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五十五-五十六章

戮仙 第五十五-五十六章

    第五十五章绝地(上)

    钟青竹转过头,神情有些奇怪地看了沈石一眼,沈石看看她,道:“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手上伤处又痛起来了?”

    “唔……没有。”钟青竹摇摇头,把目光转开了。

    从那条黑暗幽深又窄小的洞穴中一路爬行过来,直到这里,他们两人才算是真正可以站直了身子,不由得都有一种放松的感觉。钟青竹慢慢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荧光石闪烁明灭的隧道中间,只见点点光辉如苍穹里柔和轻淡的星光,带着点点美丽的银色,在她头顶四周闪亮着,轻轻将她簇拥起来。

    四下里,悄然无声,沈石也没有说话,只是默然地看着那个少女面上带着一丝喜悦,双眸闪亮似倒影着漫天星光,哪怕这一路走来她伤痕累累有些肮脏,但此刻在这般光辉照耀下,她却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子,温柔美丽,不似凡人。

    钟青竹带着笑意,慢慢张开双臂,就像是她想好好拥抱这美丽的光芒,这人生未见的瑰丽奇景,在这一刻拥入怀中,仿佛只属于她一个人。

    “哎呀!”

    只是下一刻,她忽地叫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捂住左手脸色发白。沈石走了过去扶住她,没好气地道:“喂,你的手断了啊,别没事就乱举乱动的。”

    钟青竹脸颊微微一红,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住……”

    沈石叹了口气,道:“你又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动不动就说对不住吗?”顿了一下,看着钟青竹脸色不太好看,似在强忍,摇摇头道,“手痛不痛?”

    钟青竹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不痛……”

    沈石皱了皱眉,道:“不痛吗?”

    钟青竹迟疑了一下,声音变小了一些,道:“有点痛……”

    沈石看了她一眼,见钟青竹捂着自己手臂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片刻之后,便见她漂亮清秀的脸上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差不多是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很痛……”

    “你……”沈石差一点就对她无语了,反正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性子的女孩,只是现在看着她这般可怜模样,心里莫名也是一软,走过去轻轻扶住她的左手。

    “嘶……”钟青竹皱眉咬唇,嘴里发出一声颤音。

    沈石皱着眉头,道:“是哪里疼?”

    钟青竹忍着剧痛,用右手往左手肘部指了一下,正是前头摔断的伤处。沈石一时也是想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也不敢再轻易去碰触钟青竹的伤口,抬眼一看,只见刚才黑暗中胡乱做了个绳子把手臂吊在她脖颈上的布条已经滑落下来,便试探着想把她的手臂举高些再套入那绳圈。

    谁知才把手臂太高少许,钟青竹便是痛哼出声,同时眼睛里有些微微发红,显然是痛得厉害了。沈石吓了一跳,登时便不敢再乱做,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的手要怎么摆才不会痛?”

    钟青竹迟疑了一下,道:“就这么垂着,不去动它,会好一些,可是走来走去总会碰到摆动,所以就很疼。”

    沈石“唔”了一声,沉吟片刻,目光扫过还兀自挂在钟青竹脖子上那条垂下的布条,忽地眼前一亮,道:“呃,我有个法子。”

    说着走上前,从钟青竹脖子上取下了那根绳子布条,拿到手上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刚才随意撕下的这东西实在是既粗糙又难看,不由得有些尴尬,干笑道:“事急从权,你别在意啊。”

    钟青竹没说话,脸颊微红,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沈石拿着这布条,让钟青竹把左手自然地垂在腰侧,然后从手腕处饶过,直接穿过腰身绑在她的身上,将左手固定在身子一边,退了一步打量了一下,又觉得刚才这条绳子好像有些短了,似乎不太稳固,看着随时会脱落出来一般,想了一下,干脆借着周围荧光石的光亮,又唰唰唰从身上用力撕下了几块布条,这几番折腾下来,顿时把身上这件凌霄宗弟子服给撕的破破烂烂。

    钟青竹将这一幕都看在眼中,微微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不知为何欲言又止,到了最后,她只是默默地看着身前的沈石,在这黑暗冰冷的山洞里,周围是点点闪烁温柔如星光的银色光辉,照亮了他认真而专注的脸庞。

    撕下布条,交缠一起打成死结,用力扯紧,然后分作两条,一条绑定了她手腕在腰侧,另一条避开手肘,从手臂上方接近肩膀处又绑了一圈,却是绕过了钟青竹的胸前从右手的腋下穿过,如腰身一般紧紧缠了一圈,终于是彻底地将她的左手固定在身旁,再也不会随意乱动了。

