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八十七章 桑落

戮仙 第八十七章 桑落

    第八十七章桑落

    看到沈石一脸惊愕之色,蒲老头倒是笑了起来,道:“不过你也无需太过紧张,云霓那女人这里,我已经帮你扛下来了。只说是老夫我当年游历天下时某个机缘偶然得到的,珍藏多年,得空了这才拿出来。”

    沈石侧目,看向蒲老头,蒲老头被他看的有些尴尬,耸耸肩干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么个说法也不一定就能让云霓相信,不过总的有个交代是吧。反正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云霄宗的长老,你又是我关门弟子,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最多就是对龙血龙肉这等珍稀灵材有些喜好罢了。”

    沈石点点头,心想在四正大会结束后不久,这些黑龙血肉便突然出现,确实也很难不让人与问天秘境联想起来,要蒲老头为此编一个人人都信的理由,也有点强人所难。不过蒲老头说的也对,云霓终究是云霄宗的大长老,不可能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手抢夺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沈石也是松了口气,当下和蒲老头又闲聊了几句后,便告辞走了出来,一路走回到了自己房间。

    只是刚走到那门口附近,沈石忽然眉头一挑,却是看到在这片逐渐暗下来的天色里,有一个人影正沉默地站在自己门口,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黑暗如流水,悄然从这座浮华精致的大楼间流淌而过,夜风习习,让那个人的身影看起来都有些模糊不清。

    沈石走了过去,听到脚步声,那个人影身子动了一下,转身看来,正是孙友。

    “咦,你怎么站在这里?”沈石对着自己这个好朋友笑着打了个招呼。

    孙友看去有些沉默,眼神有些幽深,凝视着沈石,似乎欲言又止。

    沈石走到门口,随手打开了房门,然后看了孙友一眼,有些奇怪地道:“怎么了?”

    孙友又顿了片刻,然后轻轻“唔”了一声,沈石点点头,道:“进来说话吧。”

    说完,他转身走进了屋子,顺手点亮了桌上的烛火,孙友站在门口,安静地看着沈石的背影和动作,在原地站了片刻后,然后走了进来。

    烛火并不算特别耀眼,但黄色的火光足以照亮了这间屋子,驱散了黑暗,还在这片夜色中带给人一种淡淡的温暖感觉。

    沈石笑着招呼孙友在桌边坐下,同时口中道:“刚才出去买了点酒水去送给我那个师父,又跟他说了会话,耽搁了不少时候,所以才回来晚了。你这是等了很久吗?”

    孙友摇摇头,道:“也不算很久,就站了一会。”

    “嗯?”沈石看了他一眼,道,“那就确实是有事来找我了,怎么了?”

    孙友目光微微低垂,一时间却并没有开口,看去脸上虽然并没有什么太多的神情变化,但眼底深处目光却略有几分犹豫。沈石等了一会,慢慢地眉头也是微微皱起,脸色略显凝重,道:

    “怎么了,莫非是有什么大事?”

    孙友眼底目光一闪,片刻后忽然深吸了一口气,霍然抬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道:“是,我有句话想要问你,石头。”

    沈石脸色也郑重起来,点点头,道:“你说。”

    “我们还是朋友么?”

    沈石眉头一皱,但并无迟疑之意,简洁但坚定地道:“是。”

    孙友默然片刻,随即徐徐长出了一口气,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低声道:“那就好。”

    沈石看着他,道:“到底怎么了,孙友?”

    孙友犹豫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直视沈石的目光也没有任何避讳的意思,道:“我看到了我大哥孙恒,这些日子来突然和你走得有些近,特别是今日在街头那边,我走出客栈时无意中还看到你们在街边聊天。”

    沈石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孙友深吸了一口气,道:“石头,我知道很可能是我自己多心,不过在我心里,始终是当你是我最好也是最重要的朋友。而且虽然在宗门里,很多人未必看得起你,但我始终觉得,你在我们这一代年轻弟子中,比大多数人都要更强,包括我在内。”

    沈石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向孙友。

    孙友伸手轻轻抚摸光滑的桌面,同时口中轻声道:“咱们两个人从小相识,一路走到现在,对于我的处境情况,没有人会比你更明白了。而且我也始终觉得,若不是你帮我,我定然不会有今天的地位结果。”

    沈石摇摇头,道:“你太谦虚了,能有今日这般局面,都是你自己争来的机会。”

    孙友忽然提高声音,神色中有一份激动,道:“可若不是你的计策,我连这个机会都不可能有。”

    沈石眼中有一丝暖意掠过,伸手过去,轻轻拍了拍孙友的肩膀。

    孙友吐出一口闷气,沉默了一会,随即道:“石头,你是知道我的处境的,从小到大,我一直就是被我那位大哥压着。如今好不容易才翻过身来,但是世家之中倾轧斗争,我真是从小看得太多,不敢有丝毫大意。所以……”

    话音未落,他的话已经被沈石打断,只见沈石正色道:“我明白了,孙友。”

