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零九章 半鬼

戮仙 第一百零九章 半鬼

    青鱼岛上,轩日堂书房内。

    “师兄,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据其他按时归来的师弟们所言,妖岛上并无什么异变迹象,只有沈师弟不知为何,迟迟未归,只怕是出了什么意外,请师兄你过去妖岛看看可好?”

    几盏烛火点燃,将书房里照耀的十分亮堂,身材魁梧面容沉雄的王亘坐在书桌之后,面色凝重,在他身后则是站着郑哲,而在书桌的另一侧,则是徐雁枝与曾志柏二人,刚才开口的是曾志柏,此刻看他脸色难看,神色焦急,说完之后就满含期待地看向王亘。

    王亘默然片刻,方抬眼看了曾志柏一眼,道:“你们二人当时为何不立刻上岛搜寻营救?”

    曾志柏与徐雁枝对望一眼,都是低下了头,片刻后曾志柏低声道:“妖岛重开之后,师兄你多次叮嘱我们不得擅自上岛,这是门规严法,不可轻犯。”

    王亘慢慢站起身,离他不远处的一根烛火一阵晃动,将他的脸色在昏黄的光晕下倒映得有些阴沉不定,只听他低沉了声音道:“既然你们知晓那是门规,为何又来求我?”

    曾志柏无言以对,站在他身旁的徐雁枝咬咬牙,却是走上一步,道:“王师兄,那位沈师弟天赋不错,已然是修炼到炼气境高阶境界,假以时日,很有希望能上金虹山成就一番道业。若是就此陨落在妖岛,实在是太可惜了,求师兄你……”

    王亘缓缓摇头,将目光转了过来,徐雁枝被他看着,后面的话一下子说不下去了,只得茫然住口,难掩脸上那一抹失望之色。

    王亘看着神情也不好看,仿佛眼神中也有几分挣扎,但最后仍是沉声道:“门规就是门规,一旦定下,决然便不可冒犯!”

    徐雁枝握紧了双拳,忽然间像是有些忍耐不住,猛地向前走了一步,带了几分怒色,道:“王师兄,五年前同样也是这位沈师弟,还有另一位钟家女孩失踪,你不顾一切满岛寻找,甚至还说出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话,为何、为何到了这五年后,你竟然变得这般冷漠,宁愿让这样一个师弟身陷险境却仍是袖手旁观?”

    这声音尖锐而刺耳,连站在一旁的曾志柏与郑哲都是瞬间动容,所不同的是郑哲一脸怒容,喝道:“胡说八道!”

    而曾志柏则是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徐雁枝向后拉扯了几步。

    然而徐雁枝似乎像是怒气上冲,不管不顾地依然怒道:“王师兄,你老实说,究竟是不是你眼里只有那些世家子弟,沈师弟平民出身,你就看不起他了?”

    王亘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眼中锐芒一闪而过,旁边的郑哲大怒,一步踏到徐雁枝身前,喝道:“徐师妹,你再胡言乱语,王师兄不与你计较,我也不会轻饶了你!”

    徐雁枝愤然看着王亘,又看看郑哲,猛地一跺脚,转身冲出了房门,曾志柏苦笑一声,对两位师兄行了一礼,连忙也跟了出去。

    书房里,气氛一时间有些僵冷,王亘被徐雁枝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对他来说简直是多年来未见之事,以他如今在凌霄宗内的声望地位,哪怕是他恩师孙明阳长老,与他说话时都比其他弟子多了几分尊重,可真是多年没有人这样当面训斥喝骂他了。

    郑哲转过身来,眉头紧锁,带了几分担忧之色看了王亘一眼,欲言又止。

    王亘默默地又在书桌旁的椅子上重新坐了回去,半晌之后,忽然间只听他低声道:“师弟,我这般决断,是不是错了?”

    郑哲默然无语。

    王亘脸上忽然掠过一丝深深疲乏的神色,苦笑了一声,道:“当初接下这位置时,本以为是结交人脉、展示能力的好事,可这五年下来,到如今怎么就变成了如履薄冰的模样?”

    郑哲踏上一步,看着王亘,道:“师兄,你千万不要多想,如今情势不比当年,宗门里暗流涌动,波云诡谲。特别是妖岛一事后,甘家一脉明里暗里皆受打压,那边早就心怀不满,其他人他们不敢惹,就咱们这边一直死死盯着你,只要师兄你犯上一个小错,怕是就有一堆人扑过来了,到时候……”

    后面的话,郑哲并没有继续再说下去,王亘也没有追问,只是轻轻叹息一声,道:“还有最后这大半年,熬过去罢。”

    郑哲默默点头,过了片刻,他又看了王亘一眼,道:“那……那位沈师弟怎么办?”

