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回归

戮仙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回归

    第二百三十九章回归

    在黑鸦岭外围的营地里休息了一天,沈石自觉身子又恢复了不少,虽然胸口仍是隐隐作痛,但最重要的周身气脉以及受到剧烈震荡的丹田基本都已经痊愈,由此也可见三品灵丹金虎丹的灵效。

    算算时日,距离这次百山界黑鸦岭试炼结束的日子只剩下最后两日了,营地里的气氛渐渐开始显得有些紧张起来,而从山脉深处转回的试炼弟子人数也是渐渐增多起来,时不时就会从远处的山道上看到一两个身影正在往回走。

    沈石这天早上起来,先是在营地里走了一圈,中间看到昨日自己去过的清点收获的那一处地方人头攒动,显然回归的弟子都是第一时间到了那边。而在一众清点的神意境弟子中,人数看起来比昨日多了几个,王亘和甘文晴都在,但却没看到孙宏。

    对于那位现如今的孙家家主,沈石的印象比较一般,也谈不上什么厌恶,不过是因为好友孙友的缘故,感觉上总是处于两条战线的人,所以向来敬而远之。

    不过这一下没看到人,沈石却是很快想到了昨日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情景,想到了看去似乎受伤不轻的孙恒,进而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与孙恒一起回来的贺小梅。

    他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便转过身子,往营地中一众女弟子休息的地方走了过去。凌霄宗虽然在营地中因为男女之别分开了两边休息之处,不过修道中人也并非完全不通人情,不会如凡俗尘世中某些蠢笨地方一样,直接禁止男女往来。是以沈石一路也是并无阻碍地走到了宗门里女弟子休息的那一排屋子前,然后向过往的同门打听了一下,便找到了贺小梅休息的屋子。

    当初在金虹山上时,他与贺小梅之间虽然说不上是特别深厚的交情,但总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当他在高陵山脉中重伤回山的那一次,贺小梅也跑过来看望了他好几次,算是一个比较合得来的朋友,所以这一次他想了想还是过来看看。

    走到那屋子门外,只见门窗紧闭,周围也没什么人,显得十分冷清,沈石也不知道贺小梅在不在屋里,便走上前去准备敲门。谁知手臂刚刚抬起,还没落到门上的时候,他却忽然听到那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啜泣声,而且听那声音,正是贺小梅在不知为何地哭泣着。

    沈石愕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门后忽然又有另外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听着像是个声音浑厚低沉的男子,压低了声音说了些什么,话语有些含糊沈石没听清楚,但似乎是在低声安慰着贺小梅,可是过了半晌,那贺小梅的啜泣声似乎并没有停止下来。

    沈石皱了皱眉,心底有些担忧,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再度抬起手臂,在那门上敲了两下。

    “咚咚……”

    屋内门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无论是贺小梅还是那个不知名的男子都没有了声息,过了片刻之后,只听贺小梅的声音在门后传来,道:“是谁?”

    沈石道:“小梅师妹,我是沈石。昨日看到你回来,好像受了一点伤,所以过来看一下,你没事罢?”

    屋内的贺小梅顿了一下,道:“我没什么大碍了,多谢你。”

    沈石“哦”了一声,放下心来,心想看这样子贺小梅应该并无什么,而且没有立刻开门,说不定屋中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他自然也无意去窥探什么,便笑了一下道:“如此就好,那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说着他便转身离开,只是才走了几步,忽然却听到身后那间屋子中好像一阵吵闹,似乎贺小梅与什么人发生了争执,中间还有某人发出了几声急促而低沉的咳嗽声,听起来似乎身子也不是太好。沈石摇了摇头,心想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怎么了,不过既然贺小梅似乎无意让自己知道,那就不去探究好了。

    离开了此处回到营地前方,便看到营地大门那边的人多了不少,与此同时还陆陆续续有凌霄宗弟子从黑鸦岭上走回来的,看来到了最后两日的时候,不少人都选择了提前回转。到了这个时候还呆在山上的,除非是本身找到的灵材数量太少,否则的话,依然滞留在山中除了要面对妖兽的威胁外,还有同门师兄弟很有可能防不胜防的出手抢夺,危险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道理并不难想通,而那风险有的时候甚至可能会危及到性命,这世上哪里会有真正的笨人呢,至少在凌霄宗门下,大多数人都是聪明的。

    派往清点收获灵材的神意境弟子又多了起来,其中包括沈石早上过来并没有看见的孙宏,此刻也出现在那边,不过看他的神态脸色,一直都是沉默肃然,似乎心情也不是很好的样子。

    沈石走到营地大门附近,时而看看走近营地的弟子,时而眺望远处黑鸦岭上过来的那条山道,仔细看着那边下来的人影,希望能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的几个朋友,孙友、钟青露,或者还有甘泽。

