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六章 刀子嘴

戮仙 第六十六章 刀子嘴

    第六十六章刀子嘴

    竟然会是吉安福?

    他又如何会变成了这样一幅鬼样子?

    在那一刹那间,沈石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一下子涌上心头,而在前方,看到随着那个巨大的蛇头降落下来,一脸狰狞之色似人非人、似蛇非蛇如怪物一般的吉安福渐渐靠近了自己,钟青竹的身子猛地一阵挣扎,白皙的脸上肌肤泛起了一阵红晕。但是那缠住她的蛇躯似乎极其坚韧而强力,虽然被她挣动了几下,但很快还是在读紧紧地捆住了她,让她无法动弹。

    眼见那一张丑恶的脸庞带着暴虐的眼神越来越靠近,钟青竹的呼吸都有几分急促起来,眼中更是流淌出不加掩饰的厌恶之色。这一切都看在吉安福的眼里,他反而咧开了嘴,哈哈笑了起来。

    那笑声也与平常的声音完全两样,音调古怪,听起来颇有几分毒蛇吐信的味道,远远的沈石甚至看到从吉安福那比平日更大一些的嘴巴里,露出了四个獠牙,一边两个各自并排靠在一起,却是与普通的蛇类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一条红色开叉的舌头在他齿缝口间滑动伸缩着,说不出的阴森诡异,而吉安福更向前靠近了一点,眼看几乎就要凑到了钟青竹的身旁,然后“桀桀”怪笑了起来,嘶声道:

    “怎么了,钟师妹,你好像有点害怕啊?”

    钟青竹清美的面容上满是厌憎之色,怒道:“滚开!”

    “哈哈哈哈……”吉安福状似疯狂,仰天长笑,道,“你叫吧,叫吧,往日里在金虹山上,你整日装什么清高,连正眼都懒得看我一眼,今天偏偏就叫你看个够。”

    远处的沈石面色阴沉,俯低身子尽量收敛气息,带着小黑悄无声息地向前掠去,那只与吉安福合体的巨蛇十分古怪狰狞,显然并非善类,也许就是这团诡异的迷雾中所隐藏的什么险恶机缘,看起来却是被吉安福得到了。

    由此也可想见,这一路上过来的那些尸体,只怕十有八、九都是死在这个已经半人半兽化的吉安福手上,而也只有修士出身的吉安福,才会知道去抢夺那些死人身上的如意袋。

    在另一头,钟青竹脸色气得煞白,只觉得一股腥臭气息就从前方不停飘来,闻之欲吐,而那个吉安福的神色大异平日,带着几分疯狂,特别是眼中不停流露出的那一丝如欲噬人的暴虐目光,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她下意识地又挣扎了几下,却是无功而返,怒喝道:“你到底想怎样?”

    吉安福桀桀冷笑一声,脑袋又往前伸了一点,哪怕钟青竹已经拼命将身子后靠远离这个不人不鬼的怪物,但他那张狰狞丑恶的脸仍然只差一点酒碰到了钟青竹的脸颊。

    咫尺之遥之际,吉安福如蛇信一般的舌头又伸了出来,带了几分令人作呕的耀武扬威,在钟青竹面前摇晃了一下,然后狞笑着道:“钟师妹,你要是不想死的话,以后就跟了我,老老实实做我的女人罢。”

    钟青竹想都不想,“呸”的啐了一声,冷笑道:“做梦!”

    吉安福也不生气,他甚至还笑了一下,然而那古怪的蛇信慢慢地靠了过来,忽然在钟青竹白皙嫩滑的脸颊上舔了一下。钟青竹失声大叫,身子也猛地颤抖了一下,看过去脸色瞬间苍白无比,好像险些就吐出来一般。

    吉安福得意无比地哈哈大笑,随后忽然双眼一冷,对着钟青竹冷笑道:“你以为还由得了你?如今我已得了上古蛇神真传法统,更与其残留神魂合体,成就我半神之身!此乃是天道眷顾于我,莫说是你这个小小的凝元境修士,便是日后出了问天秘境,在鸿蒙世界中我也必定是天下无敌,什么元丹境的大真人大修士,还不是迟早要给老子提鞋的份!”

    他仰天大笑,一只手伸过来要去摸钟青竹的脸蛋,一边狞笑着道:“要不是我看你还有几分姿色,以前对你也还算有一点情意,现在早就像对付刚才那些死鬼一样,吸尽你体内鲜血了。莫要不知好歹!”

