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小黑猪

戮仙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小黑猪

    阳光穿过茂密而青翠的枝叶缝隙落在森林间的地上,变成点点细碎金黄色的光点,在铺满落叶隆起的粗大虬根上晃动跳跃着,看去犹如有生命的小小生灵,在这片广阔森林寂静的午后时光中欢快地舞动。

    眼前是一处森林里常见起伏的小土丘,几株高大的古树生长于此,翠绿茂盛的枝叶以及从粗壮树干上蜿蜒缠绕的古藤将这个不起眼的小丘遮蔽的有些幽暗,让人很难一眼发现在小丘下方藤蔓垂落的阴影处,还有一个不到半人高的山洞。

    微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吹来,森林远处传来了几声怪异铿锵的兽吼长啸声,在这片午后的寂静里平添了几分紧张气息。而生长在小丘上下的几株老树,这时枝叶也随风摇动起来,发出“哗哗”的响声。

    细碎的阳光碎片在幽深的山洞洞口掠过,如浮光掠影,悄然无息。

    只是片刻之后,突然一阵带着痛苦的低沉野兽哼哼声从这个洞口里面传了出来,听着十分急促,打破了这里原本的平静,然后很快一发不可收拾,先是一个带了焦急并且听起来与野猪叫唤声有几分相似的声音连续叫唤起来,中间夹杂着原来的兽声,然后很快的一个接一个明显十分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几种不同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变幻出一幕奇异但带着强烈生机的景象。

    这一天阳光明媚,妖界西南方“黑狱山”中密林深处的某个僻静山洞里,一对在这片原始森林中常见的低阶妖兽“石皮猪”,生下了它们公猪母猪结合之后的第一窝小猪崽。

    ※※※

    人是会做梦的,不管白昼黑夜,只要陷入了沉眠之中,往往便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梦境,有些梦醒来会记得,有些梦则是转眼已然忘却。就这样在梦与非梦间,过完我们的一生,直到死亡。

    只是谁会知道在最深的沉眠也就是死亡之后,还有没有梦境呢?

    沈石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个漫长而诡异的梦,他隐约记得自己悄然死去,隐约还记得平静平凡但短暂的人生,只是那些记忆仿佛在死后的奇异梦境中逐渐变得扭曲,就像是原本完整光滑的镜面渐渐裂开了无数细小可怕的碎痕,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正在毫不留情并且残酷地离他而去。

    他在混沌而扭曲的梦幻迷宫里颤栗着,黑暗如洪水淹没一切,永恒的空寂笼罩在无尽的时空里,他仿佛被遗弃在最深的幽暗地狱里永世无法自拔。

    他茫然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这感觉究竟持续了多久,对他来说,仿佛时间依然停滞,一瞬犹如永恒,短暂而无止尽的漫长。

    直到,那一缕微光从前方照射下来,光芒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温暖。

    沈石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便毫无迟疑地扑了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那微弱的光明冲去。

    下一刻,光明陡然大盛,他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只觉得脑海中嗡嗡作响如千万只飞鸟呱噪嘶鸣,又像无数小刀一起切割,剧痛不已。慌乱中,仿佛外头传来了一声大响,身子剧震,似乎自己撞到了什么地方,连带着哗啦啦一阵喧哗带倒了无数东西,与此同时,还有几种奇怪如野兽的兴奋叫唤声似乎就在身边回响着,泥土的气息也随之而来,土腥味外,还有几分尿骚气。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终于还是在片刻之后,勉力睁开了双眼,带着几分恐惧也带着几分疑惑,第一次望向这个陌生的世界。

    第一眼,他看到了一只猪。

    一只身躯壮硕利齿獠牙,看去丑陋凶悍面容狰狞的野猪。

    一只目射凶光、已在暴怒边缘狠狠盯着他的野猪。

    沈石茫然向周围看了一眼,然后发现,自己不知是从哪里掉了下来,然后砸塌了一半这只野猪栖身的洞穴,而在他的手上,居然还兀自紧握着那一颗老旧残破的灰色珠子,似乎在提醒着他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

    黑狱山中,密林之下,古树藤蔓遮蔽之下的小土丘山洞里,一对低阶妖兽石皮猪刚刚产下了它们的第一窝小猪崽。

    一窝七只,六只粉白,一只黑色。

    与成年的野猪爸爸野猪妈妈相比,这些刚出生的小妖兽石皮猪宝宝,在外形上跟父母差距很大。成年的石皮猪身躯强壮粗硕,生有利齿獠牙,特别是在除了头颅之外,在粗壮的脖颈之下,周身的肉皮天然强韧无比,犹如石头一般将身躯牢牢护住,犹如一座活动的石甲武士,这也是石皮猪在这座危机四伏遍布凶兽的黑狱山中生存下去的最大倚仗。

    而刚出生的石皮猪宝宝显然不可能会有这样坚实的护甲,相反的,它们的肌肤此刻看去幼嫩的几乎是吹弹可破,正是处于一生之中最脆弱的时刻。不过妖兽毕竟是妖兽,尽管是刚刚才出生不久,但与那些人类圈养的家猪截然不同的是,这些石皮猪宝宝已经纷纷睁开了双眼,在初次观望了这陌生的世界后,便争先恐后地向着躺在地上休息的母亲身边爬去,寻找着乳汁奋力吮吸起来。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那只小黑猪。

