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七十五章 异瞳

戮仙 第七十五章 异瞳

    第七十五章异瞳

    随着那张凳子突然之极地化作一堆碎屑,在那一声诡异的脆响脆响,屋子中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沈石与钟青竹面面相觑,神色都是古怪,所不同的是沈石在诧异之余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翘起,而钟青竹则是眼中多了一丝尴尬,一抹淡淡的红晕轻轻掠过她白皙的脸颊,仿佛为她清美的容颜中添加了几分活泼与妩媚。

    过了一会,沈石咳嗽了一声,若无其事地道:“呃……那凳子早就坏了,好像是被虫子蛀了一般,我平日都不坐的。你说元始门这家大业大的,居然这么抠门,连个坏凳子都不换,真是太小气了!”

    钟青竹慢慢站直身子,听了沈石的话,不知为何,脸上那一抹微红却仿佛更浓了些许,然后瞪了沈石一眼,咬了咬嘴唇,道:“是我自己的错,还没控好灵力,好好的你怪人家元始门做什么?”

    沈石挠挠头,干笑了一下,道:“这不是想找个替罪羊么,第一个反应想到了就说了。”

    钟青竹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沈石笑了一下,用手轻拍自己的床铺边缘,道:“坐这里吧。”

    钟青竹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算了,别待会把这张床也……”

    说到一半,她忽然脸上又是一片赫色,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看到沈石的神情间在那边有些古怪,不知为何心里忽然又有些恼火起来,嗔道:“你在那里似笑非笑的,心里在想什么?”

    沈石笑道:“你不会想知道我想什么的。”

    钟青竹啐了一口,却突然又有几分好奇,道:“你想什么了?”

    沈石一本正经地道:“我看到你刚才那模样,突然想到……”

    “好了,别说了!”钟青竹忽然开口打断了沈石的话,脸颊猛然间已是一片红透,与平日里她惯常清冷的模样迥然而异,就连与她有过几次出生入死经历对她相知极深的沈石,也是头一次看到她这般模样,一时间不由得都看得呆了。

    钟青竹最终还是没有坐在沈石的床上,而是从旁边又搬了一张凳子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这一次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看得出钟青竹在坐稳之后是松了一口气,想想也是,她弄坏了一张凳子或许还没什么关系,但是万一要是真不小心将沈石所躺的那张床给弄塌了,这后果……

    坐稳之后,钟青竹抬头一看,便望见沈石正注视自己这里,心里忽然想到之前沈石那有些古怪的笑容,不由得又有些羞意。不过经过这一小段插曲,倒是让两人间的气氛不知不觉轻松了许多,原本初见面时若有若无的那一丝说不出的隔阂距离,这时也消散了。

    沈石支起身子,刚想开口说话,忽然只听身边传来一阵动静,却是一直呼呼大睡的小黑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甩甩脑袋站起,先是瞄了一眼钟青竹后,口中低低咕哝了几声,随后呼的一下跳下了床铺,摇摇身子然后自顾自地从门口那边跑了出去,也不知这是溜到那儿去玩了。

    钟青竹秀眉微微皱了一下,忽然道:“小黑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啊?”

    沈石怔了一下,随即微笑道:“你别理它,这家伙怪得很,有时候对我也没什么好脸色呢。”

    钟青竹默然片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随后抬眼看了沈石一下,却是伸手向怀里摸去,过了片刻,她陆陆续续取出了好些个如意袋,一字并排地放在沈石身前的床铺上。

    “从秘境中快出来的时候,你仍然还是昏迷不醒,加之出境后你我又是分开,而出来之后想必场面也是一片混乱。我担心你千辛万苦得来的东西,万一有人趁乱……而且,”她顿了一下,声音放低了少许,又轻声道,

    “而且,你身上的如意袋为数着实不少,万一被人看到了,只怕……只怕会有一些无端猜测。”

    沈石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是,多谢。”

    事情倒是确如钟青竹所言,他当日昏迷不醒,自然无力遮掩或是收藏好身上的物件,而一般正常人岂有身带一大堆如意袋的?这若是被人看到,只怕任是谁都会联想到在问天秘境里,沈石是不是从其他人身上抢到了这些如意袋。

    这种自相残杀的阴私事过往便屡禁不止,只是问天秘境隔绝内外,所以谁也没办法也没证据证明什么,在那秘境之中,是真正的你死我活,也绝不会有人留下活口。不过平白无故若是留下这么一个大的破绽,日后沈石只怕也是麻烦无穷,因为死的那么多人中自然会有无数的亲朋好友乃至师长前辈,在找不到仇人的情况分不清死去的人到底是遇到凶险意外死亡还是被同伴杀死的情况下,很难说不会怀疑到沈石的头上。

    那么多的如意袋,会不会有一个就是自己的朋友、师兄师弟所拥有的呢?

    沈石的目光在那些如意袋上扫过,并没有马上伸手去拿,而钟青竹则是在放下那些如意袋后保持着沉默,过了好一会之后,她忽然轻声道:

    “你信不信我?”

    沈石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钟青竹神色平静,一双明眸里目光清亮,正凝视着自己,而在眼底深处,似乎还有几分复杂而难以看清的微光。

    “当然信啊。”沈石笑了起来,笑容温和而随意,道,“咱们总归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几次的人了,怎么会不信你?”

