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七十四章 碎屑

戮仙 第七十四章 碎屑

    第七十四章碎屑

    (前两天写文的时候,脑子又抽了,在计算问天秘境死亡人数时又习惯性地犯了傻……数学老师我对不起你,不过反正我从小数理化就是一塌糊涂了,想必也没人对我有所期待!。已经回头修改了,大家见谅,小时候读书太差,如今只能码字了,大家不要学我,要好好学习,以后才能幸福啊!呵呵。)

    沈石怔了一下,从孙友口中所听到的这种发生在钟青竹身上的情况,还当真是闻所未闻,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孙友微微摇头,看起来脸上也有几分困惑不解,道:“不晓得啊,这种情形我以前也从未听说过——小-说。不过我私下里问过一次我爷爷,听他说钟青竹这样子,很可能还是因为得了什么极其强大或是逆天的机缘,在极短的时间里突然急速冲破境界,体内灵力剧增但肉身却并没有来得及跟上这份强度,所以才有了几分失控。”

    说到这里,孙友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道:“唔……按我的理解,似乎有点像是刚学会走路的新生妖兽,正在慢慢习惯自己身体的意思吧。”

    沈石皱了皱眉,对孙友的这个比喻感觉有些不妥,不过仔细一想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当下默默地点了点头,道:“那……有人知道青竹她得到的是什么机缘么?”

    孙友笑了一下,道:“没有,她什么都没说。”

    这答案也在意料之中,沈石缓缓颔首,没有再多说什么。

    孙友又跟沈石闲聊了一会,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只见不知不觉外头的天空都已经暗了下来,便站起身子,对沈石笑道:“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等明天我再来看你。”

    沈石笑着点了点头,孙友笑着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不多时走到门边,他伸手一把拉开房门时,忽然伴随着屋外一阵轻风吹来,孙友猛然看到在门外竟然站着一个身影。

    屋外那人似乎也是刚刚走到这里,一只手伸在半空似乎正想敲门的样子,不曾想这房门突然就开了,一时间也是吃惊不小,怔在原地。

    隔着一条门槛,屋里屋外的两个人目光相接,彼此都是呆了一下,有好一会儿,竟然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坐在后头床铺上的沈石被前头孙友的身子挡住了视线,没看到屋外有个人,只是望见孙友突然奇怪地站在门口半天不动,不由得讶然道:

    “怎么了?”

    孙友没有开口回答沈石的问话,他的目光明亮却又有几分深沉,安静地看着自己前方那个人。有些昏暗的天色下,那人似乎是站在一片阴影中,不过依然可以看到他的容貌眼睛,就连那脸型和轮廓看起来似乎与孙友都有几分相似。

    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本来都姓孙,是同一个家族里血脉极近的堂兄弟。

    屋外站着的人,是孙恒。

    ※※※

    血管中流着相同血脉鲜血的两个人,彼此默然对视了好一会之后,孙友才第一个开口,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很平静地问道:

    “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孙恒看着一门之隔、就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孙友,脸上神情有些复杂,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似乎有一些想离开的意思,不过很快的,他似乎也平静了下来,淡淡地道:“听说沈石受了重伤,我过来看看他。”

    孙友眉头一挑,嘴角翘了一下,面上神情似笑非笑,但声音语调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平静地道:“哦?我倒是不知道,大哥你什么时候与石头他居然有这样的交情了?”

    孙恒目光越过孙友,看了一眼坐在屋内床铺上,脸上也带了几分惊讶的沈石,沉默了一会后,道:“在问天秘境里的时候,我被其他门派的对头追杀,身受重伤险些丧命,在那紧要关头偶遇沈石,是他救了我一命。”

    孙友身子微微一震,面上惊愕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下意识地回头转身,向沈石看去。沈石面色平静,对着他点了点头,示意确有此事。

    孙友默然,片刻后缓缓转过身来,目光炯炯,却是深深看了自己这位大哥一眼,片刻后侧开身子,让出了道路。

    孙恒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而在他身旁,孙友在他走过之后,同样也是沉默地走出了门口。两个兄弟擦肩而过,面色都是平淡平静,却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吱呀……”一声,是孙友出去时顺手带上了房门,站在门外走廊上的他,英俊的脸缓缓抬起,看了看那已经昏暗下来夜幕降临的夜空,凝视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随即转身离开。

    屋子中,有那么一段时间里,沈石与孙恒也都没有说话,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与冷淡,又像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眼看着随着外面夜色降临,屋子里的光线也越发昏暗,孙恒忽然摇摇头叹了口气,随后走到屋里的桌子旁边,拿起火石点亮了一支蜡烛。

    火光亮起,让这间屋子里亮堂了不少,孙恒随即走到沈石的床边默默坐了下来,过了一会之后,才露出一丝苦笑,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沈石耸了耸肩,随后打量了他一眼,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后来没什么事了吧?”

