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七大逆贼

戮仙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七大逆贼

    妖族写出的书卷,自然是不可能以偏向人族的文字来追述往事历史,但是此刻看书的沈石,却是在妖族的身份下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族。在这几本书卷的字里行间,在那些愤怒、恶毒乃至癫狂地辱骂人族的语句里,沈石却分明看到了那一段往事中人族的光辉岁月。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一股热血涌动在心头,心跳渐渐加快,身子甚至有些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从手臂到指尖,一股奇异的暖流在血管里流动,就像是鲜血燃烧了起来,或许,这便是传说中热血将要沸腾的感觉吗?

    沈石合上书,闭上眼,抬起头。

    仰望着高阔青天,深深呼吸。

    清凉的空气带着树木青草的几许清香,从他口间吸入,徐徐落下,因为有些激动而动容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平静了下来。

    然后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看了看周围,这里,依然还是妖界。

    他默默地看了片刻,面无表情,然后等眼中所有的激动都褪去时,才又缓缓翻开了书页。

    ※※※

    日上中天,山坡附近渐渐到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虽然大多数妖族的肉身强悍并不太畏惧酷热,但毒日之下总是会感觉不甚舒服,所以原本喧闹的妖军也渐渐安静下来。

    沈石抬眼看了看天空中大放光芒刺眼**的日头,皱了皱眉,站起了身子,正打算收起书卷回去避避的时候,便听到前头脚步声响起,却是径直向他这里走来。

    沈石抬头一看,怔了一下,只见来的是两个身影,走在前头的身形瘦小佝偻,一手拄拐,另一手则是抱着当日在魔虎涧中得到的那坛劣酒,正是老白猴;而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妖族却是身躯雄壮之极,猪头人身,面容狰狞,但看到沈石的目光却是相当温和,咧嘴笑出声来,乃是石猪。

    在石猪粗壮无比的手臂上,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在那边兴致勃勃地攀爬着玩耍,正是小黑猪,或许是因为血脉上有几分微薄的渊源,一向怕生的小黑猪除了亲近沈石一人外,也就是对石猪这个猪妖会有几分亲密。而石猪虽然看着凶残狰狞,平日里头脑也是简单,但对这只小黑猪似乎也是特别的喜欢,今天早上就带着小黑猪出去玩了,这时正好也跟了过来。

    小黑猪偶然转眼间,看到沈石在前头,顿时高兴起来,哼哼哼哼叫了一阵,从石猪身上挣扎着下来,落到地上后,然后一路小跑到沈石脚边,一个劲地用身子去蹭沈石的腿脚,显得十分兴奋。

    沈石哈哈一笑,俯身拍了拍小黑猪的脑袋,然后笑着道:“去旁边玩吧,小黑。”

    小黑猪哼哼两声,跑到一边的草丛里打了个滚,自顾自玩去了。

    老白猴笑呵呵地走了过来,边走边笑道:“我就猜你不在营中的话,必定会躲到外头这里来。”

    沈石笑了笑,看着老白猴走到自己跟前,道:“怎么了,有事?”

    老白猴摇摇头,道:“没事,就是酒瘾犯了,想着过来找你一起喝。”说着把酒坛一拍,笑道,“来一口?”

    沈石立刻摇头,道:“不用了,太酸。”

    老白猴耸耸肩,也不计较沈石的态度,自顾自提起酒坛喝了一口,片刻之后那张老猴脸上像是被突然刺激了一样,五官一下子皱到一起,好半响才松弛开来,嘴里吧唧吧唧鼓捣几下,摇头苦笑道:“哎,果然还是很酸啊。”

    沈石看了看日头,先是对石猪招了招手,然后拉着老白猴往小树林深处又走了几步,因为树荫的遮挡,这里显得倒是凉快了些,随后道:“早就知道这酒那么酸了,你还喝啊?”

