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底牌

戮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 底牌

    黑巫?

    传承?

    戒条?

    沈石听了一头雾水,浑然搞不清眼前这个鬼巫话里的意思,不过他心里很明白,眼下并非是套话的时间,而且这黑衣人显然是个正牌的鬼巫,自己却是一个假货,万一多说两句,怕是搞不好就被这人认出自己有什么破绽了。

    心念转动间,沈石当机立断,立刻无视了前头黑衣人的话语,手一抬,一束晶莹剔透的水流亮起,一记水箭术符箓已经激发,向那黑衣人激射而去。

    那黑衣人看样子似乎还打算跟沈石好生说话,似乎打算用那个来历不明的什么戒条劝退沈石,谁知自己这个看起来古里古怪的同行一言不发,却是上来径直开打,并且所用的“巫术”似乎也与自己所熟知的巫法法术大相径庭。

    除此之外,黑衣人最大的感受便是,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传承,什么时候巫法的的施法速度能够这么快了?

    不过是转眼之间,水箭术激发的锐利水流已经冲到眼前,黑衣人大惊之下,连忙竭力向旁边一躲,这才勉强躲了开去,同时也把他自己惊出一身冷汗。

    事已至此,眼见这突然出现的鬼巫同行似乎并无退让的意思,黑衣人也是怒极反笑,阴测测冷笑两声,从袖袍下伸出枯瘦如鬼爪一般的手臂,开始施法准备反击。

    沈石将那黑衣人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动容变化,反而是踏上一步,手指晃动间,转眼又是一张火球术符箓激发而出,距离刚才的水箭术施放仅仅过去了一息时间。

    那黑衣人的法术才运到一半,便看见一个炽热的火球已然快砸到自己脸上,甚至连隐藏在兜帽地下的脸似乎都有几分被灼热的感觉,不得已只得立刻散去巫法,向后连退数步,避开了这个火球术。

    与此同时,黑衣人看起来狼狈万分地抬头,低声骂了一句:“见鬼,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巫符?”

    沈石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看起来越发的明显了。

    从刚才这黑衣人在一旁动手暗算石猪,沈石从头到尾都将此人的举动看在眼中,虽说他仍然还搞不清楚巫法究竟是为何物,但从刚才那几次黑衣人施法中,沈石已经判断出此人若是凭空施放巫法,一个法术约莫要耗时四息左右,偶尔他会用一两张那种奇异的兽皮,应该就是所谓的巫符,则施法时间会相应的减少了两息。

    看起来,还真的与自己的五行术法以及符箓术很像,也难怪一开始老白猴等妖族中人会将他错认为鬼巫一族。

    不过既然看穿了这一点,沈石对上这个鬼巫,心中便有了很大胜算,他别的没有,小如意戒中藏着的各种符箓却还是存货不少,说起来,他以外与妖兽搏斗了无数次,但是真正与这样能够施法的人物决战,还真是头一回。

    当下沈石先行施展了两张符箓后,果然正如他所料,因为时间差的缘故,那鬼巫的施法速度既然没他快,顿时在这场比斗中一下子落在下风,每每当他想要施放某个巫法包括巫符时,都会发现沈石所激发的法术已经迫在眼前,最终很快陷入了只能苦苦支撑抵挡,却根本无力还手的窘境。

    战场之上,远处近处周围的那些妖族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场与他们认知里截然不同的打斗,只看到一个个诡异的巫法,携带着炽热火球透明水箭在半空中纵横交错,而黑衣人也在沈石的不断逼迫下,很快左支右拙。

    眼看自家的“鬼巫”压制了对手,青蛇妖军这里登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大举压上,灵猫部族那边则是一片慌乱。而受伤的石猪似乎反而激发了凶蛮野性,狂呼酣战,几个回合下来,一声咆哮巨吼声中,竟是将那个强壮猫妖用手中巨斧直接斩成了两段。

    眼看大将败亡,灵猫部族这里的军势终于崩溃,大群妖兵纷纷四散逃亡,那黑衣人眼看大势已去,而自己处境又是在沈石逼迫下极其危险,终于是一咬牙,竟然是在沈石发出一记火球术后不躲不避,硬生生挨了一下后,转身就逃。

    沈石本意是用符箓将其困住,待周围青蛇妖军围拢过来,此人自然就是瓮中之鳖,谁知这黑衣人居然还有这样搏命逃亡的一招,呆了片刻后,只见那黑衣人身形踉跄,脚步仓皇地向着山顶跑去,沈石迟疑了一下,还是追了过去。

    ※※※

    青蛇妖军围山灭族,灵猫部族也算是大难临头,一路上到处可见仓皇流落的妖族妇孺弱小,每每看到沈石这样的敌人,都是尖叫着躲开。不过沈石终究与那些凶蛮成性的青蛇妖兵还是不一样,对那些屠杀妇孺的行径他是做不出来,所以也就没理会这些小猫妖,眼睛只盯着前头逃窜而去的那个黑衣人。

    不过除了他这里,此刻青蛇妖军已经攻上山顶,大小妖兵们正是凶性大发的时候,种种惨剧也就是在不远处一一发生。沈石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心想反正这些都是妖族狗咬狗,自己就当没看到好了。