    孙恒点点头,道:“不错,当日你离开之后,我就一直躲在那个石壁洞穴之中,直到离开的那一日都安然无恙,伤势也养得差不多了。”

    沈石笑了笑,道:“那真是要恭喜你了,至少眼下看来,能活下来比什么都强。”

    “是啊……”孙恒感叹了一句,这次四大名们众多菁英弟子们在问天秘境中折损几率如此之高,当真是能活着便是最好的结果了。随后,他又看了一眼沈石,忍不住问道:

    “我记得你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后来怎么变成这样了?”

    沈石默然,当日他离开孙恒不久后便深入巨龙荒野深处,进而到达了那奇异的环形石山等一系列诡异遭遇,包括最后数日里与钟青竹相遇和吉安福死斗等际遇,都不是可以随意与人述说的。

    孙恒并不是傻子,在看到沈石的表情后立刻醒悟过来,不由得带了几分歉意,道:“是我冒昧了,你莫要在意。”

    沈石笑了笑,也不以为意,道:“无妨。”

    孙恒道:“不管怎么说,你总是在秘境中救了我一命,于情于理,我都要过来道谢一声。”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沉默片刻后又道,“救命之恩无以回报,算是我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开口就是。”

    沈石倒是有几分意外,多看了这位孙家大公子一眼,以往他一直站在孙友的立场这边,与孙恒敌对,是以对这个素来没有交集的孙恒极少有关注,但这段日子因为秘境中几次相遇,倒是让他对孙恒印象好了些。

    不过他眼下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紧要事情会去求到孙恒身上就是了,所以便淡淡笑了一下,道:“大家都是同门,我总不能眼看你被元始门的那几个家伙杀了。举手之劳,不必在意了。”

    孙恒默默地点了点头,但神情略显肃然凝重,显然并不因为沈石这一句话就真的将这件事轻轻揭过了。

    只不过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的话又再度变得少了起来,无论是沈石还是孙恒,似乎都有种面对着对方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在过往很长的时间里,两个人几乎都是陌生人,而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因为有孙友的存在以及以前发生的那些事,他们似乎也总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如此有些尴尬地又坐了一阵子,孙恒还是起身告辞了,这个举动让沈石心里松了一口气,只是看着他离开的时候,沈石还是有些莫名的感叹。

    也许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罢,谁又知道呢?

    ※※※

    在屋中昏黄的烛火中枯坐了一会,沈石一直默默无言,在他身旁趴着的小黑还是酣睡着,只是过了一会之后,忽然它的两只耳朵猛地一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而与此同时,沈石的目光也转向了那扇半开的窗口,外头昏暗深沉的夜色里,隐约有个人影出现在窗纸之上。

    沈石叹了口气,道:“既然都来了,怎么不进来呢?”

    窗外的人影没有回答,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过了一会之后,那半扇还关着的窗扉忽然无风自开,随即一个黑影飘了进来,落在了屋中。

    黑发明眸,容貌清美,似乎她一站在那里,便让那烛火都明亮了几分,将这屋子都照耀的更加明亮,正是钟青竹。

    沈石看着她,笑了一下,道:“我还正想着,你什么时候才会过来看我呢?”

    钟青竹神情平静,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为何,此刻的她看去似乎与过往有了一些不同,少了几分温婉,多了几分清冷,就连原本清澈的明眸目光,这时看去似乎都更加深沉了些。

    或许,那便是境界突飞猛进所带来的影响么?

    现在的她,站在那里就有一种隐隐不怒而威的气势,仿佛只是被她安静地凝视着,就会让人感觉到有一些莫名的压力。

    不过对着沈石,钟青竹似乎终究还是有所不同的,在那样平静地看了他片刻后,嘴角微微一动,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如冬季里的寒梅,悄然绽放。

    她慢慢地走了过来,同时轻声道:“怎么,你知道我一定回来看你么?”

    沈石微笑着看着她,道:“我醒了之后好一阵子才想起来,身上不见了好些东西,唔,如意袋之类的,想来应该是在你这里吧。”

    钟青竹微微一笑,面上的线条又柔和了几分,似乎在沈石的面前,她久违的温柔也悄然回来了少许,让她平添了几分妩媚与温和。她轻笑着说道:“看你说的,没了,我可是全丢在秘境里了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微笑着拉过凳子,向下坐去。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在这间屋子中,猛地响起一声清脆而刺耳的“哗啦”声。

    沈石与钟青竹两人脸上的表情同时一僵,钟青竹的身子也是猛地一顿。

    在她身下,那张坚固的木凳已在瞬间化为了一堆碎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