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痕迹

戮仙 第二百一十四章 痕迹

    第二百一十四章痕迹

    风雪中,站在另一头的永业和凌霄宗其他四个人都是一怔,过了片刻后永业答应一声,大步向沈石这里走了过来。站在原地的几个人对望了一眼,孙友伸手拍了拍肩上落下的白色雪花,皱眉道:

    “石头那边看到什么了?”

    甘泽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后对孙友问道:“要不,我们也过去看看?”

    孙友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忽觉得身边风起,却是钟青竹一裹身上披风,已是面无表情地向那边当先走了过去。孙友嘴巴半张开,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说不出来,半晌有些尴尬地闭上嘴,苦笑了一下,转过头刚想说话,忽然又看到钟青露淡淡地哼了一声,面色有些清冷之意,目光在前头钟青竹的背影上扫过,随即同样也是没看孙友一眼,便迈步从孙友身旁走了过去。

    “呜……”一阵冷风席卷雪花,迎面吹来,让人觉得好生寒冷。

    孙友站在原地,仰头看了看天空,这次北行出门之前,因为除了孙友和沈石是原本定下的人选外,钟青露、钟青竹包括甘泽,都是凌霄宗各派势力暗中争夺最后硬塞进来的人。所以孙明阳长老在最后关头,还是为自己这个孙子争取到了另一项好处,便是这一次北行队伍中 ,孙友算是一个临时的领头人,不管是与镇龙殿接触还是日常路途中,都是如此。

    本来这几日中大家波澜不惊,似乎也并无人故意挑衅什么,只是想不到今日到了这极北雪原上,突然情况就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了。钟青竹、钟青露两个钟家姐妹虽然看起来彼此间并不算是十分和睦,但对孙友却不约而同地有些无视,反而原本孙友心中暗自最为提防的甘泽,看起来却似乎还是最为尊重他。

    只是此刻孙友一时间也是无计可施,极北雪原距离海州金虹山不知亿万里,难道他还能回头去宗门里告状不成?更何况在这次过来的几个人中,除了沈石稍弱之外,其余几人无不是有窥探日后掌门大位的潜质良才,谁不是心高气傲的人,谁背后没有强硬势力支撑,真要去告状的话,只怕也未必真能奈何得了谁。

    再说了,这等领袖气势的事,本就是个虚渺心证,平白无故去纠缠,反而会让长辈看轻也说不定,到时候只是一句话罩下来:你连几个同行的师兄弟师姐妹都无法服众,日后又怎么可能压服偌大的凌霄宗整个宗门一派?真到了那种地步,只怕反倒是翻不了身了。

    孙友自幼出身在豪门世族,对这些勾心斗角的弯弯曲曲心里格外清楚,只一会儿工夫便想得明白,当下深吸了一口气,便是不动声色地将心中那口郁气压了下去,同时对甘泽苦笑了一下,道:“算了,咱们也过去看看吧。”

    甘泽看起来对孙友似乎有些同情之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微笑了一下,然后也迈步向沈石那边走去,孙友看了甘泽一眼,眼底倒是掠过一丝惊讶,在此之前甘泽在门中虽然因为家世特殊和自己天资极高,所以名气极大,但平日里这个年轻人却几乎并不太合群,特别是与同辈的年青一代弟子中几乎都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而已。

    孙友与甘泽,在今日之前,差不多也就只是这种关系,只是刚才甘泽那种拍肩的举动却似乎比过往亲切了不少。

    看来,这一次出来,大家都在试探,也都在暗中一点点做着些改变啊。

    孙友摇头淡淡笑了一下,在漫天风雪里似乎也觉得了一丝凉意,轻轻拉紧衣衫,然后迈步向前走去。

    寒风吹起了地上一些雪粉,打在裤腿上又随即飘散,随后飘散在这片寒冷的空气中。几个人从后方陆续走到了沈石这里,围成一个小圈子,永业和尚站在最前方,在沈石身边站住,道:“怎么了?”

    沈石指了一下地上那个刚刚挖出来的雪坑,道:“你看看这个东西。”

    永业低头看去,只见原本平整的雪地上此刻已经多出了一个雪坑,显然就是刚才被这位沈施主带来的那只小黑猪挖出来的坑洞,晶莹的白雪堆在一旁,露出了下方原本被大雪掩盖的一样灰色的痕迹。

    “嗯?”永业忽然皱了一下眉头,看起来似乎有些惊讶,然后蹲下身子,随手将雪坑里的那些残雪又扫开了一些,这样一来,下方那一抹灰色便露出了更多,下面的东西也就完整地显现了出来。

    那看起来,像是一只兔子。

    大小、形状和外貌,除了毛皮颜色不一样外,其他的几乎和他们昨天看到的那只雪兔一模一样。这只兔子已经死掉了,但是如果只是一只普通的死兔当然不会引起沈石这些人的注意。

    永业看了一会,脸色渐渐有些冷峻下来,伸手轻轻将这只被大雪掩埋的兔子翻了个身,又仔细看了一下后,站起身来,道:“这只应该还是雪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它死后身上的皮毛全部变了颜色。”

    沈石看了永业一眼,没有说话,但是此刻原本站在一旁的钟青竹忽然语气平静但肯定地道:“这只雪兔身上应该是中毒了。”

    永业眉头一挑,道:“中毒,什么毒?”

    钟青竹摇摇头,目光却是看向沈石,永业同时感觉到身边几道视线也向沈石那边看去,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动,再看向沈石的时候眼神便有几分不同。这次过来的几个人中,他大致也知晓一些情况,知道甘泽等四人都是天分才气极高的年轻俊彦,日后前途大好,甚至说不定有可能问鼎凌霄宗掌教大位,唯独只有这个沈石相比之下便有几分黯然失色。只是如今看来,这个初看起来貌不惊人的沈石,似乎也有几分自己所不知道的长处?

    沈石并没有在意身边人看过来的视线,他只是望着那雪坑下方被小黑挖出来的雪兔尸体,沉吟片刻后,道:“这兔子是被吸光全身精血而死的。”

    此言一出,在他身边几个人脸色都是一变,沈石则是蹲下身子,用手指着兔子的脖颈处一道深色伤痕,同时语气平静地道:“应该是咬破了这里的血管,然后吸光了兔血。”随后他的手指缓缓下移,在兔子身上已经冻得硬邦邦的背部停了一下,同时口中继续说道,

    “然后,有一种剧毒,从那个伤口沿着血管迅速蔓延,腐蚀了雪兔的血肉,从内里扭曲皮肉、撕裂血管,进而让它原本纯白的毛色也变成了灰色。”

    钟青露听得秀眉皱起,忍不住开口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恶毒?”

    “又吸血又有这般腐蚀剧毒,而且会以雪兔这种小动物为食的,据我所知,也就只有一种东西才有。”沈石站起身子,缓缓看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永业的脸上,道,“鬼物中的鬼血狼。”

    永业悚然一惊,随即愕然摇头,却是皱眉道:“不可能的,你们几位之前从未来过极北雪原这里,不晓得这里的情形。自古以来因为这里环境特异,妖兽或许还有一些,但是从来都没有鬼物在这里出现过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