    那黑衣人被沈石一记火球术击中后,看着似乎受了不轻的伤,似乎擅长巫法的鬼巫,在自己肉身上倒是十分脆弱的样子,所以虽然此刻山顶一片乱糟糟,那鬼巫还连用了几个小伎俩,但沈石最终还是追了上来。

    两人这一前一后追逐,却是渐渐离开了灵猫部族的聚居之地,到了相对偏僻一些的一处山壁下,那里有一个天然洞穴,并不甚大,门口挂着一些黑布条,看起来像是这个鬼巫的住处。

    堪堪跑到那洞口,前头这鬼巫已然是疲惫不堪,气喘如牛,就连戴着的兜帽都歪到了一旁,露出一张干枯犹如骷髅般的鬼脸来。眼看着似乎再也无路可逃,这黑衣人鬼巫猛地转过身,目露凶光瞪着沈石,咬牙切齿道:

    “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吗?如此悖逆行径,日后被巫妖大人知晓,定然将你抽筋剥皮,丢到那阴煞海中煎熬千百万年!”

    巫妖?这又是个什么东西?

    沈石心里又是一怔,心想这些奇奇怪怪的鬼巫怎么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破玩意?不过看那鬼巫一脸痛恨愤怒欲狂的模样,仍似乎对那什么巫妖极为看重,甚至用这巫妖来威胁沈石。

    只是……沈石他不是鬼巫啊。

    所以沈石自然是对这威胁嗤之以鼻,相反的,他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穷途末路的鬼巫,眼中却带了几分思索探究之色,不为其他的,就是这鬼巫的巫法包括他曾用过的兽皮巫符,实在是给他一种太过熟悉的感觉,虽然巫法与他五行术法看起来根本就是天壤之别,但是不知怎么,沈石总觉得这二者间似乎有些相似。

    因为它们都是法术么?

    沈石心里转过这些奇异的念头,然后告诉自己只要抓住这个鬼巫多了解一些鬼巫的事情,日后自己假扮鬼巫这件事,也能做得更好些,心里这般想着,他面上则是不动声色,慢慢地向前逼去。

    眼看这个敌手仍是无情地逼迫过来,那黑衣人鬼巫眼中终于是露出几分绝望之色,随后他猛然一回头,却是一下子冲进了那个洞穴。

    沈石连忙追了过去,跨过洞口,便看见这洞穴并不深邃,只向内凹陷一丈左右,摆放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看来是平日黑衣人的住处。

    而那个黑衣人此刻则是扑到一处石壁边,猛地掀开一处看着陷在石壁上的石块,随后却是取出了一个黑呼呼的东西。

    沈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看着那鬼巫的模样似乎是要狗急跳墙的样子,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最后的杀手锏,而此刻他定睛一看,忍不住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鬼巫手中所拿之物,赫然是一个深黑色的骷髅头。

    那鬼巫抓着这骷髅头,声音似乎也变调了不少,越发尖利刺耳,看着似狂笑听着像嚎哭,在那边发泄了一通,然后吼了一句:“混蛋,那就一起死吧!”

    说着,他双手捧着这骷髅头,一下子举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默诵什么诡异咒语,而随着他话语声响起,一股阴寒之气猛然从那骷髅头上散发出来,沈石眼尖,一眼就看到那原本诡异可怖的骷髅头上,两个孔洞的眼眶中,猛地亮起了两点红光。

    鬼物!

    沈石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过往听说过鬼巫除了会施放种种诡异恶心恶毒的巫法外,还有很少一些人甚至传承了某些邪恶的法门,能够操纵亡灵尸骸,行那巫鬼之法。

    想不到,自己今日竟然真的遇上了。

    这一刻,沈石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眼睛直盯着那个诡异的黑色骷髅头。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诡异莫测的亡灵鬼物,事实上,昔日在凌霄宗青鱼妖岛之上,在最后的日子里,他甚至曾经与阴灵打过交道,不过当然都是逃命罢了。

    自己的五行术法对上眼前这个未知的鬼物,到底有没有效果,沈石自己心里也没把握,但看着那骷髅头眼眶中的诡异红芒越来越亮,同时一道虚影高达一丈,如一个狰狞巨大的巨型骷髅眼看就要出现在鬼巫身后时,沈石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有些托大了,将这鬼巫逼得太紧。

    然而就在这紧张万分的时刻,沈石忽然间只觉得右手手指上猛地一阵如火焰灼烧般的炽热传了过来,差点让他以为自己手掌着火了,大惊之下他连连抖动几下后,忽地脸色一动,掠过一丝愕然之色,却是手指往那小如意戒上一抹,片刻之后,一颗灰色老旧甚至带了许多细微裂痕的珠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只是此刻这颗曾经带他从那妖岛最深处金胎石法阵上逃出生天的天梵古珠,一改在他来到妖界后就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突然发出阵阵炽热,同时几道灰暗的光芒也从古珠珠身上亮起,看起来似乎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但光芒所挥舞的方向,赫然正是前方那个正在复苏的黑色骷髅鬼物。

    (码字速度慢,大家包涵一二。)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