    王亘目视身前一盏烛火,久久不语。

    忽地一阵夜风从屋外吹来,带着深深寒意,烛火陡然乱摆,片刻之后便在风中悄然熄灭,只留下一缕轻烟,悄无声息地飘荡开去。

    ※※※

    永无止境的黑暗仿佛如同沧海一般漫无边际,沈石看不到前途通往何处,回首看时,却连来路也被黑暗所淹没。此时此刻,唯一在黑暗中牵引他前行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已然沦为鬼物但不知为何还保有几分神智的牛雄。

    沈石看着身前那个高大的背影,因为周围太过黑暗,哪怕距离如此之近看着也是十分模糊,而牛雄牵扯他的手上,传来的也是冷如寒冰般的气息,就像是……一只死人的手。

    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他又要带自己去往何处?

    沈石在黑暗中茫然而又疑惑地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感觉中似乎牛雄带着他不停地绕弯上下,走过了许多岔道,但一路上依然是一个鬼物也没遇见。

    就这样走着走着,沈石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里似乎多了几分湿润的水气,似乎两个人已经深入到地底深处,空气里开始弥漫着一丝淡淡的海水气息。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牛雄却带着他好像走进了一条十分狭窄的甬道,两侧坚硬的石壁间空隙很小,仅仅只能勉强容他们一个人通过。

    沈石正疑惑间,一直不停向前走的牛雄却在这时忽然停下了脚步,沈石刚想开口询问,忽然却是看见一道微光,在前方某处亮起。

    那是一道金色的光芒,微弱却醒目,不知为何,沈石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而伴随着那道光芒的,是隐隐约约的水声,细微而又清晰,一阵一阵正是这些年来沈石再熟悉不过的节奏。

    那是大海潮汐的声音。

    “这里……”

    黑暗中,传来了牛雄那怪异而嘶哑的声音,用很低的声调轻声说道。

    在牛雄的指引下,沈石在这条狭窄的甬道里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然后便发现石壁上多了一道两尺来宽的缝隙,那道金色的光芒便是从这里透进了这条甬道。

    牛雄示意沈石过来,然后指了指外头,沈石心中诧异,但还是靠到了他的身旁,然后小心翼翼地抬头向缝隙外看去。

    入眼处,沈石发现他们此刻所在的甬道似乎是在一个高处,而缝隙外头赫然是一个范围极大的石室,宽达数十丈,周围石壁上有数十个怪异可怖的暗红骷髅头,镶嵌在石缝之间,散发出缕缕诡异的红光。

    石室正中,不知是谁挖出了一条隧道,通往地底,但此刻从这条隧道深处却是有光芒照射出来,金光灿烂,流转不停。沈石与牛雄所在石室半空地方的那条甬道,从缝隙间透进的那缕金色微光,就是从这条地底隧道中折射过来的。

    而那股海浪潮汐声,也正是从这个地底深洞地下隐隐传出来的。

    不过除了这些,沈石的目光最后却是落在了石室中在这条隧道旁边,有一只全身漆黑,身长丈余的诡异鬼物身上,远远看去,那鬼物周身黑气弥漫,似乎有些类似阴灵,但气势却比阴灵强过了百倍,便是容貌也都遮蔽在黑气之中,隐隐透出了一股凶煞之气。此刻看去它似乎正趴在那条隧道边,似沉睡一般。

    隔了老远,沈石也感觉到石室中那个鬼物强悍无比的凶威,心头一跳不敢再看,连忙缩回头来,压低了声音,对身边那个半人半鬼一般的牛雄低声道:“牛师兄,你带我来这里看这鬼物,有什么用意么?”

    牛雄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摩擦声,两点暗红光芒的诡异眼眸里仿佛射出两道愤恨之火,但终究还是似乎有些顾忌,拉着沈石退后两步,离开那条缝隙一些,这才用他那嘶哑怪异的声音,道:“那怪物名叫‘阴鬼王’,就是他将我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模样。”

    沈石心头一跳,刚想追问,忽然一个声音突然从那间石室里传了过来,像是有什么人走了进来。

    借着那道微弱的金色光芒,沈石看到牛雄那有些狰狞的脸上神情似乎突然间愈发扭曲起来,然后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同时拉着沈石重新回到了那条石缝边,向着那间石室里看去,口中像是带了刻骨的仇恨,咬牙切齿地道:“害我的人除了那个阴鬼王,还有这个畜生!”

    沈石茫然,抬头再度向石室里望去,只见在黑暗角落里,慢慢走过来一个人影,身材看着有些矮小,走到近处,在金光红芒的照射下,赫然也是一个鬼物,骨头腐烂,衣衫残破,面上也是扭曲狰狞,更有两颗獠牙如恶兽一般,从口中伸展而出,望之如同恶鬼一般。

    而在这个鬼物的双眼里,同样也是奇异的暗红色光芒,看去与牛雄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沈石远远地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鬼物,看着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到那阴鬼王的身前,虽然面容丑陋狰狞,但是这鬼物竟然是流露出几分谄媚讨好之色,在阴鬼王面前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鬼王,我找到了一个好东西啊。”

    他嘶哑着声音,带着讨好的谄媚对着那仿佛沉睡的阴鬼王说道。

    那一刻,虽然声音已经完全变调,面容也几乎完全变形,但是沈石突然间身子一颤,像是明白了什么,愕然而几乎难以自制,一下子转过头,看着牛雄,连声音都似乎有些发涩,慢慢地道:

    “那是……林虎?”

    (晚上还有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