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八章 破腹

戮仙 第六十八章 破腹

    第六十八章破腹

    风声呼啸,巨蛇在后,生死悬于一线之间,只是就在这危急关头,沈石仍是忍不住身子一震,低头向那个女子看去,却只见她面色平静,眼神清亮,似乎并没有任何情急失措的神情,似乎刚才她所说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而已。

    “吼……”

    一声震天的嘶吼,那个狰狞的蛇头再度扑了下来,与此同时庞大的蛇躯裂地崩石,如一排无可匹敌的滚滚巨墙横推而来,让人心中只剩下绝望之感。倾雪剑白光略显黯淡,但速度仍是极快,带着沈石与钟青竹二人再度高低起伏地飞窜着,往往都是在这只巨蛇利齿大口乃至庞大身躯的缝隙间险险地穿过,勉强地还维持着一线生机。

    只是沈石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了。

    而在他怀里的钟青竹,则是在那句话之后,便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只是安静地偎依再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她的眼瞳中倒映着他的容颜,像是从未有过如此接近如此放肆地看过这个男子,像是已经完全将自己的未来和性命,都托付给了他。

    如果就这样结束了一生,会不会也算是一种安心?

    沈石的额头有一滴汗珠滴落,也许是累,也许是紧张。

    那短短的工夫,仿佛就像是一场漫长的煎熬。

    蓦地,那滴汗珠从他眉梢滑落,他的目光陡然坚定,然后看了钟青竹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钟青竹的身子挺直,虽然神色依然平静,但眼神中也带了几分激动,过了片刻之后,沈石对着她点了点头,在这急速飞驰的大风中,忽然收紧了双臂。

    把她的身子,紧紧抱在怀中,倾雪剑猛然发出一声锐啸,白光大盛,冲天而起,竟是倒折着飞了回去。

    “拼了!”

    他抱紧了她的身子,在她耳边大声吼了一句。

    钟青竹的身子有微微的颤抖,不知是紧张还是其他的心意,她美丽的脸颊有淡淡的红晕,但是那眼神却愈发的坚定。在那前方无比巨大的黑影之下,狰狞丑恶的蛇头狂暴咬来,如地狱的深渊就在面前展开,而他们正向那里绝望地坠落。

    可是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仿佛身子里有新生的勇气与气力,她的秀发迎风飘起,她的双臂紧搂在他的腰间。

    紧紧贴在他的身旁。

    不管前方是什么?

    就算是深渊,那也就一起跳下去好了?有什么可怕的?

    那一场黑暗,那一场绝望,在少年时候不就曾经经历过了么?

    她仰起头,抱紧了他,笑着大声说:

    “好!”

    ※※※

    狂风扑面,夹带着几分腥臭气息,那是这只巨大黑蛇传来的味道,前方这两个小小的猎物突然回转冲来,在那瞬间却是出乎了与大蛇合体的吉安福的预料之外,一时间原本凶历的攻击都扑了个空,直将前头一大片地面打得山崩地裂,却让沈石与钟青竹驾驭着倾雪剑贴近蛇躯。

    “吼!”

    一声大吼,威势无与伦比的蛇躯猛地扭转过来,在巨大蛇头上的吉安福形状疯狂面容扭曲,特别是看到那白光中的两个人在逃窜中竟然紧紧搂抱在一起之后,更是变得极度癫狂。

    “去死啊……”他仰天狂吼,双臂疯狂地舞动着,随着他的动作那大蛇的蛇躯也是滚滚翻腾,排山倒海一般向沈石与钟青竹碾压了过去,

    “你们这两个狗男女,无耻!奸夫淫妇,我要千刀万剐了你们……”

    沈石全身紧绷,全神贯注地操控着倾雪剑,在这只巨蛇疯狂的攻击中竭力躲闪着并一点点靠近吉安福,然而这对他的压力极大,他的脸色在迅速地变得苍白起来,额头上很快便布满了汗水。

    钟青竹与他近在咫尺,几乎是贴在一起,自然是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沈石的吃力,眼中掠过一丝忧色,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前方吉安福那一番疯狂的嘶吼叫骂。

    她脸色先是微微一沉,随即在微微沉吟片刻后,忽地一声冷笑,却是对着前方吉安福提高声音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说我们无耻和狗男女?”

    吉安福虎吼一声,才要说话,忽然又被钟青竹抢先截道:

    “还奸夫淫妇,你瞎了眼罢?他未娶我未嫁,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三道四!告诉你,我和石头乃是两情相悦,从此一生一世都在一起了。”

    “吼……”

    “我这辈子就是他的人了!”

    “吼啊……”

    “我就算是死,也要和他死在一起,也不会便宜了你!”