    不知为何,钟青竹的脸腮忽然好红好红,特别是在沈石帮她绑着第二条固定手臂的布条时,身子都下意识地摆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后退躲开。可是就在她抬头时候,只看见那男孩站在自己身前,一脸认真,微皱着眉头,一副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弄疼她的样子。点点星光温柔如水一般,悄悄从他身后头顶洒落下来,他的额头隐约见汗,目光如此清亮,与星光交织在一起,深深映入了她的眼帘心间。

    这一脚,终究是踩不出去。

    所有的冰冷与黑暗,畏惧与恐怖,仿佛都悄然而退去,只剩下这仿佛梦境般的星光里,那个男孩温和、关怀而专注的眼神。

    ※※※

    “呼”,沈石长出了一口气,退后一步转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发酸的脖子,满意地看了看绑好的绳子,哈哈一笑,道:“好啦,这下你就不用担心手臂乱动碰到伤处了。”

    钟青竹微微垂眼,忽然间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与脸庞,仿佛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轻轻地点头。

    沈石忽然“咦”了一声,带了几分惊讶,道:“钟青竹,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钟青竹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脸颊之上烫得不行,似乎就要烧起来一般,头颅垂得低低的,似乎连抬起的勇气都在瞬间失去了。

    片刻之后,她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手掌附在自己的额头,片刻后,便听沈石带了几分犹豫,在那边自言自语道:“好像也不烫啊,不像发热的样子……”

    钟青竹猛地抬头,看向沈石,只见沈石站在身前不远处,正一脸疑惑不解地看过来,虽然看着很顺眼,但还是觉得有点冒傻气。

    “傻瓜……”她情不自禁小声地说道,可是不知为何,心底却好像软软的,好像有一种奇怪而说不出的欢喜,又好像并不是如此,连她自己也不明白。

    山洞中很是安静,虽然钟青竹声音很小,但沈石居然还是听到了,顿时大怒,瞪眼道:“什么,我费这么大劲帮你,你还说我傻瓜!”

    钟青竹抬头看着他,嘴角慢慢露出几分笑意,脸上的红晕稍稍退去,却仍如桃花一般娇艳美丽,而她看着这个男孩的目光,仿佛也如同水波一般。过了一会,只听她带了几分温柔笑意,轻声道:“沈大哥,你不是傻瓜,从没人像你这般对我好的,你是个好人。”

    沈石呆了一下,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虽然不太明白为何钟青竹突然变成了这般有些奇怪的模样,但这时一眼看去,这淡淡星光里,身前的女孩身上却是散发出他从未见过的异样美丽,甚至带了几分耀眼的余晖,让他刚刚升起的怒气转眼就不知去了哪儿,本来紧绷的脸也撑不住了,抓抓头后退了一步,讪讪道:

    “呃……那、如果不是骂我,那就算了。”

    “噗嗤”一声,却是钟青竹忽然笑出声来,嘴角弯弯,眼若晨星,笑颜如花般娇艳美丽。

    ※※※

    风雨如晦,席卷天地,整座青鱼岛都似沉浸在一片灰蒙蒙的雨雾之中,远远望去,就像一尾巨大青鱼,在凄风苦雨的沧海中游动。

    青鱼集轩日堂中,书房里的气氛僵冷无比。

    王亘一下子黑了脸,拍案而起,盯着一脸焦急之色匆匆赶回的郑哲,喝道:“阵堂那边什么意思,怎么会少了一人?”

    郑哲苦笑一声,道:“我过去之后,在阵堂当值的钟师弟与许师弟正在清点人数,点来点去数了几遍,发现确实是少了一人。”顿了一下,郑哲瞄了一眼王亘的脸色,还是轻声道,“两位师弟也是在那里急得不行了。”

    王亘怒道:“若是事情办好了,还有什么好急的!”

    郑哲尴尬一笑,不敢再多为那两人求情说话,王亘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道:“走丢的是什么人?是老弟子还是新人?”

    郑哲道:“钟、许两位师弟查过人头,现如今不在场的是一位刚刚上岛不久的新人女弟子,名叫钟青竹。”

    “钟青竹……”王亘眉头皱起,思索了片刻,抬头看向郑哲道,“姓钟,又是青字辈的,莫非是流云城钟家的子弟?”

    郑哲点点头,道:“是钟家出来的,不过听钟师弟说,这位小师妹虽然出身钟家,与他同源,但在家里地位不高,并不得钟家重视,从血脉上讲也算是边远旁支。”

    “钟青竹、钟青竹……”王亘似乎并没有将郑哲宽慰他的话听入耳中,站在那边反而是眉头紧皱,似乎在仔细回想,思索着什么,“这名字,怎么总觉得有几分耳熟呢?”

