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五十九章 破禁

戮仙 第五十九章 破禁

    第五十九章破禁

    前方,尘封多年的古殿之前,灰毛凶猴与那个古怪老牛此刻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座古老殿宇,以及那大殿里头奇怪的石棺上,在突然出现的禁制光牢前,那两个怪物都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反而是沈石因为有自知之明,一直都站在比较靠后的地方,所以才看到了那个小孩。

    那不就是之前他刚想离开这里时,在这座寺庙大门外意外看到的那个幻影么,只是前头只不过一转眼间这小孩的身影便消失不见,让沈石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而眼下他瞪大了眼睛,只见那小男孩的身影从自己身边不远处走了过去,这一次却是再真实不过了。

    在这中间,沈石甚至看到那小孩转头看了自己一眼,神色似乎很是平静,神情也是轻松,在那个圆头圆脑的脸上,仿佛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只是片刻之后,沈石忽然发现这个小男孩的双眼有些不太对劲。

    那一双眼眸与他的年龄相比,有着完全不同的成熟,甚至还有一点沧桑的意味,沈石从来没想过能在一个小孩的身上看到这种气息,然而片刻之后,那孩子的脸便转开了。

    他平静而轻松地向前走去,迎着前头那两个怪物。

    沈石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叫了一声,道:“别过去,危险!”

    那孩子的身子顿了一下,然后回过头看了沈石一眼,片刻之后居然笑了一下,笑容很是温和,还对着沈石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了。

    巨大而强悍的凶猴,诡异重生然后几乎似有不死之身的老牛,再加上这个神出鬼没突兀出现的孩子,沈石只觉得这片环形山中越来越古怪了。

    而在前头,暴怒的灰毛凶猴似乎被那个阻挡了自己前行的光牢所激怒,额头上有一缕金光隐隐射出,看起来像是要睁开第三只眼眸大打出手的样子,而老牛此刻也是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然后看着像是突然得到了什么信心一般,对着灰毛凶猴冷笑连连,在那边讥讽说着:

    “蠢猴,早跟你说了趁早死心,你硬是听不进去,难怪当年……呃,你是谁?”

    他的话音忽然一顿,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转头看去,目光落在那个施施然走过来的孩子身上。而灰毛凶猴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猛地低头一看,然后它巨大的身躯猛地一震,似乎在这瞬间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人物一般,口中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嘶哑的吼叫。

    那小孩走了过来,看都没看那老牛一眼,清澈却有沧桑气息的目光看了一眼那古殿中的石棺,脸上掠过一丝异色,随后他抬起了头,看着高高在上站在一旁,神情慢慢激动起来的那只灰毛凶猴,咧嘴笑了一下,伸出一只小胖手,招了招,就像是看到一只自家养的小宠物,笑着道:

    “好久不见啊,小灰。”

    那只灰毛凶猴口中忽然发出了一声呜咽却低沉的咆哮声,整个身子俯低下来,慢慢地凑到这男孩的身边,看那模样竟是温顺无比,与之前它暴虐强悍的模样迥然不同。

    小男孩神色间似也有几分感叹,叹了口气,伸手在它的脑袋上轻轻抚摸着,过了一会,轻声道:“好了,没事了,我来了啊……”

    这时,站在一旁的老牛看着这一幕正是目瞪口呆满面愕然之色,似乎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然而当他看到那灰毛凶猴几乎像是跪趴在那小男孩身边低低细语的时候,老牛的身子忽然大震,像是在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如见鬼神,脸上赫然满是惊恐之意,失声叫道:

    “你、你难道是……”

    后头的话忽然失声,看去像是他已经惊惧交集的说不出话来,小男孩仍然还是那副懒得理会的样子,丝毫没有看他的意思,轻轻拍了拍那灰猴的头,然后向前方那座古殿走了过去,一直走到那坚固无比、连灰毛凶猴都被弹开的强大光牢之前。

    隔着一片光幕,里面就是那座神秘而古老的石棺。

    他在光幕前停下脚步,安静地看了两眼,而此时站在一旁的老牛似乎慢慢平静了一些,看到这一幕眼角抽搐了一下,忽然大声喊道:“你别妄想了,这是昔年圣后娘娘亲手布下的禁制,就是要禁锢那个人千年万年,永世不得超生,谁都打不开的!”

    那小男孩的身子一动,第一次转过头来,看了那老牛一眼,他脸上的神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老牛却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似乎对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孩子比那个凶悍绝伦的灰毛凶猴还更忌惮几分。

    小男孩的目光扫过那老牛,过了一会,他忽然笑了一下,那双异样的仿佛同时拥有天真与沧桑的眼眸里,掠过一丝讥嘲之意,微笑着说道:

    “你是什么东西,要靠着前人的手段来吓唬我么?”

