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四十一章 追索

戮仙 第四十一章 追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四十一章追索

    沈石吃了一惊,身子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让开了山狼的撕咬,而且因为山狼本身重伤的缘故,这次攻击其实也只是外强中干。山狼甚至只是勉强身子稍微抬起了一点之后,便随即无力地又倒了下去,沉重地摔在地上,口中发出痛楚的呜咽呻吟声。

    沈石心中惊疑不定,迟疑了片刻,还是低声道:“山狼,你冷静些,我是石头,到底怎么了?”

    说着他忽然顿了一下,心里在瞬间掠过一个念头,默然片刻后,却是又沉声道:“你是不是……看到杀害你族人的凶手,外形模样跟我差不多?”

    山狼艰难地转过头去,口中依然还有愤怒的低吼声,但看他的举止神情,沈石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他的脸色有些寒意,抬起头向周围荒野看了一眼,只见茫茫荒原阔大无边,除了这里他和山狼两个人,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影了。

    “我没有杀你的族人,这几天我都在沼泽那一头的。”沈石收回目光,压抑住心中那股莫名的愤怒与烦躁,对着山狼低声说道,“如果我要动手,那天在沙漠绿洲里就不会救你和铁猴了,而且︾∮就算要动手,我到血牙部族的时候也早就动手了,何必要等那么多天?”

    山狼的狼头微微转动了一下,虽然还是没说话,但是在血肉模糊的脸上,狰狞的线条似乎稍微缓和了几分。

    沈石见他稍微冷静了一点,心里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我来帮你。”说着伸出手去,就想去处置他身上的伤势,然而这手伸到一半却又停顿下来,山狼身上的伤处实在太多太重,有好几处以沈石经历无数生死的阅历经验来看,都是致命的。沈石甚至有些难以想象,为何这个实力并不强悍的山狼还没死去,竟然一直还能强撑着活到现在。

    气氛仿佛有瞬间的僵冷,面对着鲜血淋淋血肉模糊的这具身躯,沈石竟是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下手,那几个恶毒洞穿山狼身躯的木棍也不好轻易取下,因为它们几乎都插在要害部位,一旦取出,只怕当场就会要了山狼的性命。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山狼原本别过的头慢慢又转了过来,似乎是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等不到沈石的手,有些奇怪地转向这边,过了一会,只听他忽然声音沙哑而低沉地说了一句话:

    “我要死了吗?”

    沈石缓缓地收回放下自己的手臂,沉默了片刻后,道:“是,我救不了你了,山狼。”

    山狼没有再说什么了,沈石默默地看着他,在斑斑血迹下他那张狼形的脸上其实依然还能看出几分年轻的痕迹,他本就是个十分年轻的妖族,哪怕他的血脉奇怪而混杂,但仍然还是充满了活力与朝气。然而这个年轻的生命看起来就要戛然而止。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沈石轻声问了一句。

    山狼看起来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看得出经过这一会的交流,他好像也感觉到了沈石与之前那些凶手并不一样,所以在片刻之后,山狼终于开口,用他嘶哑的声音,开始说起了血牙部族的遭遇。

    在沈石离开血牙部落前方东方那片沼泽后,血牙部族里没过多久就开始筹备一年一度的黑龙祭庆典了,这是整个血牙部族一年中最重要也最热闹的时候,部族中几乎每个妖族都参与了进来。

    然后就是在黑龙祭庆典举行的当天,忽然从部落外出现了两个人。说到这两个人时,山狼明显露出了咬牙切齿般的痛恨表情,而沈石在一旁听着山狼的叙述,很快也能确认那两个人应该就是和自已一样的人族修士。

    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果然如此”之后,沈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听着山狼讲述,而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并不复杂,那两个突然出现的人族修士先是审视了一番这个弱小的部族,而血牙部族在惊讶之余上千询问的时候,那两个人便突然出手,开始了一场大屠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山狼的声音都颤抖起来,许多场面他甚至都无法说得清楚,但是沈石的面色依然凝重,因为他亲身到过那一场屠戮过后的血牙部落,看到了那一幕人间惨剧。

    在那一瞬间,沈石心中忽然掠过一个念头,心想或许在那几个人族修士的心里,其实并没有把妖族看成是与他们相似的种族吧,也许只是和妖兽差不多?所以动手屠戮毫无顾忌?

    但若是换了一个时空,在妖界那里,甚至是在万年以前的天妖王庭时代,妖族对待弱小的人族,是不是也是相同的心情和态度呢?

