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金胎法阵

戮仙 第一百一十二章 金胎法阵

    片刻之后,惨叫声再度传来,这一次的叫声中多了几分痛苦也带了几分狂怒与绝望之意,中间还夹杂着一句声调凄厉古怪的呼喊:

    “鬼王,救我……”

    石室里的阴鬼王被黑气缠绕的身躯动了一下,瞬间凶煞之气大盛,在半空中浮动一下,就向那门口处飘去。石缝背后的沈石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盯着那个黑影,同时心中仍在激烈地天人交战,若是阴鬼王果然走出了这间石室,到底要不要跳下去?

    只是阴鬼王堪堪走到门口,忽然又是停下了身形,似乎有所犹豫,回头看了一眼石室正中那条正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地底隧道,看着有些迟疑不定。

    沈石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石室外林虎第三次绝望的惨叫声再度传来,也不知牛雄究竟对他做了什么,又或许是这个人天生就贪生怕死,对死亡的恐惧强过了许多人,因此反应特别强烈也说不定。

    总之在这第三度刺激下,又或许觉得这石室确实很安全,而自己也不会走多远,阴鬼王终于还是在读转身,黑气缠绕中,悄无声息地迅速飘出了这间石室外。

    有那么一刻,沈石只觉得脑子仿佛都要炸开了一样,两条路,两个选择,就这样摆在自己的面前,毫不容情,毫无斟酌考虑的余地。

    黑暗里,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正在砰砰直跳。

    那一刻,仿佛就像是数十年一样漫长,又似眨眼间即过的闪电。

    他腾身而起,拼命地在甬道中向前冲去,一丈之外,果然有一个小半人大小的圆洞,沈石咬着牙,再无半分的犹豫,一下子钻了进去。

    头颅脖颈,肩膀胸膛,腰腿脚一个翻身,他已经落在了这空空荡荡的石室中。

    下意识地,当他落地时,沈石往石室门口处看了一眼,那里一片漆黑,仿佛阴鬼王的黑气正在黑暗中飘动,下一刻就会回到这里。沈石全身冰凉,但并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就想那闪烁着金色微光的隧道冲去。

    在他眼前,很快出现了那个洞口,一列粗糙而不规整的阶梯就像是随意勉强开凿出来的样子,向地底漫延而去,而在洞口处,海星双眼紧闭,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

    沈石一把抱起海星,半拖般抬地跳下了隧道台阶,中间海星的身子无意识地摆动,撞到了一旁的石头,然而在这个每一息时间都如灵晶般珍贵的时刻,沈石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他只是抱紧了海星的身子,拼命地向隧道地下跑去。

    之前在石室外看不清楚,此刻置身这条被阴鬼王亲自严密看护的隧道里,沈石才发现这隧道差不多四尺来宽,坡度相当陡峭,有点类似当年刚刚刚拜入宗门时走的那个拜仙岩石阶。不过幸好他如今修炼数年,肉身强过当初十二岁时太多,眼前这点难度对他已是不在话下,但海星被他匆忙间拖着抱着往下冲去,很是碰撞了一些石头,不知是不是吃痛,居然痛哼了几声,身子颤抖了一下,似乎有欲醒的迹象。

    不过沈石现在是顾不上管她了,如今他全部的希望,都在这石室地下,但是在他心底深处,其实也知道这份希望却是渺茫,现在存世的上古传送法阵,哪一个不是规模宏大的金光巨阵,犹如神迹一般,而眼前这点动静,真的是和传说中的上古传送法阵差距极大。

    这隧道中的石阶并不算太长,约莫只有两丈多远,沈石一路奔驰而下,着急处甚至直接跳过几层台阶,渐渐地金光渐盛,眼前慢慢明亮起来,一个洞口出现在他眼前,能不能逃出去,就在那最后一步跨出的洞中了。

    沈石一声低吼,冲进了金色光芒中。

    ※※※

    入眼处,金光灿烂。

    沈石站在洞口,凝神看去,第一个反应是瞬间狂喜,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金芒闪烁的奇异金色巨石,上面刻满了奇异玄奥的符文,隐隐散发出苍莽古老的气息,正是传说中上古流传下来,至今却是在鸿蒙诸界里根本找不到的“金胎石”,也就是上古传送法阵的特殊石材。