    老牛嘴巴张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来,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那小男孩忽然一招手,似漫不经心地随手一挥,一道白光从他身后掠起飞来,赫然正是从灰毛凶猴身子附近的那柄戮仙残剑。

    与此同时,他目光转回到古殿之中,落在那座古老石棺上,在那边,还有一截断剑的剑刃残片。

    片刻之后,他小手一身抓住飞来的戮仙残剑在手,没有半点犹豫,就那样带着一丝随意直接向前刺去,光华亮起,剑芒大盛,强大无比的光牢赫然被洞穿而过,而石棺之上的残剑碎片如受招呼,竟是自行腾空而起,片刻后倒飞而来,直接穿过光幕,与那柄残剑撞在了一起,丝丝入扣,竟是重新组成了一把完整的古剑,在那剑身之上,仍然清晰可见有两道裂缝细纹。

    几乎是同一时候,在这戮仙古剑合二为一的时刻,一股苍莽气息从天而降,落在那小孩身子周围,而他似乎毫不在意,脸色平静,没有握剑的左手随意一伸,按在了前方光牢之上。

    如长鲸吸水,如天光洒落,坚固的光牢猛地颤抖起来,随即万道光芒急速聚拢缩小,变幻成一个小小但耀眼无比的光球,如一轮小小却灼热无比的烈日,落在了他的小手上,旋转闪烁不停。

    古殿周围,忽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再没有半点声息。

    那个小男孩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了那老牛一眼,淡淡地道:

    “你难道不晓得,当年碧瑶阿姨最疼爱的也是我么?”

    老牛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这时,在那个小孩出现之后就显得十分安静的灰毛凶猴忽然激动起来,一个纵身直接冲向前方,看他的目的显然正是那座古老的石棺。

    古殿虽大,但是架不住他的身躯实在太过庞大,不过这猴子也是干脆,一抬手直接扫了过去,轰隆隆一阵响动,这古殿的屋顶就被打散了一半。

    烟尘之中,灰猴抢了进去,而小孩跟在他的身后,脸上神色重新肃然起来,凝视着那座石棺默默无语。

    沈石带着小黑慢慢靠了过来,随即看到那个老牛脸上有惊骇之色,但却没有逃走的意思,仍然还在这座古殿门外探头探脑,似乎想窥探什么。

    灰毛凶猴这时已经冲到了石棺跟前,一把扫开上面残留着的那只破损不堪的风铃,然后就要打开石棺,只是它找了半天,却发现整个石棺居然像是浑然一体,半点没有打开的缝隙,一时间急得抓耳挠腮。

    反倒是那小男孩看去镇定得多,走到那石棺跟前看了两眼,目光扫过那掉落在地上角落的风铃,沉默了片刻后,忽然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那石棺表面。

    也不知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法神通,至少沈石是没看出来什么端倪,只是隐隐得似乎听到从莫名远处传来一阵呼啸长吟的悲歌声,似在久远悠长的岁月里有人低声轻语,默默地回荡着曾经说过的誓言。

    石棺轰然而响,开始震动起来,以小孩手掌为中心,三道翠绿的光芒闪烁而起,沿着石棺表面急速绕行,所过之处皆是裂缝,没过多久这些绿光便缠绕尽这座石棺所有的表面,在稍微停顿片刻之后,这个小男孩缓缓收回了手掌。

    一声轰鸣,绿光迸散,一股气浪冲涌而出,让周围的人头发衣衫猎猎飞舞。

    而在烟尘之中,那石棺瞬间化为一片碎石,散落一地,同时也将其中的一切展露出来。

    沈石瞪大了眼睛,忍不住那好奇心,拼命看去,只是透过那一阵一阵的飞尘,他却忽然发现,那原本自己预想中的或许有什么古老伟大人物的尸骸停在里面的情形,却并没有出现。

    石棺之中,竟仿佛是空无一物。

    这情形似乎也有些出乎那个小孩与站在他身边的灰毛凶猴的意料之外,两张脸上都是同时露出了一丝错愕之色。片刻之后,那只灰毛凶猴忽然低吼一声,伸手去地上的石堆里拨弄了一下,随即是在乱石丛中,露出了一根通体玄黑深邃无比、一头圆形模样难看,看着很像是一根烧火棍似的棒子。

    小男孩脸色肃然,默然片刻,忽然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面色沉了下来,转过身子,却是向老牛这里看了过来。

    老牛看到那场中石棺一幕时,脸上本来也有难以置信般不可思议的脸色表情,但这时被那男孩看了一眼,忽然间身子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猛地怪叫一声,向后退了出去。

    不知为何,沈石在一旁听了这奇异的声音,忽然觉得那声调有几分熟悉,竟似乎与之前在天穹之上与那只灰毛凶猴连番血战的那些黑龙龙吟长啸声,颇有几分相似。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