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暗之珠

戮仙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暗之珠

    小如意戒这种东西,算是储物法器中的一种,但是正常的储物法器至少需要凝元境的修士才能使用,而小如意戒针对的则是炼气境的人,所以在材质与器物炼制上,便与那些完好的储物法器有着不小的差距。

    一个是储物空间小得多,一个是法器材质一般,造成空间不稳,差不多一年之后便会崩塌毁坏。当然这样做法也有好处,一个是炼气境修士便能使用,一个是小如意戒的价格相比那些高昂的完好储物法器来说要低廉的多。

    只是虽然有这些不少的缺点,但是沈石使用小如意戒到现在也有几年了,却还是头一次发现竟然有物体能突破小如意戒的空姐阻碍,直接让身体感受到。要知道过往时候,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往小如意戒中一放,任何感觉便是再也传不出来,无论是气味、触觉或是其他任何感觉的。

    然而眼前这沉寂多时的天梵古珠,却赫然是打破了这个常规。

    突然苏醒的这颗老旧珠子,是沈石得自于昔日妖岛深处捕妖洞中,当日那阴鬼王所做种种异事,究根溯源,似乎都隐隐要归到这颗奇异的珠子上。包括沈石意外催动金胎石法阵,从那妖岛莫名其妙突然来到了妖界,也是拜这天梵古珠所赐。

    种种事实摆在眼前,沈石自然是知晓这颗看起来十分老旧带着破损痕迹的珠子绝对不是凡物,但是他来到妖界之后,对这颗珠子也曾仔细探查百般研究,却是半点头绪也无,天梵古珠似乎在那次催动金胎石法阵之后便陷入了极深的沉眠,对外界的刺激一点都没有反应。所以时间长了之后,沈石也只得无奈地放弃,不过这珠子必定包含有大秘密,随意丢弃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沈石还是小心地将它收在小如意戒中随身携带。

    只是没想到今日一战,在对手黑衣人,也就是他来到妖界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鬼巫突然拿出一个黑色骷髅头,看着像是将要施放一个诡异的死灵术法时,这颗天梵古珠却是陡然惊醒一般,并且反应看起来相当剧烈,甚至还放出了几道同样十分诡异的灰色光芒,如触手一般,虽然看着很是有气无力,但还是像在想要抓取什么一样。

    而与此同时,沈石很快发现自己的那个鬼巫对手也貌似有些不对劲,在拿出了那黑色骷髅头并释放了那诡异术法后,这个黑衣鬼巫在最后疯狂地嘶吼过后,整个人突然就开始膨胀起来,原本穿在他枯瘦身上显得十分宽大的黑袍,一下子被撑大,然后只听着一阵阵崩裂声,有衣袍碎裂声,也有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骨骼破碎声,那黑袍很快竟然被撑破,鲜血迸裂开来,一个浑身浴血的可怖怪物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而在那黑色骷髅头上方的虚影,猛地向后一退,向那怪物靠近,进而竟似亡魂入体一般,开始两两融合,似要合二为一。

    山洞之中,阴风大起,亡灵鬼哭之声,不绝于耳。

    沈石看得目瞪口呆,心底寒气直冒,眼前这怪物显然就是那鬼巫临死之前不顾一切使用的某种诡异禁术,而看着惊人声势,再感觉那才融合到一半就已经气势逼人几乎让他无法呼吸的可怖鬼物,可想而知一旦这怪物真正成形,会是何等的可怕。

    而他手上的那颗天梵古珠,此刻已经烫到差点拿不住手了。

    沈石一咬牙,不管那么多,先是一记火球术打了过去,眼下局面紧张,总之先看看能不能先阻止这怪物合体才好,至于天梵古珠种种古怪反应,他也不晓得究竟是为何,此刻也顾不上了。

    这一记火球术瞬间出现,破空而至,那怪物正在融合之中,没有半点反应,只听“砰”的一声大响,被这个火球打在了身上。

    一团火光闪过,那怪物身躯摇晃了一下,肉身上似乎也现出一点焦黑痕迹,然而除此之外,它赫然没有任何的损害,仍是继续在融合之中,并且眼看那虚影就要完全进入那血肉怪物之中了。

    天梵古珠珠身之上,此刻像是要着火了一般,滚烫无比。

    沈石后退了一步,目光向下一扫,只见天梵古珠那几道诡异的灰色触手般的光芒兀自挣扎挥舞着,所在方向都是拼命向那前方的怪物,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掠过一丝决绝之色,猛地挥手一丢,将天梵古珠掷向了那怪物。

    半空之中,似乎想起了一阵奇异的呼啸声,如风过山岭,又似鹤鸣九天。

    从一开始融合就似乎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的那个怪物,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竟是向后退了一步,赫然露出了几分畏惧之意,只是他看着行动举止十分笨重,不知是不是还未融合完成的缘故,所以才勉强躲开一步后,还是被抛过来的天梵古珠一下子打在了头上。

    无声无息,灰旧破损的老珠竟然没有掉下来,而是十分诡异的像是砸进海绵墙里一样,就这样吸附在这个怪物的肉身头上,然后那数道灰色触手光芒一下子插入了这个怪物的皮肉里。

    “吼!

