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八十一章 抱歉

戮仙 第八十一章 抱歉

    第八十一章抱歉

    云霓绝美的脸上秀眉轻轻皱了一下,似有几分意外,也像是有些许犹豫,迟疑片刻后目光微转,却是看向怀远真人。

    谁知这时正好怀远真人的目光也看向她,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接触了一下,各自停留了一瞬间后,不约而同地又转开了头。片刻之后,怀远真人却是开口淡淡地道:

    “南宫道兄不必那么麻烦了,只在此间与云师妹说话即可,我与其他两位师弟正好也要出去将滞留天鸿城的消息安排传告于众弟子,就先告辞了。”

    南小说 宫磊怔了一下,没有说话,云霓却是目光一闪,眼神幽深。而另一头,怀远真人说完这句话后便直接叫上孙明阳和蒲老头向外走去,孙明阳长老倒是并未多想,当先走了出去,反而是蒲老头看起来有些恼火的模样,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礼仪,偷偷一扯怀远真人的袖子,凑近他低声道:

    “师兄,你傻了么!这是你的地盘,还是你的屋子里,你居然让给他们去说话,脑子坏了吧?要我说,干脆咱们就像当年那样,一起上把这家伙……”

    “住口!”怀远真人一声轻喝,打断了蒲老头的话,看起来有些生气,瞪了他一眼,道,“你都是什么岁数的人了,还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快出去!”

    蒲老头翻了个白眼,他平日与怀远真人关系极好,又是多年亲如兄弟的师兄弟,素来在他面前很是随便,但怀远真人真要沉下脸来,蒲老头对自己这位掌教师兄还是敬畏三分的。当下他也不敢多言,不过面上悻悻之色却是再明显不过,冷哼了一声,扫了站在一旁的云霓和南宫磊一眼,袖袍一甩,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怀远真人摇摇头,略带歉意地对南宫磊那边笑了一下,道:“南宫兄,失礼了。”说着便转过身,也向屋外走去。

    只是在他堪堪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只听身后的云霓忽然开口叫了一声,道:“师兄,且慢。”

    怀远真人身子一顿,停住脚步转头看去,只见云霓神色平静,却是对南宫磊淡淡地道:“南宫道兄,云霓身为凌霄宗丹堂之主,又兼是宗门五位执掌长老之一,虽然昔日与道兄算是旧识,但此番宗门众人皆在此处,却贸然与南宫道兄私下密谈,传出去未免有些不妥。”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明眸目光微微扫过站在一旁的怀远真人一眼,又道,

    “怀远师兄乃是我凌霄宗一门掌教,我亦无任何阴私之事需要隐瞒于他,若是南宫道兄不见外的话,有话也就一起当着他的面说了罢。”

    此言一出,怀远真人与南宫磊都是为之错愕,怀远真人迟疑了一下,似乎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云霓却已经平静地对南宫磊道:

    “南宫道兄,有话直说即可。”

    南宫磊面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怀远真人看起来也是略显尴尬,反倒是三个人中唯一的女子云霓,却显然十分坦然自若。

    此刻孙明阳与蒲老头都已经离开,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人,彼此各自隔了一段距离站着,最后还是怀远真人叹了口气,走过来道:“坐吧。”

    云霓与南宫磊各自默默坐下,如此沉默了片刻后,南宫磊看起来也是有些干脆看开了的感觉一般,先是对怀远真人点点头,随即对云霓道:

    “云……师妹,你我也是多年不见,这些年来可好?”

    云霓默然片刻,道:“一切都好,多谢南宫……师兄的惦念。”

    南宫磊苦笑一声,目光在云霓那张绝美的脸庞上停留片刻,叹息道:“不知不觉,我们也都老了,我与怀远道兄,包括刚才那位蒲司懿,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朽,只有云师妹依然容颜娇美,一如往日。我一朝见之,便不由得想起当年旧事,心生几分感慨来。”

    说到这里,他忽然神色一整,却是对怀远真人正色道:“怀远道兄,昔年南宫磊年轻之时与兄有所争执,事后念及实是自己的过错,只是碍于脸面一直放不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向道兄你赔礼谢罪了。”

    怀远真人登时一惊,动容道:“南宫兄,何来此言!”说着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陈年旧事,脸上有一丝尴尬神色,但片刻后他看向南宫磊,面露诚恳之色,道,“南宫兄,其实昔日之事我亦有错,都是当时年轻莽撞,所以才……总之,谢罪万万不敢当,这些年来每每念及此事,吾心亦常有不安。今日见兄,方知南宫兄胸襟广阔,佩服佩服,不如你我就将旧日恩怨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南宫磊长出一口气,慨然道:“正该如此。”

    两人相视而笑,颇有惺惺相惜之感,只是就在这时,坐在一边的云霓清亮的目光扫过他们二人,眼光中却是带了几分疑惑,忽然开口道:“你们两个人这是在说什么,什么又是年轻时候的莽撞事了?当年我明明不记得你们两人有什么交往的,这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南宫磊与怀远真人同时一滞,片刻之后南宫磊眉头一挑,却是看向怀远真人,带了几分惊讶,低声道:“难道你当年没说……”

    怀远真人苦笑了一下,同样压低了声音,道:“那又不是什么光彩事,说出去大家一起丢脸,有什么好说的。”

    南宫磊似乎醒悟过来,点了点头,脸色上明显一下子缓和了许多,看起来对怀远真人似乎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

    这两个男人在那边嘀嘀咕咕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语,反而把原先的主角云霓晾在了一旁,这似乎让她有些不太满意,哼了一声,道:“南宫师兄,你到底有没有话跟我说啊?”

