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零七章 异物

戮仙 第一百零七章 异物

    阴风吹来,鬼哭声声,妖岛捕妖洞外,仿佛已是人间最冰冷的地方。沈石霍然转头,回身看去,只见鬼火点点蜂拥而至,不知有多少阴灵藏在雾气之中,比他白天所见更多了无数,直如铺天盖地一般,让这片地方化作了一片鬼蜮之地。

    他下意识地想要逃跑,然后放眼处,却发现四面八方尽是鬼雾,阴灵鬼魅嘶吼嚎哭,正向他缓缓逼来,而唯一没有阴灵的所在,却正是他身后的捕妖洞。

    可是捕妖洞,不正是这妖岛之上所有鬼物的集中所在么……

    天上地下,仿佛已经再没有了任何生路。

    沈石脸色惨白,看着四周茫茫无数的鬼魂阴灵,眼看就离自己不到一两丈远处,他甚至已经可以看清最近的阴灵恐怖的血红双眼还有嘶吼的大嘴,更不用说犹如在耳边一般的鬼哭声。

    跑是死,不跑也是死,怎么办……

    这一刻,他在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但最终也是无计可施,终于还是一咬牙,转身一头冲进了那黑漆漆的捕妖洞。

    不管那捕妖洞里究竟有何等可怖的鬼物妖兽,总比现在立刻就死在这些阴灵手上的好。

    黑夜里的捕妖洞,似乎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绝望之中被迫冲进这个妖洞的沈石,只觉得眼前猛地一黑,已然置身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然而鬼哭声声,仍在身后洞外嘶吼着逼来,生死仍在一线之间,纵然身处绝境,但总还有那么一丝倔强的求生意志不曾熄灭,沈石在黑暗中拼命摸索,很快手边碰到了坚硬的石壁,便不管不顾地顺着石壁向洞穴内部疯狂地跑去。

    鬼哭之声陡然高昂,无数绿色幽光冲到了捕妖洞口,但是不知为何,鬼雾弥漫到洞口之处便停滞不前,而所有的阴灵同样在洞口停下了脚步,面对着这个曾经是妖岛上所有鬼物居所的洞穴,这些阴灵竟是诡异之极地一个都没有踏足其中,就这样围在洞口,发出凄厉的鬼哭声,仿佛在呐喊着什么一样。

    ※※※

    沈石并不知道身后那些鬼物有什么诡异的变化,对他来说,立刻远离那些可怖的阴灵才是最重要的事,只有这样,他或许还能有微薄的一线生机,但是哪怕是在他心里,其实也明白自己只怕这次是难以幸免了。

    深入捕妖洞中,以他这般浅薄的道行,根本无法抵御这里的鬼物妖兽,更何况这一天下来,显然这妖岛上发生了极大的未知变故,所以这些往日封印在捕妖洞里的鬼物阴灵才能冲破禁制,来到了捕妖洞外。

    可是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石拼命地向前跑着,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永无止境,除了他身子手掌不停摸索到的山洞石壁,其他的东西沈石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就像是一片无止境的黑暗之海,冷冷地围绕着他,任凭他如何奔跑,也不过是徒然挣扎,而黑暗深处不知有多少角落似有危险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闯入者。

    就这样,不停地逃着,跑着,直到沈石感觉到有些喘不过气,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他的手,仍然在黑暗里紧紧贴着粗糙的石壁,仿佛那是他在这片陌生的黑暗里唯一的倚靠。

    随后,沈石猛然发现,自己一直逃亡的那些阴灵鬼雾,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自己身后的黑暗中,再无踪迹了。

    凄厉的鬼哭声已然消散,周围深沉如墨的黑暗里只剩下一片寂静,这感觉突然让沈石想起来五年前那一场意外,他与钟青竹被海浪冲到了那个神秘的地下洞穴里。那个时候周围好像也是这样的黑暗,茫茫而不见生路。

    但是那时候,他还有一个伙伴。

    在这一刻,沈石突然格外的想念起钟青竹,那个少女清秀美丽的容颜在他脑海里浮现而过,可是此刻,他只是孤单一人。

    喘息声在这片黑暗里显得格外的突兀,沈石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咬牙压抑住喘息后,他下意识地把身子紧紧贴靠在石壁上。黑暗围绕着他,四周没有丝毫的动静,就像是沈石正在与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对峙着。

    有些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沈石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在凝神思索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伸出右手,悄无声息中,一张火球术符箓已经夹在他的手指缝隙间。

    在黑暗里,点燃一束火光……

    没经历过完全深沉黑暗的人,不会理解那种对无尽黑暗的恐惧,当火光亮起后,将会看到的又是什么样的场景?

    是阴森?是残酷?是鬼怪?是白骨?

    又或是尸山血海,地狱景象?

