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是

戮仙 第二百五十一章 是

    第二百五十一章是

    或许是因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又或许是沈石心中早已厌倦了欺瞒,也许还是刚才钟青露在自己背上那温柔的语气与淡淡的幽香,甚至是这寒冷的夜漫天的风雪让人心情这般的冰冷烦躁。,沈石忽然不想再多说什么废话了,他忽然觉得过去的那段日子应该足够了,也不想再多顾虑此事泄露之后的后果,他只是在这寒冷的风雪里,对钟青露简单明了地回答了一个字。

    “有。”

    钟青露甚至最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嘴角的笑容甚至还停留了一会没有消失,但是片刻之后那一声简短的回答终于传入了她的脑海并让她明白了这一个字里的意思,钟青露顿时抬起头来,面上露出了惊愕神情。

    “你……”她喃喃地说了一句,有那么一段时间里,她忽然心乱如麻,像是脑海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笑该哭,甚至连自己脸上应该是什么样的神情她都不知道了。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沈石,半天没有说话。

    沈石感受到了钟青露那突兀而惊讶的目光,也许在那眼底深处还有一丝伤心,不过他却并没有再更多解释什么,只是微微垂头默然片刻后,然后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走到钟青露身前蹲下,然后简短地道:

    “上来,我们走。”

    他没有怒气冲冲也没有生气的模样,面上是异乎寻常的平静,可是不知为何,钟青露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在此刻变得有些陌生起来,与不久前仍然还十分和善温存的样子隐约有些不再一样。

    他的平静之下,似乎突然有一种无声逼人的气势。

    她身不由己地靠了过去,然后沈石背起了她,迎着风雪,继续向前走去。在他们的身旁,小黑目光闪烁,抖了抖落在身上的雪,看了一眼沈石,嘴里哼哼叫了一声,看起来倒是比刚才高兴了些,然后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

    钟青露趴在他宽厚的脊背上,脸庞埋在他的衣襟里,便觉得前方的风似乎都被他温暖的身子挡住,然后自己的身体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地起伏着,不停前行。她等了好一会儿,脸颊上的红晕早已褪去,慢慢变成了苍白,但是凝视着这个男子的眼神却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她慢慢地把身子往上靠了靠,在寒冷的风中,在沈石的耳边,轻声道:

    “她是谁?”

    沈石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前行,没有说话,钟青露眼神之中慢慢露出几分黯然伤心之色,但就在这时,在沉默了一会之后,沈石忽然开口道:

    “她叫凌春泥。”

    钟青露吃了一惊,随即凝神思索了一下,略带几分诧异与不太肯定的口气,道:“我好像没听说过,不是咱们凌霄宗的弟子?”

    沈石目视前方,看着那寒风卷裹着白雪呼啸而来,吹打在他的脸上,冰冷如刀,像是有一种切割的痛楚。只是他神色不变,看去似乎是异样的平静,就连口中的声调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和变化:“她不是宗门弟子,只是流云城里一个道行低微的散修女子罢了。”

    “她……好看么?”

    沈石微微闭眼又睁开,用力将背着钟青露的身子往上提了一下,然后道:

    “很好看。”

    钟青露轻轻地又把头放低了几分,她娇嫩的肌肤碰触着稍显粗糙的沈石衣襟上,有一种莫名的痛楚。

    她偷偷抬眼向着天空上方看了一眼,只见无数的雪花飘落下来,落在大地之上,也落在他们的身上。这个夜这条路,又黑又冷,可是她忽然莫名地有种想要永远不要走完的期望。

    “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么?”她的声音,在他的背后轻轻传来,像是忽然之间离他远了很多。

    沈石却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所有的表情都从他的脸上消失了,甚至连一点的伤怀都隐藏起来,他似乎只是面无表情不再带有任何情绪地回答着:

    “在一起了,但是后来,她又走了。”

    钟青露的身子微微一顿,像是被这个答案吃了一惊,然后过了一会,才听到她有些犹疑地问了一句,道:“怎么了?”

    沈石没有直接回答她,他望向前方的眼神似乎有些空洞起来,仿佛在这一刻,在这个冰冷的雪夜中,他也突然回想起过往种种,一幕一幕,过了片刻之后,他开口道:

    “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是在流云城外的一处山野中。那个时候,她还是个依附在世家子弟身边讨生活的弱小女子……”

    沈石淡然而平静地在风雪中说出了这个在俗世中凄凉却又常见的故事,不知为何他在这个晚上突然不再想有任何的隐瞒,或许是因为那个叫做凌春泥的女子躲在他的身后已经被隐瞒的太久太久,而当他真正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她却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

    也许,她是伤心了么?

    沈石不明白也不知道,他甚至对自己的心意也不太清楚,只是有那么一种心绪,总是要好好说出来。凌春泥和他的一切,他就这样平淡地说了。

    凡俗尘世中,弱小无依却天生丽质的女子,没有太多美好的故事,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活然后去努力挣扎着,去微笑,去奉承,被轻视,被侮辱。生活的严酷毫不容情,如寒风中瑟瑟的花朵。

    然后他与她再度相逢,漠然、意气和相助,哀婉、哭泣与死人,一路到那肮脏的小巷里,然后踩着血泊逃开,然后在这脆弱严酷的世道中,她如缠树的藤枝和他在一起。

    然后也许是有一段幸福么?

    那相聚时光的温柔,也许还留在彼此的心间。

    只是聚少离多,只是他始终忙碌,很多时候都忘了回头看她温柔而期翼的脸庞,大步地往前走着,而她只是在身后微笑着等待,直到某一天,直到他终于回头的时候,她已不见。

    这样的一个故事,如带着苍白颜色的一本古籍,在眼前慢慢地翻开着,又像是被风垂落的花儿,终于慢慢落在尘埃泥水之中,缓缓消逝。

    沈石沉默了下去,钟青露也心中茫然,她怔怔地看着这个男子,脸上忽然露出几分痛楚之色,不为自己,却是为他。本不该这样的,本来不是该恨他的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是有几分怜惜他。

    为了他的心痛而心疼!

    为了那个苍白的故事而伤心。

    直到某一刻,钟青露忽然身子一颤,脑海中猛地如一道电光闪过,照亮了那个故事中的某个片段。她的脸色忽然异样的苍白,像是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如一只黑暗的大手狠狠抓住了她的心,眼看就要破碎。

    她的嘴唇颤抖着,却用尽了全身力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还平静一片,轻声地问了一句:

    “石头,你……你出手去救春泥姑娘,后来在一起,是不是……是不是就是在我家中,被我爹责骂受辱的时候?”

    沈石的身子顿了一下,那一个瞬间在钟青露的眼中仿佛是异样的漫长,然后她听到了沈石平静的回答:

    “是。”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