    老白猴嘿嘿一笑,道:“这不是咱们妖界酒少么,有的喝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计较那么多。”说着顿了一下,老白猴又看了一眼呆在身边沉默不语一脸憨态的石猪,将酒坛对他一挥,石猪木然看了他一眼,瓮声瓮气道:“我找小黑玩。”然后头也不回走出了林子。

    老白猴脸上表情一僵,沈石在一旁失笑,过了半晌,老白猴呸了一句,嘴里咕咕喃喃不知是否又骂了几句,然后脸上却是露出几分向往之意,道,“唉,如果咱们妖族真能反攻人族诸界的话,能尝一口那些卑劣人族酿的花雕美酒,我这辈子也就没其他念想了。”

    沈石嗤笑了一声,对这只老猴妖的呓语梦话不屑一顾,不过片刻后他却是眉头一皱,看着老白猴,迟疑了一下才道:“老猴,你刚才说的好像不是咱们青蛇一脉妖族,而是整个妖族反攻人界的意思吗?”

    老白猴看了沈石一眼,道:“不错。”

    沈石欲言又止,脸上神情看去有些微妙,老白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你一只道行粗浅的小妖,关心那么多做什么。你也不想想,青蛇一脉顶天了能有多少妖兵,而人族昔日又是何等强盛,若不能集合全妖族之力,想要恢复天妖王庭,重现我圣妖族旧日光荣,又哪里会那么容易?”

    沈石“哦”了一声,似乎是恍然大悟,但看向老白猴的目光里,似乎是多了一丝不太一样的东西。

    老白猴仰首又喝了一口酒,道:“这些话你也莫要……咝,酸死我了……你也莫要说出去。不过呢,以我看来,咱们如今的妖族,实在是到了亟需大大整治一番的地步了。若有可能,最好能有一位英明神武的绝代雄主出世,平定整个广袤妖界,统合所有部族,如此反攻人界恢复天妖王庭,便指日可期了。”

    沈石怔了一下,道:“但是就算如你所说,真有雄主一统妖族,但我们妖界通向鸿蒙其他诸界的唯一通道,也就是飞虹界那里,不是被当年阴冥塔自毁化作阴煞地狱了么,根本就无法通行了啊?”

    老白猴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阴冥塔妖力虽然厉害,但是你以为是永远不散的么?”

    “什么?”沈石这一下是真正的大吃一惊,连脸色都变了,道:“竟有此事,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白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别做出这幅鬼样子,倒好像我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坏事一般。这事不算秘密,许多书中都有记载,当年天妖王庭大败于人族,万年帝都妖皇血脉所在之圣地天鸿城也失陷沦于敌手,我族之中高手更是死伤殆尽,惨不忍睹。那时候带领最后残存的一部分精英妖族逃亡如今妖界的,乃是本族之中最后的一位天妖‘银狐’,也就是当年天妖王庭八大妖王中最后仅存的一位了。”

    “银狐大人本来在天鸿城之战中为了保护尚年幼的末代妖皇,已经身负重伤,其时人族追兵紧追不舍,为首者更有七大逆中的几个逆贼,道行深不可测。呃,你知道七大逆吗?”

    沈石听得正出神,猛地听到老白猴问了这一句,下意识地摇摇头,但是随即想到了什么,目光向下一瞄,将手中那本《大逆罪人录》举起来向老白猴示意了一下,道:“你是说这本书卷里面的?”

    老白猴点了点头,道:“不错,便是这些罪不可赦的逆贼了。银狐大人身负重伤,带领残余妖族逃过飞虹界时便已经是筋疲力尽,但人族追兵却是势头正猛。眼看就要追上时,银狐大人当机立断,令残余族人急速离开,自己则以妖族秘法神通,激发最后仅有的天妖圣力,以身相殉,血祭神器,令随身携带的镇族神器阴冥塔自毁于飞虹界,将整界化作一片阴煞地狱,这才阻断了人族追兵。”

    沈石听得动容,想不到昔日妖族之中亦有如此了不起的人物,忍不住道:“银狐大人真是壮烈。”

    老白猴叹了口气,默然了好一会儿,不知是不是在缅怀昔日英灵,半晌之后才轻声道:“谁说不是呢,银狐大人昔日在天妖王庭之时便有盛名,人妖大战开启之后,他与另外几位天妖大人都是竭尽全力,四处奔波,苦苦支撑大局。奈何人族逆贼其势已成,终究还是难以回天了。”

    说到这里,老白猴又喝了一口坛中劣酒,叹道,“妖族之中多有传言,说是当年银狐大人在归天之前曾留下交代,说阴冥塔妖力无匹,必能阻断人族追兵。然而神器再厉害,也终有妖力消散的那一日,待到飞虹重开之日,吾等妖族当要自强合力,再度反攻人界,恢复天妖王庭昔日荣光,方能一雪这万年之奇耻大辱!”