    沈石不知道,他在黑暗里很是紧张,但伸出去的手依然强自保持着稳定,没有了这些符箓和法术,他就彻底什么都没有了。

    黑暗里,一声细细的轻响,带了几分清脆,一纸符箓忽然燃烧起来,瞬间化作一个火球,在沈石的掌心上发出了炽热的光芒,照亮了他所在附近的景象。

    ※※※

    青鱼岛,码头边。

    装着培元丹的玉瓶悄无声息地滑下,跌落在脚边土壤上,发出细微的一声轻响。钟青露身子微微一颤,下意识地蹲下了身子,去将那玉瓶捡了回来。然而不知为何,她的手竟然有些颤抖,捡了几次竟然都拿不住那光滑的玉瓶,直到最后才勉强抓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那几个从大船上下来的弟子已经三三两两地走了过来,他们看去个个满怀心思,神色凝重,都没有发现此刻站在黑暗角落里的钟青露。

    就在他们即将走过钟青露藏身的那个角落时,人群里忽然有个男子像是忍耐不住,低声道:“咱们就这样不管那位小师弟,直接回岛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这话一说出来,周围几个人的脸色都是有些怪异,但是谁也没说话,过了片刻,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个高个男子像是带了几分无奈,道:“这事其实咱们说了不算,是徐师姐与曾师兄二位做主,不管那位迟归的小师弟的。”

    “规矩就是如此啊。”高个男子沉默了片刻后,忽然又突然加了这么一句,似乎刚才的话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没有人再多说什么,妖岛上的规矩,早已是众人皆知,量力而行,生死自负。守时归航,迟滞不管。

    可是所有人的脸色,仍然都是同样的难看,末了忽然有个人低低地说了一句,道:“小小年纪,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境高阶,到了这最后一年,本该有大好前程的,非要去那妖岛上冒险,还硬是只肯自己一个人去,这不是自己作死么……”

    周围人发出一片叹息声,就连那高个男子看去也有几分兴致索然,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他的命罢,谁也管不了的。我看徐师姐与曾师兄去的方向,应该是轩日堂,或许是去请王亘师兄出手相救吧?”

    旁边人低低答应几声,也没什么统一意见,就这样渐渐走远了。

    而在一旁的黑暗角落里,钟青露只觉得心头一片空白,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偏偏无法真的说出口或是承认现实,在她眼前,不停浮现的都是平日沈石的身影容貌,那样一个人,就在昨天还跟自己笑着聊天,将那八十颗灵晶交给自己,同时脸上还带了些熟悉的无奈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都到了第五年,他还是一定要去妖岛冒险……

    明明你可以安稳地在这青鱼岛上修炼的。

    为什么要去,就是为了那些灵晶么?

    为了那些……炼丹的灵晶么……

    钟青露茫然地看向自己的手心,那温润光滑的玉瓶正依偎在她的手边,突然,她像是被火烧了猛地惊吓一般,身子颤抖着,丢开了这只玉瓶。

    ※※※

    火光燃起,逼退了周围黑暗少许,照亮了前后左右数尺的地方。

    尽管在施放火球术之前,沈石已然做好了会见到各种可怖景象的心理准备,但是在如此境地下,他的身子仍是紧张得崩紧。

    照亮未知的所在,或许这样的举动,本身就会让人觉得恐惧吧。

    沈石在那个瞬间,甚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火光亮起,倒映在他的眼瞳里。

    什么都没有。

    想过了所有可怕的事,甚至连传说中九幽黄泉地狱的景象沈石都在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象过,但是就是没想到,他所看到的是丝毫没有可怖迹象的一处地方。

    在他身前左右,在火球术光芒照耀之下的地方,看去竟然就像是一个完全普普通通的山洞,坚硬的石壁与地面,有些凹凸不平,某些地方有尖锐的石块突出,除此之外,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任何异样之处。

    更远的地方,火光照耀不到,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但是在他周围,看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

    那些传说中隐匿在这座神秘捕妖洞里的凶悍妖兽与各种诡异的鬼物,却是半点踪迹也未看见。

    沈石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心里慢慢浮起了一丝希望。

    之前的那一阵疯狂逃命,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深入捕妖洞里多少,不过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丝得救的希望吗?

    他咬咬牙,维持住掌心的那团火球,试探着向前走去。

    黑暗在光芒不及的地方,悄然随着那团可怜微弱的火光而移动着,沈石忐忑不安地小心探索着这个看起来神秘而又广阔的洞穴,却没发现在他身后的那片深沉无比的黑暗里,不知何时,忽然有两点暗红色的光芒缓缓亮起,看着并不是类似阴灵那种幽绿色的鬼瞳,但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在黑暗中缓缓闪动了片刻,却是悄无声息地向沈石靠了过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