    沈石心里忽然有一阵突如其来的茫然,就像是沉入水中有些难以呼吸的感觉。

    ※※※

    山狼的话语还在继续,讲述着那一天的情形。血牙部族虽然人多,但多年以来早已衰弱,部族中的战士几乎都是只能靠一身蛮力作战,对上了这两个人族修士并且明显是有道行神通在身,包括法宝灵器仙刃等无一不缺的强大人物,血牙部族所有的抵抗都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们等来的只是一场屠刀下的死亡盛宴。

    惨案发生时,山狼正好是在那栋血牙族长居住的二层石屋的楼上,陪着血牙族长准备祭典事宜,危急关头,许多血牙族人不顾一切地去阻挡那两个凶手,而山狼则是护卫着血牙族长,逃入了北方这片祖传的禁地之中。

    沈石吃了一惊,道:“族长还活着?”

    山狼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靠族人付出性命的代价,血牙族长和山狼逃出了部落,如丧家之犬般逃亡着。然而如同恶鬼索命一般,那两个人族修士看起来竟没有放过他们两个人的意思,哪怕他们已经是血牙部族中仅有的两个漏网之鱼,一路上竟然追杀进了这片北方荒野。

    “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沈石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两个人族修士大开杀戒虽然狠毒无比,但行事古怪是在令人难以理解,沈石实在想不出这么一个小小的血牙部族到底是哪里触怒又或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这一次,山狼沉默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才涩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族长随身有带着一件据说是祖先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宝物,或许他们是想要抢夺这个东西吧?”

    沈石怔了一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看了看山狼模样,不知为何,原本想要询问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的话语却是说不出口来,末了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血牙族长与山狼虽然暂时逃脱性命,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实力其实也并没有强到哪里去,所以在这片荒野上很快就被那两个凶恶的人族修士缀了上来。

    危急关头,山狼让族长带着宝物先走,自己则用了点平日在荒野上的小陷阱,引开了那两个人族修士。不过这后果就是他没过多久就被那令人抓住,逼问拷打之下,山狼坚不开口,那两人恼羞成怒,便将山狼变成了这样,说是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妖族受尽痛苦而死。

    眼下,那两个人族修士自然又去追唯一剩下的血牙族长了,至于有没有追上,山狼却也不知道。说到这里,山狼艰难地把头转向沈石,话说了这么多,他的气息看起来越发的衰弱,但不知为何还是强撑着,嘶声道:

    “石头,你……你……”

    沈石沉默了片刻,慢慢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山狼那只诡异的蹄子的手,重重握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我知道了,我会去救族长的。”

    山狼血肉模糊的脸上,忽然好像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口中还呃呃了几声,一时也听不清楚他到底再说什么,沈石刚想再安慰他的时候,便看到这个年轻的妖族忽然脑袋一歪,随即头颅无力地倾斜到旁边,再也没有了声息。

    沈石的身子微微一震,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伸手拔掉了那几根插在山狼身上的木棍,丢在一旁,然后沉默地看着这个已经变成尸体的年轻妖族,过了一会,他转过身,向着这片巨龙荒野的更深处,大踏步地走了过去。

    从刚开始就一直安静地站在旁边的小黑也走了过来,默默地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山狼,晃了晃脑袋似乎也有些沉默,随后还是向着沈石的身影追了过去。

    天大地大,他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前方,只留下一句再没有生气的尸骸,还孤零零地停留在原地,在这片荒野之上。

    风沙吹过,几粒沙子落在山狼的脸上,尘土从荒凉的原野上飘来,悄悄开始在他身躯周围集聚,也许不知多久以后,这个身躯就会重新化为这片荒原上的一部分,消散在天地之中。

    ※※※

    那或许是血牙妖族中人注定的命运,但是沈石此刻并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想这些,眼下的当务之急当然是要迅速找到血牙族长。只是麻烦的是,山狼伤势太重死的太快,还没来得急问出血牙族长到底是往哪里逃的。不过话说回来,沈石在行进间看了看周围这片阔大广袤的荒野,只见视线所及的所有地方,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地形,让人根本就分不清方位。

    只能靠运气了吧?

    沈石有些无奈地想着,走了一段路,干脆叫过小黑,召出倾雪剑,然后直接御剑飞上了半空。眼下事情有些急迫,御剑的速度和视野都要好很多。

    飞到半空,沈石便觉得视野顿时为之开阔,不过视线所及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所以他很快就向前飞去。

    然而这一飞包括中间休息停顿的时间,沈石往这片荒野深处走了整整一天,居然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没看到血牙族长,也没有发现那两个人族修士。

    难道是走错方向了吗?沈石心里不得不这般想着,而且按理说,以血牙族长老弱的身躯,似乎也不可能比自己快,在这点时间里应该早就追上了才对。

    所以到了翌日早上仍然还是一无所获的时候,沈石心里已经有些着急起来,正想着是不是换个方向时,却忽然看到在前方荒野的深处,突然出现了一道平地而起,如同一道万丈高墙般向周围延伸出去的雄伟高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