    一声可怕的嘶吼声响彻这个山洞,那个怪物像是遭受到最深重的打击,整个庞大的身躯开始疯狂地扭动起来,然而天梵古珠仍然紧紧地吸附在这个亡灵鬼物的身上,毫不留情地也不知道从这怪物身上吸取着什么。

    随后,在沈石诧异愕然的目光里,便眼看着这个刚刚膨胀而出的怪物,一下子又再度缩小回去,像是体内的精华都在瞬间流失,所有的血肉都枯败下来,变成了毫无生气的灰黑颜色。

    那嘶吼声很快低落,再度崩溃的怪物很快便缩回了原先那个鬼巫身体大小,再过了片刻,当那灰黑的颜色已经布满全身后,只听突然一声“轰”的爆裂声,这个已经说不清是鬼巫还是怪物的身躯一下子爆裂开来,散成无数碎块灰黑色粉末,溅满了整个山洞。

    “滴”,一声清脆响声,那颗老旧的珠子掉到了地上,不知何时它已经收敛了所有异状,重新恢复成那个残旧老损的样子,然后骨碌碌在坚硬的石面上滚动了几下,又原地转了两个圈,就此静止不动了。

    沈石站在原地看了半晌,慢慢地走上前去,盯着那珠子又看了一会后,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捡起这颗天梵古珠。

    此刻,躺在他掌心的天梵古珠十分安静,所有的异状都消失无踪,包括最初那种发烫的热度也是已经消散不见,完全恢复了最初那个老旧并带着破损痕迹的珠子模样。不过沈石盯着这颗珠子看了一会,却总觉得好像经过刚才那一幕,这珠身上虽说看起来没什么大的变化,但有几处细微的破损痕迹,却仿佛已经悄悄愈合了些,包括这珠子本身光泽,虽然还是灰蒙蒙的,但也让人觉得似乎比之前会稍微亮了一点点。

    这会是刚才从那鬼物身上吸取了什么东西的缘故么?

    沈石本能地想到了这一点,随即忍不住地嘴角抽搐了一下,一个会从亡灵鬼物身上吸取精华补给自身的诡异珠子,再想到最开始的时候这珠子似乎也是从身为鬼物的阴鬼王那里得来的,沈石带了几分茫然看着这颗天梵古珠,心想这颗珠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为何竟有如此诡异的异能?

    如此端详半晌,沈石仍是半点头绪也无,到了最后,他终究还是只能默默地将这颗天梵古珠收起,丢掉那是不可能的,万一这奇异的珠子是一件罕见的异宝怎么办?反正就当做以后遇上鬼物阴灵时,当做是一件克制鬼物的奇物也好啊。

    收好这颗奇异的珠子,沈石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已经是一片狼藉的山洞,到处都是灰黑色的碎块粉末,再想到不久之前这些粉末的来源,连他自己都有点恶心,摇了摇头,便打算就此离开。

    只是他才半转过身,眼角余光却忽然看到这山洞里的某处,一下子停了下来。

    就在山洞石壁的一侧,刚才那个黑衣鬼巫搬开某块石头拿出那个黑色骷髅头的地方,此刻看去是个隐藏他秘密事物的小洞,平日看来外人根本无法察觉,但这时却是门户洞开,露出了里面隐隐还有几样东西。

    沈石沉吟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从外头向里面先是看了几眼,然后伸手进去将洞内残存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张折叠完好的柔软兽皮,正反两面都有密密麻麻的字迹,一个粗糙的石瓶,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玩意,但看着都在刚才的爆炸中被波及,已经看不出来原样是什么了,不过一定是很脆弱的东西吧。

    沈石拿过那个石瓶,先是晃了晃,似乎里面有水流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后,他打开瓶塞向身边的石块上倒了一点,只见片刻后,一种泛着蓝色幽光的浑浊液体流了出来,滴落在坚硬的石块上。

    “咝……”

    瞬间,一股苍白轻烟腾空而起,那石块如被灼烧一般,一下子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沈石吓了一跳,连忙盖上了瓶盖,眼前这东西显然是一种剧毒之物,连这么坚硬的石头说腐蚀就腐蚀了,也不知是怎么炼制出来的。拿着这个瓶子想了想,沈石还是将这石瓶收回了小如意戒中,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也有用处的,不过与此同时他心里也是对鬼巫这种诡异种族产生了更大的戒心,巫法诡异,惯用毒虫毒蛊,又能操纵亡灵尸骸,甚至还会炼制各种各样剧毒无比的毒药,这要是以后遇到此道高手,光是想想都让人头痛。

    定了定神之后,沈石摇摇头,不去想那些太过遥远的事,目光落到了手上那张柔软的兽皮上,上边兽皮正反两面都有许多文字,他正想仔细观看的时候,忽然只听身后山洞入口处传来了一个带了惊讶的熟悉声音,正是老白猴:

    “呃,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手里拿的又是什么东西?”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