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九十一章 寻子

戮仙 第九十一章 寻子

    第九十一章寻子

    差了三个小境界的道行,居然会是未来不如那个人?

    相同年纪的修士,境界相差如此巨大的两个人,放到任何人的眼里,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可是就在不久之前的刚才,孙友却分明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句话。

    而且是从他的爷爷孙明阳口中听到的。

    孙明阳是孙家能有今日盛景最强大的根基,在孙氏家族中的地位便如同神明一般,孙友自小明里暗里与孙恒争斗不休,勾心斗角,所为的说到底其实也只不过是为了在孙明阳眼前争夺几分好印象,进而去博取那个孙家年青一代接班人的位子而已。

    因为在孙家里,孙明阳便是那个一言九鼎的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就在不久前刚刚明确确认了他未来接班人的位置后,忽然又告诉他,他不如那个道行低于自己很多的沈石远甚。

    孙友一路走回自己的屋子里时,脑海中都是混乱的,既有对自己境遇的欢喜,对爷爷承认自己天资的高兴,也有想到沈石时,那种奇怪而莫名的情绪。

    与此同时,沈石当然不会8知道自己那个好朋友孙友会突然陷入了那种奇怪复杂的情绪里,此刻的他坐在屋中,多少有几分无聊,正好想到了自己腰间如意袋上又一坛孙恒送来的桑落酒时,便饶有兴趣地拿了出来。

    酒坛看去普普通通,并无什么出奇的地方,看来这桑落酒并非以奢华奇异的外表而闻名。沈石并不好酒,不过认识的人中倒有好几个喜欢美酒的,师父蒲老头当然算一个,当年那位已经去世的老白猴,其实也是个向往人族美酒多年的朋友。

    “桑落,桑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沈石轻轻抚摸酒坛的外表,自言自语道,“莫非是桑子掉落时,取而酿造的美酒?以前还真没听说过。”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忍不住好奇,反正师父蒲老头那边已经送过美酒了,干脆便自己一掌排开了酒塞,准备尝尝味道。

    酒塞一开,一股酒气顿时弥漫而出,沈石闻嗅了两下,眉头微皱,这酒香与普通酒水似乎有所不同,不似花雕的醇厚,亦不同于竹叶青的清雅,反倒是带着几分风尘平淡,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到那种身在异乡偶过乡野酒家,在那种地方所喝道的属于俗世凡人乡野村夫间的浊酒香气。

    并不是特别甘醇清香,却有种仿佛来源于厚土大地的淳朴气息。

    沈石犹豫了一下,从旁边去过一只茶杯,倒了一杯酒,随后注视片刻后,一饮而尽。

    入口果然有绵香之味,缠绕舌间,沈石虽不善饮酒,对这酒香也颇为喜欢,然而片刻之后,酒水入喉,忽然却是在香气之下,隐隐泛起了一层微酸,将那口舌尖的美味登时冲淡不少,酸香交杂间,形成了一股独特的味道,还真有几分像是乡野间的浊酒滋味。

    沈石皱了皱眉,放下茶杯,这桑落酒一开始的滋味是不错的,但是随后的这一层酸味却未免令人不喜,虽说最后酸香混杂后成为一种独特的滋味,但是没习惯的人便未必会喜欢。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桑落酒在名气上才默默无闻,远不如花雕酒这般盛名,而且前头听孙恒说的意思,这种酒应该就只是在贺小梅的家乡苍州那边一州之地里才有的吧。

    他啧啧了两声,心想自己果然还是不会饮酒,也体会不到这种桑落酒的个中滋味吧。

    笑了一下,他摇了摇头,重新将酒塞盖到了酒坛上。

    “咝……”

    一声如倒吸凉气般的声音,从天鸿城中某个僻静街头的小酒馆中响了起来,片刻之后,只听见一个男子声音似乎是带了几分恼火,喃喃地道:“这什么鬼酒,好酸!”

    不大的小酒馆外,来往行人不算太多,但是此刻站在门外的人却不少,而且看起来明显地分为了两拨,一左一右隔开了一段距离,几乎全部都是道行不低的修士,彼此之间气氛冷淡,却是隐隐有几分对峙之意。

    而与酒馆外头平静中略带紧张的气氛不同,这个小酒馆里的气氛看起来便缓和多了。这时候并非饭点,酒馆里并没有什么客人,不大的屋子里只有一桌客人,而在座的也仅仅只有两个人。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一个是妩媚美丽的女子,一个是看去很是肥胖的胖子。

    此刻正在抱怨的便是那个胖子,他把手中的酒杯往桌上一丢,胖胖的脸上肌肉看起来都有几分扭曲,嘴里吧唧吧唧地响了一会,看起来对这酒水的味道大为不适,好一会而才平静下来,然后看向那微笑着的美丽女子,带着一些恼火,道:

    “顾掌柜啊,这什么破酒,怎么味道这么差?”