    不过直到这一天结束之后,他也没有看到他们其中的一个人。

    与此同时,在营地中众多凌霄宗弟子之间,开始逐渐传开了一个消息,这一次的黑鸦岭试炼严苛严厉,众多师长们果然是遵守诺言一点都没有出手相助的举动,也正因此,据说在那片凶险无比的山脉中,已经开始死人了。

    ※※※

    死的人究竟是谁,传言里并没有说,或者说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倒是有几个弟子在私下聊天时,绘声绘色确定无比地说听说死掉的甚至还不止一个人。

    这个消息虽然还没有得到宗门的确认,但是毫无疑问地让营地里的气氛又肃穆了几分,沈石隐隐的也有几分开始担心,不过等这一晚过去,明天就是最后一日了,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全部的人就应该回来,到时候一切就都清楚了罢。

    当天色黑下来的时候,沈石忽然想到这一天里似乎都没有看到钟青竹,也不知她今天去了哪里,或许也是这一次试炼十分疲惫,在屋中休息了吧。

    入夜之后,这座营地里点起了火把,燃烧的火焰在黑鸦岭山下形成了一个明亮的光点,引领着那片黑暗中的目光。哪怕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营地里也有人值守看望着那条山道,果不其然,这一个漆黑的晚上,同样不停地有凌霄宗弟子陆陆续续地下山回来。

    等到了第二天天亮以后,天光照下时,黑鸦岭像是从沉眠中惊醒,而伴随着山风吹拂,参加这次试炼的凌霄宗众多弟子回归的浪潮,陡然间达到了高峰。

    一个个、一队队甚至是一群群的凌霄宗弟子,纷纷从山上走了回来,其中各种各样的都有,有的气色沮丧多处带伤的,也有的神完气足举重若轻;有的形单影只畏畏缩缩,有的则是朋党结队气势过人。就这样不停地有人回来,将这个原本安静的营地陡然间变成了热闹无比的场所。

    以孙明阳长老为首的几位元丹境大真人今天也出来露面,不过他们很宽容地并没有去干涉这些在黑鸦岭上度过了艰难试炼的弟子,随意他们如何发泄情绪,欢笑哭喊都随之任之,反正只要在登记收纳灵材这边最关键的地方不要出错也就是了。

    清点灵材的地方很快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少弟子都拿出了数量不菲的灵材,其中颇有不少珍贵之物,让人大开眼界。这世上人人皆有自己的机缘,谁又能说自己一定就会强过别人呢?

    不过沈石的注意力并不在清点灵材那一边,他始终是站在营地大门的附近等待着,只是一直没看到自己的那几个朋友,让他的心情开始有些焦躁起来。

    黑鸦岭上的妖兽并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他也是从黑鸦岭深处历练过回来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趟,想想自己的亲人不在身边,朋友也就那三四个,沈石实在是不想看到其中哪一个人出事。

    他在营地门口站了很久,然后大概是在午时左右,他看到了在那条山道上走下了一个人,风尘仆仆衣衫肮脏,连脸都看去有些黑了的模样,不过神色间却是兴高采烈,远远地看到了站在大门外正在眺望的沈石,那人便哈哈大笑声,一路快步走了过来,对着沈石挥手笑道:

    “石头!”

    沈石笑了起来,看着走过来几乎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般的孙友,摇头大笑。孙友也是神色高兴,跑过来一把将他用力抱了一下,笑道:“好家伙,你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啊,收获一定不错了吧!对了,有没有受伤,看你的气色好像一般啊?”

    一叠声的问话,让沈石都来不及回答,哈哈一笑,道:“我好得很,受了点……轻伤,不过差不多已经好了。你怎么样?”

    孙友竖起手臂做了个强壮姿态,然后拍了拍胸膛,笑道:“这黑鸦岭,对本少爷来说当然就是小菜一碟了。”

    沈石哈哈一笑,推了他一把,然后指了一下正忙碌无比的王亘孙宏那边,道:“好了,你先过去清点灵材罢,回头咱们再聊。”

    孙友点点头,笑着去了。看到孙友平安归来,气色也是不错,沈石心里松了一口气,笑着摇摇头,转过身子向远处山道看去,心想现在也不知道青露如何了。

    不知是不是心有所想,莫名便有呼应,他的目光才转过去,便只见那山道脚下,不远地方,一个女子笑盈盈走了过来,春风吹过她的容颜发梢,如清新花蕾初次绽放,明眸里盈盈眼光如水,没过多久便走到了他的跟前。

    她微笑着,如这个季节山野中最温柔美丽的花朵,眼中带着几分欣慰欣喜之色,看去仿佛也如同沈石一般,露出了几分安心。

    沈石也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对她说道:

    “你回来了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