    钟青竹目光微微低垂,白皙的脸颊边的肌肉,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微微紧了一下,随后又瞬间平静。她重新抬眼凝视着沈石,似乎是在心底有千言万语在刹那间流过,但最后只有微微一笑。

    她的身子微微前倾,一只白皙柔滑的手掌轻轻拂过床铺上的那些如意袋,但目光一直都看着沈石,她的神情似乎有些随意,但眼神却仿佛很是郑重,低声道:

    “这些东西是你的,我……不曾看过,也不会贪墨一件。”

    屋子里似乎突然又安静了下来,沈石静静地看着她,钟青竹的眼眸里则是倒影出他的容颜,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之后,沈石忽然笑了起来,点点头,笑道:

    “这还用说么,我信你的。”

    钟青竹身子缓缓挺直,嘴角微微翘起,慢慢地,露出了一个会心且轻松的笑容。

    夜深人静时分,繁星已然亮起,点缀夜幕天空。

    钟青竹走出沈石的房间时,轻轻带上了房门,她关得很小心,看去像是有点害怕自己吵到了屋里的沈石,又或是担心自己不小心又弄坏了这扇门。

    夜风吹来,有几许凉意,钟青竹在门口安静地站了片刻后,缓缓向走廊外走了两步,从屋檐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夜空。

    淡淡的银色星辉洒落下来,落在她安静美丽的脸上,黑色的秀发在这风中幽幽飘动,仿佛带着一丝神秘的气息。她抬头仰望着无垠的苍穹,漫漫乾坤,天地壮阔,在这无人知晓的时候,忽然在她一双明亮的眼眸里,竟有一丝异样变化。

    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瞳,忽然闪过一道异光,在某一时刻突然变作一片红色,随即又是一阵激荡,如血海涟漪忽起,潮起潮落,那红光又迅速褪色,片刻后竟然凝出了另一双诡异的眼眸。

    那眼睛竟是竖瞳,深邃幽暗,仿佛深不见底,就像是……一双巨蛇的眼眸。

    夜风呼啸,忽有异响从庭院深处传来,钟青竹身子一震,眼睛瞬间已恢复正常并转身看去,却只见院落幽幽,一片漆黑,只有几枝草丛花叶颤动,似被夜风掠过。

    她默然伫立了一会,天色愈深,万籁俱静,只有不知名处的低低虫鸣声悄然传来,她最后看了看夜空,然后悄无声息地转过身子,静静离去。

    阴暗幽深的院子里,安静了很久,忽然在某一刻,一处阴暗的草丛中响起一阵索索声音,随后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正是小黑。

    全身黑色的皮毛,让它看去似乎与这片阴暗庭院里的夜色融为了一体,除了它此刻闪闪发光的一双眼睛,似乎带了几分异样的光芒,扫过这片庭院,然后冷冷注视着那条离开院子的道路。

    夜风再度吹拂,满院花草索索抖动,天色黯淡间,又见几分萧瑟。

    这一届的四正大会,开得端是有些惨烈,死在问天秘境中的弟子人数,实在是多了一些。哪怕是以四大门派如此强大深厚的底蕴,也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再难接受的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来,所以在最初的愤怒震惊与悲伤后,四大门派还是迅速冷静了下来,开始处理后事。

    与此同时,其他三大门派长期滞留在元始门中,显然也并非得体之举,所以在问天秘境之行结束后的第七天,该离开的终究还是离开了。

    与过往离开时热闹欢庆的场面截然不同,这一次四正大会结束时的场面颇有几分冷清肃穆,几乎没有任何场面上的欢庆仪式,一个个神通广大的真人们默不作声地带着自己门下的弟子开始了回程。

    沈石在这几日中,因为那枚蒲老头求来的罗厄仙丹的强大药力,伤势好得极快,此刻已经基本行走无碍。钟青竹归还的那些如意袋他事后也一一看过,确实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如意袋里面的东西丝毫未动,看来她确实没有动过,包括那些珍贵无比的黑龙血肉以及那些他最珍贵的阴阳咒卷轴。

    除此之外,在伤势大致恢复了之后,沈石试探着运行灵力修行了几次,之前受损严重的丹田已经开始恢复,不过境界下降了一层也是不容更改的事实。但是让沈石有些惊喜的是,原本是空空荡荡的丹田里,在他试着重新收纳灵力聚拢到丹田后,不知为何,那柄一直让他暗地里牵挂不已并且神秘无比的戮仙古剑,突然有如鬼魅一般,神奇地再度出现在他丹田之中,而在此之前,哪怕沈石查过全身,也找不到这柄怪剑是在何处。

    惊愕之余,沈石也有几分庆幸,虽然还是有些搞不清楚这戮仙古剑的神秘,但显然重新出现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就这样,带着几乎无人注意到的机缘,或许还有不少人将他看做是一个进入问天秘境非但没有得到机缘反而境界倒退的倒霉蛋,沈石跟随着凌霄宗的大部队,踏上了归途。

    而在那浮空仙舟上的时候,他远远眺望而去时,很清楚地看到,在这几日里已经逐渐习惯并控制住灵力的钟青竹安静的身边,已经被一重重的人群所围住,如众星拱月一般。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