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七十章 蝎蛇

戮仙 第七十章 蝎蛇

    第七十章蝎蛇

    沈石是被一阵剧痛从昏迷中惊醒过来的,几乎是在他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的同一时刻,那股难以想象的痛楚便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哪怕心志向来坚韧的他也差一点痛喊出声。

    眼前有金星疯狂闪烁着,耳边轰鸣声不绝于耳,同时感觉自己的整个身躯仍然还在剧烈颤动着,就好像被扔进了一个巨大的风眼中被狂风吹得如同落叶一般东倒西歪。

    狂烈的风声已然还在耳边呼啸,沈石剧烈地喘息着,勉强睁开了双眼,第一眼看到的仍然还是吉安福那张丑恶而狰狞的脸。因为合体而变异的那张脸上,开裂到脸腮边的大口正张着,小说分叉的蛇信般的舌头也吐了出来,令人看了格外的厌憎。唯一有所不同的是,此刻原本该是暴虐的吉安福脸上,却不知为何突然浮起了一丝异样乃至于难以置信的惊恐之色,甚至连他眼眸中的血红色都为之淡了不少。

    然后,沈石便看到了那一道白色光芒。

    从他被洞穿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腹部位置,所散发出来的那一道柔和的白色之光。

    那白光似乎十分温和,并不炽烈更不刺眼,然而大占上风对沈石破腹的吉安福,此刻却忽然惊慌大叫了一声,整个身子猛地后仰,似乎对那白光畏之如鬼,拼命地想要将自己的手臂抽回来。

    但是在这诡异的一刻,那道白色的光芒却仿佛变作了无形的枷锁,直接锁定了他的手臂,以吉安福此刻与怪蛇蛇躯合体之后那强悍无论的力量,猛然发力,却竟是无法将自己的手臂从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沈石腹中拔出来。

    吉安福的神情看起来越发惊惶,而与此同时,白光渐渐亮起,沈石带着几分惊讶低头看去,只见在那白光深处,却有一柄古老长剑的影子若隐若现,浮浮沉沉,散发着一股古老而苍莽的气息。

    正是戮仙古剑。

    沈石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回想前头,自己在关键时刻本欲发动龙纹金甲护身,结果丹田之内的所有灵力神通都被这只怪异的古剑所压制,以致于自己瞬间败在吉安福手下;但是在这生死一线的危急关头,这诡异古怪的戮仙古剑居然又生异象,反过来又对吉安福压制了过去,而且看着模样,似乎吉安福、或者说是那不明来历的上古大蛇,对着这柄古剑有着天然的畏惧,转眼间就有被彻底压制的迹象。

    这一起一落,起伏实在太大,饶是沈石见多识广,此刻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再加上他受伤确实集中,此刻还能保持清醒实在已是不容易的事了,所以也就做不了什么更多的事。

    不过沈石做不了,但在场的除了沈石和突然被压制住的吉安福,却还有第三个人。

    钟青竹。

    她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吉安福的背后,面带决然之色,手中灵剑光芒大盛,直接便向吉安福头顶斩了过去。而值此之际,吉安福的全部心神却似乎依然是被从沈石腹部中亮起的那片奇异白光所吸引,对钟青竹的攻击竟然几乎没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在她利刃眼看就快斩到他脸上时,吉安福才像是突然觉醒一般,怪叫一声,猛地侧过脑袋,险险避开了那灵剑。但他的下半身此刻都与蛇头融为一体,动作本就不算灵便,这一剑还是一下子劈中了他的肩膀偏脖颈处。

    只听“铛”的一声声响,如金铁交击,火星四溅,那吉安福痛叫一声,身子歪了一下,但看那被灵剑看中的部位,虽然瞬间一片惨白,甚至连鳞片都火星溅起翻了起来,但居然还是硬扛住了,这血肉皮肤的强韧处真是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吉安福咆哮一声,似乎在瞬间被钟青竹所激怒,回头就要对她攻击,然而片刻间他忽然面色又是一变,惶然回头,只见从沈石体内传来的那道白色光辉越发灿烂,而且有一道剑影缓缓升腾而起。

    伴随着那道古拙的剑影出现,吉安福口中猛地发出一声惨叫声,似乎看到了什么最恐怖最害怕的东西,而那声音此时听来,已经完全不是人声,尖锐高亢凄厉得犹如蛇类嘶鸣一般,瘆人无比。

    钟青竹原本后退了一步,但看到吉安福突然又变得如此古怪,虽说她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在沈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吉安福变得如此怪异,但这种情形下吉安福显然是突然陷入了什么极大的困境,她顿时精神一震,口中轻喝,灵剑便又往吉安福头顶砍去。

    只听铛铛铛铛一阵脆响,平时足以断铁碎石的灵剑在吉安福身上毫不容情地连斩了十几件,吉安福被前后夹击,神色越发衰败,同时他的注意力似乎全部用来了抵抗那古怪的白光,对钟青竹的攻击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只是饶是如此,只是单靠着自身那强悍无比的肉身,他虽然狼狈万状,却居然还是硬生生扛住了钟青竹的攻势。

    而与此同时,剧痛如潮汐一般正不停地冲袭着沈石的头脑,他的意志又忍不住地开始渐渐有些模糊起来,脑海中甚至慢慢变得空白,整个人也无力地衰弱下去。似乎是受到了他如此衰弱的影响,在他腹部中原本明亮起来的那道剑影白光,在闪烁了一阵后,竟然也有了几分不稳,开始隐约黯淡下去。

    这其中的变化虽然不大,但是吉安福却在瞬间似乎就感应到了!

