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六十九章 决死

戮仙 第六十九章 决死

    第六十九章决死

    沈石的境界目前为止,也只修炼到了区区凝元境中阶境界,与鸿蒙世界里的大多数人族修士在修道上有些不同,他在这个五行术法式微的年代里因为种种原因,选择了走这条艰难的路。不过因为神秘的“阴阳咒”的存在,沈石的五行术法其实已经与过往大部分人所了解知道的有了不同,施法速度更快,威力也更强,在一些出其不意的场合中,他甚至单靠着五行术法,其中当然也有符箓之道的帮忙,就能击败道行境界胜过自己的强敌。

    事实上,如果没有心理准备的话,面对他突如其来如狂风暴雨般密集而且威力又委实不弱的术法狂潮,还真没有几个凝元境修士可以挡得住。||||小说

    只是除了这种强悍凶猛的攻击手段之外,五行术法其实对修士自身的道行境界并没有太大的补益,它既不能增进修士的灵力修行,也不会锤炼修士的肉身强韧,基本上就是一种纯粹的进攻手段而已,最多就是有一些辅助性的术法可以帮助修士逃生。

    换句话说,沈石虽然借阴阳咒之力而实力大涨,真实战力远在普通在他这个境界上的人族修士,但是单以肉身防御来说,其实他所擅长的五行术法对他并无丝毫补益,面对对方一旦避让过他五行术法的攻击并发动反击时,沈石仍然也还只是一个凝元境中阶的普通修士而已。

    攻强守弱,便是沈石如今最清楚的写照。也正是因为如此,沈石当日在凌霄宗内刚刚突破了凝元境,第一次选择修炼神通道法的时候,仔细思量之下却是选择了并不被大多数人喜欢看好的防御性术法“金石铠”,也就是这个原因。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清晰地往这里发展而去,沈石在看到吉安福躲开了自己冰剑术攻击并趁势反击的时候虽然有些惊讶,但仍然还算是镇定,因为当初经过高陵山镇魂渊中那一役后,因为阴龙真血入体的缘故,与他体内的金石铠竟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龙纹金甲神通,非但防御大增,甚至紧要关头还可以用来搏命进攻,算是他压箱底的一种杀手锏,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对灵力的消耗实在有些大。

    是以当沈石被吉安福抓住时,几乎是立刻便催动了龙纹金甲,虽然此刻在场的还有第三个人钟青竹,但在这生死关头自然顾不了那么多了,而且钟青竹与他关系匪浅,这手段落在她眼中应该也无大碍。

    然而诡异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正当沈石在危急关头准备催动龙纹金甲护体并伺机准备反击时,在他丹田之中的灵力方一鼓荡,那龙纹金甲堪堪现身甚至还没有清晰之时,猛然间一股莫名却古老苍莽的力量洒落下来,顿时震住了在沈石丹田中的所有灵力异动,龙纹金甲瞬间湮灭消散,竟是无法聚拢了。

    沈石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在那电光火石之际他仓皇神念自观,赫然只见在丹田正中,虚空悬浮着一把苍老古剑,正是戮仙。

    这把诡异的古剑,竟然在这生死一线的紧要关头,镇压住了他的丹田,禁锢了他所有、当然其实也是唯一的一种神通道术手段。

    没有龙纹金甲,甚至是原本那种金石铠的护体,沈石事实上便等同于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族凝元境中阶修士,所能倚靠的也仅有原本就不算特别强横的肉身力量。于是那一幕便上演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吉安福那如魔一般的手臂直接洞穿了沈石的腹部。

    沈石一声闷哼,整张脸瞬间煞白,就连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起来,包括他的神智在这一刻都有些模糊,只有一个念头突如其来地笼罩了自己的脑海,那边是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真的要死在这个小人手中了吗?

    旁边传来钟青竹悲愤而惊慌的呼叫声,她的身影很快出现在沈石的附近,手中献出了一把灵剑向与蛇躯合体的吉安福砍去。而与这两个敌人相比,吉安福的双眼中再度一片血红,似乎心中的暴虐在这一刻完全释放了出来。

    他仰天长笑,一手挡开钟青竹劈来的灵剑,“铿锵”之声连续响起,声若金石,那些附着在他手臂上如蛇鳞般的鳞片,竟然是坚硬无比,哪怕是灵剑都无法破开。

    单以肉身强度而论,吉安福此刻显然已经远远胜过了沈石与钟青竹。只见他猖狂狞笑,动作轻松,随手抵挡了几下钟青竹的攻势,轻而易举地便逼退了她,随即右手霍然举起,沈石低哼一声,腹部鲜血泉涌,顺着他手臂喷洒而出,而他的整个身子也赫然是被吉安福整个举了起来,如同一个祭品,模样凄惨。