    沈石没有说话,心想这位银狐大人还真是一位对天妖王庭忠心耿耿的臣子,到死念念不忘的还是恢复天妖王庭。只是如今且不说根本找不到妖皇血脉了,便是这妖界里,成天都是无数妖族部族大家彼此间打来打去,互相争斗厮杀得不亦乐乎,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割据一方,想要举族合力反攻人界,却又是要从何说起了?

    想到此处,他忍不住向老白猴看去,只见老白猴面露沉思之色,目光微怔,正好看到沈石望来的眼神,见其中有几分不解犹豫之色,老白猴年纪虽大,却是妖族中少见的聪明之辈,一转眼便猜到了沈石在想什么,不由得也是微微苦笑,叹道:“那等能够一统妖族的雄主,哪里会是说来就来,这般容易出世的?我们妖族要想再兴,还是要再等着罢。”

    沈石想了想,却是感觉之前老白猴言及那位银狐大人临终遗言时,似乎当中有些异样的地方,只是明明只有那几句话,他却一下子想不出来,难道真是跟这些粗蛮妖族呆在一起久了,自己脑子也变笨了吗……心里嘀咕了一句,沈石顺口问老白猴道:“老猴,那按你这么说,等到飞虹界重开之日,万一咱们妖界还是这种四分五裂的景象,那可怎么办?”

    老白猴哼了一声,道:“子孙无能,那就死了算了,也免得再活在世上丢圣妖族列祖列宗的脸。”

    沈石闻言,倒是对这只老妖猴有些刮目相看,平日看着老朽,想不到居然会是心怀整个妖族命运心有大志的人物,倒是小看他了。不过如今妖族这种局面,老白猴再有雄心壮志,怕也是大志难伸的下场。

    站在那儿沉吟了好一会儿,似乎这话题有些沉重,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在说话了。树林里变得有些安静,倒是不远处石猪与小黑猪在外头玩耍,不时有几声哼哼唧唧哄哄笑声传来,看来石猪真是很喜欢小黑。

    一片安静中,沈石摇摇头,缓缓又翻开了书页,手上这一本《大逆罪人录》洋洋百余页,每一字每一句,历数逆贼人族罪恶逆行,千载年下,书中怨毒之意兀自未有稍退。

    人族罪人历数,载于书中百余人,最上为首者有七,大逆不道,为大逆之贼,是为七大逆!

    老白猴从旁边凑过来看了一眼,哼了一声,指着下面那些名字表情怨愤,冷然道:“大逆之人,就是这几个了。”

    元问天,黄明,姬荣轩,甘景诚,古子真,宋文德,南宫小雨。

    一字一红血,一目一惊心。

    染于纸面,透入纸背。

    忽然间,沈石意识到了什么,在瞬间屏住了呼吸。

    甘景诚……

    这不就是开创凌霄宗万载基业的开山祖师,这不就是被尊崇万年的人族六圣的名字吗?

    果然,一个个早已耳熟能详的名字被对上了,但是,多了一个……

    沈石茫然而有些不知所措,他呆呆地看着这本书卷上那些怨毒刻骨的红字,看着那些被妖族诅咒万年的名字,那其中的六个是他从小都已经听熟的了,只有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的名字。

    黄明。

    排名第二的,黄明。

    这个普普通通的名字,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这个似乎根本没有在人族历史上留下过任何痕迹的名字,却在妖族的历史中,在他们的书卷典籍中被如此愤怒而怨毒地记恨着。

    他不但与那人族六圣并列七大逆之显位,更有甚者,他甚至只仅次于昔日有“人族之皇”名号的元问天之下,地位甚至高过了其他五位圣人。

    这个人,他究竟是谁?

    古老而尘封的历史尘埃里,究竟还掩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