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昔日古曲

戮仙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昔日古曲

    老白猴统帅的这一支青蛇妖军,在灵猫部族的山下驻扎下来后,就一直按兵不动,这与多年以来妖界部族间互相争战时候一旦对敌就是"chi luo"裸冲上血斗厮杀完全是两个样子,虽说在老白猴将令之下,妖军里的小妖们都还算老实地呆在军营里,但是一些私下议论不满声还是不时传了出来。

    有疑惑不解的,有好斗难忍的,更多的是背地里对老白猴讥讽嘲笑的,往昔在天青蛇妖部族之中,许多年轻妖将妖兵们就不太看得起老朽的老白猴,若不是青蛇之主玉霖娘娘看在他是老臣子的份上格外优待并看重,怕是老白猴早就不知被这些年轻力壮的后起之秀们踢到哪儿去了。

    而这一次青蛇部族大败赤虎并灭族之,全军士气高昂无比,一个个年轻妖将们都嗷嗷叫着恨不得立刻杀过黑水河,冲向黑凤老巢凤鸣城,将那青蛇一脉的天字第一号大敌黑凤部族一举歼灭。谁知玉霖娘娘不知为何,却是突然改变了主意,停止北上,改往攻打黑水河南岸这些不起眼的小部族。

    真是见了鬼了,这些小门小户的小妖族,平常青蛇部族都不带正眼看他们的,理会他们作甚?好吧,其实是就算打下这些部族,也分不到多少油水,哪有打黑凤那个庞然大物来得刺激?

    真要打下凤鸣城,青蛇妖军从上到下,还不得个个都爽翻天,杀妖到饱,抢货到软,光是想一想都让人受不了,结果却是一场空。

    玉霖娘娘那是决然不能也不敢怪罪抱怨的,一定是有某个奸诈糊涂的蠢货对她进了谗言,鉴于如今每个妖将都是纷纷请战,这罪名显然是要落在老白猴头上无疑了。

    这老猴老了老了,还不消停,不让大家去打黑凤,那也就算了,结果带着一众人马来到小小的灵猫部族山下,居然又是一副怂样不敢开战,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妖族啊?

    种种风言风语,在这只妖军中私下流传开来,沈石多少也听到了一些。说起来,他如今在妖族这里的身份,就是鬼巫一族了。虽说他当初根本不知道这所谓鬼巫究竟是什么来历东西,但要紧光头也顾不得那么多,先是一口咬定了再说。不过事后他还是去悄悄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鬼巫一族,其实算是妖界诸多部族中相当奇特的一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鬼巫与其他妖界部族不同,很少有同类聚居的现象,他们往往是单人独行,传承也是十分神秘,据说都是一些十分诡异的巫法,其中以毒术、蛊术、黑巫术居多,甚至偶尔还会有一些鬼巫会用出罕见的召鬼异术,操纵尸骸亡灵,令人毛骨悚然,据说鬼巫这个名号就是由此而来的。

    哪怕是以妖族这般残忍好杀的种族,对上鬼巫这种不知为何也归属于妖族中一支的同伴,自古以来也多数人都是敬而远之,甚至是厌恶居多。

    沈石背了这个身份来到青蛇部族,那些道行高些的妖将们看他道行低微,不放在心上,普通的妖族小兵们却是一个个对他敬而远之,不过这倒是让沈石省了不少麻烦,这些日子来,他在妖族中关系最好的两个人,一个是老白猴,另一个就是那个头脑简单的猪妖沈石了。

    在听到这些风言风语之后,其中不少还是他无意中路过听到的,没办法,低阶的妖族小兵实在是带了太多妖兽粗蛮的痕迹,一点都不知道掩饰,大大咧咧大大声声地便抱怨了出来。

    沈石算算日子,来到这座灵猫部族的山下已经扎营了三日,至今老白猴仍然没有开战的意思,确实有点不太对劲,也难怪小妖们满腹牢骚。他心里这般想着,便打算去找老白猴问一问,看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沈石先是去了军营里老白猴的住处,结果扑了个空,老白猴并不在此,找旁边守卫的小妖问了一下,在那个小妖兵一脸嫌弃厌恶,好像跟沈石多说一句话就会被沈石身上传染过来一大堆毒虫脏东西一样的眼神中,沈石艰难地得知老白猴好像抱着酒坛又去哪里休息了,看那方向,似乎就是前几日自己去的那个小树林。

    他随后转身离开,不再管身后那个如释重负的小妖,一路又来到那个小树林边上,举目一看,见四周果然安静无人,并没有看到老白猴的身影。沈石皱了皱眉,正想是不是不在这儿的时候,忽然听到在树林稍深处,传来了一阵低沉沙哑的歌声:

    开天地……破鸿蒙……圣妖出……万世宁……

    那歌者声音嘶哑如黑鸦,低沉而难听,但不知为何,沈石却停下了脚步,凝神听了下去,只听着后头的歌声在最初的几句后,忽而高昂,虽然仍是沙哑,却竟然多了股苍莽古老之意,更有慷慨豪迈处,隐隐透着一丝睥睨世间的桀骜,年深月久之下,千百万年之后,昔人意气,竟似仍在眼前。

    笑世间……尽蝼蚁……惟吾妖……永不朽……

    披坚锐……斩敌首……血滔滔……渴将饮……

    ……

    他转过两棵大树,便看到了在那一处树干之下,一个佝偻的苍老身影抱着那个酒坛,一手拍击坛口,一边仰首轻唱,老朽的猴脸上肃穆凝重,凝望青天远空,眼眶处,眼角微微有亮光闪动,似正缅怀先祖往事,沉浸而不能自拔。

    沈石默然凝视着他,过了一会,轻轻咳嗽了一声。

    老白猴身子一震,转头向他看来,先是怔了一下,随即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向沈石招了招手,道:“小石头,过来吧。”说着像是不经意一般,随手揉了揉眼睛,将那点晶莹的水渍擦去了。

    沈石走到老白猴跟前,在他对面另一棵树下坐了,皱眉道:“你刚才叫我什么,好好的石头不叫,干嘛突然叫我什么小石头了?”

    老白猴嘿嘿一笑,道:“你这家伙,从黑狱山被带出来到现在才多久,我好歹也活了一百一了,叫你一声小石头有什么?”

    沈石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一时无语。单以寿数论,妖族因为天生体质强悍,其实要比普通人族会活得更长久些,那些高阶妖族血脉就不说了,便是低阶普通的妖族,通常也是人族凡人寿命的两倍以上。

    只是如今的妖界战火纷乱,厮杀血斗司空见惯,多数妖族若非死于战事,也很容易因为各种原因带些或大或小的伤,大多数都很难活过五六十岁。所以似老白猴这般,如今能有一百一十岁高龄者,在普通妖族中真的算是罕见了。

    不过此刻老白猴搬出这个来说事,石猪也是没办法,只得无奈地道:“随便你了。对了,刚才你在这里哼哼唧唧的好像是在唱歌吗,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本事?”

    普通妖族大多摆脱不净出身妖兽的那些粗俗习气,像歌曲这种显然属于高雅情操的爱好,沈石还真没从其他妖族嘴里听到过,平日里在妖族生活中,他更多听到的一般都是彼此怒斥喝骂:老子剥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抢了你的老婆给我生崽之流……

    老白猴也不急着回答,却是先反问他道:“你听了这曲子感觉如何?”

    沈石正色道:“难听,非常难听!”

    “啪!”老白猴直接把手中的酒坛砸了过来,沈石哈哈一笑,轻而易举地接住了,凑到嘴边本想喝上一口,但才一靠近脸庞,便觉得一股酸气扑面而来,顿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随手将酒坛丢回给老白猴,笑道,

    “你那破嗓子,唱什么不难听啊?话说我从前还真没听过你哼曲呢,这曲子是什么?”

    老白猴接住酒坛,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淡淡道:“这是古时妖族流传下来的一只曲子,据说在当年天妖王庭全盛之日,这曲子曾是王庭大军的军曲。”

    沈石怔了一下,缓缓点头,道:“难怪,虽然你声音不好,但刚才那曲子听起来,倒是另有一种不凡气势。”

    老白猴叹了口气,面上露出几分缅怀之色,低声道:“我曾从书卷上看到,昔年王庭强盛时,妖族大军纵横天下,扫平寰宇,每一次出征,将士们都齐声高唱这首军曲,气势如狂,震撼山河,宵小之辈,望风披靡……”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渐渐提高,似乎在他老朽不堪的身躯里,依然还残留着几分可以沸腾的热血,一张苍老的猴脸上也流露出几分激动之色。沈石在一旁看着他,默然无语。

    老白猴的眼角余光望见沈石平静的脸色,话语声戛然而止,半晌之后,他低声道:“你不懂这些,对吧?”

    沈石老老实实地道:“是,以前从没人与我说过。”

    老白猴嘴唇蠕动了几下,面上带了一丝痛苦,但终究还是长叹一声,道:“不怪你,这妖族之中,还记得这些当年事的,早就没几个了。”

    沈石看着老白猴一脸黯然,那些深刻的皱纹更像是都挤到了一起似的,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不忍,便岔开了话题,道:“对了,老猴,如今咱们在这里驻扎都三日了,怎么还没开战啊,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老白猴似乎略有些错愕,像是没想到沈石突然问了这个问题,先是看了他一眼,随后沉吟片刻,道:“怎么,你也跟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一样想要求战吗?”