    “啊……”

    巨大的蛇头上,吉安福的双眼已经完全一片血红,身上所有的鳞片片片倒竖,肌肉青筋尽数绷起,仿佛在那不人不兽的身躯中已经点燃了一团狂暴的火焰,随时都会迸裂开一般,毁灭周围的一切。

    在这狂怒到了极点的时候,他身下的那只巨蛇动作也越发狂暴起来,几乎所过之处便是山崩地裂,但是仔细下来却会发现,那巨蛇的动作反而没有之前那么灵活了,几乎都是靠着一股疯狂的蛮力在拼命攻击着。

    沈石是对此感觉最清晰的人,几乎是在钟青竹再度刺激吉安福的同时,他便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顿时为之一松,虽然周围仍然危机四伏同时也还是飞沙走石的可怕景象,但是躲避起来乃至靠近吉安福那边,却是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几番飞扬腾挪,沈石终于带着钟青竹躲过重重巨大蛇躯的碾压,飞近了那个硕大的蛇头,而如鬼如魔的吉安福看起来对此没有半点担心,反而是怒吼一声,操纵身下的蛇头直接迎了上来。

    眨眼间双方便如离弦之箭般冲近,沈石人还未至,几道符箓已经迅捷无比地在他指尖燃烧起来,变换出数种黑气黄光,瞬间降临到吉安福的身上。

    然而以往屡试不爽的五行术法,这一次在吉安福的身上却是如泥牛入海,半点声息反应都无。吉安福仰天狂笑,狰狞万状,低吼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我蛇神之身面前逞能?”

    沈石心下一沉,心头掠过一丝阴影,但是事已至此,自然没有再后退的道理,只能是拼死一搏。他在半空中低吼一声,驾驭着倾雪剑快速无比地冲到蛇头上方,忽地把钟青竹往前一推,然后一个纵身向下跳去,同时口中对钟青竹喝道:

    “你走!”

    话音未落,倾雪剑已然飞了出去,而沈石凭空落下,在半空中深吸了一口气,忽地一阵冰寒之气在他周身凝结,一张复杂无比的紫色符箓缓缓燃烧起来。

    正是他如今最强大的也是唯一掌握的三阶术法冰剑术。

    然而冰寒之气才看看聚拢,忽然一个身影却从他身旁落了下来,衣襟飘飘,秀发飞扬,赫然正是钟青竹。沈石大吃一惊,才要说话,却只见钟青竹转过眼来,半空中她的眼神平静却坚定,一缕秀发被风吹起拂过她白皙温柔的脸颊,似有千言万语,却并无一字吐出。

    那温柔只在瞬间。

    那心意只在心底。

    沈石没有再说出一个字,他只是霍然回头,屏息凝目,刹那之间,天地皆静,只有冰霜风雪冲天而降。

    这突如其来的异象似乎让吉安福吃了一惊,原本是疯狂的血眼在这一刻突然清明了些,原本往这里气势汹汹冲来的势头突然一滞。原本昔日在凌霄宗金虹山的时候,吉安福的个性便有些阴沉多疑,不是那种莽撞癫狂的性子,只是与这怪蛇合体之后,一来或许是受了这怪蛇本性的影响,二来也是感觉到了几乎无敌的强大力量,这才肆无忌惮起来。但在这一刻从那半空中突然出现的隐隐蕴含着强大力量的冰霜风雪,却让他忽然又心生顾忌起来。

    他怪眼翻转,忽地一声低吼,竟然是在这占据绝对上风的情况下,直接向一旁横着让了开去。而几乎是在他转开的同时,从半空中的暴风雪里飞驰而疾射出的一柄巨大冰剑,便激射而下。

    蛇躯庞大,不可能完全让开,但是大部分位置都避让开了,只有一小片蛇躯被冰剑击中,瞬间一片冰霜凝结,看起来就像是化作了一块冰雕。

    片刻之后,那一小片冰雕上居然还掉了几块碎片下来,里面带出了一小部分蛇躯的血肉。

    这术法的威力竟然能够对如此强大的蛇躯都造成一点伤害,显然大大出乎吉安福的意料之外,不过在机智地躲避过这强大的一击后,吉安福已然再度稳占上风,狞笑一声后,硕大的蛇头再度横扫过来。

    在半空的钟青竹惊呼一声飞起,但沈石因为刚刚施法却是反应不及,直接就被蛇头轰的一声甩中。

    刹那之间,一连串清脆而令人毛骨悚然的骨折声顿时响起,而沈石却并没有被击飞出去,因为在这一刻那可怖如鬼的吉安福一个俯身,却是用左手直接抓住了沈石的身体,硬生生将他扯了过来。

    钟青竹失声惊叫,飞身扑下,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吉安福与蛇躯合体之后的力量大得惊人,沈石全身又是重伤,一口鲜血喷吐而出,几无还手之力。

    而吉安福双眼中满是仇恨厌憎之意,仰天大笑状若疯狂,一声大吼,右手竖起如刀,狂笑着刺了过去。

    在钟青竹带着悲伤绝望的惊呼声中,他的右手势如破竹,瞬间刺入了沈石的血肉,直接洞穿了他的腹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