    那女子正是顾灵云,虽然身在这有些破旧的小酒馆里,但她依然风姿清雅,看去别有一番妩媚,闻言并没有马上答话,反而是轻轻拿起自己面前的那盏酒杯,轻嗅片刻后,然后一饮而尽。

    胖子目视于她,很明显地呆了一下。

    与胖子刚才那龇牙咧嘴的反应截然相反,顾灵云在喝了这杯酒后,面上却是流露出一股别样的陶醉之意,仿佛沉醉于这独特的酒香里,过了一会,她才微微一笑,睁眼看向那胖子,柔声道:

    “沈先生,这酒只是滋味独特,其实并非劣酒,若是你能习惯这其中滋味,日后说不定反而会异常喜欢也说不定呢。”

    那胖子嘴角一翘,摆手道:“顾掌柜千万莫要过誉,在下可当不起那先生二字,你还是直接叫我沈泰吧。”

    顾灵云微微一笑,一双明眸中光华掠过,也不理会这个胖子的谦虚,只平静微笑道:“沈先生客气了。这种酒名叫桑落,并不出名,说起来算是北方一处名叫苍州的特产。我也是年少时候在那里住过一段时日,喝了几回这种滋味独特的美酒,从此就格外喜欢上了。”

    她笑了一下,举起酒壶为自己和沈泰的酒杯重新满上,道:“香中带酸,酸甜相间,岂非正是人生滋味,格外有趣呢。”

    沈泰撇了撇嘴,忽然扬声叫道:“老板,给我来一壶花雕,这破酒怪味的,我喝不习惯!”

    “一转眼,已是多年不见了啊。”顾灵云目光扫过沈泰那张胖脸,感觉那轮廓似乎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男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看起来虽然沈泰如今白白胖胖,但是顾灵云总觉得他似乎有些衰弱的气息,但是看沈泰的模样,神采飞扬言谈自若的,又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毛病。

    “是啊。”沈泰给自己倒了一杯小酒馆老板刚刚端上来的花雕,一口饮尽后,好不容易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声,显然他还是对这种甘醇圆满的美酒比较喜欢。

    “这才是好酒嘛。”沈泰摇摇头把酒杯放下,然后抬眼向顾灵云看去,正色道:“当年顾掌柜对我们父子二人算是有救命之恩,真是多谢了。”

    顾灵云笑了笑,道:“当年之事,不过是你我各自交换罢了,我要你做的你都已经做了,所以也不欠我什么。”

    沈泰哈哈一笑,也不言语,只是又倒了一杯酒,举起对顾灵云示意一番后,再度一饮而尽。

    顾灵云微笑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随后道:“不过说实在话,我还真是想不到,当年随意帮你找了一条出路,原想着是让你给我们神仙会白干十年,结果你居然能这样一路爬了上来,佩服,佩服。”

    沈泰摆摆手,道:“我能有什么本事,不过就是想着混日子罢了,结果那时候做了些事情,凑巧被会里的老神仙看到了,居然得了他老人家的青睐,至今想想,真是我祖上烧高香了啊。”

    顾灵云摇头道:“若是你没这本事,屈老也断然不会这般看重你的。”

    说着顿了一下,顾灵云像是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这个胖子,苦笑了一下后,道,“之前周老对我提过一次,我还满心猜测,甚至还暗中打听过这个将要过来流云城分我权的副手究竟是谁,结果什么都没打听出来,心里还有一阵子忐忑不安。谁知道最后,居然会里竟是安排你过来的。”

    沈泰耸了耸肩,道:“顾掌柜,你的心思我老沈大概知道一些,这样说吧,我这次过来,都是在异界那里立了些许微末小功,加上身子也不算太好,所以屈老动了恻隐之心,让我去风和日丽的流云城休养的。至于其他什么权势纷争的,老沈我从来没想过,顾掌柜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顾灵云掩口轻笑,笑容妩媚动人,眼波盈盈如水仿佛都快流淌而出一般,风姿竟是比十年前还要更胜一筹,柔声笑道:“沈先生说的好生客气,其实我自从知道是你之后,何尝又想过这些败兴之事。只不过你我故友相逢,这才过来饮酒叙旧罢了。”

    沈泰哈哈大笑,举杯道:“正是正是,来,满饮此杯。”

    说罢一仰头,又是一杯酒进了肚子。

    接下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生意聊往事聊商会聊海州,无所不谈如多年至交,大有相恨见晚之意,直到酒散时分,两人一起走出了这个小酒馆时,他们已经约好了什么时候一同回转流云城,如何在将来大家好好合作,将流云城的神仙会分店打造得更加兴隆等等等等。

    只是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两位交流融洽和谐圆满,但是酒馆之外各自的手下却依然冷冷对峙着,没有半点松懈的样子,而他们二位似乎因为酒喝得有些多了,对此也根本没注意到一样。

    就在顾灵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只听沈泰在背后叫唤了她一声,她转身看去,只见那个胖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看去似乎有些烦闷苦恼,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件很小的事情,抱歉地对她笑了一下,然后温和地问了一句,道

    “对了,顾掌柜,不知你是否知道犬子沈石,如今身在何处啊?”

    今日农历初一,将去寺庙烧香,就更一章,谢谢大家。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