    沈石当然是立刻摇头,道:“不是,我就是不明白咱们在这里等什么?”

    老白猴哼了一声,道:“如今咱们妖界部族间打战是怎么个打法,你这些天都看到了罢?”

    也不等沈石回答,老白猴自己先冷笑一声,随后自问自答地接了下去,道:“现如今,咱们妖族打战说好听些,多是以力取胜,少有用上什么奇谋诡计的,大家凭真刀真枪来决战;可是要是说难听点,就是两大堆头脑简单空有蛮力的蠢货冲到某个战场,然后大呼小叫嗷嗷乱吼挥舞兵刃各自冲上,杀上去乱杀一场分出胜负就是了,对不对?”

    沈石微微张开了嘴巴,一时间有些愕然地看着老白猴,却是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说得如此刻薄,虽然在他心底,其实也有几分同意就是了。

    老白猴长叹一声,道:“当年天妖王庭强盛之日,那等妖军纵横当世横扫寰宇,战力之强那是不用说了,便是那时的天妖名将,同样是个个智谋盖世算无遗策的绝代将才,怎么可能……你看看如今这些妖兵妖将,自从当年自困妖界之后,万年之下道如今,非但没有发奋图强,反而已然是退化的不成样子,看着现在这些妖族士兵,哪有半点昔年天妖王庭座下,八大妖王绝世天妖手中称霸鸿蒙举世无敌的强悍妖军的影子!”

    “简直就是一群会走路的垃圾而已!”最后,老白猴咬牙切齿地下了结论。

    沈石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大大不以为然,不过反正他也不是妖族,妖族实力衰退,对他所属的人族可是天大的好事,要不是当着老白猴的面不能放肆,他都想要笑出声来。

    当下沈石强行把笑意憋了回去,咳嗽了两声,想了想道:“呃……老猴你说的这么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老白猴目有深意,看了沈石一眼,道:“你没看我这几日连续派人上山去劝降灵猫一族吗?”

    沈石愕然道:“知道啊,不过不是没用吗,前两日都被人赶下山来了,今天又派去了吗?”

    老白猴嗤笑一声,正色道:“小子你学着点,我看过多少书卷,早已明了,古之名将最上者,在于不战而屈人之兵,在于不战而胜。如今我大军压境,虽只有青蛇一支之力,但对上灵猫一脉已是碾压之势,再经我细细分析形势,又给他们一族计算后路,今日再次将这全部周全计划令人上山劝降,不小一时半刻,定有捷报传来,我当可为娘娘再收一支助力,而不是像其他那些蠢货一样,一上来就先冲过去将所有敌人杀光,那有何用?蠢,蠢,蠢!”

    老白猴负手望天,神采飞扬,犹如突然年轻了几十岁,更以连续三个字正腔圆抑扬顿挫的“蠢”字结束了自己的言辞,沈石一时之间都有点被他气势所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小树林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同时有人在外头语调急促地喊道:“白猴大人,白猴大人……”

    老白猴哈哈一笑,对沈石道:“是传令兵,这说来就来了,可见我所料不差。”

    说话间神色得意,带着沈石走出了林子,只见那边果然站着一个小妖兵,一看老白猴出来,连忙跪下,神色匆忙,气急败坏地道:“白猴大人,上山劝降的使者他……”

    老白猴哈哈大笑,道:“他回来了么,现在何处?”

    小妖呆了一下,道:“……他死了。”

    老白猴一呆,道:“什么?”

    小妖打开身旁一个布袋,里面骨碌碌滚出一个脑袋,正是这里早上派出去的使者,鲜血流淌染红了周围袋口,然后那小妖看起来似乎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老白猴显然是没料到是这么个局面,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倒是沈石镇定一些,看到了那小妖表情,连忙追问道:“还有什么,你快说?”

    那小妖偷偷瞄了一眼老白猴,道:“这脑袋是被灵猫部族从山上丢下来的,同时那边人还大声叫人传话过来,说是……”

    说到这里,小妖忽然又期期艾艾不愿说了,老白猴这才反应过来,老脸涨红,此时更是勃然大怒,喝道:“快说,那些胆大包天的蠢货又说了什么?”

    小妖脖子一缩,然后终于还是大声说了出来,道:“他们在山上骂:要战便战,降你老母!”

    树林中瞬间一片寂静,沈石在最初的惊愕后差点真的笑出声来,连忙转开头去,一时之间忽然有些不忍去看老白猴那已然铁青的脸色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