    第五十六章绝地(下)

    “走啦。”沈石没好气地催促着,“咱们眼下能不能逃出去还不知道呢,哪有空在这里多呆?赶紧去前头看看有没有出路才是正理。”

    钟青竹嘴上答应一声,但脚步却迈动的很小,一双眼睛只是看着身边石壁上这片美丽如星辰般的美景,仿佛心神都沉醉其中,有些不舍得离开。

    沈石哼了一声,再次重复了一下自己的观点:“快走吧,这些石头不值钱的。”

    钟青竹回头对他笑了一下,道:“可是你不觉得这里真的很漂亮吗?”

    沈石不屑地道:“漂亮能当饭吃啊?”

    钟青竹半嗔半喜地瞪他一眼,道:“那灵晶能当饭吃啊?”

    沈石哈哈一笑,道:“哈,你别说啊,灵晶还真能当饭吃。”

    钟青竹一怔,随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摇摇头跟了上来,微笑道:“算你会说啦。”

    他们两人话语之中,灵晶当饭吃的典故确有来历,在修真界中广为人知,其来由便是修道之人开始修炼吸纳灵晶灵力后,一旦灵力入体,便会逐渐开始改造人族肉身,其中有许多变化会与凡人肉身迥异,其中有一处极明显的改变,就是引灵入体后,蕴含有天地造化神奇力量的灵力,已经足以支撑供给人族肉身的消耗,从此再不许要食用其他食物,简单地说,修士开始修炼之后,其实是不用再吃饭了……

    沈石、钟青竹这一批新人弟子进入青鱼岛后,在最初的一段日子里,凌霄宗这边仍然还有安排些吃食给他们,但自从他们开始修炼,相继都进入引灵入体的阶段后,这些吃食就都停掉了。对于已经可以称为修士的他们来说,在以后的生涯里,只要有灵晶可供修炼,基本上是不需要再吃普通食物的,当然在灵晶之外,天地造化天材地宝诸多蕴含灵力的灵丹妙药,对修炼帮助极大,有机会的话他们也会服用,不过这些珍稀之物,日后却是要看机缘了。

    幽深的洞穴隧道里,沈石与钟青竹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其间钟青竹还回头几次,看来依然对刚才那一片荧光石聚集的地方念念不舍。不过走着走着,两人却发现前方的隧道石壁上,居然也有一些荧光石,不过并没有刚才那一处特别的集中,多数都是稀疏散步在石壁缝隙或角落里,看起来发出的光芒也黯淡不少。

    但饶是如此,这点点微光还是能够依稀照亮洞穴中的道路,让他们两人走起来方便了许多。

    渐行渐远,后头那片光辉如星辰的石壁已经渐渐湮没于身后曲折幽深的洞穴深处,四周似乎重新安静下来,黑暗再度降临,从四面八方轻缓地弥漫而至。

    借着石壁上点点微弱的光芒,钟青竹的心里莫名又有些紧张起来,此刻置身的洞穴似乎从来也无人来过,到处都是原始模样突兀的岩刺怪石,在微弱的光影中仿佛化作一个个黑暗的影子,飘忽不定,带着几分可怖,如传说中地狱冥府勾魂夺魄的鬼怪阴灵。

    她不知不觉中,下意识地向沈石靠近了一些,用没受伤的右手,轻轻去抓住他的袖子,谁知手伸过去抓了个空,钟青竹怔了一下,才记起这里的袖子已经变作两根长布条,正绑在自己的腰身和胸口前,固定着受伤的左手手臂。

    她的脸在阴影里,好像又红了一下,偷偷瞄了一眼走在身前的那个男孩,忽然觉得这周围的黑暗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可怕。

    “喂,钟青竹啊。”忽然,前头的沈石突然开口叫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是钟青竹却一下子觉得好像不太顺耳,道:

    “沈大哥,你别这样叫我,听起来总觉得咱们有仇似的,生冷的很。”

    “啊,是吗?”沈石哪有钟青竹这般小女儿细腻的心思,怔了一下,道:“好像也对,那我叫你什么,钟师妹吗?”

    钟青竹嘴角微微抿了一下,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道:“这样吧,以后有旁人在场的时候,你就叫我钟师妹,但是没人的时候,你叫我青竹就好啦。”说完顿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够清楚,赶忙又解释了一句,道,“我娘亲就是这样叫我的,你以前在拜入宗门那天,在拜仙岩石阶上就救了我一次,今天更是……唔,反正你真是对我很好,所以以后没人时,就叫我青竹好不好?”

    沈石眨眨眼,脑子里总觉得有些绕不过弯来,他平日性子小心谨慎,但多专注于在其他事上,归根到底来说,他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情窦未开,又不似小女孩般会更早熟些,对这般有些暧昧的微妙话语如今确实理解不能。他只觉得钟青竹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但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偏偏自己又想不明白,于是干脆就不想了,反正如今头等大事是先活命再说,哪里顾得上这些叫唤名称没啥大用的东西,当下爽快道:“好咧,那以后我就叫你青竹了,这样叫起来倒也方便。”

    钟青竹嫣然一笑,右手掩口,看着沈石目光盈盈如水,道:“那以后我叫你什么,就是沈大哥好不好?”