    然而下一刻,他又是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地方,这里看起来像是直接在山腹中生生挖出了一个洞穴,约莫只有数丈大小,这么一点地方,当然不可能会存在那些规模宏大的上古传送法阵,事实上,在他眼前的确实是金胎石,但是……仅仅只有三块而已。

    三块金胎石,大小不一,竖立在这个石洞的正中,石身上刻满了奇异的符文,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三块巨石呈现三角形摆放,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石台,看过去就连石台下方的底座似乎也是用金胎石所建,金色的光芒从这些石块上散发出来,柔和而美丽。

    沈石有些茫然,在进入石室前他猜想过很多,也做好了一应准备,如果是上古传送法阵,就带着海星逃出去,如果不是,就只能死在这里了。但是眼前这一幕,金胎石倒是金胎石了,但据他所知自古以来,鸿蒙诸界里从来没有这样微小的上古传送法阵,就这三块金胎石,莫非是当年的一个遗迹,或是废墟么?

    这眼前的东西,真的能逃出去吗?

    他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但还是抱着海星快步走向那中间三块金胎石,堪堪走进那金色的底座之上时,他只觉得似乎有一阵无形的力道将自己轻轻一托,仿佛身子都轻盈了几分,但是仔细看看周围,却又没发现什么异常的迹象。

    沈石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看着近在咫尺的三块金胎巨石,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迟疑片刻后,将海星放在了地上,然后试着去摸了一下靠自己最近的一块金胎石。

    石头光滑而温润,犹如世间最上等的灵玉,一股淡淡温和的感觉,从他的掌心中传了过来。

    可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会是一个最微小的上古传送法阵吗?

    沈石带着最后万分之一的希望,开始绕着这三块金胎石转圈,希望能找到一点希望,与此同时他忍不住还看了一眼那洞口,从刚才下来到现在,已经过了多少时间,会不会下一刻,那可怖的阴鬼王就会出现在那里?

    沈石毫不怀疑,能够击败两个凝元境修士的那只鬼物,轻而易举的就能撕碎了自己。

    第一块金胎石,毫无异样,第二块金胎石,同样如此,就在他有些绝望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却是在那第三块也是最大的一块金胎石背后,看到了有些奇怪的东西。

    那是镶嵌在巨石石身上的类似一个细长透明玉管,约莫尺许长,透过透明的玉管可以看到里头有一些缓缓流动翻滚的青灰色气体,看着差不多是占了四分之三的玉管,还剩下的上部一点地方则是空白一片。

    就在这奇异的透明玉管上方,半空悬浮着一颗颜色灰暗的珠子,以沈石的目光见识一时也看不出这珠子究竟是何材质,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看着十分老旧,珠身上甚至还有不少的裂痕,看着像是有了漫长年岁的老物,似乎很快就会碎裂散开的模样。

    而一丝丝一缕缕几乎肉眼难见的微弱青灰之气,却正是从这颗老旧怪珠身上抽离出来,慢慢注入到下方那跟玉管之中。

    古怪而老旧的珠子……

    沈石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起了之前牛雄曾对他说过的那颗“天梵古珠”,难道眼前这颗老旧珠子,就是阴鬼王做出种种异事,甚至就是这妖岛上所有一应异兆的根本原因么?

    他屏住呼吸,伸出手去,慢慢去碰到了那颗虚浮了半空中的珠子。

    “嗯……”一声轻呼,躺在地上的海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她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似乎对这完全陌生古怪的地方疑惑不解,但是随即他看到了不远处站在金胎石边上一脸郑重的沈石,顿时露出几分欢喜,开口就要叫他。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石的指尖碰到了那颗珠子。

    颜色灰暗老旧的珠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变也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禁制,随着他的指尖微微颤动了一下,片刻之后,却是忽然一颤,似乎失去了平衡,一下子从半空里掉了下来。、

    沈石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接住,但是就在那珠子掉落的一刻,一声狂怒无比的厉啸猛然从外头传了进来,并且听着声音便如疾风一般,迅速向这里开始靠近。

    沈石脸色一白,手中抓着这天梵古珠,却是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珠子掉落后,那微弱的青灰之气也同时停止向那透明玉管中注入,沈石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周围那三块金胎石上特有的苍莽气息也随之一下子低落了不少。

    旁边,海星站了起来,正一脸疑惑地道:“沈石,你在做什么,还有,我们这是在哪儿啊?我明明记得前头是去珊瑚海那边玩的呀,怎么一个人好好的在海底,突然就……”

