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玉霖

戮仙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玉霖

    小山之上,妖将尽数出击,除了一些贴身蛇妖守卫外,便只有玉霖、白猴和地位有些尴尬的幻狐仍站在原地不动。老白猴拄着拐杖向着山下看了片刻,老嘴咧开露出几根破牙,低声笑道:

    “想不到那头只知蛮干的石猪,现在居然知道埋伏了,也不知是谁教了他这一招。”

    玉霖一双优雅中透着冰寒异光的蛇眼微微闪动,看着山下那个铁塔般雄壮的猪妖,随即目光扫过一旁,却是看见沈石站在猪妖身边。

    那头猪妖看去比沈石身高几乎高了一倍,当他浑身是血转身走来的时候,实在是气势骇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沈石胸口处忽然有东西动了几下,随即一个小小的小黑猪脑袋从他怀里探了出来,有些好奇地看着周围这一片杀戮血海。

    猪妖提着巨斧,对着沈石咧嘴一笑,但看着他似乎拙于言辞,并没有说出什么,但看向沈石的目光十分友善,而当他看到那只幼小的小黑猪时,眼中更是掠过一丝亲切。

    最后,他张张嘴,说了一句:“这法子不错。”

    沈石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只猪妖名叫石猪,本身血脉的出身正好也是妖兽中最低贱的石皮猪,与小黑猪十分凑巧地算是同出一源。石皮猪这种低级妖兽,一万只里也难得会有一只发生血脉异变进而开启灵智跻身妖族之列的,就算真有那几个运气好的猪妖,往往也只是得了普通的低阶神通,力气大些与皮厚些罢了,上不得什么台面。

    这些年来石猪在青蛇部族妖军之中,也只是靠着一股凶悍拼命搏杀,算是在青蛇部族妖军之中有了一些地位,当沈石带着小黑猪被老白猴带回青蛇部族后,石猪便认出了这只小黑猪的血脉,一来二去倒是与沈石关系交好。

    此刻战场上大局已定,天青蛇妖这一方已然发动了全面攻势,赤虎一脉虽仍有人在负隅顽抗,但等待他们的注定只有一场血腥屠戮而已。至于最后斩杀赤虎一脉高手屠猛的石猪,在与沈石打过招呼后,此刻又返回战场,正挥舞利斧,在乱军之中大肆杀戮,所过之处血肉横飞,犹如一员冥界黄泉现世的狂魔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片刻之后,玉霖看着那猪妖的身影随着妖族大军杀入了魔虎涧中,消失在视野里,又过了一会,从那巨石山岩的背后,凄厉起伏的悲鸣叫喊声陡然响起,此起彼伏,其中还伴随着那些妖兵狰狞狂笑之声。

    妖族相争,自古以来,便一直是这般残酷无情。

    玉霖笑了笑,却是转过头对站在稍远处的狐妖道:“这一场战事你也从头看到尾了,可有教诲以教我的?”

    幻狐吃了一惊,连忙恭声道:“娘娘说哪里话,这一战娘娘用兵如神,手下战将威武勇悍,赤虎妖族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抵抗天威,注定是要落个全族覆灭的下场。”

    玉霖微微一笑,但一双蛇眼中却似乎永远都是那般冰冷诡异,幽光流转闪烁,道:“既如此,那以后还望族长助我一臂之力了。”

    幻狐深深弯腰,低声道:“敢不从命。”

    玉霖看了身边的老白猴一眼,白猴哈哈一笑,走上前去扶起狐妖,笑道:“那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狐兄快快请起。”说着以手拍着狐妖肩膀,笑容可掬,幻狐也是笑颜以对,但目光闪烁间仍是悄悄看向仍站在一旁的玉霖,只见山风吹来,那女子衣襟舞动,不经意间却是展露出几分玲珑浮凸勾人魂魄的动人身材。

    幻狐目光为之一直,不由自主地又偷偷想到这些年来妖界中有关这位妖蛇女王种种香艳之极的传说,虽然故事里能做这蛇妖入幕之宾的精壮男妖无一例外都是一个惨死下场,但面对如此动人的风姿,就连道行不浅的他竟然也有片刻心旌动摇。

    玉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眼看来,幻狐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头垂下,掩盖住自己失态之举。玉霖的目光在他身上略一停留,蛇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微光,随即又转开了头,远远眺望着远方。

