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戮仙 第三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第三百三十一章好久不见

    如果天际的闪电落入凡间,那会是什么情景?

    纤毫毕现!

    那一刻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太阳猛然间在这座庭院中爆裂开去,炽烈而无法直视的明亮光辉瞬间冲天而起,仿佛是人间所不能拥有的力量,转眼间碾压了一切。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几乎就在那光辉亮起了同一时刻,所有人包括那蒙面老者也不得不侧脸闭眼避其锋芒的时候,半空之中那道如同雷龙般巨大而可怕的闪电轰鸣声中,鉴真镜上古老的镜面,突然出现了????小说无数道裂缝。

    “啪”的一声,那古老的镜面飞灰湮灭,在这股狂暴而巨大的力量之下直接粉身碎骨。

    随着古镜的破灭,半空之中的那道闪电顿时就像是失去了力量的根源,那种将要毁灭一切的灼热光辉迅速黯淡了下去,几乎只是在一转眼间,那夺目的光芒便消散在这片黑夜里,只有一道横亘在夜色里可怕的残影,仿佛还记述着刚才那恐怖的一瞬间。

    在之前那辉煌而可怕的瞬间突然停止下来的大雨,淅淅沥沥哗啦啦的,又重新落下,穿过天幕和慢慢涌来的黑暗,仿佛落得心惊胆战,仿佛还在害怕着什么。

    没有人能够立刻睁开眼睛,但是在所有人中,恢复得最快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境界最高道行最强的蒙面老者。他比所有人都更快恢复了视线正常,哪怕只有一两息的时间,但是对于一个元丹境大修士来说,这已经足够他做很多事情,杀死很多的人了。

    他甚至在面巾之下已经露出了狞笑。

    他看得出来那面古怪的古镜确实是一件强大无比的古宝,如果刚才不是法力不足的话他自己也没有信心能够在那可怕的电芒下活下来,但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先将那沈泰抓住千刀万剐才是!

    风雨呼啸,黑暗重新涌来的那一刻,他突然感到心里有一阵热血的激动,这是很久以来都没有的感觉了,一种嗜血的渴望,他实在是太过憎恨那个死胖子了。

    衣襟飞舞而起,他就要向沈泰掠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下脚底,陡然一寒。

    他的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

    一声怒吼,他身子猛然冲天而起,然而在他原先站立的土地上,泥土突然如水波般荡起涟漪,一柄水蓝色的奇异兵刃从那地下升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以令人胆寒的狠辣与阴毒,在无声中如毒蛇吐信,如妖兽扑食咬住猎物的喉咙狠狠撕开,一刀!

    斩了下去!

    ※※※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黑夜中猛然响起,如饿狼悲鸣,如夜鬼哭嚎。

    殷红的血花瞬间挥洒溅落,蒙面老者身躯一斜,两只眼睛仿佛在瞬间都扭曲了一般,狂呼着猛然向下轰去一掌。在那水蓝色利刃之下,突然如鬼魅一般现出一个阴影,从那土壤中冲起,吐气开声,竟是硬接了这元丹境修士一掌。

    “砰”的一声巨响,这手持水蓝色利刃的鬼影身躯大震,连退五步,但随即脚步狠狠一顿,就挺直了身躯,看起来赫然是一个面容狠厉的年轻男子,满面杀意,冷冷地看着自己的那个敌人。

    蒙面老者腾到半空,鲜血挥洒,当他的目光扫过那个地方时,看到了一只小腿从脚踝处,已经从自己的身上分离开去,永远地留在了那个地方。

    原来这群可怕的杀手中,竟然还有一个人是比自己更快恢复过来的,因为他甚至没有暴露在那可怕的电芒之中,在黑暗的土壤保护下,他也许从来都没有闭上过眼睛。

    一切,都只为了这最可怕的一击。

    而更可怖的是,在那才那电光火石的交手中,蒙面老者已经确认在场这十几个杀手里,虽然都是拥有强悍实力的神意境高手,但最强大的毫无疑问就是一直站在沈泰身边的那个目光锐利的男子小齐,哪怕以他的眼光看来,小齐也仅仅只是距离元丹境只有一步之遥了。

    虽然如今实力道行上还不如自己,但已然是有一战之力,如此强大的神意境巅峰高手,便是四正名门中都不会拥有太多,可是沈泰那厮如此弱小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高手作为下属?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蒙面老者到现在却发现,这阴狠潜伏手持水蓝利刃的年轻男子,似乎一身道行竟然与那个小齐不相上下,同样是如此凶悍的高手,他却能完全抛弃了任何脸面自尊,一直这样屏息潜伏在地下。

    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忽略了过去……也只有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神意境巅峰高手,才能暗算伤到自己。

    如此强大的一批人,如此狠辣而阴毒的手段,毫无顾忌的一群人,如此可怕的一群杀手!

    蒙面老者在半空中落下,低吼一声,勉力单脚站住,当他再抬眼看去的时候,这座庭院的天,已经又黑了下来。

    黑影闪闪,缓缓逼来,如嗜血的饿狼,围成了一个圆圈,沉寂的庭院里,有血腥的味道。

    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的撕心裂肺,忽然间猛地一把扯下了面巾,露出了一张扭曲而苍老枯槁的容颜。被他抓在手上的面巾,举到了眼前,然后这个老人便看到面巾上浸染了一层诡异的绿色,那是从自己口中喷吐而出的血沫。

    他声音嘶哑地深深喘息了一下,忽地又撕开自己肩头的衣衫,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是第一滴落下的雨水,在那个时候,还有一只飞鸟盘旋飞过。

    肩膀的那一层血肉,没有变黑也没有变绿,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突然间像是变得透明了,这老头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肩骨,抱在那一层薄薄的皮肉下,白森森的,就像一具没有血肉的骷髅。

    一缕黑气,从旁边的手臂上席卷冲上,那是陡然重创之后,他又连续与这些实力凶悍的杀手凶徒们搏杀,再也无法阻挡手腕的剧毒,此刻转眼之间,那残留的黑色便已冲到了此处。

    老头惨然而笑,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仿佛已经被一层绿气所笼罩,一双眼睛精芒缓缓黯淡下去,看向前方,口中喃喃道:“好手段,好手段……”

    那个方向的黑衣人向两边让开了一个通道,露出了仍然站在那个厅堂屋檐之下沉默不语的沈泰。夜空之中忽有鸟鸣声,一只羽毛鲜艳的鸟儿穿过阴云与风雨,落在他的肩上。只是此刻它却似乎十分拘谨,毫无平日的那股活泼,只是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似乎还有些畏惧,像是怕什么怕得要死。

    沈泰轻轻摸了一下飞鸟的头,然后伸出手去,手势沉稳没有丝毫的颤抖,在这只鸟儿的羽翼之下,轻轻解下了一只不起眼的灰色小瓶。

    瓶口向下,瓶塞不见,一点墨绿的光芒,隐约闪烁在那小瓶边缘。飞鸟的爪子微微弯曲着,像是紧紧抓着什么,沈泰看了一眼,从鸟爪中挖出了一个小木塞,然后慢慢地将这只瓶子塞住了。

    怪鸟一声鸣叫,似乎瞬间全身脱力,险些从他肩膀上掉了下去。

    沈泰默默地将这瓶子收起,然后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了那庭院中,被风雨淋得全身湿透的老头,静静地看了一会,然后开口道:

    “好久不见了,李长老。”

    (过年了,就不跟去年一样请假了,还是保持更新。只是这段时间确实忙碌,所以初一到初七暂时一天一更,初八开始恢复两更或更多,如果我写得多的话。谢谢大家。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安康^_^)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