    孙友抬眼向他看去,沈石淡淡一笑,道:“是我想得不够周全,其实此事是这样的……”说着,沈石便从问天秘境中第一次与孙恒相遇时说起,一直说到今天白日里与孙恒在街头相见,除了自己在问天秘境中遇到的那些隐秘事外,凡是与孙恒有关的细节几乎都是事无巨细都与孙友说了一遍,坦坦荡荡,毫无隐瞒。

    一番话侃侃说完,最后沈石凝视孙友,沉声道:“事情从头到尾就是如此,我与孙恒之前好不熟悉,这些时日也是偶然结识。不过是我粗心,忽略了此事中你的处境,以后我自有分寸。而且从头到尾,你我多年好友,我站在你这一边的立场从未动摇过。”

    这一番话,特别是最后一句,沈石说的斩钉截铁,没有半点犹豫动摇之色,孙友的身子甚至都为之微微一震。片刻之后,孙友重重点头,面上涌过一丝喜悦之色,道:“那就好,那就好。石头,我本来也不想如此当面问你,只是此事实在令我心烦意乱,加上我看重你胜过其他人十倍,若无你助我,我都不敢想自己将会怎样了。”顿了一下,他又道,

    “是以我反复想过之后,不管如何,咱们毕竟是多年至交好友,有什么事还是摊开当面说清楚的好,你说呢?”

    沈石笑着点了点头,道:“本该如此。”

    孙友看起来十分欢喜高兴,站起身来,道:“能与你说开这些误会,我就放心了,本来我也是对你深信不疑。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扰你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沈石点点头,站起将孙友送到门外,然后目送他远去,直到身影没入黑暗之中。片刻之后,他看了一眼那片夜色,然后轻轻关上了房门,重新走回到屋中桌边坐下,目光游动,脸色深沉,最后凝视到那一点烛火之上,看了很久很久,也不知什么时候,忽然他苦笑了一下,轻声叹了口气,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道,

    “若真是信我,又如何会想这么多事……”

    转眼一夜过去,翌日晨光亮起时,天鸿城里又重新恢复了热闹繁华。

    事实上,这个重新恢复的词都说不上准确,因为天鸿城著名的十大奇景中,其中就有一个不夜之城,说的便是这座庞大的巨都里哪怕是在深夜时分也有华灯万盏,通宵不灭,自有人在那片夜色中也是忙碌喧嚣着。

    这座城池,仿佛永远都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永远都是这样浮华热闹。

    这一天,沈石睡得有些迟,躺在床上很久都没有起床,甚至就连一向爱睡的小黑猪居然都比他更早起床,然后还奇怪地看着沈石,甚至还上前用脑袋拱了拱沈石的身子,似乎有点担心这个家伙是不是突然脑子坏掉了。

    沈石伸了个懒腰,将小黑拨到一边,坐了起来。

    在屋中坐了一会,略感无聊,沈石总觉得自己心里有种懒洋洋什么都不想干的莫名感觉,说不出的一点郁闷之气,不过随后他也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早上的客栈里这时仍然显得比较平静,想来应该是凌霄宗的众多弟子毕竟都是修道中人,喜静不喜动,所以出来走动的人并不多。沈石带着小黑一路走下客房,看着那青山客栈中的庭院里花园假山细水花卉着实不错,便信步走了过去。

    只是才走了几步,忽听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有人大老远叫了他一声名字,沈石怔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眉头微皱,只见来人居然是孙恒。

    沈石刚想开口,却是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下后脸色归于平淡,但孙恒看起来倒是没注意到沈石脸色的变化,笑着大步走过来,同时伸手从腰间的如意袋上摸出了一件东西,对沈石笑道:“沈石,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沈石目光一转,只见在他手上拿着的那东西圆圆鼓鼓,赫然竟是一个酒坛,这一下登时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忍不住愕然道:“你这是干什么?”

    孙恒走到他的跟前,随手将这一坛酒抛给他,笑道:“多亏你昨日提醒,我才想到以前和小梅聊天时,她曾经说过自己家乡一些事情,其中便有她家乡苍州那里独有出产的一种美酒,她很是怀念,说是从小就和父亲常常对饮的滋味,现在却很久没尝到了。”

    他笑着拍了拍自己腰间如意袋,得意地道:“所以我连夜出去寻找,总算这天鸿城汇聚天下名品,居然还真的被我找到了这种苍州特产,买了好几坛回来,这下回去对她赔礼道歉,想必她也会原谅我了罢。”

    沈石失笑,心想此人对贺小梅居然像是动了真心,还真是难得。当下点点头,笑道:“如此最好,我就静待佳音了。”说着便要将这坛酒还给孙恒,孙恒却是摇摇头,笑道:

    “若没你提醒,我也想不到这种酒,这坛酒酒送给你了。”

    说着转身脚步轻快地走去,沈石怔了一下,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起一事,提高声音问道:

    “此酒何名?”

    孙恒挥一挥手,头也不回,笑声爽朗,道:

    “桑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