    按照人族的说法,如果是一胎同胞生下的孩子,哪怕只相隔一小会儿,先出世的就算是哥哥姐姐,后生的便是弟弟妹妹。这一次六只粉白的小猪先出生了,那只小黑猪排在最后一个。

    在最初看到这个世界的呆滞之后,这只小黑猪还没分辨清楚周围情景,便看到一个人影从半空摔了下来,噼里啪啦轰轰烈烈地砸塌了洞穴土墙,啪叽一声摔倒在自己面前,发出几声呻吟后滚动了几下,在原先的洞口处听了下来。

    于是小黑猪非但没有像其他六只同胞哥哥姐姐一样爬向母猪的身边,反而是在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后,跌跌撞撞地爬向那个山洞的洞口处,那里倒塌了很多土块,一个人类正满脸痛苦外加迷惑不解地倒在地上。

    本来正沉浸于兴奋欢喜中绕着母猪小猪不停打转,口中发出兴奋地哼哼声但被突然掉落的沈石惊吓了一下刚要发怒的野猪爸爸,又一次被吓了一跳。

    它掉转过粗壮硕大的头颅,有些迷惑不解地看着那只发疯的小野猪,犹豫了片刻后,身为父爱的本能让它走上去用嘴巴轻轻咬住了小黑猪,将它叼回了野猪妈妈身边放下。

    但是小黑猪显然根本没理会这位老爹的好意,仍旧是狂躁不安地颤抖着,尖叫着,不顾一切地向洞口爬去。

    石皮猪虽然身强体壮孔武有力,但血脉上仍只是普通的低级妖兽而已,在没有血脉异变的情况下,这种妖兽的智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基本上是完全依靠野兽般的本能活着。所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变化,第一次当老爹的野猪爸爸也是傻了眼,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就这样呆呆地看着那只小黑猪爬出了洞口。

    沈石慢慢地清醒过来,从地上坐起,老实说,刚才睁开眼睛时突然看到一只妖兽在自己面前,委实是让他吓得不轻,差一点手中一张火球术符箓就要施放出去了。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那只野猪不知为何,没有马上攻击他,而在片刻之后,他脸上的神情突然有些古怪起来,一只刚出生的小小黑色小猪,从那洞穴里爬了出来,经过他的身旁。

    小黑猪抬头看了看沈石。

    沈石低头看了看这只小猪。

    一缕光亮从洞口外照耀而下,落在刚出生的小黑猪身上,带着些许温暖,仿佛将一个崭新的世界呈现在它的眼前。

    小黑猪似乎一下子被外头的世界所吸引,不再理会沈石,掉头用力地从他身边爬开。沈石一时有些回不过神,看样子倒是与洞里那只野猪爸爸有些类似,一脸疑惑茫然的表情,看着这只小黑猪爬开。

    ※※※

    微凉的山风从古树的上方呼啸而过,树影晃动间,藤蔓幽影下,伴随着几声凄厉的尖叫声,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跌跌撞撞地爬了出来。然而在这个危机四伏的黑狱山里,危险无处不在,更何况这样一只刚刚出生根本毫无自卫能力的小妖兽?

    纷乱之中,一个错脚,小黑猪便从山洞之外的小坡上滑落下去,顿时犹如一颗跌落山崖的小石子般骨碌碌翻滚不停。坚硬的地面锋利的石棱无情地撕裂并撞击着它的身子,转眼间已划开了好几道口子,鲜血流淌,血腥气缓缓飘散开去,随风浮动,几乎只是转眼工夫,密林深处茂密的草丛里便传来了一阵骚动与腥风。

    小黑猪茫然抬起头来,前方的草丛很快分开,一道白色的光从森然的利齿间折射而出,贪婪的目光已锁定了这只黑色的小猪,还有它身上流淌而出的甘美新鲜的鲜血。

    噬血狼,黑狱山脉里凶恶而残忍的凶狠妖兽,对鲜血的味道最为敏感,是极其残忍的掠食者,也是遍布黑狱山脉石皮猪的天敌之一。

    山洞洞口,野猪爸爸睁大了它的双眼,眼睛逐渐变成了红色,在它强壮的身躯上,一片片坚硬无比的石甲正在微微颤动着,仿佛武士正在披甲,正是石皮猪这种妖兽发狂之前的征兆。

    只是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上,强大的掠食者何曾害怕过绝望中挣扎的猎物,他们只是嘲笑着戏弄它们,再无情地咬死吃掉。

    噬血狼冷冷地看了一眼远处那个山丘下的洞口,目光随即回到身前不远处那只正在挣扎痛苦呻吟的小黑猪身上,缓缓张开巨大可怕的兽吻,几滴馋涎从锋锐无比的利齿间滴落而下。

    小黑猪的声音慢慢低落了下去,像是已经察觉到等待自己的命运,它艰难地转过头,看着那巨大的妖狼凶狠地靠近。

    沈石皱了皱眉,先是看了一眼手中的怪珠,想了想先收了起来,然后慢慢站起,只觉得身子各处同时都发出了一声呻吟一般,剧痛从身子每个角落都涌了出来。不过看着前方那一幕即将上演的捕食,看着那只刚刚从自己身边爬过的奇怪的小猪,沈石沉吟片刻后,还是手指滑过,悄无声息地从小如意戒中取出了一张符箓。

    (沈石人生新的一页翻开了,我要为此爆发一下!晚上还有一章……XD)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