,“如果没我记错的话,有几群规模不算大但足够凶横吃人的妖兽种族,白天里是会从这片峡谷经过去水源那边喝水的。”

    孙恒苦笑了一下,神色苦涩,显然对自己的伤情也有所了解。

    沈石看了看孙恒,一时也沉默下来,两个人在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说话,或许是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夜风吹过,天色终于完全黑了下来,两个人相隔不远,夜晚的寒意席卷而来,而不远处外的地上,那一句尸体的血腥气似乎随风飘去的时候,惊动了什么夜晚才醒来的东西,远远的有几声妖兽吼叫声传了过来。

    沈石皱了皱眉,站起身子,沉吟片刻后,忽然对孙恒道:“把剑给我。”

    孙恒猛然一惊,霍然抬头向沈石看去,只见昏暗的夜色中,沈石站在他的身前,脸上轮廓有些模糊不清,但伸过来的手却是十分的沉稳。孙恒脸色变了数变,最后却还是叹了口气,没有再做什么反抗,轻轻翻腕将手中那柄灵光四射锋锐无比的宝剑递给了他。

    沈石接过灵剑之后,并没有一剑直接反手砍下孙恒的脑袋,而是走开了几步,抬头向那面峡谷石壁的高处观望了一会,随后却是纵身而起,往石壁高处攀爬上去,没多久,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那片黑暗中了。

    孙恒坐在地上,抬头向高处望去,没过多久,他便听到那片黑暗中传来一阵阵的喧嚣声,有时低沉有时高亢,铿锵作响,不时还会有火星从那片黑暗深处迸发而出,同时咚咚之声不绝于耳,却是不停地有大大小小的石块从头上那边滚落下来。

    孙恒有些惊讶,不知道沈石正在做什么,如此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后,沈石才从石壁高处一跃而下,看他的模样也有几分气喘,不过总的来说还算可以。下来之后,沈石随手把那柄灵剑往孙恒手中一塞,孙恒低头一看,登时脸上变色,原本是寒光四射灵气逼人的一把灵剑,那是放在孙家也是十分珍贵的宝物,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在出发前,父亲才偷偷交给了他,此刻却已经剑芒黯淡,剑身上现出了躲到伤痕,甚至剑锋上都能看到四五个缺口。

    好好的一柄灵剑,看起来几乎是被毁了一般,孙恒气往上冲,几乎就要马上开口骂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石俯身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将他拉了起来,道:“走吧,我们去上面。”

    孙恒一怔,道:“上面,上面哪里?”

    沈石口中的上面,是这片峡谷石壁高处一块地方的一处石洞,洞口不大,也不算有多深,差不多也就勉强够两个人缩着身子勉强呆着。而洞口和洞内石壁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全新的刀削斧凿的痕迹,联想到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还有手中的灵剑,孙恒登时醒悟了过来,愕然道:

    “这是你刚挖出来的?”

    沈石点点头,让他先进了洞内坐下,然后想了想又跳了下去,去这片峡谷中找了一块与洞口差不多大小的大石头,搬了回来放在洞口,算是堵住了那个出口。

    这块大石头当然不可能和这个山洞洞口完全吻合,也就勉强遮挡住了大部分地方,还有好几处缝隙露了出来,丝丝冷风从外头吹进洞穴,不过这样也来倒也不觉得太过气闷就是了。

    有了这块大石头遮挡还有外头浓墨一般的夜色黑暗,沈石也松了一口气,随手抓了些柴火再用火球术点燃了,在这个山洞里做了一个小小的火堆。

    光火亮起的时候,沈石与孙恒都看了对方一眼。

    过了片刻之后,孙恒低声道:“多谢。”

    沈石也没有什么谦让客气的意思,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拨弄了一下那个火堆,道:“在你伤好之前,就先呆在这里吧,相比你如意袋中应该也有不少灵材丹药,若无外敌的话,应该时能熬到出去的那一天的。”

    孙恒点了点头。

    这些话说完之后,沈石也安静了下来,孙恒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们两个人之间似乎一直都没有太多的话可以说,哪怕他们是同门,还有同期之谊,可是无论是谁,都没有在这个寒冷黑暗的夜晚里聊起当年往事的心情。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一堆火眼看都要熄灭的时候,孙恒忽然听到在对面的沈石有些突兀地开口,忽然问了一句,道:

    “孙恒,你降临到秘境的时候,是在距离此地多远的地方?还有你之前过来的时候,有没有遇见过其他人?”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