    钟青竹贝齿紧要,脸色苍白,再度不顾一切地抢上,就在这半空中旋转不停呼啸吼叫的巨大蛇头上,人影交错,剑芒闪烁,向着那吉安福疯狂攻击,然而吉安福一身肉躯坚硬的无法想象,任凭钟青竹如何攻击都很难对他造成伤害,更有甚者,往往吉安福还会带着一丝暴虐狂笑,猛地将重伤垂死的沈石身躯呼的一下挡在自己身前迎向钟青竹,而到了这个时候,钟青竹只能硬生生地收剑顿势,甚至因为太过激烈而反挫伤到了自己,在原本苍白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红晕。

    “怎么样,怎么样?”吉安福的狂笑声响彻云天,那得意与狂妄似乎已经达到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地步,似乎在这一刻,他终于踏上了他人生的巅峰,将所有他所厌憎的人都踩在脚下,在他所渴望贪慕的女人眼前扬眉吐气。

    一拳再度逼退想要攻上来救沈石的钟青竹,吉安福狞笑着看着那个焦急却依然不失美丽的女子,咧开那大嘴,已经变得如蛇信一般的开叉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獠牙嘴唇,狞笑着道:“钟青竹,你还在妄想什么,还是老实点跟了我,做我的女人罢!”

    钟青竹微微喘息,持剑站在丈许外的地方,一双明眸里满是焦急之色,看着被吉安福抓在手臂上似乎已经昏厥不醒、鲜血横流形状惨烈的沈石,忽地一咬牙,寒声道:“你先放了沈石!”

    吉安福狂笑一声,挥舞了一下右手,狠狠地将沈石的身体在身边的蛇躯上砸了一下,然后恶狠狠地道:“你是说这个废物?”

    钟青竹的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嘴唇在瞬间苍白了几分。

    吉安福却仿佛被这暴虐的一幕越发刺激得高兴起来,哈哈大笑着,肆无忌惮地对着钟青竹招手,道:“来啊,来啊,钟师妹,我喜欢你很久了,快过来让我好好抱着你!”

    钟青竹脸色数变,忽地秀眉一挑,竟然真的垂下手中武器,深吸了一口气后,向吉安福走了过去。

    吉安福这一下倒是一怔,似乎并没有想到钟青竹居然真的会听自己的话语,惊愕片刻后,随即大喜过望,哈哈狂笑,整个人似乎顿时也膨/大了一些,盯着钟青竹大笑道:“聪明人,啊哈哈哈,好啊好啊,青竹,我会对你……”

    话音未落,钟青竹已经走进数尺之外的地方,忽地神色一冷,瞬间剑光再起,直接就是再度向吉安福的眼眸刺去。

    吉安福大叫一声,奋力后仰同时手臂快如闪电,一下子挡在自己双眼之前,看去就像是本能反应一样,但是蛇躯之强大实在不可思议,光靠这本能反应竟然还是挡住了钟青竹这突如其来的暴起一击。

    蛇臂猛地一震,将钟青竹震退几步,吉安福似乎在这瞬间再度陷入了狂怒,对着钟青竹怒吼道:“你骗我,你又骗我!”

    钟青竹冷冷一笑,神情中有不加掩饰的轻蔑之意,冷笑道:“说得好像我真的从了你,你就会放过石头一样,无耻小人!”

    “吼……”吉安福仰天大叫,似乎再度受到了什么刺激,他与这蛇躯合体之后,无论是神智还是性情显然都受到了不少影响,稍微撩动便愤怒欲狂,当下咬牙切齿地怒吼道:

    “你们这些贱人,都是骗我,全部都是骗我的……我要你们全都去死……”

    声嘶力竭犹如兽吼一般的怪叫声里,吉安福猛地振臂,钟青竹惊叫一声,却是看到他把怒火第一个发泄到沈石的身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眼看着是要硬生生将沈石撕成两半的意思。

    在这危急关头,钟青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在瞬间停滞,忽然间她眼中有决绝之意,猛地伸手入怀,片刻之后握紧拿出,在紧握的手指缝间,一道细微却清晰的光辉飘洒而起。

    那是一颗浑圆清亮的圆丹,灵气充沛已极,几乎是到了令人惊诧甚至骇人听闻的地步,而在气息流转豪光绽放中,这颗强大无比的圆丹内部,还有一只奇异的小小红蝎,似乎正在隐隐闪烁着身体。

    而与此同时,前方生死悬于一线的沈石那边,看去已然昏迷不醒,而洞穿了他腹部几乎给了他致命一击的吉安福,原本嚣张狂妄的脸上,忽然所有的神情猛地在那一刻,一下子僵硬了下来。

    一道淡淡的柔和的白色光芒,从沈石的腹部位置,也就是他原本的丹田部位,缓缓散发了出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