    他的一双血红眼眸瞬间红芒大盛,似乎在一开始还有些难以相信,但片刻后他就发出了一声咆哮,全身气势如山如岳,轰然而起,在那一刹那间,似乎猛然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怪蛇虚影,突然在他背后闪现而过。

    “吼……”

    他仰天长啸,奋力一拔手臂,只见白光一阵乱颤,他的手竟然硬生生收回了寸许。

    鲜血再次崩裂涌出,沈石的身躯大震,而吉安福则是狂喜交集,哈哈狂笑,吼道:“去死吧,你们全部都去死吧!”

    话音未落,原本被沈石那边的异状所惊到的钟青竹霍然回头,在那一瞬间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向吉安福合身扑上。还没等吉安福会过意来,钟青竹的身子已到了他的身边,而这一次,她伸过来的并不是握着灵剑凶猛攻击的那只右手,而是从一开始就收在身侧、紧握成拳的那只不起眼的左手。

    一道豪光,霍然冲天而起。

    凄厉长啸响彻云天,仿佛是从九幽地府传来的怨毒呼喊,半空之中,一只巨大蝎影身有铁翼,在钟青竹身后猛然出现,然后直扑向吉安福身后那道怪蛇虚影。

    两只巨大无比的妖兽虚影瞬间冲在一块,各自狂撕梦斗,而吉安福似乎在这一瞬间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身子大震之下,脸上却流露出几分呆滞的表情。

    钟青竹左手上已经完全摊开,显露出的正是一颗豪光四射灵气逼人的青色圆丹,而她此刻长发飘扬面色决厉,更不迟疑,直接将那颗圆丹打向吉安福,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突然放弃了吉安福的头部脖颈等要害部位,反而有些奇怪地打向了看起来不那么重要的吉安福腰身部位。

    那个地方,是吉安福的身躯于怪蛇融合交接的部位。

    吉安福身子艰难地震动了一下,似乎仍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清醒过来,然而下一刻,那道灵力惊人的青色圆丹便已击中了他与蛇躯交接的腰部。

    “啊……”

    下一刻,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猛地从吉安福口中发了出来,半空中那个巨大的蛇头也像是陡然受到了什么重创,整个翻腾起来倒向另一侧。一大片诡异的蛇血喷洒而出,溅到了钟青竹的脸上,让她原本柔美的脸庞平添了几分凄厉。

    一道鲜血淋淋的伤口,在吉安福的腰间显露出来,钟青竹眼色更厉,几乎没有片刻迟疑,立刻又不停地向那一处破绽不停打去,在这种生死关头,只要她少有犹豫,只怕自己和沈石便是万劫不复。

    吉安福痛苦万状,惨叫连连,没过多久,赫然只见他的腰身部位竟是被钟青竹切开了将近一半,这一处的脆弱与他身躯其他部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但是更加诡异的是,从那血淋淋的伤口下,却似乎并没有吉安福原本该有的下半身,反而是另有一道奇异的光芒从血肉深处透了出来,在那里似乎隐藏着什么,隐约中那股气息仿佛与钟青竹手中的那枚强大圆丹有几分相似,甚至于还更胜过三分。

    除此之外,身躯下方伤口那里的血肉似乎本来就是这座蛇躯的一部分,而吉安福原有的身子,似乎已经彻底消失了。

    “饶了我吧,饶命啊……”

    忽然,凄惨无比的吉安福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勇气,那一双眼眸中原有的暴虐也荡然无存,仿佛一切突然又回到了昔日在凌霄宗金虹山上,他仍是那个平凡的普通弟子。他大声地凄厉地叫了起来,向着钟青竹苦苦哀求着,再一次状如疯狂,但这一次却并非手掌他人姓名,而是自己恐惧于死亡。

    钟青竹冷冷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一言不发,忽然手臂猛然挥起用力斩落,吉安福一声惨嚎,犹如撕心裂肺一般,然后他的半截身子,就这样硬生生地与那蛇躯分开了,随即像是一片凄惨而枯败的落叶,从巨大的蛇头上掉了下去。

    片刻之后,远远的从地下传来一声惨烈的啪叽声,仿佛一切已经摔得稀烂。

    钟青竹容色冷峻,在间不容发之际一把抓住了沈石的身子,将他拉到自己的身旁,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向那一处巨大的伤口看去。

    令人毛骨悚然的一片血肉模糊中,一道清光透了出来,倒映在她明眸之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