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好酒老猴

戮仙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好酒老猴

    沈石怔了一下,抬起头在空气中猛嗅了几下,只是他这样的人族在嗅觉上的能力从来是无法与妖族相比,闻了半天愣是什么气味也没感觉到,皱着眉头对老白猴道:“哪有,你闻错了吧?”

    老白猴一摆手,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鼻子又猛嗅了两下,便拉着沈石向西边一处低矮的房子走去。沈石打量了一番那间屋子,只见墙壁塌了半边,房门也掉落在地上,还能看出几处被烧过的痕迹,显然是已经被妖兵“光顾”过的地方,忍不住摇摇头。

    不过老白猴看起来信心很足,一路快步走到这屋子门口前,先是探头探脑向里面窥探了一下,确定并无其他妖族在里面后,便走进去开始翻箱倒柜寻找起来。沈石站在门外,一时也无意进屋,站在那儿借着明亮月光,随手翻看了几页手中的书,过了一小会后,便听到屋中老白猴嘿嘿一声笑,带了几分欣喜,看来是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只听“乒乒乓乓”一阵杂乱声音响过,似乎是地上到处散落倒塌的碎石家具被老白猴踢到一旁,过了片刻,便见他抱着一瓮酒坛喜滋滋的走了出来,笑道:“运气不错,想不到这家居然还有半坛子酒。”

    妖族之中好酒之徒极少,多数妖族都对那种酒味不感冒,至少沈石到了妖界之后就几乎没怎么看到喝酒的妖族。事实上,在妖族传统之中,酿酒这一行乃是贱业,是低贱的奴仆或种族才会去做的事,昔日天妖王庭兴盛统御鸿蒙诸界时,这一行便是弱小的人族所专擅的。

    只是看老白猴现在乐呵呵牢牢抱着酒坛,却实在是一副酷爱饮酒的酒徒模样,沈石吃惊之余,忍不住也有些好笑,道:“老猴,你居然喜欢喝酒么?”

    老白猴哼了一声,也懒得管沈石话里那点惊讶之意,伸手拔出已经破了一半的塞子,随手丢到一旁。那些若有若无的酒味,估计就是这样随风飘散出来的,沈石看着老白猴骨碌碌喝了一大口,随后放下酒坛,面上神情不知为何看着有些古怪,有那么几分满足,却也有几分愕然与回味,嘴巴里吧唧吧唧两下,倒似乎不是特别满意的神色。

    “怎么了?”沈石忍不住问道。

    老白猴看了他一眼,也不回答,只是将酒坛往他这里一送,道:“你也尝一口?”

    沈石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过往日子里他基本也不怎么爱好杯中之物,到了这妖族之后,更是从未沾染过酒水,一时间倒是心中好奇胜过了其他,心想倒要尝尝妖族的酒究竟是个什么味道的。

    酒坛摸着很是粗糙,看着就像是粗鄙之物,几许月光落下,那坛中酒水模糊中隐约看着有些浑浊,让人看着就觉得不太对劲。沈石摇了摇头,还是抱起喝了一口,片刻之后,忽地“呸”的一声,一下子全吐了出去,赶紧将这酒坛丢回给老白猴,又连续呸呸了几声,将口中残余酒水都尽数吐掉,抱怨道:“酸死了,这是什么鬼酒?”

    老白猴哈哈大笑,差点笑弯了腰,指了指颇有几分狼狈样子的沈石不说话,就是笑个不停,随后走到一边那塌了一半的残墙上,一搭手跳了上去坐下,然后示意沈石也过来坐。

    沈石走了过来也没往那断壁上坐,干脆就站在老白猴的身边,没好气道:“这酸的牙都快掉了,真的是酒么?”

    老白猴嗤笑一声,道:“当然是酒了。”说着抱起酒坛又喝了一大口,不过酒入喉管,但见他眉目猛地皱成一团,牙关紧咬,身上还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看来也是被酸得够呛。

    好容易这股劲头过去,老白猴睁眼苦笑一声,叹道:“差不多也就将就啦,如今在咱们这妖界里,想找到一坛好酒真是太难了。”顿了一下,他一张苍老的猴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向往,道,“以前我曾在一本书卷上看到过,人族虽然卑劣无耻十恶不赦,但单是酿酒这一个行当,他们却实在是天才一族,其他所有百族加在一起都拍马赶不上他们。是以从古自今,但有美酒,都是出自人族酿酒师之手。”

    他拍了拍手中那个黑矮难看外表粗糙的酒坛,感叹道:“不知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去喝上一回,听说人族美酒之中,有一种名叫‘花雕’的美酒,酒味醇厚,最是甘美,乃是天下酒中极品,若是能喝上这么一坛,当真就是死而无憾了。”

    沈石先是默然,怔怔有些出神,恍惚间眺望远方,心中又被勾起了几分对原来故乡的强烈向往,但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呸”了一声,对老白猴没好气地道:“喝酒就喝酒,莫名其妙地说什么死了,你这老猴,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老白猴哈哈大笑,摇头笑而不语,只是抱着手中酒坛劣酒又喝了一大口。

    “嘶……娘的,好酸!”

