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十九章 屠戮

戮仙 第三十九章 屠戮

    第三十九章屠戮

    不知为什么,沈石的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自从进入到这个问天秘境之后,回想起这段日子以来,沈石发现自己已经看到了很多次的鲜血,同样也闻到了很多次的血腥气息。那种从人体或是其他生物身体中流出鲜血时的味道,那种弥漫在空气中无形无色的气息,忽然像是有一种隐约红色的暗幕遮挡了他的眼睛,让这个世界这片天地都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他悚然一惊,后退了一步,随后便只见天地乾坤一如往日,原来刚才不过只是一个幻觉罢了。

    风吹过他的脸庞,小黑在他的脚边似乎有些不安地低哼了两声,沈石低头看了它一眼,然后低声道:“小黑,我们过去看看。”

    太阳已经慢慢升高,气温开始缓缓上升变得炎热起来,沈石慢慢向那片部落走去,但一路上走得十分小心。他不时地带着几分警惕小心观察着周围环境,一脸肃穆冷峻之色,如临大敌一般。只是除了阳光与那些枯草以及大大小小戈壁滩上的碎石之外,平坦的荒原上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情形。

    只是空气里的血腥气,随着他越来越靠近血牙部族,也是越来越浓了起来。

    沈石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心里已经有几分不详不安的预兆,在确定周围确实没有危险之后,他加快了几分脚步,迅速走到了血牙部族的入口处。

    几天以前,血牙部族的铁猴与山狼两个人就是在这里,带着他进入了血牙部落。

    走到这里,空气中的血腥气已经浓烈的有如实质,沈石才向前踏出了一步,瞳孔便微微一缩,在他脚下不远的地方,一只断手丢在路边。

    沈石默默地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那只断手是齐臂斩断,手背手腕上看得出有许多厚实的鳞片,显然正是妖族之人的明显特征。断手伤口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森森白骨与狰狞的皮肉伤口纠缠在一起,显得格外恐怖。

    而以此为开端,当沈石沉默地站起并继续小心戒备地向部落深处走去的时候,一幕无比血腥残忍的画卷就在他眼前拉开了卷轴。

    残肢断臂,鲜血痕迹,只要是目光能看到的地方,到处都是这些东西,道路上,房屋中,门窗石墙每个角落里,随处可见的都是血牙部族里妖族人的尸体。一段日子之前还活生生的血牙部族的人们,此刻已经变成了横七竖八的尸骸,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有的只是浓烈到几乎化不开的血腥气息,如一幕地狱景象,在沈石的面前徐徐上演。

    所有人似乎都已经这样惨烈的死去,整个血牙部落中没有任何的声音,除了偶尔吹过的荒原上的风声,沙沙作响。

    沈石默默地看着眼前这可怕的情景,很久没有说话,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黑看起来也有几分异样的安静。

    忽然,沈石在目光扫过周围的时候,眼光忽然一凝,却是抬头向某处定眼仔细看了一下,随即快步走了过去。那里是一间宽大的石屋,在屋子的门槛上倒着一具身躯高大的血牙妖族的尸体,但是却没有脑袋,约莫是在丈许开外,有个头颅则是滚落在那边。看起来,似乎这个妖族刚刚听闻到什么动静,要从屋中冲出来的时候,便被人一刀砍去了脑袋,就此毙命。

    沈石的脸色看去冷峻而冰冷,他先是看了一眼那无头尸身,然后快步走到前方那个头颅的旁边,蹲下身子将那个头颅翻了过来。

    那是一张狰狞、愤怒却又绝望的脸,圆睁的双眼至死也没有闭上,对着这张脸庞,沈石还有几分熟悉。

    他是铁猴。

    ※※※

    沈石盯着这张脸沉默地看了一会,然后轻轻地将它放回到了地上。

    他站起身,继续向前走去。

    目光所及的地方,屠戮的惨象仍然还在不停地出现,到处都是血牙部族里妖族之人的尸体,而且许多身上都有着很重的伤势,残肢断肢随处可见,似乎那个不知名的凶手有着难以想象的戾气,然后全部发泄在了这个部落里所有人的头上。

    根据沈石前一段时间与血牙部族的接触,他能感觉到这个奇怪的妖族部落中的人实力其实算不上如何强大,与鸿蒙世界中传承久远号称天选之子的正宗妖族相比,血牙部族的实力非常弱小,在绝大部分的时候,他们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一身勉强过得去的蛮力而已。

    至于最强大的妖族血脉天赋,以及各种各样奇异强大的秘法,却全然不曾看到过。难道是因为血脉混杂的缘故,让这些妖族失去了原本该有的血脉能力吗?