    钟青竹紧咬贝齿,脑袋拼命向后躲避着那只长满鳞片的怪手,同时明眸圆睁,冷笑道:“我就是死,也不会……”

    话音未落,她忽然眼角余光一凝,却是看到从吉安福附身的那个巨大身躯的背后雾气中,竟然在这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身影,然后向这边靠了过来,并且在那人影身旁,还跟着一只熟悉的小黑猪。

    正是沈石。

    似乎也感觉到钟青竹望来的目光,沈石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一触而过,而钟青竹的眼神也再次回到了身前这个怪物身上。

    这时的吉安福似乎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钟青竹的身上,一双眼睛中满是这个近在咫尺并暗中渴慕多年的女子,闻言瞬间暴怒起来,大声吼道:“你说什么?你竟然宁愿死也不肯跟我在一起吗?”

    随着那疯狂的吼叫,巨大的蛇躯似乎突然用力收紧,钟青竹忍不住一声痛哼,几滴冷汗从额头上滴落下来,呼吸急促,但是她性子中倔强的那一面仿佛在这一刻全部显露出来,哪怕剧痛缠身生死一线,她却依然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看着吉安福,一声不吭。

    吉安福越发狂怒起来,忽然间他猛地大手往前一伸,那长满了诡异鳞片的手臂一下子直接抓住了钟青竹纤细的脖子,狞笑道:“你信不信我一把就把你的脖子拧断了?”

    钟青竹命悬于他人之手,但此刻却只是冷笑,眼中满是厌憎不屑。

    吉安福被她那如刀子一般的眼神越发激怒起来,整个人看去仿佛已经陷入了疯狂边缘,本来就已经十分狰狞的脸孔此刻更加扭曲,低吼声中,他手中鳞片下筋肉贲起,钟青竹一声痛哼,身子颤抖,眼看就要死在这怪物手里。

    只是就在这时,吉安福忽然双眼一竖,却是松开了手指,钟青竹身子一松,下意识地大口喘息了几下,冷冷地看向这个怪物。吉安福迎着她的目光,狞笑了一下,开叉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暴虐光芒闪烁着,忽然冷笑道:“你想死?没那么容易。告诉你,就算我得不到你的心,也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今天就变成我的女人,以后一辈子都跟在我身边,哈哈哈哈……”

    钟青竹脸色微变,对吉安福这话里的意思显然大为厌憎,与此同时,她冷冷地看了一眼吉安福那丑怪诡异的身躯一眼,忽然冷笑了一下,然后淡淡地道:“哦,你想要我的身子?”

    吉安福狂笑道:“正是,你就认命吧!”

    钟青竹明眸里讥嘲冷笑之意更重,连目光仿佛都变成了人世间最锋利伤人的刀子一般,冷冷地看着吉安福,片刻之后道:“你有这个本事么?变成了这个不人不鬼、半人半蛇的怪物,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有本事要我的身子吗?”

    吉安福的狂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半空中,突然静默下来的气氛仿佛瞬间紧绷起来,钟青竹的身子仍然被巨大的蛇躯仅仅缠住动弹不得,但她的脸上满是冷笑讥讽之色,似乎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而半人半蛇模样的吉安福,则是在最初那瞬间的惊愕发呆过后,像是直到此刻才突然想起了什么,艰难无比地慢慢地低下了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

    他的身子从腰部开始,就完全与下方那个巨大的蛇头融为一体,只剩下腰部以上的位置还有着一点人形,但是也长满了各种蛇鳞蛇信等异物,显得格外可憎丑恶。而他的目光在自己的腰部上那处地方停留下来,就再也没有移开过。

    他的脸上,慢慢露出了几分难以置信的疯狂、惊愕、伤怀乃至于痛苦绝望,蓦地,他猛然抬起头,而在他的前方,钟青竹却是笑了起来,用一种蔑视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这世间最锋利的原来不是刀刃,而是这样的目光。

    哪怕吉安福此刻蛇神附体神通广大,在那一刻却竟然有一种自己被这个女人的目光凌迟割裂、无地自容的可怕感觉。

    或许,那是他仅有的还剩下的一点人性么?

    他不知道,吉安福在这一刻忽然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的心里似乎突然要爆裂开一样,一抹鲜红瞬间染红了他的眼前,染红了这整片天地。

    他要这整个世界全部都为他陪葬,他要这个女人去死!

    不,在她死之前,一定要让她受尽所有的痛苦!

    他狂吼一声,浓雾也为之震颤,瞬间尽数后退,显露出了他那可怕的真身,那是一只原本躲藏在雾气里的巨大黑蛇,光盘踞在一起体长仿佛竟似有百余丈之长。而看到这一幕,无论是钟青竹还是此刻已经悄然接近的沈石都不禁瞳孔微微一缩。

    “我不是男人?”吉安福大声嘶吼着,声若雷霆,一把抓住了钟青竹的身子,狂吼着道: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力量,我不是人,你也不要想去再做女人,死吧,死吧,死吧……”

    疯狂的吼声震动远近,那只蛇影眼看就要淹没钟青竹的身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石终于潜入了吉安福的背后,更不迟疑,直接扑了上去,同时手上符箓瞬间燃烧,一个灼热的火球陡然而现,向着吉安福的后脑勺冲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