    前方是已经陷入修罗地狱般的魔虎涧,但她的目光似乎越发飘忽悠远,越过高耸山峰,在那更北的地方,便是她在这黑狱山谷底中最后也是最强大的敌人所在。

    黑凤一族。

    ※※※

    日头西沉,到了傍晚时分,曾经显赫一时的魔虎涧如今已是另一幅凄惨模样。残垣断壁间烟烧火燎,刺鼻的气味随风飘荡,夕阳残照下,鲜血残肢随处可见。就在这一日,曾经在黑狱山下强盛一时的赤焰虎妖一脉,算是彻底断送了。

    顽抗的虎妖战士大多数都被杀尽,但魔虎涧作为赤虎一脉的盘踞所在,自然也有不少女妖孩童等,如今这些妖族同样尽数落入天青蛇妖的手中,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严苛的命运。

    穿过魔虎涧的山谷小路,沈石面无表情地走向前头那座位于山谷正中最大的屋宅。从他身边不时有狰狞狂呼兴奋叫喊的妖兵跑过,或是肆无忌惮地虐杀妖俘,又或是兽性大发抓住脆弱哭喊的妖女发泄兽欲,让这魔虎涧看来几如人间地狱。

    只是沈石的步伐并不曾为这些惨事而停滞,自莫名其妙地来到妖界并被老白猴带回青蛇部族后,在战事纷乱频繁的黑狱山,类似的情景早已在他眼前上演过许多次,也许在刚开始的时候他曾经还保留着一份恻隐之心,但经过这么多次包括连他自己都不得不被迫参战杀敌,来自血与火、生与死的残酷磨练,已经慢慢将他的心肠都磨硬了。

    妖族,本就是如此。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完全不知该怎么去掩饰自己的外表与身份,因为所有的妖族几乎都是人形中带有众多明显的兽类特征,与人族外表迥异。沈石站在众多妖族里,显得是格外刺眼与弱小。

    不过让他十分惊讶的是,虽然他外表与众不同,但众多妖族见到他后,虽然多是有几分惊讶,却居然没有一个妖族真正以为他是人族。特别是当初第一个接触他的老白猴,似乎因为看到他的符箓术而将其认为是妖族中一支极罕见的鬼巫部族,这个消息传出去后,青蛇部族中的其他妖族也很快接受了这个观点,于是沈石就这样匪夷所思地在妖族中生存了下来。

    在那以后,沈石明里暗里的打听,才知道妖界封隔多年,这一界之中万年之下,早已没有一个人族,所以所有的妖族都没想过他会是一个人族。倒是妖族中万年以来繁衍至今,昔年天妖血脉杂乱散落,时不时都会听说有类似昔年天妖人形的妖族出现,所以众妖看到沈石后倒也不是特别奇怪。

    至于鬼巫这个部族,在妖界中是颇为神秘的一支,传说擅使各种诡异巫术,其中也有一些类似符箓的巫符,但是具体如何,沈石也不清楚,但听老白猴的意思是说这一支鬼巫似乎都有类似天妖也就是与人族差不多的外形。当日沈石一个人族来到妖族纵横的妖界,想想人妖两族血海深仇,沈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一口咬定自己是一个迷路的鬼巫了。

    至于将来会怎样,会不会露出马脚,眼下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老白猴将这个捡到的“鬼巫”带回青蛇部族,禀告玉霖之后,就将沈石划到了自己手下。随后这两个月里,沈石身不由己地跟着青蛇部族转战八方,在血与火的战事中渐渐开始适应妖界里的生活,同时也开始慢慢了解这个已经与人族分隔上万年的只存在于传说中凶恶的种族。

    妖族鄙视弱者,妖族喜欢杀戮,失败者注定死亡又或是生不如死!

    或许这个道理并不是适用于全部妖族,在等级森严的妖族世界里,血脉高低直接决定了一个妖族的地位和命运。高阶妖族比如玉霖这样直接传承自昔年八大妖王中青蛇一脉的嫡系血统,生来便会具备强大的本命神通,后天修行妖法的资质同样也是远胜普通妖族;与之相反的,血脉低等的妖族,唔,没错,石猪的出身就是最好的例子,大多数向他这样的低阶妖族往往注定难以出头,几乎全都是头脑简单的炮灰与杂兵。

    可是如此野蛮又嗜血的妖族,虽然看起来个体战力颇为强大,但与人族修士相比沈石觉得并没有多少优势,而且内部如此混乱纷争,一万年前,又怎么会有那样强盛的天妖王庭?