    沈石在心中也曾经有过这种猜测,因为昔年在妖界中,众多妖族部族对血脉看重的无以复加,对混血儿不佳掩饰的鄙视以及杀戮更是司空见惯,给沈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只是,造成这一切的凶手,究竟是谁?

    沈石下意识地想到了孙恒告诉自己的那两个元始门弟子,是宋丕和古子藤吗?沈石默默地回想过去与宋丕见过的几次,微微皱眉,虽然他对那个宋家纨绔子弟印象不好,但是在记忆中,似乎宋丕并不像是能做出如此疯狂而血腥事情的人物。

    要不顾一切地屠杀整个血牙部族众多的生命,这种决绝恐怖的事,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出来的。

    如此沉默地向前又走了一会儿,在令人窒息的血腥气中,在看过了为数众多的惨烈尸体而整个血牙部族看起来似乎再也没有一个活人的时候,沈石望见了前方那一栋血牙部落中唯一的两层石屋,还有在它前方那片部落中最大的空地上,他之前并没有看到过的一根石柱。

    在这片空地上,尸体的密集程度远比其他地方要多,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血牙妖族在这片空地上横死,他们的尸体几乎都躺倒在那一根石柱下方。

    尽管来时的路上已经看到了太多的惨景,但是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惨象仍然还是让沈石一阵反胃,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让自己的心肠更加刚硬几分,慢慢走了过去,目光扫过周围的那些尸体后,最后落在了那根石柱上。

    石柱是黑色的,并不粗大,在顶端则是雕刻着一只石龙,通体也是黑色,在那边张牙舞爪,倒是栩栩如生。在这只黑龙石像上的雕工,看起来似乎比血牙部族中其他地方什么石器要精细的多。

    沈石看了片刻,忽然想起前些日子自己离开的那一天,铁猴在送自己出部落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让沈石过几天就回来,因为再过几天就是血牙部族一年一度的“黑龙祭”了。

    所谓的黑龙祭,看起来就是这根石柱上所雕刻的龙形神像了吧?

    沈石站在石柱下,当然也等于是站在一大片的尸体中,有几分茫然,抬头向那黑龙石像看了一眼。

    黑色的龙睛不知是用什么适才雕刻而成的,至少沈石从未在血牙部族内外看到过,圆润而有光泽,还闪烁着几分神秘无比的气息,在那目光对视的一刹那间,沈石突然身子一震,仿佛觉得这只黑龙竟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正在用一种神祗俯视人间的漠然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自己。

    他悚然一惊,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片刻后那黑龙石像又恢复了原来模样,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刚才有的,又是沈石的一种莫名而来的幻觉而已。

    沈石的心情有几分困惑,在这个血牙部族中似乎确实隐藏着什么奇异的秘密,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只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应该是确实与这些血牙妖族们多年来所信奉的诡异龙神有关。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黑龙石像,然后走了过去,进入了原本是血牙族长居住的那间二层石屋。

    石屋里同样很安静,而且与外面那副地狱一般的情景不同,这里面看起来并没有太多混乱的迹象,甚至沈石也没有看到尸体横陈余地,似乎在惨案发生的时候,这里却没有发生多少打斗屠杀。

    沈石顺着石梯从旁边登上了二层楼,他还记得在这里应该有一间奇怪的只有三面墙壁的房间,对着北方的那一面空空荡荡,而血牙族长最喜欢的,就是坐在这里眺望北方的荒野深处,那里就是血牙部族无数年来故老相传的禁地,是镇压传说中上古妖魔的地方。

    没过多久,他便再度走进了这间奇怪的三面石屋。

    一切看起来,竟然与之前他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这屋中的摆设一如往日,不要说有尸体和打斗痕迹不存在了,甚至就连屋中的几张石桌石凳,竟然也摆放的好好地,仿佛与外面部落里的惨象是两个世界。

    沈石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扫过这蹊跷的房间,却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古怪,只是当他慢慢走到那面空空荡荡的面向北方的石屋边缘时,忽然猛一低头,却是看到在那地面边缘的地方,有一片淡淡的血迹,残留在石头缝隙间。

    沈石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蹲下身子观察了片刻,忽然纵身跃起,带着小黑直接跳了下去,落在了这间石屋北边的后墙之外。

    干燥坚硬表面还有一层尘埃碎石的荒原土地,厚实无比,沈石仔细地在附近搜寻了一下,然后并没有花费太大力气就找到了一滩新的血痕,还有两行脚印急促杂乱,看起来似乎正是慌乱中踉跄前行,而行进的方向,这是往北方荒野深处而去。

    沈石盯着这些血迹和那些脚印,片刻后慢慢站起身来,抬起头,往那片神秘浩瀚仿佛无边无际的北方荒野深处,深深看了一眼。

    天地灰沉,乌云集聚,犹如风雨欲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