    南宫磊沉吟了一下,随即摇头一笑,看起来却是心中郁结松散了不少,道:“云师妹,其实不瞒你说,今日我过来见你,本也就是想和你叙叙旧,并无他意。说实话,当年我对你确有几分情意,只是如今时过境迁,大家又都是有了如今的身份地位,我与怀远道兄更是各成了一门宗主,自然也就再也休提。只不过这么多年以来,我心中始终有一个心结郁闷难解,念头不得通达,所以特地过来相见,还请云师妹明言教我。”

    这番话南宫磊说得诚恳无比,神色郑重,无论是怀远真人与云霓都是一时默然,片刻后对视了一眼,云霓轻声道:“南宫师兄,你言重了,当年云霓也是年少无知,辜负了师兄一番情意,还望师兄恕罪。”

    南宫磊直视于她,平静地道:“云师妹,当年你清楚明了地对我说,对我并无情意,芳心亦有寄托,日后看来,应该便是在怀远道兄的身上罢。虽然我并不知晓为何日后二位未成连理,不过那是两位私事,在下无意过问,只是对昔日师妹的选择,在下一直耿耿于怀,颇有几分想不通,所以想请问师妹,究竟是为何选他而不选我?”

    南宫磊淡淡苦笑了一下,道:“可是我当年道行境界、修行天分不如怀远道兄么?”

    云霓摇了摇头,道:“不是,南宫师兄你年轻时候天资过人,号称四大名门年轻一辈中于元始门的元风堂师兄并列的天才俊杰,我师兄虽然天分不算差,但是当年确实是比不过你的。”

    南宫磊又道:“那……可是我家世地位不如怀远道兄么?”

    云霓叹了口气,道:“南宫师兄,你是圣人后裔,嫡脉传人,当年年纪轻轻就几乎已经确定会接掌天剑宫宫主大位的,我师兄只是平民凡人出身,哪里能与你相比?”

    “呃,那莫非是我年轻时不太懂事,平时对你举止粗鲁,仪态失礼了么?”

    “也不是,南宫师兄你出身世家,自小教养比我们都好多了,哪可能会有这种事。”

    ……

    这一问一答间,南宫磊又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云霓一一作答,但答案几乎无一例外,全是当年年轻时候,南宫磊几乎在所有的方面都胜过了怀远真人。这让怀远真人面色看起来颇有几分尴尬,不过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气恼情绪,因为云霓确实并没有任何错漏谎话,当年的确就是这个样子。如今他身为凌霄宗掌教真人,对这些年轻时的旧事当然早就不放在心上,只是听着听着,心里抚今追昔,还是生出了几分感慨之意来。

    而另一边,当问完最后一句而云霓仍是做出了相同答案之后,南宫磊已经是满面苦笑,摊手道:

    “云师妹,你看,我就是这样想不通的,当年我对你情根深种,自问也对你尽了心意,不料你却选了另一个在当时看起来明明不如我的人。此事实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多年来念头难以通达,还请师妹能对我明言一二,也好令我一解多年困惑。”

    听了这话,云霓沉默了下去,而坐在一旁的怀远真人也是下意识地转眼向那个容颜娇美一如当年的女子看去,心里也生出几分强烈的好奇,或许连他自己也有些疑惑于当年云霓的选择罢。

    只不过云霓坐在那边,这一次沉默却是十分长久,良久不曾开口发声,屋里的气氛很快冷了下来,三人静坐许久后,南宫磊忽然轻叹一声,摇头道:“唉,都是老夫心中执念,令云师妹你为难了,也让怀远师兄见笑,罢罢罢,不过都是些陈年旧事,失礼之处,二位见谅。”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神情萧索,施了一礼后便欲向外走去,怀远真人连忙站起,正要挽留时,忽然两人同时听到旁边传来云霓的声音,叫了一声,道:

    “南宫师兄,当年我之所以不选你,是因为……”

    南宫磊脚步一顿,回头看来,只见云霓原本平静的脸上似乎掠过一丝罕见的晕红之色,但是片刻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抬起头来,平静地道:

    “当年那时候我师兄虽然什么都不如你,不过他相貌堂堂,至少在容貌比你帅气一些的。”

    “什么?”南宫磊与怀远真人同时失声说了一句,面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同时南宫磊的神情更是如遭雷击一般,在那边目瞪口呆,身子轻颤,显然在这一瞬间怕是整个人都凌乱了。这些年来,他心心念念在这上头纠结无数,反复思量了不知多少缘由,可是真的从来从来没想到,这其中竟是最最浅薄、最最不起眼,也最不应该成为云霓这般性情高洁、眼高于顶,天分才情都是天下少有罕见的奇女子所应该考虑的原因。

    在座这三人是何等的身份地位,说是高居鸿蒙世界亿万人族顶峰的人物也不为过。到了这种层次的人物中,怎么可能还会有以貌取人的这种事情……

    云霓看去面颊微红,但神色间却是坦然,道:“南宫师兄,昔日辜负厚爱,都是云霓年少无知,见识浅薄的错。只是那时候,我确实是心中想着:若要找个心爱之人一生相守,当然是要找个看得顺眼的男子,所以……”

    “对不住了,南宫师兄。”

    云霓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