    或许,只是黑狱山地界的妖族才是如此,还有更强大的妖族是在妖界的其他地方?

    当沈石站到那座大屋的门口望着那扇高大的木门时,有片刻间的恍惚,环顾四周,没来由的却是心头掠过一丝不真实感。

    这会不会还是一个梦呢?

    如果真的是梦,那一定是一个噩梦吧……

    他嘴角扯动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丑陋的猪脸看去似乎越发的难看了。

    “喂,石头。”

    旁边传来一声叫喊,石猪转头看去,只见在大门边的地上坐着一个狗头人身的妖族,一身精悍,此刻看着与沈石颇为熟悉的模样,笑嘻嘻地伸出一只狗爪,对他招手道:

    “这里,过来坐。”

    沈石向大门里看了一眼,这扇大门半掩着,里面有些昏暗,但仍然可以看到有十几个半人半蛇的蛇妖盘踞在里头,看模样是将原本大堂的那个屋子团团围住,阻断了外人进出,同时在他们身后隐隐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嘶吼声,声音不停颤抖着,似乎十分痛苦。

    沈石默然片刻,走到了那只狗妖身边坐了下来,道:“土狗,你什么时候来的?”

    土狗移动了一下位置,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些后,才懒洋洋地道:“来了有一会了。”

    沈石看了那门口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在里面?”

    土狗白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屑于他问了这个愚蠢的问题,道:“青蛇卫都在这里,自然是在里面了。”

    “唔……”沈石没有再说什么,沉默了下来,土狗似乎也一时懒得说话,两只人妖就这样并肩坐着,看着魔虎涧外的夕阳逐渐落下,耳边兀自萦绕着大屋里头诡异的声音。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夕阳大半都落入山下只残留几缕晚霞留在天际的时候,那个大屋中一直持续的奇怪声音才突然中断了下来。

    沈石与土狗对视一眼,土狗的嘴里伸出一根殷红的长舌,舔了舔狗嘴,模样看着颇有几分猥琐,笑道:“完事了。”

    沈石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土狗也随之站起,两人一起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便听到一阵纷乱脚步从屋内堂前响起,片刻之后只见五个半人半蛇的青蛇卫蛇妖一人一个,总共拎着五个身材高大的精壮男妖,走出门口,随即面无表情地直接丢了出去。

    石猪与土狗都是转头看去,只见门前石阶下,那五个被当做垃圾一般丢弃的精壮男妖不知为何,身上肌肤都变得极度枯槁,似全身血液都被人抽干了一般,特别是一张脸上眼窝深陷脸颊凹进,几乎可以说是形似骷髅,粗粗一看,却是已然都没了出气的。

    土狗嗤笑一声,看来对这五个男妖的下场颇有几分幸灾乐祸,随后转身走了进去,沈石则是默默又看了这些死掉的妖族一眼,眼中掠过一丝异色,随后跟在土狗后头也走进大屋之中。

    守卫在堂前的那些青蛇卫蛇妖们,显然都认得这两人,或许是前头交待过,他们也没有通报的意思,径直便让开了路,让他们进了屋中前堂。

    这时已是黄昏将过,天色眼看就要尽数黑了,堂屋里的光线也显得有些昏暗,不过沈石和土狗仍然清楚地看到在这纷乱的屋中,中间摆放着一张巨大宝座,两边都雕有虎首,椅背之上更是雕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猛虎仰天长啸,气势威猛,颇有睥睨天下之姿,想必是赤虎一脉昔日重要人物才能安坐的宝座。

    只是在这个时候,却是天青蛇妖之主玉霖,正带着几分慵懒斜靠在这张巨大的虎椅之上,一双冰冷幽绿的蛇瞳半闭半开间,向他们看了一眼。

    一股奇异的妩媚艳色,仿佛在蛇瞳之中泛起。

    土狗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低头跪了下去,不敢再看玉霖哪怕一眼,双眼紧盯地面,头也不敢抬,大声道:

    “拜见娘娘,属下有事禀告。”

    (明天还是老时间更新。)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