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雪原

戮仙 第二百一十一章 雪原

    第二百一十一章雪原

    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凌霄宗的几个人都是目光里透出几分奇异之色看向永业,只有沈石眉头微皱了一下后,却是看了坐在不远处的甘泽一眼。

    从在凌霄宗金虹山上第一次见面时开始,沈石并不记得这位年轻但谦和的镇龙殿僧人有什么张扬举止,更不用说自夸了,所以无论是他还是其他人,都只是将永业和尚视为是镇龙殿出身的一位普通弟子,最多也只是可能天赋不俗,被镇龙殿的长老们垂青栽培修炼出了一身艺业,但是对永业本人的身世来历,却是根本没有多想。

    可是甘泽为何却是在今天突然有些执着地问了这些话,而且看起来与他平日里的表现并不相符,甚至隐隐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这事情看起来,确实是有些奇怪的。

    只是当永业回答了出家前俗家姓姬之后,原本看起来似乎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甘泽,在看了永业一眼后,突然又沉默了下来,只是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居然就此住口不问了。

    这一来,旁边正惊讶且好奇的几个凌霄宗同门,顿时便有些忍耐不住了,片刻之后,1孙友忍不住开口对永业问道:“永业师兄,你这个姬姓,莫非……是和当年镇龙殿创派祖师姬荣轩圣人有关系么?”

    永业沉吟了片刻,忽然合十默念了一句,随即像是轻轻叹了口气,微微笑道:“也算是吧。”说着,他看去神态自若且平静地说了下去,原来当年在六大圣贤中排名第二的姬荣轩,其本人在为人族打下大好江山,并最后创立镇龙殿后,便一心向佛出家为僧,直至圆寂逝世,确实是并没有直系后裔血脉流传下来的。

    但是在姬荣轩出世与妖族大战之前,他自己本身却还有一个姬氏家族,族中的姬氏子弟虽然并非是姬荣轩本人嫡亲的血脉,但镇龙殿如此大派,终究还是不可能对创派祖师的一族不闻不问,明里暗里这么多年来,也还是多有照拂。如果姬氏一族之中有出现了什么良才英杰,心性又好的话,一般也都会收入镇龙殿门下。

    话说到最后,永业并没有点透,不过到了这种地步,孙友等人自然也是心中有数,倒是之前没看出来,这位永业和尚也是个有来头的人物。

    随后,永业便将此事放过一边,继续与众人介绍了一些北方雪原上的事项,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众人便各自散去,准备明日出发。

    永业将众人送到门外,一一目送他们离去,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在门口附近,甘泽却还是站在门外墙边并未走开。

    永业脸上也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合十道:“甘师兄。”

    甘泽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随后缓缓问了一句,道:“荣轩祖师的陵寝,是在镇龙殿中么?我这次既然过来了,总是要去祭拜一下的。”

    永业低眉垂目,平静地道:“祖师陵寝正在山门深处,只是关于祭拜之事,还需问过本门方丈,小僧是做不了主的。”顿了一下,永业又开口道,“不过既然诸位是代表凌霄宗上门拜访,以吾等两派万年交情,想必也是应有之义,甘师兄不必担忧。”

    甘泽嘴角抽动了一下,年轻而英俊的脸庞上看起来似乎有些严肃,片刻之后,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我的意思,是以私下身份过去祭拜一次。”

    永业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目视甘泽,道:“那就不必了!”