    老白猴放下酒坛,龇牙咧嘴地骂道。

    ※※※

    妖族纪年之法很是繁杂,每一年虽然同样分作十二月,但是年号却是直接从昔日天妖王庭建立元年开始计数的。也就是说,如果真要说清如今时日的顺序,就要先说清现如今乃是妖历某万某千某百某十某几年,再跟上某位妖皇年号,又有诸般天地时节谥号,繁琐之极,连妖族自己都受不了。而且还有很重要的原由是,一万年前那场人妖大血战后,支撑了妖族无数岁月,向来为妖族重心所在的妖皇一脉,却是在纷乱残酷的战火中消亡了。

    群龙无首,纷乱便起,这一万年来妖族在大败于人族自困妖界后,其实也还是出了不少英杰俊才,然而绝世之辈必定桀骜,既无公认之妖皇血脉为王,这妖族之主的宝座,还不是谁都想坐的?

    时至今日,早已没人再去理会昔日那些流行一时的繁杂年号,又或是妖族大败之后,高阶妖族在人族手中死伤太多,原本浮华富贵奢靡讲究的风流终究是一去不返,多年以来在妖界重新诞生的妖族,更多的都是粗鲁不文凶狠好杀的野兽了。

    这一年夏天,在纷争随处可见战火四处燃起的妖界里,不太起眼的黑狱山中,局势却已经渐渐开始明朗起来。

    当天青蛇妖一族攻下魔虎涧,灭掉赤虎一脉这支妖族之后,黑狱山南麓地界上就基本已经是青蛇与黑凤两大妖族对峙的局势,当然这片地域广阔,除了这两大部族,还有为数众多的小妖族仍然存在。黑凤部族经营多年,黑水河北岸众多小部族,早已都臣服于他们,而南岸则是因为天青蛇妖一族刚刚崛起时间不久,仍然还有不少桀骜不驯的妖族不肯降服。

    而形势也正如那一夜老白猴与沈石聊天时所猜测的那样,新兴的青蛇妖族军中,众多妖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连续多人向青蛇之主玉霖进言,纷纷要求趁着连番胜利兵锋极锐的时机,一举打过黑水河,将那黑凤部族踩在脚下。

    而伴随着青蛇部族的大举获胜,黑水河北岸那边的气氛也顿时紧张了起来,黑凤部族也随即做出了反应,一些精锐黑凤妖军已经向黑水河方向调动,明显是针对南岸那些青蛇妖族,至于暗探耳线什么的,更是越发频繁。

    眼看着似乎大战在即,黑水河两岸的气氛也是少见地同时紧张起来,不过接下来的发展却是出乎了所有妖族的预料,天青蛇妖之主玉霖,那个看去年轻美丽却妖艳无比的蛇妖,在离开魔虎涧后,却是力排众议,硬生生压下了所有战意高涨的妖将部属,严令不得越过黑水河,在稳固自身地盘的同时,却是将目标先行转移到彻底平定黑水河南岸残留的那些妖族小部族上了。

    数支青蛇妖军在几位妖将的带领下,分头前往扫荡黑水河南岸的小势力,其中一支的头领就是老白猴,沈石也跟在这支妖军之中,除了他们两人外,那些玉霖手下的凶悍妖将们没有一个跟过来,看来都是很看不起老白猴,不过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公认脑筋最简单最笨的猪妖石猪,除了一身蛮力几乎什么都不起眼,因为平日跟老白猴与沈石交好,这次老白猴干脆也带了他过来,必要时候也能充当一员冲锋大将。。

    老白猴带领这支妖军,来到了黑狱山南麓西侧,在一处山脚下扎营,离他们不远处一座山峰上,隐约可以看见人影闪动,戒备森严,那里就是他们这次将要征讨的敌人,一个在强大的青蛇妖军兵锋下兀自顽抗的妖族小部族——灵猫妖族。

    山峰南侧一面,地势平坦舒缓,草木茂盛,青蛇一族的妖军便是将阵营扎在这片平原之上。

    虽然目前形势紧张,但终究还是没有开战,老白猴领军到此,并没有像其他妖将那样领兵到了一地,就是直接攻打上山,灭族之后然后烧杀掳掠。他先是在山脚扎营,然后派人上了山,打算去劝降灵猫部族了,当然这举动究竟有没有用处,如今还不知道。不过在开战之前,老白猴还是禁止手下小妖们不得随意离开军营,但其他的也未做太多约束。是以此刻的妖军之中,嘈杂之声不绝于耳,大多数妖军特别是普通的小妖族,身上都还带了妖兽那种粗豪野蛮的痕迹,整日里吵闹争斗那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妖军里面,也有人是喜欢安静的。

    沈石走到了军营里远离喧嚣的一片小树林外,回头看了一眼北面,只见那座并不算是高大的山峰上树林苍翠,安静无声,不由得心里想在那些山峰树林的另一面,那些灵猫妖族的妖军是不是也是一般的模样?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不过一闪而过,他看了看周围并无其他妖族,便倚靠着一棵大树的树干随意坐了下来,从怀中摸出三本书来,正是当初魔虎涧里从老白猴那里拿到的。

    目光在最上面的那两本《大逆罪人录》和《王庭末年战事记》的封页上停留了片刻后,沈石略微沉吟,先打开了第三本,也就是当日老白猴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那本书——《人族札记》。因为三本中所言人物故事,其实都发生在天妖王庭的末年,所以倒是可以互相对照着看。

    至于沈石之所以没有如老白猴的意思将人族札记丢弃,反而还带在了身上,所为的其实就是里面最后的一些文字,那些关于人族修炼法门的简单介绍,或者说是揣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