    不等她这里絮絮叨叨有些迷糊的话语说完,那尖利恐怖的厉啸声已然响彻这个石洞,狂风乍起,仿佛连整座石洞都在颤抖,一个黑影如从最深的黑暗里扑出,就连金胎石金色的光芒都无法照亮他的脸孔。

    阴鬼王,出现在洞口。

    黑气如暴风雨中狂怒的云气不停狂舞中,缠绕在他周身,血红的双眼放射出噬血的凶光,无边无际的凶煞之气瞬间充满了整个石洞。

    海星在一瞬间就吓傻了,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甚至就连身后的蚌壳都似乎下意识地合拢过来。而沈石在那一刻也是一下子心都提到了喉咙口上,这一生中,他好像从未如此清醒地面对着死亡的气息。

    然而下一刻,他猛然发现,阴鬼王的血红双眼在狂怒之中,却是一直盯着他手中的那颗珠子,还有不时向金胎石上那根透明奇异的玉管看上一眼。在片刻后似乎发现这两样东西无恙之后,阴鬼王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作势就要扑来。

    无路可退了……

    一股绝望涌上了心头,沈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后在之前与牛雄那短暂的话语涌上了心头,阴鬼王最大的目的,就是想逃出这里。

    死就死吧,但是死也不让你好过!

    沈石苍白了脸,却是猛然一咬牙,更不迟疑,一抬手将那老旧的珠子就像是当做一颗路边破烂石头一般,狠狠地向那根玉管砸了下去。

    阴鬼王猛地发出一声恐怖无比的咆哮声,像是陷入了无边狂怒,黑气翻腾如风一般迅捷无比地飞了过来。

    然而沈石的动作极快,又是下了狠心,很有几分同归于尽或是不顾生死地决意,阴鬼王竟是一下子无法阻止,堪堪才飞到三块金胎石边,沈石便已经砸在了那根透明玉管上。

    只听“噼啪”一声脆响,那玉管竟是应声而碎,化作了无数细小碎屑散落开去,而老旧的天梵古珠似乎也在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中,猛地一颤,不知为何一股粗大的青灰之气赫然从珠身中透出,融入了原先玉管虽碎但青灰之气兀自凝而不散的气团中,一下子将其增大了一倍有余。

    下一刻,这个石洞里陡然间金光大盛,三块金胎巨石同时放射出万丈金光,让人几乎根本无法目视。而阴鬼王似乎也承受不了如此强烈的金光,怪叫一声,身不由己地向后倒飞了回去。

    一股苍莽古老的气息从遥远之处直灌而下,石身之上所有的符文在瞬间亮起,无数金色的光柱从脚下石座上激射而出,那是一种沈石从未见过从未听说,澎湃汹涌如排山倒海般的天地伟力。

    所有的一切都在轰鸣,石块碎屑纷纷掉落,大大小小的石缝到处龟裂,整个地底石洞在剧烈的颤抖中,竟然开始有崩溃的迹象。

    沈石茫然站在三块金胎石中,不知所措地看着周围的异象,随后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尖叫,回头一看,却是海星不知为何被一股无形大力推了开去,却是离开了这金胎石座。

    沈石大吃一惊,正想冲过去拉住她,然而就在这时,忽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身子,竟然开始透明起来,一抓竟然成空。

    而一声如惊雷般的巨响,震裂了天地苍穹,震响了整座妖岛,茫茫沧海忽如沸腾一般,巨浪陡然而起,从四面八方向妖岛涌去。一束巨大的金色光柱,霍然从妖岛深处地底冲天而起,直刺云天,同时将无数山脉巨石尽数摧毁推开,如山崩地裂一般。

    苍莽气息笼罩一切,金色光柱照耀天地,所有的妖兽鬼物在这等巨力面前,稍有沾染都在瞬间尽数化为灰烬,山脉崩塌,洞穴无踪,在那曾经神秘可怕的妖岛深处,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洞穴,一片焦黑的石块残迹下,点点金色碎屑兀自漂浮在半空里,似那三块金胎石的残留细粉。

    一个苗条的身影看去正是海星,似乎因为靠近金胎石而被金光护住,再度昏迷不醒地倒在深坑底部,阴鬼王则是只留下几点碎裂黑粉,在金光中粉身碎骨。

    至于沈石,却像是就此在世间消失了一般,半点踪迹也没有留下,浑然不知去往何处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