    甘泽冷冷地看着他,永业的目光却也没有半点回避之意,在这隐隐令人有些窒息的片刻沉默后,甘泽忽然哼了一声,转身大步走去。永业看着他的背影,站在这客栈楼道里并没有移动,也不知哪里吹来的一阵轻风,将他身上的僧袍轻轻吹了起来,在这片安静的过道中缓缓飘拂着。

    第二日一早,没有太多的耽搁,一行人便直接动身。一路除了飞雪城,踏上了前往北方雪原的道路。

    在鸿蒙主界为数众多的州土中,雪州是一个地理位置十分独特的大州。它位居整座大陆的最北方,拥有一个至今都无人能完全探寻清楚的庞大雪原,在这个州土中,人口最集中最热闹的地方其实只是在最南边沿着州界的一线,以飞雪城为首的大小七八个城池,便集中居住了这一州全部人口的十之八、九。因为再往北走的话,便会进入北方苦寒的雪原,气温骤降,常年寒冷,终年风雪不断,常人甚至道行稍低的修士都无法在此生存下来。

    在雪州,一年中十之七八的日子都算是冬季,而到了北方这个苦寒的雪原上,便一年到头完全都是冬天了。

    极北雪原这里环境严酷,风雪逼人,号称是天下绝地之一。但其中的凶险并不仅仅是寒冷与暴风雪而已,在这片雪白的世界里,看似平静的背面,实际上仍然还有许多奇异的耐寒妖兽生活在这片寒冷的世界中,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十分强大的高阶妖兽。

    在极北雪原行走,一个不小心,不是被暴风雪迷惑方向埋葬在无边无际的雪原里,也很可能葬身兽腹,死无葬身之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镇龙殿的山门居然选择在了这片如此严酷雪原的深处,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所以多年来镇龙殿也一直被人视为苦行僧的门派。

    这一天出门的时候,天空居然是一片晴朗没有下雪,按照永业和尚的说法,这样的好天气在雪州这里,一年中也不算是特别多,或许会是一个好兆头罢。他们几个人离开飞雪城一路向北,当那座城池消失在视线中和身后的地平线下的时候,沈石便发现他们已经置身在一片无边无际的平坦阔大的原野中。

    目光所及处,大地似乎一片苍白。

    空阔的天地间,茫茫野地里,除了他们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他们在这片雪地上留下了一行行的足迹。

    在行走之前,孙友与钟青竹都向永业建议过将陆地行走与御空飞行结合起来,毕竟飞行赶路实在是要比在这片雪地中行走要轻松太多了。只是这个建议却被永业否定了,他坚持要六个人全部行走,至于原因他只说了两条:

    其一,在雪原外围飞行也就罢了,但一旦深入雪原,御空飞行中非常容易被漫天风雪迷惑方向,若是再遇到雪原上特有的一种雪暴风,只怕瞬间就会被卷到不知名的雪原深处去,从此迷路再也找不回来了;

    其二,在雪原上,是有专门猎食空中食物的可怕妖兽存在的。

    被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默然,反正除了永业谁也没来过这里,最后自然也只能听他的,只是这样一来,众人行进的速度确实还是慢了许多。

    沈石带着小黑走在人群的最后,与昨天相比,今天的小黑看起来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虽然它偶尔还会有些出神地看向北方,但已经再没有了那种全身紧张肌肉绷紧的样子,反而时不时地跟在沈石的身旁,会在雪地上跳跃玩耍。

    原本是被踩在脚底的薄雪,到了中午的时候,沈石却发现慢慢已经厚了起来,一脚他上去,雪粉能漫到脚踝处。周围的空气也开始渐渐有些越发的冷了,呼出一口气都是清晰的白气轻烟。

    只有那片天地,依然空阔一片,看去无边无际,似乎漫延向无穷的尽头。

    沈石踏出了一步,忽然身子顿了一下,像是若有所觉,然后抬起头在脸上轻轻摸了一下,一片冰凉寒意从手指间渗了过来,一点雪化作一丝水,染湿了他的指头。

    他皱了皱眉,仰头望去。

    无垠而空阔的苍穹上,天色忽然有些阴沉,一点一点的白色,从天空高处飘落下来。

    飘飘摇摇,随风舞荡。

    下雪了。

    前方传来了永业的声音,在这片空旷的原野中回荡开去:

    “诸位,越过前面那块冰石大岩,便算是踏上极北雪原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