    沈石一摆手,道:“见外了,刚才你说娘亲怎么叫你我也怎么叫你的,干脆你也一样,随我爹叫我那样罢。”

    钟青竹看沈石这样子总觉得这男孩有点越看越傻,偏偏又奇了怪了,自己却又越看越顺眼,忍住了笑,道:“那你爹怎么叫你呀?”

    “石头,或者小石头。”

    “唔……好吧,”钟青竹沉默了片刻,在心里对那位没见过面的矮胖子取名本事偷偷鄙视了一下,然后道:“那以后有外人时我叫你沈师兄,没人时就叫你石头好不好?”

    “随便啦。”沈石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随后微微皱眉,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钟青竹看着他的模样,道:“怎么了?”

    沈石默然片刻,干笑一声,道:“我刚才叫你是想问你一件事的。”

    钟青竹点点头,道:“那你问啊,什么事?”

    沈石咳嗽一声,转身继续向前走去,道:“可是被你突然扯了这一大堆叫唤名字之类的东西,我好像把原来想问的事给忘了……”

    看着他前行的背影,钟青竹摇摇头莞尔一笑,跟了上去。

    洞穴里点点光辉,如黑暗里的萤火,虽然微弱却如此美丽,在他们的身后轻轻飘荡,仿佛永恒不灭,在黑暗里浮沉着。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沈石忽然发现仿佛一直萦绕在耳边的溅水声似乎消失了,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脚下不再是踩踏于水洼中,而是站在了一片干燥的地面上。

    整个洞穴的走向,这一路走来,似乎也有几分缓慢向上爬升的趋势。沈石心中一喜,对跟在身旁的钟青竹道:“好像没水了。”

    钟青竹转头一看,很快也反应过来,同样的面露喜色,点点头带了几分期望,道:“那就是说,咱们快到地面上行了吗?”

    沈石呵呵一笑,道:“不好说,不过希望很大罢,你累不累,要是累了就歇息一下,不累咱们就继续走。”

    钟青竹摇摇头,道:“我不累,走吧。”

    “嗯。”沈石点头答应一声,转身继续前行。这神秘幽深的洞穴里,似乎有一条荧光石的石脉,一直在洞穴石壁上延续着,时而明亮时而黯淡,但终归是给他们两人在黑暗中照亮了几分希望。

    而随着水势的消退,洞穴地势渐渐上升,沈石与钟青竹都渐渐感觉到脱困的希望在变大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连原本就有的疲惫都暂时被他们抛到了脑后,哪怕他们其实从一开始被激流冲入地底直到现在,已经在黑暗的洞穴中艰难跋涉了很久很久。

    脚步声在洞穴里回荡着,周围仍是一片寂静,喘息声渐渐变大,汗水也开始从脸上流淌下来。但是脚下地势越来越高,仿佛预示着出口就在前方,两个人无论是谁,哪怕是左手重伤摔断的钟青竹,都咬着牙坚持着,没有停下歇息的意思。

    一步一步走过黑暗,走过这幽深静谧的洞穴,那感觉就像是跨过了千山万水,追逐着最后一点希望。

    忽然,前头一缕明亮的光线,猛然照进。

    沈石与钟青竹同时看到了,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望着前方。

    那里,是一束光。

    熟悉的、温暖的光线。

    沈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再看钟青竹时,发现她也是十分激动,嘴唇微微有些颤抖,正好也向他看来。

    沈石点点头,微笑着说:“得救了啊。”

    钟青竹眼中似有泪花闪过,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重重点头。

    沈石一挥手,哈哈笑道:“走,咱们出去。”

    说罢当先走去,带着钟青竹大步迈过地上有些崎岖不平的地面,向着那道光线走去,很快便看见前头果然出现了一个洞口,约莫一人多高,满是青苔,光线便是从洞外照射进来,虽然不是很明亮,但肯定是在地面之上的地方。

    沈石满心欢喜,与钟青竹两人相视一笑,都带着劫后余生的欣慰与喜悦,然后并肩走了出去。

    只是在他们脚步堪堪踏出洞口的那一刻,看清了洞外的景象,忽然间两人身子都是一僵,在他们眼前的,并不是当初他们为了躲避巨浪而逃进的那个山洞,也不是钟青竹之前拾贝的那个海滩,此刻在他们身前的,赫然是一个极深极狭长的天坑,坑底不过十来丈方圆大,还有一半是处水潭,周围尽是绝壁,突兀如峰,高达百余丈,而他们两人,却是在这绝境绝地天坑的最底部,就像是两只渺小之极的蝼蚁。

    (今晚有点事,两章都放在一起发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