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私问

戮仙 第二百六十六章 私问

    第二百六十六章私问

    站在门外的凌霄宗众人齐齐一怔,随即目光都是望向还趴在孙友背后的沈石,只见沈石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惊yà 之色,眉头皱了起来,沉默了片刻后,他轻轻拍了一下孙友的肩膀,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

    孙友小心地俯低身子,让沈石双足踏地,其实沈石此刻也算是恢复了少许元气,倚靠着孙友的肩膀勉强也能站住,不过此刻显然大家更多关注的反而还是静堂之中,那位天苦方丈奇怪的吩咐。

    岂有五个人来,他却单独只先见一人的道理?

    这事情实在是有些不太寻常,所以凌霄宗其他四人并没有马上出声答应,只是天苦上人毕竟身份不同,乃是镇龙殿的方丈,更是四正名门的一门首座,在鸿蒙修真界中的地位与凌霄宗掌教怀远真人并列,可谓是崇高无比。他们这四个年轻弟子,在身份上委实差的有些远,再说凌霄宗和镇龙殿向lái 关xi 也不差,所以也没人胆敢直接反驳天苦上人或是追问理由,便一个个都看向了还站在静堂之外的永业。

    永业这里,脸上却也是一副惊yà 之色,显然他也是并没有想到师尊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不过和凌霄宗其他几个弟子不同,此刻说话的乃是他的授业恩师,更是一门方丈,于情于理他都没有其他的立场。所以永业沉吟片刻后,便正色对孙友、甘泽以及钟青竹、钟青露道:

    “诸位,看来家师确实是有事想先跟沈石师弟聊一聊,此番万里远行路途辛苦,几位不如还是先跟我去客房歇息一下如何?诸位不必担心,眼下已在我镇龙殿山门之内,焉能还有什么意外?而且不瞒诸位说,家师所学渊博,颇擅药理,或许也是看到了沈师弟身负重伤,所以想先为他看看、疗治一番的,几位不必多想。”

    他前面的话凌霄宗几个人看起来都不以为然,但到了最后这一句,却是都颇为意动,彼此对望了一眼后,随即又转头看向沈石,毕竟此事关xi 到他,还是要看他的意思。沈石则是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轻声道:“没事的,你们且先去歇息吧,回头我就来找你们。”

    钟青竹首先颔首点头,随即对静堂那边行了一礼,正色道:“如此就麻烦方丈大师了。”

    接着其他三人也是行礼告辞,永业走到沈石身边,先是对搀扶着他的孙友笑了一下,然hou 伸手接过了沈石的手臂,孙友看了他一眼,随即望向沈石,低声道:“你重伤在身,莫要太劳神了。”

    沈石笑了笑,点头说知道了。

    眼看着那四个人走出了这间静堂的庭院门口,门外早有知客僧过来领路,带着他们前往镇龙殿寺庙的客房处休息。永业则是转过身来,小心地扶着沈石,走上了几层石阶,然hou 迈步走入了这间外表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静堂之中。

    &&&

    所谓静堂,最重要的当然便是一个“静”字,在这佛门圣地中,作为一门方丈天苦大师的静修之地,这间外表虽然并没有特地写出名号的静堂,但实际上静谧的效果可谓极佳。至少沈石走入这里之后,便觉得耳目陡然一静,似乎原本萦绕在耳边的那些喧嚣和杂音突然便消退无踪,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又好像是,这一间小小的静堂,仿佛就是一个特别的单独于这片凡俗人世的小世界。

    这种感觉十分的奇特,但是沈石却并不是第一次感受到,昔日在元始门摘星峰上参加四正大会时,他被四正名门的几位掌教真人秘密召到听风堂去说话时,也曾经在听风堂中感受过类似的情景。

    感觉中,似乎这两处地方都应该布置了某种奇异而特殊的阵法禁制,又或者干cui 就是这些道法通天的元丹境大真人们某种他所不可测度的神通手段罢。

    沈石心中猜想着这些可能,很快便看到在静堂前方的平坦地面上摆着数个蒲团,其中一个上盘膝坐着一位老僧,慈眉善目,模yàng 看着有几分熟悉,正是当日他在元始门摘星峰听风堂中见过一次的镇龙殿掌门方丈天苦上人。

    天苦上人这时候也抬眼向沈石这边看来,目光扫过沈石的时候他微微顿了一下,若有所思,随即低垂几分,却是看到了沈石脚边,那里还跟着一只小黑猪。

    凌霄宗其他四个人是都走了,但是小黑显然不是人,而且也不会离开沈石的身边,自然是把永业和天苦上人刚才的话都不放在耳朵里。永业对此也是没注yi ,这时看到师傅的目光随之看去,这才突然想起自己居然忘掉了这只小黑猪,也是呆了一下,一时间也有些茫然,不知道是该将小黑留在这里还是赶出门外。

    幸好这个时候天苦上人看起来是看出了永业心中的犹豫,在那边微微一笑,温和地道:“不过是一只小猪而已,无妨的,不用管它。”

    永业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扶着沈石往前又走了几步,来到天苦上人身前数尺开外的地方,沈石深吸了一口气,放开永业准备大礼相见。要知道坐在他眼前的这位,无论身份、地位乃至道行、权势,在鸿蒙修真界中都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更不用说还是德高望重的四正名门掌门方丈了。

    只是他虽然有心,但是身体却似乎不太配合,这才有弯腰行礼的意思,陡然间便是体内一阵剧痛传了出来,沈石顿时痛哼一声,身子摇晃了几下看着竟是有些站不稳了。旁边的永业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再度扶住了他,而前头的天苦上人也是招了招手,和蔼地道:

    “不必多礼,你身上有伤,先坐下再说话罢。”

    沈石勉强谢过,然hou 在永业的帮助下坐在了下首一张蒲团上,这才长出了口气,同时心中也是苦笑,心想着伤势似乎并没有自己想的会那么轻松地好起来。

    与此同时,天苦上人目视沈石,凝视了一会后,忽然间也不转动目光,身子也为摆动,就是保持着那么一个注视沈石的样子,但是同时口中却忽然说了一句,道:

    “永业,你也先出去。”

    永业愕然抬头,但看天苦上人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便很快压住了心中惊yà ,点头答应一声,快步走出了静堂。在他跨出门槛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又传来了一句,道:

    “你且看住院门,不得我宣召,不许任何人进入此堂。”

    永业身子又是微微一顿,随即再度答应下来,只是眼中惊yà 之色越来越浓,一路走到了那院子门口,然hou 沉默地站在那里。

    而在静堂之中,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里,沈石却已经被天苦上人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太自在,正想着要不要开口询问一下的时候,他却忽地听到前方这位名满天xià 德高望重的高僧,神色凝重而严肃地望着自己,然hou 开口问了一句,道:

    “沈师侄,老僧问你一句,昨日深夜时分,你在雪原之上,可曾看到一根冲天而起直入云霄、气势雄浑无双的巨大光柱?”

    人生就是这样:凉水配电脑,深夜写文章……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